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章 躲不过

    五雷轰顶。

    宋嫣放下手中正在把玩的玉核桃,呆呆的望着苏禾贵,“你说什么?”

    “殿下,皇上今日封了徐相爷为长公主太傅,择日便要开始给您授课了,让奴才前来知会您一声儿。”

    “我?”宋嫣拿手指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问道:“本公主都十四了还要他来教我?二哥是疯了吗?”

    从前皇帝只在口头上吓唬她,说要给她找个教养嬷嬷,但是从未真的落到实处,现在这是怎么了?铁了心要撮合她和徐亦洲吗?

    苏禾贵打皇帝还是二皇子的时候就跟在身边儿伺候着,满打满算刚好十四年,以往宋嫣最黏她这二哥,没少在他跟前儿晃。皇帝宅心仁厚,待人亲和,苏禾贵虽说是个奴才,倒也说得上几句话。于是宋嫣便在他身上打起了如意算盘,娇声道:“苏总管-你帮我劝劝我二哥,让他别这样折腾我好吗?”

    他是个没根的人,也曾私心羡慕着那些尽享儿孙之福的人,长公主善良活泼,根本不拿他们这等下人当奴才。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他心底是拿这小丫头当闺女看待的,可到底有些事,他们位低势微,心有余而力不足,“唉,公主您就别折煞奴才了,皇上这回啊,是下了决心的,谁说也没个用啊。”说着,他捏着帕子擦擦并不存在的冷汗。

    宋嫣拿袖子包了包泪珠子,吸吸鼻子低声道:“苏总管-”

    苏禾贵叹气,弓着身子作了作揖便幽幽退下了。

    宋嫣绝望的抚着心口坐在窗边,难道就逃不脱这个宿命了吗?

    翠屏从未见过宋嫣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时之间有些着急,人一着急就什么都忘了,她攒紧袖子,替宋嫣擦擦泪珠子,满面愁容道:”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你说,难道人命就定不能胜天吗?”

    翠屏见她眼泪哗哗直流,不禁也有些伤感,”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天命确实不可违,”说着她声音带了些许哽咽,’’奴婢儿时母亲曾诞下一个哥子,总角那年不幸落水,郎中找了一波又一波,均是摇头说着‘早些安排后事吧,’母亲不信,便差人寻了个江湖术士命上一脉,那人瞧着母亲半天,说,只有一命换一命才有半分希望,可是”

    宋嫣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勾起她的伤心往事,有些愧疚又有些怜惜的搂着翠屏颤动的身子,柔声道:”翠屏,你别难过了,都过去了,啊——”

    “嗯,”声音里犹带着哽咽,她点点头接着补充道:”后来母亲信了那术士的话,不禁没救回哥子,还把自己的性命也给搭上了。”

    果然么,天命不可违,难道自己就真的只能安安静静等死么?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老天爷怎么安排的没有人能事先预知,但是人们却能踏踏实实的过好眼前啊。”

    如果事先预知了呢?还是不能扭转乾坤么?

    “翠屏,如果,我是说如果,有的人真的事先体验了一遍,所以能够知道事情的走向,难道还不能改变命运么?”

    望着她愁云满面的样子,翠屏有些心疼,这可是长公主啊,阖宫上下无数人都顶顶羡慕的人。先帝在世便被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新帝登基后也是依旧恩宠不断,无忧无虑的过了十四年,何时知道过愁滋味呢?

    主仆互诉愁肠,尊卑礼仪都抛到身后,翠屏大着胆子拍拍她的肩,”奴婢少时曾跟着父亲去过茶楼听说书,那说书的人倒是说过这么一句话,命运的轨迹原就是在那么个地方,若是有人意图强行改变,那是要受天谴的啊。”说着,她又笑着摇摇头,“不过奴婢倒是觉得,改变命运,听着真是个有趣味的事儿。”

    遭,天谴吗?

    宋嫣神飞天外,天谴?她只是想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而已,怎么就会遭天谴?若是要说天谴,那也应该是恭亲王和徐亦洲那种人来承受才是。

    她实在不明白,明明自己已经抢占了先机,可是临了临了却仍是改变不了任何事。可既然她无法改变任何事,上天又为何上天又为何要让她重活这一遭?带给人希望又让人大失所望,这就是所谓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么?

