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8章 抢救莉莉丝

    “灰飞烟灭!”文歆儿大惊失色:“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戒佛道。

    文歆儿立刻回道:“我和莉莉丝认识不止一天了,莉莉丝是不惧怕阳光的,怎么可能在日出的时候灰飞烟灭呢?”

    是的,莉莉丝不惧阳光,这一点不仅是文歆儿,风十郎、闵悟,甚至之前的吴悠悠都知道,莉莉丝虽然不喜欢太阳,可是确实能够在阳光下行动。

    “莉莉丝之所以不惧怕阳光,是因为她作为血族,实力足够强大,这种强大,让她可以对阳光形成免疫力,就像是感冒可以致死,但人类对感冒具有免疫力一样。”闵悟道。

    文歆儿隐约感到不妙,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妙,于是追问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现在这种名为圣水的物质,就像是艾滋病毒一样,严重破坏着莉莉丝的免疫系统。不然你以为,凭莉莉丝的实力,普通的银弹和银箭,能产生那么大的毒性和破坏力吗?”闵悟一边解释着,一边抬起莉莉丝的一只手,送到文歆儿眼前。

    文歆儿终于慌了神,问道:“那该怎么办?”

    “先想办法拔除她体内的银弹和银箭,然后再想办法帮她排出圣水,或者寻找办法恢复她的免疫力吧?”戒佛朝着闵悟征询道。

    闵悟点了点头,想了想,对戒佛道:“我先帮助她拔除银弹和银箭。戒佛兄,你的佛光可能会对莉莉丝造成二次伤害,不如你先去帮风十郎把那些散弹收拾干净,我可能会用到他。”

    戒佛也知道闵悟所言非虚,点了点头,“需要我帮忙的话直接叫我。”然后就快步走向了风十郎。

    另一边,闵悟则摆弄起了莉莉丝。此时的莉莉丝,早已失去知觉,晕了过去,任凭闵悟如何动她,都全无反应。

    “嘶啦!”一声绢帛撕裂的声音,吓了文歆儿一跳,闵悟竟然撕开了莉莉丝的衣服!

    “你干嘛!”文歆儿上前制止闵悟。

    “看清楚了,她全身中弹,要害部位必须优先解除危险。”闵悟的双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他确实是为了抢救莉莉丝,不得已才撕开莉莉丝的衣服的。

    “可是这里是大街上啊!要是被别人——”文歆儿还是不放心。

    “看清楚周围,你这个蠢女人!”闵悟已经开始仔细查看莉莉丝的伤口,粗暴地打断了文歆儿的话。

    文歆儿仔细一看,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更别说可能出现别人了。

    “这是哪?”

    “千重幻境,我的私人领域之一。”闵悟边回答边研究着一处创口:“达斯这混蛋,左轮手枪里的居然是银质空尖弹!”

    空尖弹!

    文歆儿虽然不是军事爱好者,但是也知道开花弹是什么,这是一种******的子弹,子弹中空,弹头削平,进入人体后,极易膨胀,迅速在人体内制造巨大的创口。并且由于其不规则的膨胀方式,这种子弹极难摘除,并且受害者的死亡过程缓慢,加上必须承受过多生理上的痛苦与心理上巨大的恐慌,完全不符合人道。

    空尖弹和达姆弹,被并称为两大“******”武器,这决不是开玩笑的。而达斯居然使用银质的空尖弹作为装填在手枪中的弹药,足可见其对于黑暗生物的态度。

    “必须进行精准的外科手术。”闵悟下结论。

    “实操手术你也会做?”文歆儿知道闵悟是天才,什么都学过,震旦大学也确实有医学系,所以闵悟上过医学课不奇怪,奇怪的是闵悟居然会进行临床手术。

    “问题不大,但我需要辅助。”闵悟道:“鸦神!”

    “在!”空气中浮现出一个全身包裹在黑雾之中的男子,朝着闵悟躬身而立。

    “等会将群鸦的脑域都借给我。”闵悟命令道。

    “是。”

    “蜃影!”闵悟又呼唤了一声。

    空气中浮现出一团若隐若现的白色雾气,幽幽地道:“在~”

    “手部蜃之爪,附体。”闵悟又下了一道命令。

    “遵命~”白色的雾气回答着。

    “这是什么啊?”文歆儿被忽然出现的一黑一白吓了个半死。

    “我的式神,鸦神和蜃影。鸦神是《秘经·鸦》卷炼出的式神,其特性为精神领域,这也是他能分化成无数拥有自主意识的乌鸦的原因。”闵悟介绍道:“蜃影则是《秘经·蜃》炼出的式神,就如同蜃这种怪物一样,蜃本身是虚幻的存在,没有实际战斗力,却能操纵幻象。同时,蜃是拥有‘附身能力’的式神,可以通过附身将蜃这种生物的特性赋予给主人。”

    文歆儿只能听个半懂,但是她也差不多明白了闵悟的意思。

    随着蜃影的附身,闵悟的右臂上缠绕起了隐约的白色雾气,而闵悟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闵悟身旁的地面,就如同豆腐被利刃切割一样,划出了好几道极深的划痕。

    而随着鸦神的脑域共享能力,闵悟的双眼变成了全红,既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也就是传说中的脑电波感应成像。

