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2章 夜守初战

    韩禄完全没料到,文歆儿那面丈许大的木质盾牌,竟然倏忽之间就变成了一把木剑。

    文歆儿这一剑来势极快,变化的时机又掌握得恰到好处,令韩禄始料未及。仓促之间,韩禄只能用手去挡那把千年铁桦木制成的木剑。

    铁桦木,别称赛黑桦,是中洲特有的木材之一,虽然周边国家也有生长,但是主要生长于中洲。这种树木寿命极短,通常只有300到450年,而且生长极慢,很难成材。但是这种树木却有着一样特质——坚硬。

    铁桦木的硬度是普通钢铁的两倍,是橡木的三倍,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木材。在冶炼技术落后的过去,这种木材远比钢铁更受人青睐。但也正是这样的特性,使得这种生长缓慢的树木成为了濒危植物。

    文歆儿手中的木剑,乃是夜守专门栽种的千年铁桦木所制,铁桦木想要活上千年,非寻常手段所能做到,只有夜守,才能栽种出成活千年的铁桦木。

    这柄剑本就硬逾钢铁,更有永保锋利的“金锋咒”和防止火烧的“辟火咒”,本该是上上之器。可惜,制剑之人法力平庸,未能为木剑灌注灵力,是以这把罕见的千年铁桦木剑,只能列于法器之流,哪怕拥有斩破灵宝的威力,却也没能跻身灵宝之列。

    之后,这柄灵木剑辗转落入一名酷爱发明的御魂师手中,此人思维叵测,天马行空,竟将灵木剑、桃木盾、缚妖索、生灵藤四件法器合炼为一。四件法器合炼为灵宝后,提升最大的莫过于灵木剑,得到另外三件法器的灵力,灵木剑已经足以跻身上品灵宝之流。

    这名御魂师,乃是闵悟好友,发明此灵宝后,将之赠予闵悟。但其时闵悟两卷《秘经》皆已小成,剑符炼制之法也已被创造出来,早已打碎故有的战斗方式,这件顶级灵宝便只能收入个人收藏中吃灰。

    文歆儿第一次使用“木精灵”,又怎会知道这件灵宝背后的这许多秘密?此时一剑刺出,浑然没去想这一剑威力几何。

    “啊!”

    “噗!”

    韩禄用双手去挡灵木剑,浑没料到灵木剑锋利无比、坚硬异常,竟然如利刃切豆腐般,直接将韩禄用来格挡的双手给刺了个对穿。

    韩禄吃痛,正自哀嚎,谁料想灵木剑首次出击,锋芒毕露,韩禄区区一双半妖的手,又怎能抵其锋芒。灵木剑兀自去势不减,直接刺穿了韩禄的胸口。

    哀嚎到一半的韩禄,叫声如同被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一半,只发出“咳咳咳”的喉音。

    此时的韩禄,甚至不用文歆儿用“缚妖索”去捆,赫然已经动弹不得。护在身前的双手被灵木剑洞穿,和身体穿在了一起。若是想动,必然又是一番剧痛的动作,才能将灵木剑从身体上拔出。韩禄一个奶油小生,又怎么能受得了那样的痛楚呢。

    “文、文歆呃!”韩禄艰难地从喉咙里吐出文歆儿的名字,双眼瞪得几欲鼓出眼眶,仿佛恶鬼一般瞪视着文歆儿。

    文歆儿却早被吓得失了神,一半是被灵木剑的锋芒所吓,另一半则是被韩禄的惨象吓到。

    “为什么!”看着文歆儿毫无反应,韩禄只是痛苦地哀嚎着。灵木剑乃是夜守之物,本就有破邪斩鬼之效,韩禄此时半妖之体,被灵木剑的威能一逼,竟然从七窍之中流出漆黑如墨的黑血。

    黑血满脸,韩禄此时真的是仿佛枉死的恶鬼一般,狰狞、丑陋,哪还有半分平素的帅气和潇洒?文歆儿终于是起了一点恻隐之心,一把将灵木剑拔了出来。

    “啊!”

    灵木剑拔出之后,韩禄竟然仿佛更加痛苦一般,惨叫着、翻滚着,任由伤口中喷出暗红的血液,却不去之血,而是拼命地在地上挣扎,仿佛全身都被剧痛侵袭一般。

    “不公平!”韩禄咆哮着,“这不公平!”

    韩禄当然觉得不公平,在他看来,他是天之骄子,面若冠玉、才智卓绝。多少女生,都逃不脱他的手段,就连周双佳、文歆儿这般出色的女生,也倾心于他。

    在韩禄眼中,文歆儿不过只是和无数与他发生关系的女子一样,仅仅只是生得美丽一些而已,他从未将文歆儿看作是重要的人。也正是因此,在得知不会失去这具美丽的身体之后,韩禄便任由周双佳夺取文歆儿的身体,丝毫不在意文歆儿这个人。

    可是现在,他看到文歆儿一次次逃脱算计,看到文歆儿在那些强者的庇护下逐渐成长,直到现在,文歆儿居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他。

    韩禄觉得天道不公,他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他不甘、他愤怒、他憎恨,然而,这一切都没用了。韩禄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和精力正在随着那些迸溅的血花,一起飞速地流逝。

    韩禄或许永远也不会了解,文歆儿或是风十郎那样为他人考虑的心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韩禄依然认为自己是最了不起的那一个,抱着这样认定天道不公的心态,韩禄除了深深的仇恨,什么也没有留下。

    “不公平。”韩禄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却依然在控诉着:“为什么,文歆儿?这样的你,为什么能杀掉我?”