    此时正值四月初旬,天色晴朗宜人,潋滟天光铺开一道道金色的幕布,樱草盛开,一阵煦风拂过,春意修饰,漫不经心的掠过枯落的白杨,有如树枝轻披纱幔,却赛过白杨之白,蒙蒙一片,好不多情。

    她望着窗外的美景,努力想将前尘旧事都抛却身后,于是道:“也罢,咱们不说这个了,你且随我去御花园转转。”说着便起身迈向屋外。

    翠屏见自家主子一副倦极的模样,急急扶着她,宋嫣就着她的力道走了两步,登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于是翘起指头抚了抚额角,长叹一气,心底更是笼罩了层层叠叠的乌云,挥之不去。

    翠屏不觉有些担忧,用些力架住她半边身子,开口道:“公主,您要是身子不舒坦就别出门了吧,我去找个太医给您看看?”

    宋嫣摆手道:“无碍,只是有些闷,你陪我走两步就好了。”说着便斜起身子,笑着拍了拍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那人的手,“好啦,别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没事,你可别搞得好像我多么弱不禁风似的。”

    “那您哪里再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奴婢。”

    “那是自然。”

    到御花园时赶巧碰上了赏花的媛昭仪,一见宋嫣二人走过来便热情的迎了上去,笑着执起宋嫣的手问她近况如何。

    这媛昭仪容色冠绝后宫,性子也是难得的大方真实。阖宫上下,若是不算上宋嫣和太后,也就这位对皇帝是实打实的真心相待,就是脑子不大中用,能安安稳稳在后宫中承宠这么多年不被拉下来,多半靠的是自家父亲权势大,皇帝不得不好好对待,却也谈不上什么真心。

    宋嫣心知她是因着皇帝的原因才对自己殷勤万般,前世她还总说要讨好她这个小姨子,好让她想想办法得到皇帝的心。想到这一点,宋嫣也不再如此介怀她强拉自己去秋狩场观赛,导致自己对徐亦洲一见钟情的事了。本就与她无关,若是命运所至,纵使她不拉着自己去看,她也总还是会遇见徐亦洲,然后爱上他,嫁给他。

    命运的齿轮若是转动,谁又能拦得住呢?

    媛昭仪望着宋嫣一副神游的样子,忍不住挥舞小手企图吸引她的注意,“哎哟,蕤儿,你看看你的脸色,怎的如此苍白,你是生病了吗?”

    “本公主没事,媛昭仪无需忧心。”

    媛昭仪像是没听出她语气里的疏离般,自顾自的拉近她的手道:“正好我最近小日子来了,吟香让小厨房给我熬了养元羹,你且跟着我过去喝上一盅呐。”

    “媛昭仪该好生照着礼法自称才是。”

    “你我既是姑嫂,何必计较这些。”

    翠屏心中不喜这位媛昭仪,此人实在娇纵无礼了些,和长公主称得上姑嫂的也应该是当今皇后才是,怎的就轮到她个小小的昭仪了?

    “禀昭仪娘娘,我家公主今日身子不大爽朗,想着来这园子里透透气,就让奴婢随您去盛上一碗吧!”

    “这--”

    宋嫣点点头称如此甚好。

    见状,媛昭仪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叮嘱宋嫣要仔细些身子便带着一帮宫女太监走了。

    人一走,御花园就空荡了许多,花花草草的宋嫣从来不感兴趣,便是这御花园里花团再如何如何艳丽,也抵不消她心头的大患。

    她自顾自走了半晌,无意间瞅见那假山后方有处僻静宜人的羊肠小道,便迈开步子往哪里走去。离假山愈来愈近的时候,宋嫣听见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有女人急切娇柔的娇吟,男人低沉粗噶的喘息,还伴随着几声几不可察的肉体撞击声。要是听不出这是什么声音,她前世就白嫁人了。宋嫣脸上飞快的掠上两抹红霞,踌躇不止,想赶紧逃离这尴尬羞人的境地,又怕惊扰了那偷欢的两人。

    正当她犹豫不决之时,那不小的动静总算是停了下来,只听一女子娇声娇气的抱怨对方动作大弄疼了自己,那男人低笑着安抚,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整理衣衫的声音,然后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宋嫣惊愕的站在原地,若是她没听错的话,刚刚那道男声,分明是她四哥恭亲王的声音……

    她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立马就将这个消息告诉皇帝,这个恭亲王,不仅意图谋反,还秽乱后宫?

