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1章 钢管舞

    俩个人吃的差不多了,该吃甜品了。

    晏名扬说,“看着呀,哥哥给你表演个魔术。”

    叶子菱喝了点酒,脸红扑扑的,嘴角勾着一抹极淡的笑容,人比花娇。

    她安静的点头,并不反感晏名扬以哥哥自居。

    其实她看过他的资料,他看着嫩,但确实比她大一岁。

    晏名扬拿着喷枪,打开了做好的布丁盖子。

    嫩黄的布丁嫩嫩的,看着就很诱人,但还缺少关键的一步。

    他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好了,看,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

    叶子菱嘴角含笑,她慵懒的摸了摸鬓角。

    晏名扬隔着一盏幽暗的烛光对她笑了笑,还眨眨眼睛。

    叶子菱顿时浑身热了起来,很想去抱住他。

    晏名扬又冲她笑笑,就要去开喷枪。

    忽然,叶子菱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俩个人之间的安静气氛,刺耳的响起来。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叶子是要第一时间接电话的,她说了声对不起,就掏出了手机。

    看着屏幕上的号码是秦铮的,她不由得拧起了眉头。

    晏名扬清楚的她喊对方“秦铮。”

    顿时,一股子失望从心头涌遍了全身,他握着喷枪的手紧了紧。

    叶子菱说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对不起,我有急事要先回去。”

    晏名扬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去开灯拿衣服,只是拿着喷枪傻傻的跟在她后面。

    等她要去穿鞋子的时候,晏名扬终于忍不住吼起来,“秦铮一喊你就忙不迭的走掉,叶子菱你心里有我吗?”

    她正在系鞋带,听到他的话诧异的抬起头来。

    晏名扬蹲下,跟她平视,“叶子菱,那个秦铮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

    她根本没有犹豫的回答,“当然。”

    “那我呢?”

    “你?”她不解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晏名扬差不多已经理解了她的意思,秦铮是她的心头爱,而他却不过是个炮友,是个可以玩上床的伙伴而已。

    他站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身体晃了晃,“叶子菱,你走吧,走了后我们以后再也不用联系了。”

    叶子菱皱起眉头,“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我晏名扬从来都不是个不干脆的人,你这样的,我看不上。”

    叶子菱嘴角扯动,倒是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她淡淡的站起来,“告辞。”

    看着关上的门,门外是干脆利落毫不留恋走掉的女人,晏名扬闭上了眼睛。

    他真没想到,他也会有让女人避之不及的一天。

    提着喷枪走到餐厅,他看着那布丁好一会儿,还是按照大厨教给的方法给烧了。

    香味流溢而出,他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喷枪剜了一勺子。

    敬自己一勺布丁,跟往事说声再见。

    叶子菱喝了酒按理说不能开车,来的时候她是准备住在这里的,所以才没考虑。

    现在,事发突然,她也没办法,打开了钥匙上了车。

    刚才是秦铮的朋友给她打的电话,说秦铮跟他们喝酒的时候忽然晕倒,送到了医院。

    叶子菱心里很焦虑,秦铮的身体素质一直很好,虽然是因为伤病退伍,但比普通人的身体还是要强些,突然晕倒住院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事。

    其实她也看出来了,这次离婚对秦铮打击还是挺大的,他经常偷偷发呆借酒浇愁,苏霖是怕他在这方面出了问题。

    到了医院,果然是因为喝酒过度造成的胃出血,要是晚一点送来,就胃穿孔了。

    叶子菱真是气的不行,可是看到秦铮面色苍白的躺在那里,甚至嘴角还有一丝没有擦干的血迹,她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

    她看的很清楚,秦铮虽然生活在她家里,但态度是谨慎而讨好的。什么时候那个意气风发指挥着无数英勇男儿上阵杀敌的大英雄,变成了这幅模样?

