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大婚

    等上了喜船,玉嫣和玉珠又换上了舒适的新衣,总不能这几天都穿着嫁衣的。

    到时候快到京城时再换过来就好了,一路直上京城。

    第五天夜晚时,却是发生了变故。

    “那是什么!”放哨的船员先看到,不远处的江面上翻腾着什么东西,所经之处那些船只皆是被毁坏了。

    玉嫣等人闻讯出来,玉嫣皱了皱眉,眸子危险的眯起,看来真的是变得越发紧急了。

    栾明他们显然是不想再等下去了,如今不能立刻出来,便想着先将外头搅合乱。

    那东西不是旁的,是恶蛟。

    玉嫣走到一旁,将小紫和小黄放出来,对它们吩咐:“去将那恶蛟解决,落水的人送上岸去。”

    “主人放心。”两只早已不是以前那刚开灵智时候的模样了,有七宝和爪爪训练,对付一条恶蛟还是不在话下的。

    船只正常前行,大家却还是看着江面,不多会儿又多出两条身影,与那先前作恶的身影缠斗起来。

    江面波浪一浪接一浪,小紫则将惊叫着的人送往没有翻的船上。

    那些船员看到巨大的小紫也是吓了一跳,随后看到小紫头上有一对角,纷纷兴奋起来:“是龙啊,是龙啊。”

    说龙其实有些夸大,小紫和小黄如今也不过是蛟龙罢了。

    恶蛟只有独角,灵兽蛟龙却是双角,小紫的前双肢已经出来了,是三爪蛟龙。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有救了啊。”那些没有翻船的船家开心的大喊起来,纷纷兴奋的趴在船边看小黄大战恶蛟。

    那恶蛟没多会儿就被小黄给咬死了,还得到了一颗不大的珠子,散发着黑气。

    小黄带着回来,玉嫣将之丢进空间里净化,那是恶蛟食人精气等炼化出来的龙珠。

    小黄和小紫日后也会自行形成,不过有现成的,事半功倍。

    “乖了。”玉嫣摸了摸小黄和小紫的脑袋,紫宝宝也从她袖子里跑出来,奶声奶气的和小黄它们说话,玉嫣干脆将三只都丢进了桃源境内。

    虽然有些小插曲,不过玉嫣和玉珠的喜船还是平安的抵达了京城码头。

    远远的就瞧见孟倾珏,孟国公等人在码头上等候着,柳敬有事没来,谢慧英,戚姻还有柳皓轩都来了。

    “来了,来了。”孟倾珏看到喜船,顿时露出喜色。

    秦潇潇的肚子鼓了些,显然是怀有身孕了。

    玉嫣和玉珠自是又穿上了嫁衣,坐着花轿下船,宁雁归见到外祖等人,连忙上前见礼。

    “雁归见过孟国公,见过舅父,见过外婆,舅母,表哥,见过倾珏哥,见过嫂嫂。”