    这是韩禄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文歆儿虽然对他已没有了感情,却依然回答了他的问题:“因为你的心,早就不属于人类,而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夜守。”

    说完这句话,文歆儿虚弱地坐倒在地。虽然韩禄实力差劲,但是文歆儿不过是一名新晋的夜守。多次使用法术、催动灵宝、驭使桃木盾和灵木剑,这都需要消耗法力。若不是大荒神木经精深奥妙,只怕文歆儿早已虚脱。

    此时,文歆儿终于彻底相信了风十郎告诉她的,法力越精纯、越凝练,效果就越好,消耗也会减小。多亏着最近的时间都在精炼法力,文歆儿才得以战胜韩禄,不然的话,胜负之说,甚是难讲。

    “不知道风十郎怎么样了。”文歆儿喃喃自语道。

    虽然关心风十郎,可是文歆儿也不敢自己乱跑去寻找风十郎。毕竟风十郎在和周双佳斗法,吸食了几个人的灵魂和精血之后,周双佳的法力已经不容小觑,虽然相比闵悟、戒佛之流微不足道。但是风十郎要应付起来,却还是有几分困难的。

    文歆儿知道自己的实力,这个时候去,极有可能还要风十郎分心照顾自己。不仅没帮上忙,反而拖了风十郎的后腿,这样的事情,文歆儿不会做的。

    翠玉苑的公共停车场虽然是供给“贫民”的,但是作为沪城顶级的高档别墅小区,翠玉苑的地下停车场建设得也十分考究,用料更是真材实料,无论是坚固程度、使用寿命,甚至是隔音能力,都非比寻常。

    坐在地上的文歆儿,隐约能感到地下三层传来的震颤感,但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是从那一层的震颤感看来,风十郎和周双佳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两人都已经手段尽出,全力以赴。

    唯恐风十郎遭遇不测,但是又不敢下去拖风十郎的后腿,文歆儿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向戒佛求援。没有了闵悟,戒佛就成了如今众人当中的第一高手,而且以戒佛的实力,要战胜周双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的是,如今身在地下,文歆儿的手机又哪里有信号,没办法,文歆儿只能跑到停车场外打电话向戒佛求助。

    正欲动身,忽然地面一震,刚刚站起身的文歆儿又被震倒在地。

    文歆儿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这是——”

    震动的瞬间,文歆儿满以为是地震来了,但是迅速平静下去后,文歆儿已经猜到了,这恐怕是身处地下的风十郎和周双佳各自爆发,产生的结果。

    难道风十郎已经赢了?震动结束后,文歆儿感到地下的震颤感都没有了,显然,争斗的双方有一方必然已经战败,不然的话,骚动又怎么会停止呢?

    赢的人应该是风十郎吧?文歆儿暗想,如果是周双佳赢了,她自然可以穿过地面上来找自己和韩禄,毕竟现在的周双佳是灵体,穿过夯土层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有风十郎赢了,才需要靠双腿走上来。

    可是,等了许久,风十郎也没见出现,文歆儿也开始心焦起来。

    莫非······同归于尽了?想到这种可能,文歆儿不禁有些后怕,鼓起勇气,便往地下三层走去。

    不出所料,地下三层的车都是几十万的中档车,在翠玉苑中根本上不得台面。可是即便是最便宜的车,也让文歆儿叫苦不迭。因为,整个地下三层,几乎完全毁于一旦!

    无数的残骸散落一地,后视镜、车门、轮胎更是不计其数,没人知道这里爆发了怎样的灾难,竟然造成了如此恐怖的后果。

    文歆儿小心翼翼地在残骸中穿行,终于在一处空地中找到了风十郎。

    这处空地,显然是风蚀引起的飓风造就的,散落在这个区域的汽车残骸,全都被风蚀卷了出去,是以才能在无数残骸中,形成这样干净的区域。区域的中心,风十郎正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风十郎!”文歆儿叫着,跑到了风十郎的身边。

    “风十郎!你别吓我!”文歆儿抱起风十郎,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上却没有什么伤痕。文歆儿不懂得医术,更不知道风十郎是怎么了,只能焦急地叫道:“喂!你醒醒啊!风十郎。”

    不知道是风十郎伤得不重,还是文歆儿的声音有奇效,在文歆儿的呼唤下,风十郎居然睁开了眼睛。

    “太好了!你没事!”文歆儿喜道。

    “······”风十郎说了一句什么话,文歆儿没听清。

    “你说什么?”文歆儿问道,将耳朵凑到了风十郎耳边。

    “小心身后。”风十郎虚弱地道。

    文歆儿一惊,猛然回头。

    只见周双佳的身影,已然变得全无人形,伸出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朝文歆儿扑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