    她在他床边坐下,帮他把那缕血丝给擦掉。

    送他来的朋友抱歉的说:“真是对不起,老秦今天过生日,我们看着他情绪不高就陪着多喝了几杯。”

    “生日?”叶子菱忽然想起来,今天还真是秦铮的生日。

    她这个人不太记这些,她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忘更别说别人的。每年爹妈的生日以前是哥哥提醒,现在换成了嫂子,否则她也给忘了。

    想起今天她出门遇到秦铮时候他脸上的那种喜悦跟祈求,她只忙着去见晏名扬倒是没发现。

    叶子菱心里很不舒服,觉得是自己造成了秦铮胃出血的元凶。

    要是她在家陪着他,或许他就不会这样了。

    “那叶警官您陪着老秦,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孩子。”

    叶子菱摆摆手,“走吧,这里交给我。”

    过了一会儿,叶子菱想要再去问问秦铮的情况,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清醒。

    可是刚站起来,秦铮的手就把她的手腕拉住。

    叶子菱低头看着,“你醒了。”

    “对不起。”

    叶子菱看着他苍白干裂的唇边,拿了棉棒沾水给他湿润了一下,“为什么说对不起。”

    “给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破坏了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叶子菱笑起来,“你也是个人,总不能是供着的关二哥吧。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别硬撑着。”

    “还是对不起,打扰你了。”

    叶子菱摇摇头,“没事,倒是你把我吓了一跳。秦老师,还喝吗?”

    秦铮摇摇头,“我错了,这段时间我不该借酒消愁。”

    叶子菱拍了拍他的手,“行了,放开吧,我去问问医生可不可以吃东西。”

    “叶子,谢谢你,还有……”

    叶子菱等着他说后面的话,可是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叶子菱笑笑,“那我去了。”

    “嗯。”

    “秦老师,生日快乐。”

    秦铮看着她的笑容,愣住。

    秦铮住了一个周的医院,一直是叶子菱照顾着。

    自然的,她跟晏名扬也没有任何关系。

    晏名扬自有自己的渠道,他很快就知道了叶子菱是去医院照顾喝酒喝到胃出血的秦铮,也知道那天是秦铮的生日,他因为叶子菱没陪着过生日就借酒浇愁喝到胃出血住院,结果让叶子菱爱心爆棚衣不解带的照顾他,俩个人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呵呵,这要是个女人还不知道婊成什么样?”他放下手里的马克杯,轻轻嘲讽。

    晏名扬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既然要跟叶子菱掰了,那么就算是炮友关系也不能存在。

    他最近跟郁晨忙着筹备电影的事儿,卫奇那个小狼狗乖的跟萨摩耶一样,就差在他面前摇尾巴。

    这样的日子过得飞快,眼瞅着要过年了。

    晏名扬各种不得闲,年代一个个这样的影视节那样的大赏会,忙的他头晕脑转。

    其实忙起来倒好,他没有功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本以为这样跟叶子菱就没机会见面了,但是腊月28那天,他还是遇到了她。

    那天,他好不容易推开一切陪着老妈去买过年东西,在商场里就遇到了叶子菱。

    她和秦铮在一起,俩个人都穿着黑色短款羽绒服,一个高大强健,一个修长冷厉,是超市里十分惹眼的一对儿。

    开始先是徐青看到的,她小声跟叶子菱说:“宝宝你看看,那是不是一对男男呀。”

    晏名扬看过去,刚好看到秦铮弯腰挑选牛肉,还教叶子菱方法。

    他顿时像吞了一片柠檬,从嘴巴酸到了心口。

    “到底是不是呀?”

    “不是,那个矮的是女人。徐女士,您别这样八卦成不成?指不定人家看着还以为你是包养小白脸的富婆呢。”

    他的话倒是把徐青哄的乐开了花,“小坏蛋,今晚不给你饭吃。”

    “好了,快点买吧,明天就要去陪着爷爷过年了,您就别出幺蛾子了。”

    其实,他们看别人惹眼,别人看他们也是的。

    晏名扬和徐青都穿着红色大衣,只是徐青的偏暗一些,搞的很像情侣装。

    叶子菱自然也看到了,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晏名扬白皙的侧脸和长长翘翘的黑睫毛,她不由得愣住。

    她身边的秦铮说:“看来媒体的消息也不一定是假的,这位女士少说也大晏名扬十几岁吧。”

    叶子菱不知道为什么很想替晏名扬辩解,“也许是他母亲呢。”

    秦铮并不跟她争辩,“也许,这些有钱人的父母都是比较年轻的。”

    恰在这时候,徐青捏了晏名扬的脸一下,跟着俩个人就笑起来。

    在叶子菱身边的一个女人酸溜溜的说:“瞧瞧那女人,得有40了吧,那男的估计也就20来岁,这老牛吃嫩草真是夭寿呀。”

    秦铮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对叶子菱笑笑。

    只听到那女人的同伴又说:“你懂什么,现在有钱女人不都这么干吗?好几个影后级别的人物不都找了小鲜肉还结婚了,那些男孩子甘愿往跟自己一样高的继子叫爸爸,有钱就行。再说了女人如狼似虎的时候找个年轻有力的小伙子,不是更好吗?”

