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七章 各方送嫁

    “我发疯?你竟然还有脸说我发疯?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当初不就是下贱的……不然我能嫁给你吗?喜欢自己的表妹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弄不好你们俩早就有尾首了也不定。装什么装,看着你们就觉得恶心!”马雨梦是因心中的嫉妒,口无择言。

    她嫉恨,嫉恨玉珠比她好看,比她命好。

    明明是个下贱的被遗弃的人,还被自己的娘给卖了,凭什么就能成为大户小姐,还有县君的名头。

    凭什么,凭什么她的夫君也喜欢她!

    “啪!”宁敬业是真的气了,同时也想保住她的命。

    不管如何,她都还是他的娘子,还怀着他的孩子。宁敬业绝对不是傻子,就刚才马雨梦说出这番话后,郡王爷的脸已然沉了下来,周身的气息都变得可怕起来,若是他不打这一巴掌,他们一家人都堪忧了。

    “你打我,你敢打我!凭什么,凭什么,我马雨梦在家也是千金小姐,也是有下人伺候的。凭什么嫁到你家来后,我的丫鬟还要伺候你那个该死又嘴贱的奶奶,连你后娘坐月子都要我的丫鬟婆子去伺候。你宁敬业为什么会发家,还不是我的功劳,若不是我旺你,你能有今日!”马雨梦疯了一般,回神后就冲着宁敬业过去,拉扯着对方的衣领哭闹起来。

    宁满仓也觉得丢人,又见柳氏等人面色都不太好,也是急了,也呵斥道:“闹什么,根本没有的事情为何要胡言乱语,老大,还不将你媳妇拉回去!”

    “我凭什么回去,我不回去,我今儿就要把话说清楚了。有些人坐着婊子的事,却还妄想着嫁给贵人,凭什么让你得逞!”马雨梦这话一出,玉珠又要上前去抽人了。

    余灵敏一把拉住她,皱眉上前,冷着脸道:“马氏,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辱骂本王妃的大儿媳妇,你安得什么心!好,你想要知晓真相,便告知你真相。”

    容君隐寒着脸看了宁敬业一眼,宁敬业会意,连忙道:“你闹够了没有,那天的确是我喊了县君出来,因当初我差点害死郡主,我心怀愧疚,想着郡主即将出嫁,就给郡主姐妹四人买了些首饰,想用来添妆之用。当时不止县君和郡王爷在场,还有县君的那个丫头也在场,只不过他们站的远一些,又正巧有墙壁遮挡,谁知道你会跟踪我,还误会了。”

    “不,不,不可能的,我不会相信的。我不会相信的。”马雨梦这模样倒是有些像是患了产前抑郁症了,在和宁敬业拉扯间,脚下一滑,整个人朝身后倒去。

    玉嫣给柔菊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领会,快速闪到马雨梦身后,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至一旁站稳。

    马雨梦也吓了一跳,宁敬业父子更是吓得脸都白了,马雨梦可是怀孕八个多月了,可经不起摔。

    老话说得好,七活八死,七个月大的孩子能够活下来,八个月的孩子却活不下来的。

    “你若是想作,就回去作。我们可不爱看戏,如猪猪所言,你当做宝贝的人,在我们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好在我未来婆婆开明也知晓我们姐妹的人品,不然,换做任何一家,你这般闹腾,都是将我们宁家的女子往火坑里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这张嘴这般不会说话,那么就再也不用说话了。”玉嫣冷着脸说完,手一抬,一张符咒快速朝马雨梦的喉咙飞去,最后没入其中。

