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章 沪城异闻

    风十郎显然对于闵悟的安排十分不满,道:“我二师兄单纯以驱魔术论的话,还在我之上,连他都陷进去,我更是没把握了。你不来帮我倒也算了,还让我带个姑娘,就算她是天生‘豪运’吧!又关我什么事?”

    文歆儿也不解道:“究竟是什么事啊?”

    闵悟不说话,伸手一指风十郎,意思是由风十郎来说。

    风十郎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我门中有两个师兄——”

    闵悟道:“说重点。”

    “就快到了。”风十郎怒:“上个月,驱魔公会派我二师兄到沪城处理一件灵异事件,结果我二师兄不知中了什么套,不光被放空了灵力,还被本市公安机关逮捕了起来,罪名是‘入室抢劫及"qiang jian"未遂’。最关键的,我二师兄的驱魔公会证件和灵能印记也通通不见了。”

    “驱魔师还有证件?”文歆儿找错了重点。

    “夜守在人间行走,为的是保人类一方平安,历朝历代的凡人掌权者,都知道夜守的存在,也有一些朝代会给夜守一个凡间的名分,时至今日,夜守的四大支也成立了自己的独立机构,由夜守部统管。每个登记在册的夜守,会被打上灵能印记,生命不止,印记不散。而四大支也有自己专有的证件,以证明身份。”闵悟道:“理论上,就算夜守被打废了也不该出现这种情况。”

    风十郎接住闵悟的话头,继续道:“师傅得知后,派我下山来接手师兄原本的案子,但是考虑到我的实力,所以让我到沪城后,先向闵悟求助。”

    闵悟道:“你师父风阕子也算是夜守界的老前辈了,你们斩风流虽然很菜,但是也不是籍籍无名。发生这种事,老人家脸上自然不好看,派你来主要是挽回颜面的。”

    “喂喂喂!”风十郎不满:“什么叫很菜啊!”

    闵悟不屑道:“我有说错吗?你们斩风流既没有独到的驱魔手段,也没有高深的驱魔功法,不过仗着一柄风蚀横行同级别而已。”

    风十郎忿然坐下,不是他不想继续和闵悟争辩,而是他也没什么可争辩的。斩风流就是个普通的小门派,没有高深或是独到的驱魔功法,偏偏又不像斩鬼师的门派那样有强劲的体术。能一直传承下来,就是因为这柄“风蚀”长刀。

    闵悟天才无敌不谈,习练的功法也是一卷比一卷高深强大,手上更是有好几件法宝,每一样都不输“风蚀”。

    人家能成为天下第一夜守,自然有鄙视风十郎的资本,风十郎不爽也只能接着。

    文歆儿看到气氛有些尴尬,道:“那闵悟应该怎么做?我又要做些什么才能帮到他呢?”

    闵悟一招手,不知从哪飞出一只乌鸦,闵悟道:“先原原本本了解一下这件事吧。”

    之间那只乌鸦双眼冒出红光,打在空中,形成了类似于全息图像一类的东西,只不过飘散着丝丝缕缕的气息,让人觉得没有科技时代的气息。

    “一个月前,沪城几家大的小区相继出现宠物狗暴毙的情况,本来应该是疾控疫管之类的单位负责,但是兽医解剖后,发现这些狗都死于心跳骤停,血管内残留大量的儿茶酚胺。也就是说,这些狗是惊吓致死的。”闵悟随手点一点全息图,沪城的地图上出现了几个点。

    “狗和猫是现代人类常有的宠物,都有一定的灵性。可是狗被吓死了,猫却都安然无恙,这只有两种可能。”闵悟说完,朝风十郎道:“你来说一下看看。”

    风十郎迟疑道:“猫妖或者恶鬼?”

    闵悟打了个响指,“没错,猫是阴气很重的生物,恶鬼的出现所产生的的阴气无法对猫产生伤害,同样的,猫也很难被恶鬼发现,所以猫没事,狗有事。另一种可能,就是猫妖了,虽然是妖,但终归有着动物的天性,会避免同类伤害。可能性,就是这两种。”

    “但是——”风十郎想说话。

    “但是无论是恶鬼还是猫妖,都不可能实现跨度这么大的行为。”闵悟道。

    “对,就是这个。”

    “于是沪城的驱魔师公会,介入调查,几家小区内都没有残留很强的阴气或者妖气。”闵悟道:“可是紧接着,又有几家小区出现了狗被惊吓致死的情况。”

    文歆儿脸现惊恐,问道:“那有多少人受到了伤害?”