    秦铮拉了叶子菱一下,“叶子,我们去那边买鱼。”

    叶子菱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头了,她忽然回头对那俩个八卦的女人说:“他不需要钱,他自己很有钱。”

    那俩个女人给她犀利的目光盯的心虚,立刻走开了,边走边说她是个神经病。

    叶子菱自己也觉得完全没有理由,可不知为什么她像是要说服自己一样。

    对,晏安的太子不需要钱,要美女什么样的都有,可为什么他要和一个年纪看起来比他大许多的女人走在一起。

    程歆,乔音,还有这个,难道是真的喜欢成熟御姐?

    秦铮去拉她的手,“赶紧的,去晚了就买不到好的鳗鱼了。”

    叶子菱机械的跟着他走了两步,再回头已经看不到晏名扬他们。

    这就是年前晏名扬和叶子菱的唯一一次见面,腊月二十九他就跟父母一起去了邻城跟爷爷一起过年,初二才回来。回来后就忙着给本家长辈还有外公家拜年,然后就是跟沈良夜楚江河他们聚会,本来年前沈良夜和明玥闹翻了,明玥孩子流产去国外休息了一年,在元旦的时候回到了海城,现在沈良夜又死皮赖脸的各种追求,名目搞的一套又一套,过年的聚会就变多了。

    因为明玥的事白景誉和沈良夜闹翻,晏名扬也从中调解过多次都没有结果。这次明玥回来了,俩个人倒是不用调解看着也好了,切,都跟小孩子一样。

    年初五晚上下了场大雪,晏名扬的车子开到了清水派出所附近,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不对了,他把车停下,跑到了人家派出所里。

    他们是初七正式上班,但就算是大年夜也哟值班的,这就是人民公仆跟人民的不一样。

    今天值班的是猴头儿和小随,他们俩个正讲到刑警队法检科里面的死尸,忽然看到进来个白色的修长人影,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晏名扬这都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穿羽绒服,大概那次看到叶子菱和秦铮一起穿黑色羽绒服受刺激了,他也去买了一件,白色修长的中长款,帽子上一圈儿厚厚的毛,又轻薄又柔软,装逼满分。

    看到那俩哥们儿还傻站着,晏名扬打了个响指,“二位,过年好呀。”

    “晏少,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嗷嗷,快进来。”

    晏名扬指指门口,“雪太大,不敢开车,进来讨杯茶喝。”

    猴头赶紧把上次从所长那里顺来的最好的茶给晏名扬泡了一壶,然后还拿出了瓜子干果糖点心。

    “你们这也有个过年的样子了。”晏名扬剥开一颗开心果,扔到了嘴里。

    “可不是,领导越来越大方了。这还对亏叶警官,她来了我们所里这段时间,是我们治安最好的一段儿,业绩也蹭蹭的往上提。”

    晏名扬觉得这俩个人挺上道儿,他还没提叶子菱呢,他们就先说上了。

    “那她是不是要升官了?”

    猴头撇了撇嘴,“再升就是所长了,她呀,调回刑警队了。”

    “什么?”晏名扬没想到才多少日子,就这么个结果。

    “本来她也是刑警队的,到我们所里也是锻炼,以后再见就要去刑警队喽。”

    晏名扬最终还是在大雪里走了,叶子菱呀叶子菱,原来我们真的离得太远太远。

    手机上的那个微信号一直还在,可是当知道当初加他的人根本不是她的时候,他也没有了聊天的冲动。

    看着看着,他把人给拖入了黑名单。

    就这么着吧,他看着漫天大雪文艺的想:云彩也只是偶尔投影都水波里,却永远都不会和水在一起。除非,它化成雨。

    可是,为了一个人把自己改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太傻了,他才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

