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章 深夜遇险

    “闵悟师徒所在的山门,是霍老前辈以**力,将原本存留在现世中的山岭藏入折叠空间之中的,是以保留了最原本的天地灵气和生态结构。山中生灵,哪怕妖邪鬼祟,都感念于霍神恩,同时也惧怕霍神恩的实力,是以对山中的师徒尊敬有加。”

    “但是我们斩风流所在的山门不同,首先那座山是开派祖师选中的,其次,它并不在折叠空间之中,换言之,我师父对它没有支配权,最后,我师父在那座山上并不是实力最强者,如果不是因为斩风流的门派所在,被布下了强力法阵,风蚀和斩风流体术、法术在法阵激活之后,威力可达平常的三倍,恐怕山中的大妖、鬼王之流,早来抢夺风蚀和罡风笛了。”

    “可是那件事情闵悟显然不知道,我也没有想起要去提醒他,结果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杀身之祸,或者说,是给闵悟带来了杀身之祸。”

    文歆儿听到这里,明白了一些,斩风流所在的山门相当于在山中开辟了一个道场,道场的掌门人虽然不强,但仗着地势之便,却也来者不惧,说白了就是山中的一方诸侯,还不是最强的。

    而闵悟师徒两人就变态了,听起来他们并没有形成一个门派或是流派,但是这师徒两人或者准确地说是霍神恩一个人,就将整座山移到了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同时是整座山上的最强者,换言之即是这山中的皇帝。

    很明显,诸侯的众多儿子之一,和皇帝的独子无论生活模式还是认知上都存在区别。

    “当时为了闵悟的法术不激起斩风流山门的结界和法阵,我们到了山中一处名为望月谷的地方,而那里,是山中第一鬼王,雕尸王的地盘。”

    “之前说过,闵悟的魂魄天生残缺不全,而与其说是残缺不全,闵悟的魂魄应该是本身就是一个灵气碎片。换言之,闵悟的灵魂,应该是某个强大灵魂的一块碎片。”

    文歆儿惊道:“那闵悟学长,不是他自己本人?”说完这句话,文歆儿自己也懵逼了。

    风十郎摇了摇头,道:“不,他师父和我师父曾猜测过,或许是某个极强大的生灵陨落,或是转世重生,由于太过强大,所以灵魂被分成了无数残片,而那些力量强大的残片,则形成了自我意识,如同闵悟这样。只是残片终究是残片,并非完整的灵魂,所以会存在很多先天缺陷。”

    “那天晚上坏就坏在这一点上,闵悟的灵魂是一块碎片,这在我们普通人看来,是和常人没有区别的。可是在妖怪或是鬼族的眼中,闵悟就像是一件携带者强大灵力的天材地宝,或是灵丹妙药。食之不仅能增进法力,提升灵力,还能滋补自己的灵魂。”

    “望月谷是雕尸王的地盘,而闵悟出现在望月谷内,很快就被雕尸王感知到了。”

    “闵悟道了望月谷后,立刻开始教我打坐练气,感知天地灵气,将之纳入体内,这些虽然与我所学有差异,却相去无多。之后闵悟就开始教我经脉运行之法,这却是独门之秘了。”

    “教着教着,山谷中忽然传出笑声,和一些奇怪的声音。时而‘嘻嘻’地笑,时而‘嘿嘿’地笑,时而又传来‘哧溜哧溜’的怪音。”

    “被这奇怪的声音所扰,我无法静心修炼,待我停止修炼,却发现闵悟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山谷中的一个方向。”

    “我问他怎么了,他反过来问我‘风十郎,那是我们来时的方向吗?’我说是啊,结果扭头一看,我们来时的地方,竟然已没了路!而且还有一座泥潭。”

    “我说怎么会这样?要不我们穿过泥潭试试?闵悟说没必要,不管对方是谁,他知道我们是夜守,可以看出他的幻术,必然不管不顾往来时的路硬闯。那泥潭,似乎是某种吸人灵力的法宝所化。”

    “我当时才刚刚入门,根本没学过什么实用的法术,甚至连灵力都是很弱。见到那样的情况,我也怕了,问闵悟该怎么办?闵悟说,他想先去看看那座泥潭和周围的幻术有什么联系,能不能破解。”

    “结果就像是害怕闵悟真的破解了幻术一样,雕尸王现身了,他是一个半尸半鬼的怪物,虽然有身体,却又是鬼,浑身不规则地长着漆黑腐烂的黑色羽毛。据说他应该全身只剩下心脏和大脑,其余的部分都是用法力练出来的鬼影。”

    “雕尸王的要求很简单,它要连肉身带灵魂整个地将闵悟吃掉,作为交换条件,它可以放我走。闵悟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种条件,于是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雕尸王答应和我们进行一局赌赛。”

    “赌赛的要求很简单,雕尸王的地盘中藏着一件法宝。闵悟只要在一个时辰内找到它,雕尸王就放我们活着离开。”