    文歆儿看着闵悟的右手,在离莉莉丝几寸远的地方微乎其微地活动着,随着闵悟这些细微的动作,莉莉丝胸前一处创口慢慢地被切开了,露出了当中的空尖弹。

    闵悟继续着小心的动作,将空尖弹的开花部位小心地分离开,这在现代医学中是做不到的,因为没有任何器具,拥有这样的锋利度和硬度,也没有任何外科医生,有着闵悟这样对力量的控制能力。

    蜃之爪,是蜃的爪子。蜃这种生物,行动迟缓,力量弱小。通过呼吸喷吐出的雾气,伪装成海市蜃楼,吸引猎物。为了保证捕猎的成功率,进化出了恐怖的利爪和尖牙,正是依靠着蜃之爪的锋利,闵悟才能进行这样的手术。

    当第一枚空尖弹终于彻底被摘除,闵悟长出了口气,并微微有些喘息。文歆儿看了看时间,距离手术开始不过才五分钟而已。由此可见,闵悟在五分钟之中,究竟耗费了多大的精力去摘除这枚开花弹。

    “闵悟学长,为什么你的动作幅度都那么小呢?”文歆儿不敢打扰闵悟,悄声问道。

    “现在的莉莉丝,自愈能力几乎为零,我只能尽最大努力避开主血管和毛细血管,不然,她很可能失血过多而死。”闵悟说着,继续开始了手术。

    当闵悟摘除了五颗子弹的时候,戒佛已经把风十郎体内的散弹都弄出了身体。最初的时候,戒佛也是十分小心翼翼的,可是当他发现风十郎皮糙肉厚而且自愈能力惊人后,也开始用大刀阔斧的方法帮助风十郎,效率有了成倍的提升。

    将自行愈合中的风十郎扔在地上,戒佛快步走近闵悟身边,看着地面上的几枚空尖弹,戒佛也不禁感慨道:“这西洲夜守,手段也太过偏激,这种武器真是有伤天和啊。”

    “戒佛兄那边忙完了?”看得出来闵悟还是游刃有余的,至少还有精力和戒佛交谈。

    “没问题,最多一刻钟,风十郎又能生龙活虎了。”戒佛那边工作轻松,于是也没忘了和风十郎一边治伤一边聊天,也算是分散风十郎的注意力,帮助他减轻疼痛感。聊天之中,也算对风十郎有了个彻底的了解。

    “弱鸡你快点,我这边等着你帮忙呢!”闵悟骂道。

    “你催个毛,我一会就好!”风十郎不甘示弱,顶了回来。

    “如果是法术方面的,我想我就可以帮忙了。”戒佛毛遂自荐。

    “不是的,他有个鸟用,我是要借他门中的那门独门阵法‘御风阵’来帮忙。”闵悟解释道。

    戒佛看了看莉莉丝的伤口,又看了看闵悟用作手术的蜃之爪,沉吟片刻后,露出醒悟的表情:“是了,确实需要借点风。”

    文歆儿知道他们这种实力高强的人总是比一般人想的多,当下也不多问,毕竟此时正是手术的关键时刻,问题太多会影响道闵悟。

    风十郎终于是直起了身,小跑过来,一过来就嚷嚷道:“叫老子干嘛!”

    戒佛和文歆儿立刻跃起,将风十郎摁倒在地,这货叫这么大声,二人生怕闵悟被他打扰到了。

    “把你的御风阵,画一个到我手臂上。”闵悟也不理会背后发生的事,只是平静地继续着手术,头也不回地对风十郎道。

    风十郎倒也知道此时情势紧急,当下“哦”了一声,也没多做言语,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就在闵悟的右臂上开始描绘“御风阵”。

    这御风阵,从阵圈、阵图,再到阵眼,都透着一股飘逸迅捷的美感,仿佛一笔一画均是狂风塑成。画完之后,虽是一座法阵,但隐约间,却看似一股飓风。

    风十郎画阵之时,闵悟也停了下来,由风十郎操作。风十郎画得娴熟,自然速度很快,闵悟倒也没被耽搁太久。随着御风阵画成,文歆儿也终于明白了闵悟为什么要这个阵来进行辅助。

    此时的闵悟,赫然操纵着风之力,一边减轻手臂的负担,一方面,借由气压的力量,将一些难以启出的弹片或箭头从伤口中挤出来。

    三人就在一旁,看着闵悟灵活的双手在莉莉丝身边不停地活动着,心下也是十分紧张。

    “成了!”闵悟忽然道。

    “好了?这么快!”风十郎感叹道。

    “不,只是把空尖弹都清理完了而已。”闵悟指着地上一堆奇形怪状的弹片,和被削得不剩几分的弹头,淡淡道。

    “那其他的呢?”文歆儿焦急道。

    “正在弄。”闵悟说着,手一挥,千重幻境开了个口子,露出了天空。

    此时的天空,黑得深邃,黑得浓郁,正是所谓黎明前最黑的黑暗。

    “不好!”闵悟道。

    “怎么了?手术来不及吗?”文歆儿大急。

    “手术来得及,可是,还没找到排出圣水或是恢复免疫力的方法!”闵悟皱眉道。

    两更送上,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