    等马雨梦反应过来,她已经永远的失了声。

    宁敬业也因玉嫣那句话而深受打击,容君祁也察觉出了他的那点畸形心思,眸子也不由的眯了眯。

    “滚。”玉珠冷喝一声,寒着脸转身回院子去了。

    容君隐跟随其后,柳氏等则是无奈的摇头,这都是什么事,好好的也能惹来这等事情。

    玉珠很快拿了宁敬业的东西出来,丢给了丫头,让人送还给宁敬业,并让其说,她们宁家的姑娘受不起这份添妆。

    本是看这宁敬业这几年好似改了很多,又说的诚恳,才愿意帮忙的,没曾想竟是惹了一身骚。

    等那送东西的丫鬟回来,也带回了一则消息,那马雨梦回去后又折腾了,没曾想一个不小心,肚子朝地,如今小产了,还生死不知呢。

    “活该。”玉珠没好气的嘀咕一声,容君隐倒是没觉得她恶毒,换个人得上前将那女人的嘴给撕烂了。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有必要吗?”玉嫣轻飘飘的一句就将玉珠的不悦给消散了,看到玉嫣拿出来的东西,又兴奋起来了。

    玉梅和玉兰也没想到玉嫣二人竟是去了京城走了一遭回来,不过想到两人的本事,倒也没有意外。

    睿睿好几天不见娘亲倒是粘的厉害,惹得柳氏好笑不已,拍了拍他的臀部笑骂道:“这般想娘为何要跟着四姐去啊。”

    睿睿不说话,卖乖的抱着自个的娘亲无声的相亲。

    将外婆等人给的添妆分了,想想许久没有下厨了,玉嫣就拉着玉珠,玉梅姐妹几个一起去了厨房。

    想起当初在厨棚里,一家子姐妹做饭的情景。

    将先前的不悦忘却,倒也和乐融融,温馨不已,等玉嫣将饭菜都做好,雁归,宁满喜几个也回来了。

    黄氏和宁老头,宁美莲母子几个也都跟着宁满喜一起回来的。

    知晓玉嫣和容君祁回来了,又是一阵热闹,一大家子刚要吃饭,杜仲来报,马氏的娘在门外哭求要见玉嫣一面。

    玉嫣脸上的笑意散去,将筷子放下,对众人道:“你们先吃,我去瞧瞧。”

    “这家人怎么回事?真的是太给脸了,若不是家里即将要办喜事,早就该将那些人给打出去了。”余灵敏也是不悦了,这户人家太过分了。

    “敏姐姐消消气,就如嫣儿说的,不过是些不重要的人,为了他们气坏了自个的身子不划算。”柳氏心里也不太好受,却还是安慰起了余灵敏来。

    宁满喜几个不知什么状况,询问之后才知缘由,顿时也是沉下了脸。

    容君祁跟着玉嫣走了出去,那马太太正跪在门前流着泪,玉嫣见了便是不喜:“你是来我府上惹晦气的?”

    马太太第一次见到玉嫣,看到玉嫣这般威严贵气,顿时噎住了,泪都不敢往下落了。

    “不,不是的。求郡主原谅,求郡主原谅,小妇人没办法啊,小妇人知晓小女犯了糊涂,惹了祸灾。郡主您也惩罚了,就请您原谅她,救救小妇人的女儿吧,念在小妇人爱女的这份心上,还请郡主开恩相救啊!”马太太看着宁宅张灯结彩的,也是不敢再哭,可是这说话的声音却又忍不住就哭诉起来。

    “赶出去!若是再敢出现在宁宅附近,直接乱棍驱赶!”玉嫣皱眉看着马太太,转身回去,对杜仲等人吩咐道。

    “是,四小姐放心。”杜仲看着马太太兴奋的应声。

    马太太心惊不已,为了自己的女儿,却还是哭喊着:“郡主,郡主开恩呐。求郡主救救小女吧,求郡主开恩……哎哟……”

    话还没说完,就被杜仲和当归手持长棍给打了两下。

    “郡主,郡主,别打了,别打了。小妇人知晓小女冒犯了您与县君,小女已经收到惩罚了,她如今命在旦夕,一尸两命啊。求郡主开恩啊,求郡主开恩啊!”即便被打,那马太太还是不肯离开。

