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卷 第六百零四章 下聘来了

    胥元见主子真的进了宫,心里便越发的兴奋。

    也不知道廖君隐怎么和宣景帝说的,反正他是拿到圣旨了。

    时家。

    玉珠顶着伤回去,可是吓坏了时晋怀和唐曼瑶了。

    “珠珠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啊?怎么好好的出去,变成这样回来了。香晴,你的脸怎么也红肿了?”唐曼瑶没有骂香晴,见香晴脸颊红肿,反而还挺担心的。

    “夫人,奴婢不碍事,不过被蕴柔小姐的两个丫鬟给打了两巴掌。最可恨的是那个二王爷,小姐找他说话,不但不下马,还高高在上的嘲讽小姐,小姐一时气急,踢了那马儿一脚,那该死的畜生便抬起蹄子吓到了小姐,小姐额头磕在了地上晕过去许久呢。”香晴开始告状,玉珠却是任由她说。

    不似以往的时蕴珠那般为廖瑞清开脱,干她什么事情啊?

    那丫头就是傻,那么个大渣男,凭什么啊。

    “珠珠,二王爷当真如此绝情?见你躺在地上也不关心你?”唐曼瑶气得手都颤抖了,玉珠暗思的这会儿,香晴已经将经过告知了两人。

    “娘,您放心,女儿以前那是太傻了。以后再也不会了,他廖瑞清既然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他呢。也不瞧瞧他以前哄骗我让爹爹助他时,是什么嘴脸。如今却是打着真爱时蕴柔的名头来退婚?哼,他们嘲讽我丑,我胖,好的很。等老娘蜕变后,定要让他们大吃一惊,后悔死他!”

    “咳咳,爹爹,娘亲,吓到你们了。晕倒那会儿,我也是想开了,强扭的瓜不甜,我还不稀罕呢。今儿开始我便开始减肥,我要赶紧瘦下来,还有,娘,今天香晴给我买点心时,有个老爷爷让我给他点盘缠,我也没有多少,见他可怜,就将所有的银钱都给他了。后来,他给了我两瓶药,说可以将我的皮肤和胎记去除,恢复容貌。还说我这面上的胎记是胎中中毒的关系。”见时晋怀两口子傻愣的看着她,玉珠尴尬的笑笑,随后编造了一段奇缘。

    给钱老人家是真的,但是药不是真的。

    “小姐,那老人家还给你药了?”香晴也好奇的问道。

    “嗯,就是这两瓶。”玉珠将药从腰间拿出,实则是动用了特权。

    时晋怀接过去闻了闻,点头道:“药香味很足,虽是养颜的药丸,可闻了后却能使人精神一震,可见那老人家不是凡人,是我儿奇遇。”

    “那就试试吧!不过,要是有什么不适,一定要说出来。”唐曼瑶犹豫了下,看着女儿满脸的自信顶着那张有青黑胎记的脸,也是有些不忍。

    若不是当初她不小心中了招,如何会让孩子受这番苦楚。

    时晋怀好似察觉到妻子的不安,连忙上前安慰,玉珠可不想打扰人家夫妇俩恩爱,也不想看对方秀恩爱,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接下里的日子里,玉珠每天晨起习武,锻炼,修炼瑜伽,减肥餐也都是营养食物,不会空腹,也不会射入太多的脂肪。

    她被退婚的事情也是人们茶余饭后嘲笑的话题,玉珠的目标是二十一天瘦下来,所以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在家美容,锻炼。

    唐曼瑶发现女儿真的瘦下来了,还捣鼓出了不少护肤的东西,也跟着玉珠练习瑜伽,从简单的动作,慢慢也能练习一些难些的动作了。

    转眼,十天就过去了,玉珠脸上的胎记已经没有了,黑黄的肌肤也恢复成了白嫩的模样。

    原本就不是很胖的她,经过锻炼等也瘦下来不少。

    不得不说,时蕴珠简直就是承袭了时晋怀和唐曼瑶两人最优良的基因,恢复容貌的她绝对可以将那时蕴柔甩出几百条街外了。

    “爹爹,女儿问您个事情呗。”一家人午后在后花园里晒太阳,玉珠突然对正在练习书法的时晋怀撒娇道。

    “呵呵,我家闺女真的长大了,不似以往那般咋呼了。瞧你这丫头这般模样,爹爹倒是有些不舍你了。”时晋怀呵呵笑道。

    玉珠笑的眼儿弯弯的,开心的不行,唐曼瑶在一旁温柔的笑看着。

    “说吧,什么事情?”时晋怀收笔,抬头看向女儿。

    玉珠神秘兮兮的问道:“爹爹,您说那靖王爷他是不是有旁的爱好,比如龙阳之好?”