    “都是自家人,别这般多礼了。坐船这么久,都累坏了,先回府吧!”柳阳朔乐呵呵的道,容君祁下船前已经与玉嫣说过了,明早他就去迎娶她。

    玉嫣见他满脸激动的样子,也是忍不住打趣了他两句。

    影卫们留下来看着嫁妆,玉嫣的嫁妆一共一百六十八抬,玉珠的嫁妆亦是一百六十八抬,两人的嫁妆,足足有几十里长,陆陆续续往忠勇侯府抬去。

    岂不知,孟国公还准备了六十八抬在忠勇侯府,亦没有欺负玉珠,忠勇侯府也准备了六十八抬,所以,两人的嫁妆绝对是容国第一人了。

    “这是谁家嫁闺女来京城啊?竟是这般的排场,当初皇后娘娘入宫也不过一百八十抬的嫁妆,太子妃也就一百六十台,这,这嫁妆得有多少?这家人家还真是是太过嚣张了,难道就不怕惹怒那些主子不悦吗?”不知情况的,纷纷在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这就不知了吧,我有个亲戚在萧王府做下人,听我那位婶子说,是萧王府的两位爷娶亲,想来你们也知晓,萧王世子爷那娶得可是长乐郡主,安郡王爷娶得则是她的三姐安宁县君。话说这长乐郡主以药材卖钱发家……那做的美食怕是连天上的神仙都要被引下来呢。正阳街那边原先的福缘酒楼,如今便被长乐郡主买下来作为嫁妆,送给了她的大姐姐。正是郡主家的产业隐仙居,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开张了。”那人一脸神秘的道。

    若是玉嫣在这必然就能识得,这人就是百香楼的那个小二,陈壮壮了。

    今儿个玉嫣与玉珠进城,嫁妆必然会轰动全京城,是以,秦潇潇几个就商量着顺势帮着宣传宣传,这也算是玉珠她们说的打广告了。

    不得不说,秦潇潇的确是个经商的好料子。

    这边刚入忠勇侯府,帝后赏赐的东西就到了,白玉如意,翠缕云裳,七宝珊瑚等等,哪件不是宝贝。

    更别说其他的金银珠宝了,这边太监刚走,太子宫里又来人了,是戚芸和太子送她们的成婚礼物。

    跟着,落尘真人,阮倩思,恒王爷,淳王爷都派人送来了礼物。

    等所有送礼的人走了,天也黑了。

    谢慧英拉着两人,慈爱的道:“说起来,这还真的是从未有人有过的盛宠呢,我的外孙女儿就是棒。”

    “谁说不是,谁家结婚如此盛大的?”戚姻也在一旁笑颜,恒王妃也回到了娘家,玉嫣和玉珠都很感动,因为所有人都在为她们而忙碌。

    她们本来就意外来客,没曾想会在这里拥有这么多,有这么多爱她们的人。

    而宁家寨今儿个也差不多是通宵达旦,只因明儿大闺女和二闺女也要出阁了。

    初八一早,玉嫣和玉珠又早早的起来焚香沐浴,这次是真的要出嫁了,心里还真的是有些紧张起来。

    装扮好了,女眷们纷纷进来,与孟国公,忠勇侯府交好的夫人小姐,柳氏族人,孟氏族人都来到了忠勇侯府,只为给玉嫣二人添妆。

    玉嫣看着一片红的嫁妆,不由有些头疼。

    “还真是没想到,最后竟是变成如此了,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先送一大半去萧王府的。”玉嫣有些苦恼的说。

    一个小姐听了,顿时笑了,道:“郡主这话真逗,这嫁妆的多少,可是代表着娘家人对你的看重与否。您瞧瞧,您与县君这嫁妆绝对是这天寅大陆上独一份了,谁家嫁闺女有您们这般贵气的。”

    “是啊,是啊,别说富户了,就是皇家也没有这排场啊。”另一个千金女也道,不过也不敢说的太过,毕竟私下编排也是重罪,可是会给自己爹爹兄长添麻烦的。

    说了会儿,谢慧英和戚姻进来,笑着道:“吉时要到了,吉祥锁拿来,玉如意也拿过来给郡主县君拿着。”

    谢慧英给两个外孙女戴上了金镶玉的吉祥锁,意欲日后吉祥如意,富贵满堂,幸福白头的意思。

    正巧四个闺女同天出嫁,不然这些事是该柳氏来做的,好在外婆也是全福人,倒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盖上盖头咯,送郡主,县君出阁!”戚芸高兴的吆喝一声,门被打开,雁归与孟倾珏都穿着喜庆的衣裳,却又和喜服避开。