    玉嫣停下脚步,手中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朝后一丢,瓷瓶正好落在马太太跟前。

    “拿着滚蛋。”倒不是玉嫣圣母,而是这马太太太过执着,同时也被她爱女的心思而触动,这才拿了药出来,免得等会儿闹得一家子都不安生。

    马太太慌乱的见过瓷瓶,生怕有人跟她抢一般,不顾身上的疼痛,慌慌张张的道谢后,就跑远了。

    杜仲与当归对视一眼,同时无奈的摇摇头。

    “保命药来了,保命药来了。快,快,女儿吃下去,吃下去啊!”马太太一路飞奔回宁敬业家,冲进产房,抱住已经昏迷的马雨梦,将药丸塞入她口中。

    玉嫣的药岂能有差不多会儿马雨梦就醒了过来,身下的疼痛却让她尖叫出声,死死抓着马太太的手臂,将她肌肤都掐出了血来。

    马太太却一点没有察觉,不断的安慰着女儿,可见她是真的疼爱这个闺女。

    何氏等人也没想到,这马太太真的能够从玉嫣那边求到药物来。

    吃了药的马雨梦没过多久就产下了一个薄弱的女儿来,她也因太过疲惫而昏睡过去。

    马太太这才将被掐的乌青,被马雨梦指甲伤的血痕累累的手臂抽出来,忍着痛,含着泪给马雨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看的产婆也是唏嘘不已,因得到了玉嫣的药,这个孩子虽薄弱些,却也不算是短命相。

    只要好好养着,倒也能够健康长大。

    马雨梦自打这次之后,便开始疑神疑鬼的,因不会说话了,整天见到宁敬业就要拉扯着他陪着她,被何氏明里暗中骂了不知多少次。

    马太太即便心里有气也不敢多说什么,何氏骂的不错,女儿这次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她也在不断的劝慰闺女,可惜她听不进去,还常常对马太太指手画脚,要么就是动手动脚的,在一次使小性子差点将孩子烫到时,马太太爆发了,狠狠抽了马雨梦一巴掌,将她狠狠骂了一通后,转身就回去了。

    马雨梦被马太太这一手给吓呆了,等马太太离开后,她才敢无声的哭喊着,自此就乖顺了,也不敢闹腾了,却跟个死气腾腾的木头娃娃没啥两样了。

    宁宅忙活着四个闺女的出嫁事宜,玉兰也跟着玉梅在家绣鸳鸯枕套。

    玉嫣则和容君祁去了县城,找到了霍家。

    霍霁恒夫妇闻讯归来,见到玉嫣二人来访感到很高兴。

    阿奴娜生了一对可爱的女儿,也算是混血儿了,两个小姑娘长得很是漂亮。

    “阿奴娜,这次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的。”玉嫣倒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道。

    阿奴娜好奇的看着她,不解的问道:“郡主客气了,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尽管说,办不到的,我们夫妇俩也会尽量去办。”

    “倒是没有这般夸张,我与世子成婚后,便要启程去一趟南临。容国去往南临需要途径荒漠,传闻那荒漠很是诡异,所以这次来,我是想从你这边沓一份地图回去的。”玉嫣笑着说道。

    阿奴娜见是这件事,顿时笑了,连道:“这是小事,地图我这里有很多呢,虽然三年未曾回去了,但是应该变化不大,我这就去给你拿。”

    “多谢。”玉嫣诚挚道谢,反而惹来阿奴娜的白眼,说她能有今日都是靠了玉嫣的帮助与开导,不多会儿就拿了地图过来。

    玉嫣见那地图上还画着同往云灵谷的地图,心里有了数,却还是好奇的问道:“你是云灵谷的人?”