    她虽是没听出那女子的声音,但是却是十分的耳熟。若非后宫之人,便只能是个宫女姑姑,可是记忆中她与这个四哥虽是不太熟稔亲近,却也知晓他向来高傲清贵的性子,怎么可能会与个宫女搞在一起?他一定会选一个对自己篡位十分有助的人,如此一来,便只能是个后妃了。

    可是,二哥的后宫中妃嫔并不算多啊,一个既能亲近皇帝,娘家势力又十分可观的人,会是何人?

    宋嫣这一阵七想八想的,不知不觉间竟是走到了绛雪轩。

    绛雪轩其名取自前朝皇帝赋的一首诗,海棠初放颜色殷红,花瓣飘落时色白如雪,宛若雪花片片缤纷而降,遂名绛雪轩。皇帝尝与群臣吟咏于此,曾赋:“徕春何处归来早,堆秀山前绛雪轩”。

    宋嫣望着眼前的美景微微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正在一步步接近她。

    那人着一身墨色长衫,腰间配着流苏玉坠子,墨发束在紫金冠里,周身气质流转,如琼枝一树,身姿挺拔如松,端的是勃然英姿,意气风发。

    一双着玄色锦靴的脚不断接近宋嫣,却礼貌的停在了距她两尺外,那人打量她两瞬,沉声道:“你是何人?”

    宋嫣闻声浑身一颤,转过身看见是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男人,便抚着心口颦眉道:“吓本公主一跳,你又是何人?不声不响的,意欲何为啊?”

    那人却嗤的一笑,道:“不是我不声不响,而是你太专注,却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接近。你说你是公主,又为何身边连个宫女内侍都没有?更何况,本将军从未听闻皇上还有个女儿。”

    将军?迄今为止在朝堂之上能排得上号儿的她只见过三人。

    “你是那个将军?抚军大将军周胜南??镇军大将军徐志?还是-骠骑将军郑燮?”

    “在下是镇国大将军,钟意涛。”他的声音低沉如古老的钟声,带着一抹安心的味道。

    “镇国将军?啊~你是,”宋嫣惊讶的杏眼微瞪,一张殷红的小嘴呈鸽蛋状张开,诱人而不自知。

    钟意涛拧眉沉思,虽说他常年驻守边疆保家卫国,但也不算是孤陋寡闻,常听人说皇帝有个貌美倾城的妹妹尚在闺中……

    “你是长公主?”

    宋嫣得意的挑着眉头,颔首称是。

    “臣,拜见长公主殿下,恕臣方才无礼冒犯了公主殿下。”

    看着钟意涛一副卑躬屈膝十分尊敬的样子,宋嫣觉得颇为受用,于是也就不再在意方才他冲撞自己的事了。一双洁白如玉的小手从袖中探出,扶起了那躬身行礼之人,笑道:“大将军不必多礼,你保卫我大幸多年不曾回都,没认出本公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况且,就凭将军的汗马功劳,也合该是本公主感谢您才是。”

    “多谢殿下恩典。”

    宋嫣点点头,转念又皱着张小脸问道:“将军为何会跑到后宫中来?”

    “哦,臣晌午归都,方才去尚书阁向皇上汇报军务,出来时本打算打道回府,没成想不幸迷了路。”

    “迷路?将军怎的也不知带个随从?”

    钟意涛答道:“臣一届武夫,倒是不曾讲究这些,府上除了做饭婆子和三两小厮,便无他人。”

    宋嫣倒是没想到这扬名万里的大将军如此清廉,有些意外的说道:“是二哥给你的俸禄不够吗?”

    结果他却大笑了起来,他本就是英气勃勃的长相,此时笑起来更是让人如沐春风,欲化冬雪,看得宋嫣怔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前世今生:得你一世深情(百度最新章节)  前世今生:得你一世深情(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