    后来,当晏名扬剪短了头发,脱下了红衣,跋涉在高原雪岭之间,脸色黝黑身体健壮,他才知道,不是不可以,只有愿意不愿意。

    初七这天大家都开工了,晏名扬去公司喝了个开工酒,借口身体不适早早的回家了。

    他确实不舒服,从初五那天就像感染上一场病毒,让他的身体很虚。

    徐青说可能最近酒局太多喝涝了,强迫他住在家里让佣人给他熬小米粥喝,要不会坏了肠胃。

    又过了两天,他们一群朋友在皇都聚会。

    本来好安静的楚江河搞了一个狂欢派对,热闹的很。

    让晏名扬意外的是,这次来的人竟然有叶子菱和她的师兄徐盏。

    徐盏这个人他是久闻大名,不但跟叶子菱关系密切,还跟明玥不清不楚。今天他一来,俨然就成了他和沈良夜的敌人。

    晏名扬尽量把叶子菱当成了空气,他觉得自己和徐盏较劲也是为了沈良夜,所以玩起游戏来他就不要命的喝酒,老妈这些日子给他喝的小米粥疗效一下全泡汤了。

    徐盏是犯罪心理学家,深谙人心,所以在游戏里他几乎没有输过,酒全到了晏名扬嘴里。

    他也不叨叨,愿赌服输来者不拒,红的白的黄的跟水一样灌下去。

    晏名扬这人,酒喝的越多,脸色就越白,眼睛也越亮。

    很多人以为他是千杯不醉,其实往往这个时候,他是真醉了。

    偏偏大冒险里让他去跳钢管舞。

    晏名扬今天穿了一身红,大过年的倒是喜庆,像个大红包。

    他站起来把上衣一脱,露出里面贴身的红色衬衫,“好呀,钢管就钢管,我们外面走着。”

    沈良夜还想去劝他,“名扬,适可而止。”

    他勾起眼角对沈良夜妩媚一笑,眼风却瞟着叶子菱,叶子菱面无表情,一晚上别说酒,就是水都很少喝。

    他记得她酒量不错,但大概她的秦老师管的严,不让她喝酒吧。

    想到这个他心里就膈应的要命,特别想到她那白皙柔韧又有弹性的身体给秦铮抱在怀里,他就想发疯。

    跟着他出去,沈良夜小声跟白景誉说,“他是不是不太正常?”

    白景誉瞅了一眼叶子菱,“他什么时候正常过,随便他玩吧。”

    晏名扬忽然爬上了舞台,把正在搔首弄姿的俩个钢管舞女郎给拽了下来。

    这里的人都知道他身份尊贵,也不敢说什么,赶紧把场子让给他。

    晏名扬上台的时候特地从服务生那里选了一个金色的王子面具,脸的上半部分算是遮住了,只露出高挺的鼻子和薄薄的红唇。

    因为他穿的醒目,身材高挑颀长,再加上稳健的台风,开始大家都以为他是皇都请来的艺人。

    晏名扬也不废话,他一挥手,音乐响起,灯光闪烁,他就跳了起来。

    因为徐青女士的恶趣味,晏名扬从小就学习拉丁舞,身体比一般的人都柔韧,他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也跟一帮朋友组建了舞团,跳跳街舞什么的,人家本来就是个文艺青年。

    其实要不是被家世所累,他要是参加个男团什么的,根本就不会让现在那个吴畏什么的事儿,他的底子都可以当他们的舞蹈老师。

    钢管舞他没跳过,可看过倒是不少,所以他的钢管舞动作糅合着拉丁和现代舞,不骚不浪不做作,反而大气酷帅,看着现场的小姑娘都激动不已,嗷嗷的想要揭开他的面具。

    晏名扬酒喝多了浪的起飞,他竟然解开了衬衣。

    看着修长清瘦的身体骨肉匀称,虽然不至于有壁垒分明的坚硬腹肌,却也是白皙结实,再配上不断扭动的腰胯,现场的姑娘们都哭了。

    “脱裤子。脱裤子,脱裤子。”这样的呼声不绝于耳。

    白景誉简直无语了,他低头对身边的小护士蓝心柔说:“你们现在的女孩都这么饥渴吗?”

    蓝心柔大眼睛里光芒闪闪,她完全没听到白景誉的话,脑子里也跟着喊“脱裤子,脱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从此无心爱良夜(明玥 沈良夜 葛覃)(百度最新章节)  从此无心爱良夜(明玥 沈良夜 葛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