    “郡主也知晓云灵谷?”阿奴娜笑着问道。

    “有些渊源,我半个师父便是云灵谷的人。”盛姻说起来也算是她半个师父了,给她传承了蛊术与巫术,还给了她小紫,绝对够格做她师父了。

    “原来是这样,我虽不是主支盛家的人,却也算得上是旁支族人。”阿奴娜笑着道。

    “明白了,今日多谢了,等我从南临归来,请你们两口子吃饭。”玉嫣拿着地图晃晃,笑道。

    阿奴娜应着,又问了她什么时候从宁家寨出嫁前往京城,京城路途遥远,就算乘船也要七天左右,所以玉嫣和玉珠是不可能当天出嫁的,后天一早她们就要整装出嫁朝京城去了。

    “后天一早从家中出发。”

    “到时候我去送你,我也没有什么好礼物可以送你的,这是我们家族传承下来的圣物,是巫祖的牙齿。或许会让你们的南临之行变得通顺些,荒漠里有很多诡异的东西,就是我们南临人都要小心,你们若是执意前往,一定要注意安全。”阿奴娜将脖子上戴着的一个饰物拿下来,送给了玉嫣。

    玉嫣连忙拒绝,毕竟这是人家的祖传物。

    “别推辞了,我族中已经没有亲人了,我如今又在这里落地生根了,这辈子怕是不会再回去了,荒漠是个可怕的地方。如今我有了家庭,可不敢随意冒险了,因为我没有资格去冒险了。”阿奴娜摸了摸怀中女儿稚嫩的小脸,笑的温柔。

    玉嫣见此,接受了她的好意:“那就谢谢你了。”

    “你我不用言谢,祝你们好运。”阿奴娜将手放在左肩上,对玉嫣弯腰送上了最高的祝福,这是在拜见巫神时才会做的礼。

    拿着阿奴娜送的这个饰物,玉嫣有种感觉,这次去云灵谷的秘境,这件东西肯定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的。

    玉嫣没想到,她还真的一言说中了,这东西真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眨眼,就到了玉嫣和玉珠要出发的日子。

    一早二人就起来焚香沐浴,柔菊和丝竹二人为两人上妆,玉嫣与玉珠都穿着美轮美奂的新娘服,那凤冠霞帔皆是容君祁兄弟俩请最顶级的绣娘为两人绣制的。

    当初定下日期后,便快马加鞭的让绣娘们加紧制作了,前天晚上刚被影卫送至宁宅来。

    等装画好了,柳氏走上来,拿起梳子,给玉珠梳发,“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出嫁了就是大姑娘了,娘知晓你们都聪慧,娘对你们也放心,多余的话,娘就不说了,阿隐和小祁都是好良人,嫁给他们,娘放心。再说敏姐姐绝对会是个好婆婆,将你们俩给她,我还真没有什么好伤感的。”话是这么说,说着说着柳氏还是红了眼眶。

    “娘,我们都会幸福的。”玉嫣甜甜笑着,对母亲安慰着。

    柳氏应声,笑了:“瞧我,这大喜的日子,我干啥啊。”

    “姐姐知晓你心疼俩个丫头,放心,我一定会将她们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的。等她们婚后,我还要跟着回来陪你的,在京城多无聊啊。整天不是这个拜帖,就是那个有什么赏花会,哪里有在这里有意思,过的自在的。”余灵敏抱着柳氏的肩膀爽朗道。

    柳氏噗嗤一声笑了,说道:“这古往今来怕都没有敏姐姐你这样的王妃娘娘,富贵奢华的京城不待,偏爱窝在这小山村里,说起来也是见怪事。”

    “京城有什么好的,待了那么久了。不过也是,我也是耐不住的性子,等我家夫君忙完这阵,我倒是要出去走走。妹子,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呗?”余灵敏又开始撺掇柳氏跟她一起出门走走了。

    别说,柳氏还真的动心了。

    玉嫣笑着道:“等事情平静下来了,娘和爹的确可以出去走走,游览山水,不说咱容国,就是其他三国的风光也都各不相同的。”

    “好,到时候再说。”柳氏真的心动了。

    就这样,原本还有些不舍的柳氏就这么被说开心了,给玉珠挽好发戴上凤冠,又给玉嫣梳头挽发。

    今儿个也算是给玉嫣办及笄了,虽说都是十五岁及笄,但是若是成婚早的话,十三岁也是可以提前及笄的。穿戴喜服这天便是及笄之日,柳氏将一根精致的镶白玉金钗插入玉嫣的发髻中,将挽起的发固定住,再带上凤冠,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柳氏心里很是自豪。