    两人已经说好了,出阁时,是雁归一个背的,孟倾珏表示他也是哥哥,这次由他来背妹子上花轿。

    雁归自然没有不同意的话,两人一人背起一个,一步步朝大门处走去。

    雁归回想认祖归宗后的种种,对玉嫣很是感激,很庆幸也很自豪有这样一个妹子,对于玉珠他也是真心喜欢,将她视作自家的妹子来看。

    玉珠平日乐呵活泼,说话有时候虽然毒舌,却常能逗乐一家人,如今要送她上花轿了。

    雁归这个哥哥还真的有些不舍,感慨万千,孟倾珏也回想了这些年来相识的种种,对玉嫣他是尊重的,是崇拜的,也是自豪的。

    “即便出嫁了,哥哥也永远是你们的后盾,若是那俩小子敢欺负你们,就算他们是王爷,是世子,哥哥也必然会为你们出气的。哥哥府上的大门,永远为你们开着。”孟倾珏快到大门口时,突然停下脚步对玉珠和玉嫣道。

    玉嫣噗嗤一声笑了,玉珠也夸张的笑道:“孟大哥,说实话,真要打起来,祁根本不是嫣儿的对手好嘛。”

    “噗。”原本还满怀不舍的两人顿时破功,同时噗笑出声,孟倾珏笑道:“也是,哈哈哈……”

    “我的妹妹们就是威武,不过,瞧着阿隐和小祁那样子,日后也绝对是个宠妻上天的。毕竟有典型在那啊,其实我们也不用这般模样的。”雁归也笑着道。

    对于旁人家,或许出嫁就难得一见了,可他们家却不是这般的,连敏姨这个做婆婆的都常呆在宁家寨里,还怕婆家说自家妹妹什么么。

    这么一想,原本的气氛完全被冲淡了。

    孟倾珏背着玉嫣,雁归背着玉珠,朝大门外走去,踏出大门,远远就瞧见两个器宇轩昂,俊美如俦的少年高坐马上,两人对视一笑,抬脚朝前走去,将疼爱的妹妹交给了两个妹夫。

    本该直接送上花轿的,容君祁和容君隐却是直接翻身下马,迎接过来,懒腰抱住各自的心爱的女子,亲手送进了花轿。

    这一幕引得一群女子尖叫出声,这会儿也顾不得矜持了,这一幕多么令人羡慕啊。

    可以不要求有这样的一个盛世婚宴,只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花轿起,喜乐响,迎亲队伍朝萧王府而去。

    而这场盛世婚宴,也成了永远的佳话,那一天,从忠勇侯府抬出的嫁妆,直到天黑才算全部送到,一眼望去,满是喜色。

    到了萧王府门前,容君祁兄弟下马迎接新娘子,宫里来的喜娘将红绸放入两位新人的手中,红绸两头是个口袋,里面放着五谷杂粮和枣生桂子等物。

    进门前,跨火盆进院子,大厅前放着马鞍,跨过马鞍日后平平安安。

    容越和余灵敏满脸喜色的端坐高堂,大厅里站着的大多都是皇家人,太子与戚芸一起来了,也坐在一旁满脸的笑意。

    “吉时到,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容君祁盯着玉嫣盖着盖头的模样,心里激动不已,他总算可以抱得美人归了,能够遇到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他会视她如命,用毕生去疼她,爱她,宠她。

    “傻看着干嘛呢,拜了。”玉嫣见他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耳边传来轻笑声不由传音提醒,容君祁回神,嘴角露出宠溺的笑容来,与她一起弯腰对拜。

    另一边,容君隐也差不多,心里很是高兴,往日很少能看到笑容的他,此刻满脸的欢笑。

    余家一个千金眼底藏着妒意,死死盯着玉珠的背影,看到容君隐满脸幸福宠溺的笑容时,更是怨恨玉珠了。

    她喜欢表哥这么久了,可是他何曾对自己露出过这般笑容?

