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章 真面目

    闵悟的一句话,可以说是让吴悠悠瞬间懵了。

    周双佳,在吴悠悠的认知里,如今的周双佳和文歆儿,显然不会是站在一条线内的。而文歆儿和闵悟,显然是站在一队的。那么,闵悟让自己去接近周双佳,其目的就很值得商榷了。

    “闵悟学长,我能问问,为什么吗?”吴悠悠有些紧张。

    “我说不能,你觉得如何?”闵悟轻轻地反问一句,拿过刚刚端上桌的咖啡,加了少许奶,搅拌着,没有正面回答吴悠悠的问题。

    吴悠悠可就尴尬了,闵悟来这么一句,吴悠悠真是追问也不合适,不问更不合适。毕竟接近周双佳,连目的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该怎么操作啊。

    闵悟看着吴悠悠一副着急的样子,柔声道:“逗你的。”

    吴悠悠真是松了老大一口气,另一方面,心里又有些暗喜。闵悟以往的形象虽然温柔阳光,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得到,闵悟骨子里是个不苟言笑,冷漠道极点的人。现在闵悟能和自己开玩笑,不管方式和效果如何吧,至少能感觉到两人的关系近了一些。

    仅仅因为这样,就让吴悠悠暗喜不已。

    “我知道你家不是简单的小富之家,所以你应该是可以和周双佳搭上关系的,对吧?”闵悟并没有直接说明用意,而是询问了吴悠悠另一个问题。

    得到吴悠悠的肯定后,闵悟才继续下去:“我要你去弄清楚,周双佳有没有什么特殊病史,致命的那种,类似的状况也行。”

    “啊!”吴悠悠有些吃惊,闵悟要的竟然是这个。在商界,周家怎么说也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在沪城更是称得上雄踞一方。周家的千金,居然被人怀疑有特殊疾病,还是致命疾病,这要是传到外面,一定会严重影响周家的声誉。

    闵悟学长,为了帮助文歆儿,竟然做到了这一步?

    一念及此,吴悠悠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文歆儿确实漂亮,经历也很惹人同情。可是到底是怎样的原因,竟让闵悟学长三番两次的出头帮她?

    “闵悟学长,你为了歆儿,可以做到这一步吗?”吴悠悠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问出这一句,但是她心里清楚,这是她最想知道的。

    闵悟越过咖啡冒起的水蒸气,看着面如死灰的吴悠悠,没说话,而是轻抿了口咖啡。放下杯子后,闵悟像是被窗外的什么吸引了一样,就这么看着窗外。

    “这件事与文歆儿无关,我和文歆儿,也并没有太深的关系。若你可以替我弄清此事,我答应告诉你一个秘密。”闵悟就像是在和窗户对话一样:“文歆儿也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诱惑对于吴悠悠来说,简直就是老饕见肉,老猫见鱼一般。可是,吴悠悠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闵悟学长,我想知道,你和文歆儿是怎么认识的。”

    “唔,昨晚。”闵悟边说着,边心想这两天真不平静,从昨晚到现在不足二十四小时,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真是神烦。

    “风十郎你见过了,他是我的旧识。昨晚他带着文歆儿来找的我,因为文歆儿碰上了一些麻烦,需要我帮忙。”

    “文歆儿碰上的麻烦”其实就是是撞鬼,但是在吴悠悠听来,文歆儿碰上的麻烦显然是更早的事,而闵悟的性格显然不会去解释,毕竟越解释越麻烦。

    “那么闵悟学长,你和文歆儿之间,什么都没有?”吴悠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不是因为别的,纯粹是因为她激动而高兴。

    “你想的那些,没有。”闵悟的话不仅打消了吴悠悠的担心,还让吴悠悠闹了个大红脸。

    但是脸红之后,吴悠悠却立刻把注意力,放到了之前闵悟所说的“秘密”之上。思前想后,吴悠悠还是决定卖掉周双佳,或者说,整个周家的秘密。

    “其实,周双佳确实有病。”吴悠悠此言一出,闵悟的眼神立刻不再如之前一样,瞬间变得认真而凌厉,看向吴悠悠。

    吴悠悠一惊,她是没见过闵悟这个样子的。

    “说下去。”闵悟就像是邪恶的魔鬼,在引诱吴悠悠继续吐露秘密。

    吴悠悠紧张道:“嗯,前几年,周双佳曾经到过吴城。为的就是找一名老中医,治疗顽疾。当时为了方便行事,周家就是找到了我父亲,希望他帮忙的。”

    “哦?”闵悟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这事能这么容易,世界真是小啊。

    吴悠悠无奈道:“对于周双佳的病,周家也瞒得很严实,到最后,我们家也不知道周双佳究竟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治。连那个老中医,都在为周双佳看病之后,消失不见了。”

    “哦?那个老中医,被周家······”闵悟有些吃惊,不管能否治愈吧,周家如果真做到这一步,周家也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了。

    吴悠悠摇头道:“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这个老中医的妻儿日子都过得不错,他的那家店铺除了被贴上一张又大又怪的符纸以外,也一直没卖掉,现在那里可是经济区,房价很值钱的。”

    “符纸!”闵悟终于是被震惊了,人去楼空,家人富贵,地脉承运。偏生平常活动的地方又被一张符纸给镇住了,种种迹象表明,那个老中医,恐怕是个夜守。

    “悠悠,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老中医叫什么?”闵悟此刻的心情颇有几分急切,他忽然发现,事情恐怕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啊,这个啊。”被闵悟用了亲切称呼的吴悠悠,此刻当真是有些六神无主,心花怒放,可却偏偏想不起来这个老中医的名字:“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问问一些老人,他们或许记得这个老中医的名字。”