    玉梅和玉兰也拉着两个妹妹说了好些话,皆是目露不舍,虽然不要几天她们也该出嫁了。

    可是,妹妹为她们做的,绝对比她们为她做的多。

    昨夜,玉嫣才将送给三人的嫁妆拿出来送给了她们,三人当场就红了眼眶,才知晓她去京城是为了什么。

    昨晚姐妹四个都睡在了玉嫣的院子里,说话说道很晚才睡,要不是玉嫣用灵气为她们舒缓,今儿个个都要顶着熊猫眼了。

    跟着便是本家的姐妹长辈来给两人添妆了,因两人身份在这,又是嫁入萧王府内,族人长辈大多都准备了厚礼,不是金器便是玉器。

    王婶家的清秀也来了,看着原本就漂亮的两人装扮后的模样,直接就看直了眼睛。

    玉嫣好笑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手,笑道:“好在知晓你是个女孩子,若是个男子,早就被当做登徒子丢出去了。”

    “好啊,你还笑话我。还不是你和猪猪两个太漂亮了,我这不是看呆了嘛!”清秀已经十四岁了,也已经开始说亲了,因有玉嫣家的扶持,她家如今也是富足人家了,家里也有了佣人和婆子,虽只有两三人,却也与往常不一样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嫁了,突然好舍不得了。”清秀想抱两人又怕弄花了她们的妆容和衣服,只能拉着两人的手,不舍的道。

    “放心,等你出嫁,我一定来送你,给你添妆。”玉嫣笑着道,清秀顿时红了脸。

    玉蝉也来了,原本就乖巧的她,如今越发的淑女了。

    她带来的是自己亲手绣制的帕子,给玉嫣还有玉珠一人亲手绣制了一套衣裳,玉嫣的是湛蓝色的,玉珠的则是橘黄色的。

    玉嫣偏爱绿色,蓝色这些鲜艳的衣裳,玉珠喜欢黄色,橘黄这些颜色。

    绣花鞋则是二、奶奶做的,绣面是玉蝉绣的。

    “谢谢,倒是辛苦你了,我们定下的日子这么急,你还能给我们制作这么精美的衣裳,必然是熬了不少个夜晚吧!”玉嫣拉着玉蝉的手有些心疼道。

    玉蝉却是笑笑:“没熬夜,就是做的勤快了些,娘也有帮我的。若不是四姐姐你教会我这些,我也不会有今天。”

    当初玉嫣说想办个绣坊教女子绣花,将她会的绣工交给他人,她因为太过忙碌的缘故,这件事就交给了玉蝉。

    玉蝉这个山长做的很尽职,如今绣坊已经名声大噪了。

    “都是自家姐妹,说这些做什么。”玉嫣略带责怪的道,玉蝉听了也是笑了,又说了些吉利话,那边孙俊良欢喜的吆喝着吉时到,新娘上花轿的声音。

    雁归是大哥,自是由他背两个妹妹上花轿。

    玉珠排在前头,由雁归先背出去,等她上了花轿,这才回头将玉嫣也背出院子,送入花轿中。

    喜悦奏起,花轿起。

    柳氏也吩咐下人给围观送嫁的人们分发喜糖,喜饼等物。

    玉嫣她们出嫁的喜饼,喜糖等物,全部由林记包了,得知玉嫣二人出门的日子,当天一早送的最新鲜的过来,林记作坊忙活了一整夜。

    “恭送郡主,县君出阁,恭祝郡主,县君与世子爷,郡王爷幸福美满,白发齐眉,儿孙满堂……”宁家寨的村民纷纷下跪恭送,来看热闹的其他村的村民也纷纷下跪,统一说着吉祥话,声音传到老远。

    仿佛都说好的一般,花轿途经之处,皆是恭送祝福的吉祥话,弄得玉嫣和玉珠的情绪也被感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百度最新章节)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