    不过这女人也不傻,丝毫未曾表露出来,这种人往往才是最毒的,玉嫣是元婴期修士,这女孩泛出怨恨气息时,她就锁定了对方。

    “好在没有来迟,徒儿成婚,若是做师尊的不来,岂不是要被人唾沫淹死了。”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众人看过去,来者两人,一个是翩翩白衣的中年儒雅之士,一个则是满脸笑意,让人一看就会喜欢的大和尚。

    “见过紫虚真人,见过净尘大师。”在场的人纷纷露出尊敬的神色,给两人行了一礼。

    净尘大师乐呵呵的道:“哎,贫僧完全是来凑热闹的,可莫不能抢了风头,不过祁小子啊,贫僧可曾说错?你这媳妇儿还真得去那灵雾山找吧!”

    “多谢大师指引,一直想要感谢大师,只可惜您老四处游走,根本找不到人。”容君祁也是满脸笑意,见到师尊和净尘过来,还是挺开心的。

    “这徒媳妇不错,不错。”紫虚真人也在打量玉嫣,他也是自己人,这大陆上原本不该有这般高等修士了。

    紫虚真人师兄弟俩个根本就不是天寅大陆的本土人,而是受米夭夭的安排来到这里的。

    见应劫人修为增长的这般快还修为稳定,不由暗自点头。

    对外,紫虚真人不过是元婴期的修士,实则,他本身乃是仙帝级别的高手。

    只是来到这里需要受到压制,只有元婴期的修为而已,对于盛姻他也是真的喜欢,只可惜他也在应劫,根本不能恢复仙帝的修为,尽快找到对方。

    “徒儿给师尊见礼了,多谢师尊多年来的栽培。”容君祁跪下去磕头,玉嫣也跟着行礼,紫虚高兴的直道好。

    扶起两人随后笑道:“良辰美景,可莫要辜负了,礼成,送入洞房。”

    礼官也连忙笑着吟唱:“礼成,送新人入洞房。”

    “来宾们请入席。”等玉嫣他们离开了,管家等下人也开始迎着来宾入座去了。

    紫虚真人和净尘大师与容越等人坐一桌,对于满桌的肉食,净尘未曾口念佛号,却也不会去动筷子,只吃素食。

    年轻的则想着去看入洞房是个什么情况,昭宁却是将人一一拦住,威胁到:“你们胆子不小啊,就不怕皇叔不高兴?可别忘了,隐哥哥和祁哥哥冷起脸来可是很可怕的。”

    那些小皇子,皇亲国戚,大臣们带来的孩子们纷纷发憷了,乖乖的重新落座,不敢起心思了。

    君寻则是大了,也不会自找没趣,乐的与一众年轻公子在一旁饮酒说笑。

    新房里,玉嫣的盖头被容君祁揭开,他并非第一次看到她装扮过后的模样。可是他就是永远也不能忘记,他的娘子身穿嫁衣嫁给他的这一天,是那样的好看,那么的迷人,让他沉迷。

    “世子爷,请与世子妃同喝合卺酒,自此夫妻同心,子孙满堂。”喜娘将合卺酒准备好,呈上说起了喜庆话。

    玉嫣凝视着容君祁,嘴角含笑,与他共同喝下一半的合卺酒,再对换,将剩下的饮完。

    “请世子爷与世子妃同吃子孙饺,共食四宝汤。”子孙饺就是煮的半熟的饺子,玉嫣顺应着喜娘的话,说了几次生的。四宝汤就是枣子桂圆花生莲子熬制的甜汤。

    所有步骤做完,喜娘又说了些喜气话,就带着人下去了。

    容君祁上前为她将凤冠取下,又转身去衣柜里拿来寻常时候穿的衣裳,只是这些准备的衣服都是鲜色的,毕竟刚刚大婚。

    玉嫣接过那件橘红色的衣裳,大方的在容君祁面前换上,这边刚换好,门外也传来了敲门声。

    容君祁过去,不多会儿端了一个托盘回来,里面装着吃的东西。

    “你不出去可以么?”玉嫣看着他问道。

    容君祁笑着道:“有爹爹他们就行了,我自小不在京城,与那些公子哥也不太熟悉,我拜托了君寻,有他帮着招呼呢。大哥当初下山后就跟着爹爹去了军营,为人又比较冷酷,自是也不会去的,若是去了,那些人拘谨反而不好。”