    “靖王爷?”时晋怀诧异的挑眉,玉珠点点头,一脸好奇的样子,时晋怀不由笑了:“你这鬼丫头,这话可莫不得在外头说了,你没轻没重的。靖王爷那可是为咱们大宣国立下大功劳的人物,可不得随意编排。你是想问,靖王爷为何不娶亲吧!”

    “嗯。”玉珠点头。

    “靖王爷不娶亲是真的,但是爹爹也可以肯定,他没有龙阳之癖,不过是以往常年在外领兵作战,忽略了个人问题。如今沉淀下来了,反而是不急了。太后和陛下也是拿他没办法,只因靖王爷说要自己挑选合心意的女子。如今已经二十有四,却还没有消息,怕是还没有等到那个合心意的人吧。这种事情,爹爹是过来人,明白其中的缘由。”说着,又深情的看向了唐曼瑶,唐曼瑶则是红了脸颊。

    “哎哟喂,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爹娘,您二人要不要一直在女儿跟前秀恩爱的啊?这是在刺激我好不好,爹爹,您说,女儿这模样,能不能拿下那靖王爷?”玉珠这话一出,时晋怀和唐曼瑶嗔她的话还没出口,便又被刺激到了。

    “你说什么?”唐曼瑶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要做靖王爷的王妃,那廖瑞清不是看不上我么,没关系,他瞧不上我,我便去做他皇婶,我还不信了。”玉珠一脸得意的道。

    时晋怀是愣住了,唐曼瑶却是上心了:“哎,这个不错。今靖王爷做我女婿,好耶。”

    时晋怀张了张嘴,想说娘子你便不要凑热闹了,可见母女俩很是高兴的样子,便也是狠狠心,准备去套套靖王爷的话去,免得又伤了女儿的心。

    那廖瑞清当真不是东西,他大哥刚立了点功,便迫不及待的将他闺女踹了,改娶他侄女儿,时晋怀可是揣着一股气呢。

    “行,既然我闺女有这般志向,爹爹也不阻止你,不过,你先莫急,爹爹先探探王爷的口风,免得又丢面子,伤了心。”时晋怀不得不说是个难得的好男人,没有侍妾,还宠妻如命,更惯着她这个独生女儿,让玉珠想到了穿越前的爸爸,还有宁满喜来。

    她已经从时空使那边得知了,这便是她的其中一世,她与君隐也如嫣儿一般,乃是三世之缘,只是这一缘分并没有得到善终,因她死在了廖瑞清的马下。

    廖君隐也就此孤独一身,孤苦无依,没有一个送终的人。

    所以,她要改变,也想好好爱君隐,她已经确定了,在试炼时,君隐和他的前一世意识融合,所以暂时没有了容君隐的记忆,才会这么久都没来找她。

    没关系,她去追他,她去找他便是。

    她相信君隐,更相信自己,他们原本便是一对,谁都拆散不得。

    “好啊。爹娘你们继续秀恩爱,我要出门去走走了。这些日子,可憋死我了,今天是我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自由日,我要出去吃好吃的。”玉珠嘻嘻笑着,在两口子身上用眼神打量,弄得两人倒是不好意思了。

    时晋怀让她多拿点银两,自行小心,玉珠应着便带香晴出门去了。

    因容貌大变样了,加上她也瘦了不少,不想被有些人看到她如今的模样,便在头上戴着一顶围帽出了门。

    她想要等完全蜕变时,再狠狠惊艳那些瞧不起她的人。

    不想,刚到天香楼就遇到了令她恶心的人。

    “是蕴珠妹妹吗?”小二带着玉珠和香晴上了二楼雅间,刚上二楼走了几步,一阵香风袭来,走出一道粉白色的身影来,不是那时蕴柔又是谁?