    “闵悟学长几番争辩,终于拿到一个优惠条件,那就是雕尸王的势力范围所在。雕尸王一开始是不愿告诉我们的,后来闵悟说‘若我跑到了别的大妖、鬼王的地盘,别的大妖、鬼王也想吃我,那你岂不是又多许多麻烦?’雕尸王一听有理,就告诉我们了。”

    “赌赛条件确定后,闵悟带着我就朝一个方向跑。我问他是不是知道了法宝的所在,闵悟告诉我根本就没有法宝。雕尸王的法宝就是那件个泥潭,跳进去,我们就都成了雕尸王的食物,我们还是快跑的好。”

    “当时我很奇怪,既然要跑,为什么不往我们斩风流的山门跑?”

    “闵悟告诉我‘雕尸王既然敢许下一个时辰的期限,就是打赌我们会往斩风流跑。我们若是真的往斩风流跑,只怕雕尸王早就在路上等着我们呢。更何况,那个泥潭还拦在那条路上,我们该如何绕过那么大一个泥潭?’我觉得闵悟所说有理,便问他我们该如何做?”

    “他说盲目乱撞一定没结果,不如跑去其他大妖、鬼王的地盘。敢于和雕尸王比邻而居,一定实力不弱,不然早就被雕尸王收服或吞噬了。雕尸王画出的势力范围,最多半个多时辰就能跑到另一个家伙的地盘,那么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然后我们就朝着一个方向笔直跑去,跑了大概半个时辰,闵悟忽然停了下来。坐倒在地。”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们陷入了迷阵之中。我说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在迷阵里。他说东南角有个笑土地,他已经看到它三回了,我们必然是在原地打转。”

    “于是我往东南角看去,果然有一个半截身子埋在地里的土地像,只是这土地像色作乌黑,脸上带着一副充满讽刺的笑容,与普通土地像不同,这土地像仿佛是在嘲笑那些迷路的人一样。最可怕的,那土地像的嘴角竟有一丝没干透的鲜血。”

    “我问闵悟怎么回事,闵悟说你找个东西看一下自己背后。我没东西可找,最后闵悟借给我一把匕首,那把匕首刃身平滑如镜,借着月光,我用匕首当做镜子,看我的背后,结果似乎隐然看到些什么,却又没看到。”

    “我渐渐地将匕首往更接近脖子的角度接近,随着匕首逐渐接近我的颈部,那个藏在我身后的东西似乎也慢慢地露出头来,当我将匕首放在劲边,很吃力地去看匕首上的倒影时,我竟看到那个笑地藏的脑袋就在我的肩膀上!”

    “那个笑地藏竟然在吸食我的阳血!我大惊之下挥起匕首就往自己的颈部斩去,闵悟拼了命地冲上前拦住了我。”

    “我质问他为什么不让我斩了那个笑地藏,他说‘那你看我背上有没有笑地藏!’我说没有,他说‘可是我路过一处水塘的时候分明看到它的脑袋从我肩膀上露出来!’我立刻明白了,这笑地藏只有当事人借助倒影才能看到。”

    “这笑地藏十分歹毒,你看到它在你肩膀上,嘴角还挂着血液,定会以为它吸食了你的鲜血,情急之下,你本能地会出手攻击它,一不小心,就会割破自己的颈动脉,然后死亡。”

    “他让我近前去仔细看笑地藏的样子,我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一缕血液是画上去的!我又问他为什么我们会在笑地藏周围一直打转。他说围着笑地藏一直打转,是因为笑地藏保护着重要的东西。法力差的,被笑地藏骗了,会死在这里,法力强的,自然会直接离开此处,没人想到,自己绕的这个圈子里,就有秘密!”

    “我不理解,问他为什么会觉得此处有宝,闵悟告诉我,雕尸王的地盘不小,若想困住人,自然可以布下一个禁锢结界,若想挡住人,自然可以布下一个防御结界,这样都比用一个奇怪的地藏像,当做阵眼,圈出一块好似巧合一样的迷阵,更省事也更安全。雕尸王敢于行此险招,就是怕被人发现地藏像守护的秘密。”

    “果不其然,在地藏像附近,我们找到了一个形似墓穴的洞穴,在那个洞穴里,我们发现了一只巨大的乌鸦尸鼓,那只乌鸦体型巨大,骨骼当中竟然有灵力流动!”

    “似乎是因为我们进入了那个墓穴,雕尸王知道了我们的所在,立刻赶到洞穴入口堵截我们,我们发现它竟然不能进入那个洞穴。闵悟当下就断定,这里一定有宝,而且雕尸王无法取之。果不其然,我们找到了那件宝物。”

    说到这里,风十郎忽然停了下来,脸色变得十分精彩。文歆儿看了不禁奇怪,问道:“然后呢?怎么了?宝物是什么啊?”

    “一十三卷秘经之一《秘经·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