    “嗯,这倒也是。”玉嫣点头,婚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就算容君祁是修士,一直喝酒也是会伤身体的。

    为了不让客人们伤了身体,玉嫣还早早的给了余灵敏一些解酒药和护肝的药物。

    每个桌子上都有两个小瓷瓶,里面装各装了一颗丹药,吃饭前就有人告知了,那些来宾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越发念着玉嫣的好了。

    两人倒也不急着同房,容君祁拉着玉嫣说起了体己话,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萧王府前的空地上摆了无数个烟花,展元等人手持长香点燃捻子,烟火飞冲上天,宾客们何曾见过这般美艳的景色,纷纷惊喜不已,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烟花是玉嫣拿出的配方制作出来的,虽看似简易,花色却是很美的,还有一飞冲天,龙凤呈祥等。

    不过龙凤呈祥如今却不可用,毕竟是古代,真的用了,帝君不一定会再怀疑什么,却会引来有心人士的挑拨。

    所以今天放的大多都是正常的,最后是四个喜结良缘字体型的烟花。

    也算是在个宁氏的新产业打开了销路,铺子买的比较偏僻,只因这是烟花,若是有心人士放火,那可不得了。所以铺子开业,玉嫣是要去布置阵法防御的。

    “太美了,真是前所未有啊。”百姓们也是纷纷赞叹,就在大家专心看烟花的时候,余清雅却是偷偷去了后院,摸到了容君隐的院子里。

    玉嫣察觉到先前露出过怨恨神色的女子进了容君隐的院子,不由皱起眉头。

    “怎么了?”容君祁问道,玉嫣手在眼前划过,一道光幕出现,容君祁看到光幕里的人影也不由皱眉:“她去大哥院子里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先前拜堂时就见她满目怨恨的看着猪猪,她肯定是爱慕大哥呗。今天是大喜日子,我可不能让她给猪猪添晦气了。”玉嫣微微不悦的道。

    “交给我。”容君祁皱眉道,起身出了门,不多会儿又回来了,玉嫣瞧见一道身影闪过,那余清雅就被那黑影人带走了,玉嫣知道,那是影卫。

    容君祁再次回来,将门带上了,玉嫣见此也有些紧张起来,说起来她可是绝对的万年老处女了。

    突然要开始正题,她也不由的紧张起来。

    “现在才知道紧张?”容君祁见她这般,不由轻笑出声,随后靠近过来,弯腰将人抱起朝床上走去。

    “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紧张?”玉嫣嘴硬的道,容君祁看着她满目的宠溺笑容,低头下去吻住了玉嫣的红唇。

    屋内的气息渐渐升温,两人在床上甜蜜缠绵,容君祁手到之处玉嫣也是忍不住紧张颤栗,红纱帐自行落下,水到渠成,容君祁终于能与玉嫣结合一体,他是兴奋的,他是激动的。

    ……

    容君祁带着玉嫣共赴极乐巅峰,在攀上极乐巅峰之际,两人同时运行功法,正式开启了双修的修行。

    第二天,要给公婆奉茶见礼,还要进宫谢恩,德轩帝将两口子留在宫里用餐,吃过饭才让他们归去,紫虚真人还没离开,玉嫣想想他们即将要离开家去南临,就将烟花铺子里的阵法布置这件事交给了紫虚真人,紫虚真人也应下了。

    即便他掩饰的很好,当他听到南临时,眼底还是闪过了神伤,玉嫣暗自发誓,她一定会努力查询盛姻的转世,圆两人一份美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百度最新章节)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