    她身边跟着的自然是那自大的渣男廖瑞清了,她姨母本是不同意两人成亲的,还刁难了时蕴柔几回,弄得时蕴柔次次委屈哭泣,却又圣母的说什么,不关别人的事。

    句句居心不良,让廖瑞清更加厌恶时蕴珠。

    被如贵妃气急后,直接越过她,找到了宣景帝要来了圣旨,事已定局,如贵妃也是没有办法了。

    叫了妹妹过去几趟,并许诺一定给玉珠配一门好亲事,是她没有福气拥有这么个儿媳妇云云的。

    玉珠知晓如贵妃是真心喜欢她,但终究不过是侄女,比不得自家儿子,她没有怪罪如贵妃的意思。

    更何况,就算廖瑞清不退婚,她也是要退婚的。

    “站住,时尚书便是这般教导你的么?见到本王不予理会,不请安,柔儿主动与你说话,交好,你竟然视作不见?”廖瑞清本就有气,看到玉珠,岂能不好好出气的道理?

    玉珠停下脚步,转身隔着纱幔嘲讽的看着两人,开口道:“我待会儿还想好好吃点东西呢,可不想被某些白莲花给恶心的吃不下东西。时蕴柔,那日已然撕破脸了,何故还要做出这般假意与我交好的样子呢?哦,忘了告诉你,就算你真与我交好,我也是不会接受的。就算不说其他,一个是我亲表哥,一个是我亲堂姐。我当初受惊摔晕在地上,你们谁也没有主动关心过我是不是出了事,反而我的亲表哥呢还在安慰受了‘委屈’的你,我的亲堂姐,你觉得,是我是傻逼还是你是傻逼?”

    原本便知道时蕴珠能说会道,可是两人都是没有听过这些话,什么傻逼,什么白莲花的,但是不用知晓其中意思,也能察觉出,这不是什么好话。

    “我没有……”时蕴柔张嘴便委屈的不行,眼眶红红的,眼泪含在眼眶里,这模样绝对的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啊。

    “时蕴珠,几日不见,本以为你在家中反省,本王也念着,过些日子,去给你陪个罪,不管如何。本王亦是有错的,可今日才发现,你这些日子根本不是在家中反省自己,反而变得越发娇蛮,越发没有教养了!”廖瑞清心疼不已的道。

    “呵…难道不是你们自取其辱吗?一个是才抛弃我跟我退婚的表哥未婚夫,一个是挖我墙角撬走我未婚夫的堂姐,你觉得我该以什么态度面对你们?其实吧,二王爷你也是高看自己了,就算你不跟我退婚,我也是要跟你退婚的。以前嘛,是我不懂事,被你骗了。如今,我有了目标,有了我非嫁不可的对象,我的男神,你丫就是个气体,懂?还有你,时蕴柔,你莫要太过得意,这个男人你能从我这里撬走,若有一天,他遇到比你更加漂亮,更有背景的人时,你丫也就是个屁。我敢打赌,二王爷,您日后定会后悔要娶时蕴柔的,敢不敢赌一把?”玉珠妙语连珠,说的两人哑口无言,气得面色宛若猪肝般,却还不等发怒,玉珠已经潇洒走了。

    相邻的雅间中传来一声噗嗤声,胥元站在廖君隐身后无语腹诽:王爷,您这样躲在这里偷笑未来王妃真的好吗?

    刚腹诽完,廖君隐开口了:“明儿是吉日,随本王去时府下聘。”

    “是。”胥元听到这话,立马高兴的应声。

    还以为王爷还要等些日子呢,这些日子来,他受命常常隐在时府保护未来王妃。

    看到王妃一天天瘦下来,练武功也练一种奇怪的肢体招式,更令他惊讶的是,原来未来王妃脸上的胎记和黑黄的皮肤都是她自己画上去的。

    这是玉珠故意为之,比如今天出门,也是画成原本模样的,就是怕若是不小心纱帽掉了,可就没新鲜感了。

    在府上这样,是怕这廖瑞清哪天脑抽跑来府上,所以容貌恢复后,她大多还是顶着原先的模样。

    虽然今儿个遇到了讨厌的人,玉珠却还是玩的很开心,买了不少新鲜的花瓣之类的回去做化妆品。

    有些东西玉嫣不在,她没法做,但是简单的东西还是能想办法做出来的。

    第二天一早,玉珠还在锻炼时,香晴突然兴奋的跑了过来:“小姐,小姐,靖王爷上门来提亲了。”

    “什么?”玉珠听到这话还以为君隐恢复记忆了,一个激动,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百度最新章节)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