    “好吧。”闵悟无奈,只得嘬着咖啡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接近周双佳,现在,不用弄清她有什么病症。要弄清楚,她有什么和常人不同之处,或者,她身边有什么人,和常人有不同之处。”

    “好的。”吴悠悠当即应承下来,然后纠结片刻,道:“那个,闵悟学长,之前你说的秘密。”

    “哦,那个啊,你很着急知道吗?”闵悟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个表情一摆,吴悠悠更想知道了,拼命点头。

    “跟我来吧。”

    吴悠悠也不知道,闵悟究竟有什么秘密要告诉自己,但是人家说热恋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此时的吴悠悠,智商恐怕是为负数的,闵悟让她跟着,她就真的跟着了。

    闵悟七拐八弯的,走到了一条小巷里。小巷不深,也不暗,却十分安静,周围也没什么人。走进小巷后,吴悠悠的第一反应不是紧张,而是忐忑。

    “闵悟学长,不会是想和我——”吴悠悠只是在脑海中晃过这样一个念头,就差点被幸福感冲得晕了过去,她反复提醒自己,要矜持,要拒绝。可是闵悟是如此优秀的男性,自己又这么爱慕他,怎么能拒绝呢?

    吴家的家教绝对是很严的,吴悠悠也是真正的乖乖女,至今为止,她也不过谈过两段恋爱。而且别说发生关系,她最大的尺度仅仅是被恋爱对象搂着腰而已。想到闵悟可能会要走自己很多个第一次,吴悠悠此时大脑一片空白。

    “准备好了吗?”看着吴悠悠,闵悟轻轻地问了一句。

    居然还问!吴悠悠此时真是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种事怎么能问呢?就算吴悠悠是单相思,可是女孩子特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啊!问得这么明白,真的好吗?

    “嗯。”吴悠悠的声音小得细若蚊蝇,要不是闵悟听力过人,还真没法发现。

    既然吴悠悠已经准备好了,闵悟也绝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只是淡淡道:“看好了。”

    闵悟一句看好了,吴悠悠确实被弄楞了,看什么?那种事情还要用看的吗?光是想就觉得丢人了,居然还用看的!震惊之下,吴悠悠看向了闵悟的脸,然后,被惊呆了。

    闵悟的手朝着自己的脸上盖去,一个虚抓,仿佛抓住了什么事物一样。然后就那么随手一扯——

    闵悟似乎从脸上扯下了一道光,随着闵悟手部的动作,无数光线像是玻璃碎裂一样从闵悟脸上剥落,然后化成一片片碎屑消散入空中。

    光尘剥落后,露出的,是一张刷新了吴悠悠认知的脸。

    曾经的闵悟,虽然身材很好,却是一张平凡无奇的大众脸,在优秀的特制面前,这张脸显然做不到加分。

    而此刻,吴悠悠看到的,是一张用“帅”来形容,就会觉得“帅”这个字竟然是贬义字的脸。

    这张脸棱角分明,剑眉入鬓,鹰眼生威,偏又带着几分戏谑和玩世不恭的神情,使得整个面容散发出一种令人迷醉的邪气。

    在光尘的衬托中,在小巷幽静的环境中,这样一张脸,毫无疑问极具冲击力。只一瞬,吴悠悠就觉得自己身处梦境之中,眼前的男人,俊朗得如此不真实。

    “好了,这就是我的秘密,没几个人知道。”闵悟的声音传来,吴悠悠觉得好像过了亿万年的光阴,这声音才从耳中进入脑海,又好像只是匆匆一瞬,仿佛什么都只是刚发生一样。

    “闵、闵悟学长?”吴悠悠已经不敢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闵悟,因为这个男人的脸,和曾经记忆中的闵悟形象,几乎完全截然相反。

    “嗯?怎么了?”闵悟只是温柔地回应。

    “这是你、真实的样子?”吴悠悠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异样的情愫之中,她甚至没去想闵悟怎么做到这样伪装容貌的。

    “是的,这个秘密,含金量如何?”闵悟反问道。

    “很高、含金量很高!”吴悠悠随时可能晕倒。

    闵悟笑了笑,还是那副引诱失足少女的恶魔嘴脸:“那么,我向你寻求的帮助——”

    “啊!”吴悠悠惊叫一声,道:“我一定!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你等我的好消息!”说完,吴悠悠就迅速的往巷口跑去。她最后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再不跑,可能会晕倒在这里。

    看到吴悠悠就这么跑了,闵悟也有些无语,“看来晚餐的钱是省下来了。”闵悟还是擅长从一点一滴中寻找乐趣的。

    确定巷中再无他人后,闵悟很随意的一个转身,向前一踏步。便是这看似随意的一步,闵悟周围的环境竟然已经开始迅速转换。当闵悟止步,赫然出现在了自己的住处。而看似轻松写意的一步后,闵悟却捂着胸口喘起气来。

    一只乌鸦从窗口飞入屋中,和平常那些乌鸦一样,羽色全黑,隐约有金属的光泽,一对猩红的双眼,如红宝石般妖艳而善良。

    “我也有些堕落了呢,居然要靠脸来办事。”闵悟走到一个柜子前,低声道。

    “属下一直不懂,主公为何常年不以真面目示人。依属下二十年来随主公行走人间所见,主公的真实相貌,更容易成事。”闵悟的话,竟被应答了,可房内,依然无人。

    答话的,赫然是那只乌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