    “没有。”闵悟道:“最难以着手的就在此处。毕竟总不可能有什么强大到能躲过夜守的侦测手段的大妖,闲着没事吓狗玩。”

    风十郎道:“我对案子的了解就到这一步了,多的我也不知道,就是我师兄探查的部分了。”

    “风十郎的师兄蒋优会介入这个案子,完全是一次巧合,仅仅是他在京城浏览任务总榜时发现的任务,好奇之下就来协助调查。”闵悟道:“似乎他得到了什么线索,于是率先去到了一个没有发生案件的小区进行埋伏。”

    说着,闵悟在全息图上一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点。

    “结果当晚,蒋优失联了。”闵悟道:“第二天一早,一户居民报警。报警的家庭男主人是个出租车司机,当晚上夜班,早上6点下班后回到家,发现家中十分杂乱,自己的老婆衣衫褴褛的躺在床上,而蒋优倒在床边,头上还有一个大鼓包。”

    说着,闵悟一脸想笑的样子,也不管风十郎的反应,继续道:“男主人开始还以为是两人又奸情,然后闹了矛盾动手才造成这样的情况。一翻争执后,女主人报的警,警察赶到后终于了解了情况,并且证实蒋优和女主人并未发生性行为,但是入室抢劫和"qiang jian"未遂的罪名却无法甩掉。”

    “我师兄不可能做这种事的!”风十郎激烈地反驳道。

    闵悟点了点头,赞同道:“虽然我和你们一派的人不熟悉,但你师兄我也算见过几次,确实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最主要的,如果他真做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证件、印记,乃至法力和灵力全都没了?”

    “那我们怎么着手这件事啊?”文歆儿好奇道。

    “这是之前蒋优蹲守的小区,目前为止,这个小区内没有发生同样的事件,也没有新的小区发生同样的事情。”闵悟指着全息图的黑点,道:“我的意思,你们接手蒋优之前的行动,继续蹲守这个小区。”

    搞了半天,只不过是守株待兔而已。

    “我们能不能去找一下风十郎的师兄,向他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经过,以及他见到了什么?”文歆儿问道。

    闵悟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试过了,蒋优已经彻底废了,不仅法力尽失,整个人也变得浑浑噩噩。别说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你问他姓甚名谁他都要想一上午才能回答上来,还是错的。”

    文歆儿急道:“这是大脑受损啊!一定要及时送医的,怎么可以留在警方手上?”

    “不是大脑受损。”风十郎脸色惨然,道:“这是魂魄退散的迹象,对吗?”

    风十郎双眼直直地盯着闵悟,他虽然知道这件事,可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师兄竟然已是废人,魂魄退散是无法修复的,因为这些被退散的魂魄就意味着彻底消失。

    这与魂魄受损不同,魂魄受损就像是受伤,可以用天材地宝、灵丹妙药、神功秘法去修复。可魂魄退散就像是截肢,断绝便是永恒,岂能再生?

    “风阕子大师说,你也成年了,该下山历练了,只是考虑到你初出茅庐,经验不足,怕你误事。所以可以隐瞒了蒋优的情形,让你以平常心应付。”闵悟道:“但是既然文歆儿问了,我也不好隐瞒于你。你要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几乎完全未知的情况,你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风十郎点了点头,他显然知道夜守的工作职责是什么,魂飞魄散的都有。蒋优留有命在,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见风十郎接受了事实,闵悟转过头,对文歆儿道:“至于你,你没有法力,和风十郎一起去调查灵异事件或许会有危险,我赠你一道剑符。”

    “又是剑符。”风十郎道:“你虽然创新了这种技术,也不要这么装吧,谁都是剑符。”

    闵悟不理他,随手一招,又一只乌鸦飞进屋内,这只乌鸦口中衔着一枚玄黑色的符文,这个符文乍一看像是一滴水,仔细看形似一把剑,然则却是一个字。

    “你是丙子年八月初三寅时生的,洞下水命。这枚剑符是以癸水之精在冰蚕丝绢上篆下的符文,将十三柄利剑剑气化于其中,制成剑符。与你命格算是相符的。”闵悟取下这枚剑符,道:“剑符的特点,在于其拥有符咒一样,一经成型,就能自然而然汲取天地灵气,只需使用者消耗极少法力便能激活的优点。同时,又可以似飞剑一样斩杀妖邪鬼祟。”

    文歆儿接过剑符,这枚玄黑色的剑符薄如纸、寒如雪、硬如铁,捧在手上,能清晰地感觉到有源源不断的寒意从四周涌向这枚剑符。五行之中,象征水行的就是黑色。

    闵悟用手指朝文歆儿额头一记虚指,道:“现在传给你激活剑符的法咒,你没有根基,使用的时候大喊出声,能大幅减少灵力的消耗,平常不用时,也有一道法咒,默念之后可以将剑符化形成首饰,佩戴在身上。”

    文歆儿闻言,按照闵悟所说,默念法咒。这道剑符化成一个银质的水滴形小巧挂坠,上面有三粒黑珍珠仿佛的颗粒,因为点缀得当,别具美感。

    这道剑符,名为癸晶。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