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3章 斩鬼未成身先死

    “啊!”文歆儿惊叫一声,祭出木精灵,化作桃木盾,去挡周双佳的攻击。

    桃木盾乃是雷劈桃木所制,雷劈桃木乃是雷劈木的一种,意指正常生长的过程中,遭遇雷击却依然能够存活的树木,被劈到的部分即是雷击木,如果被劈后树木死掉了,那劈中的部分也不能归为雷击木。

    雷乃天地罡气所化,乃至正至刚之物,若是树木能承受雷击而不死,即可在遭受雷击的部分留存一丝至纯的天地罡气,对于妖邪鬼祟来说,乃是无上的克星。

    桃木盾取材于雷击桃木,之所以制成盾而不是常见的剑,是因为这株雷劈桃木的雷劈面积过小,所能使用的部分,根本不足以制成剑,所以只能制成盾牌。虽然没有了攻击性,但是对于鬼物的攻击,这面木盾却拥有着近乎无敌的防御力。

    周双佳的双手碰到了桃木盾,仿佛烙铁接触到了冰水一般,发出“滋滋”的声响,更是冒出缕缕灰烟。而周双佳,更是被雷击木的特性伤得“哇哇”怪叫,飞速向后退去。

    “你竟然没事!”看到文歆儿完好无缺地出现,周双佳恶狠狠地道。

    “你把风十郎怎么了!”文歆儿也不理会周双佳说什么,只是兀自问着关心的问题,针锋相对之意,再明显不过。

    在文歆儿下来寻找风十郎的时候,周双佳也才从与风十郎的激斗中恢复了些许法力,立刻便上到负二层去寻韩禄,谁知找到的只是韩禄浑身浴血的尸体。遍寻各处,又不见文歆儿,周双佳满以为文歆儿跑了,正准备回来给风十郎致命一击,却意外发现了文歆儿和风十郎呆在一起。周双佳愤然偷袭,却被正好醒过来的风十郎看到,提醒了文歆儿。

    若不是文歆儿天生“豪运”,风十郎又怎会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醒来,道破周双佳的偷袭。若非如此,今日这两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你杀了韩禄?”周双佳瞪着文歆儿,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是我杀的!”文歆儿坦言道。

    “韩禄是半妖之体!就凭你,怎么可能!”周双佳不信,厉声喝问着文歆儿。

    还未等文歆儿回答,周双佳自己便反应了过来:“是了,我倒是忘了如今你已经是夜守之身,虽然法力低微,没有夜守对鬼物的威压,却依然是夜守。看来,杀韩禄的,果然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文歆儿全然没有了以往面对鬼物的恐惧,兀自与周双佳针锋相对,一点也没有顾忌自己的实力远逊于周双佳。

    “很好。”周双佳狞笑着,那张本就已经没有人像的面目,更是变得十分扭曲狞恶:“既然这样,我就杀了你!”

    说着,周双佳再次飞身扑来。

    文歆儿故技重施,化出了桃木盾,抵挡周双佳的攻击。可是周双佳已经颇有法力,又怎会被这样简单的伎俩挡住两次?在空中抛出数十枚暗蓝的火球,周双佳却隐去了形迹。

    这些火球乃是阴火练就,威力极强,若非文歆儿的桃木盾乃是雷击木,恐怕真的抵挡不住。饶是如此,文歆儿也倍感吃力,只是一味地抵挡着阴火的攻击。

    此时,周双佳却已潜到文歆儿身侧。文歆儿法力低微,风十郎又是法术白痴,两人视线又都被桃木盾所挡,怎么会知道,周双佳居然玩起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

    眼见距离极近,周双佳也不再隐藏形迹,从空气中浮现,再次尖叫着朝文歆儿扑来。

    文歆儿正全力抵挡阴火的攻击,根本没有防备到周双佳还有这一手,此时想躲或是想挡都已经晚了,只能尽力往后闪避,却终究没有闪开。

    周双佳的一只手撩中了文歆儿的小腹,一股阴寒之意从小腹流遍文歆儿全身。文歆儿只觉得全身如坠冰窟,但是受伤处却觉得火辣辣地疼,伸手一摸,竟然已经渗出了血来。

    “嘿嘿嘿,以你刚转化为夜守的资质,能做到这样已经很难得了。”周双佳充满蔑视地看着文歆儿,讥讽道:“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的,我一定会好好折磨你的。”

    “你做梦!”文歆儿疼得几欲晕倒,却依然没有一句软话。

    “哼!不自量力!”周双佳冷哼一声,再次扑向文歆儿。文歆儿刚被转化为夜守没有几天,法力都没怎么修炼,又怎么能有高深的体术。周双佳算准了这一点,有恃无恐地向文歆儿冲来。

    只是文歆儿手中,却有着周双佳认知以外的东西——木精灵。

    之间桃木盾如同通灵一般,飞射向文歆儿,在文歆儿手中一晃,变作了灵木剑,直取周双佳而来。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丝毫没有气馁,而是与敌人针锋相对。

    只是周双佳却不是韩禄,在空中闪转腾挪何等迅速。文歆儿不过突兀地一刺,又怎么能奈何得了周双佳?

    周双佳一个虚晃,便晃过了文歆儿的攻击,挥手向文歆儿拍来。文歆儿依然不闪不避,右手依旧握着桃木剑,左手却捻了个法诀。

    已经被刺出的桃木剑赫然化成了一条长索,顺着文歆儿的手臂便游了回来,千钧一发之际,攀上了周双佳的手,之后便顺势将周双佳捆了个结实。

    周双佳虽已有法力,但是也不过和风十郎实力相当,一番争斗和,十成本事只剩了不到一成。如果不是文歆儿实力太弱,周双佳早就因为法力不济魂飞魄散了。此时被缚妖索缠住,更是无法挣脱。

    缚妖索虽然没有杀伤力,但是取材奇异,依然能对鬼物造成一些伤害。此时周双佳又已是强弩之末,被缚妖索的效果所伤,也是痛苦万分。

    “文歆儿!我要杀了你!”周双佳兀自咆哮着。

    文歆儿却不再理她,径直去扶风十郎起身。

    “把风蚀给我。”风十郎虚弱地对文歆儿道。

    “可是——”

    “快给我!”风十郎催促。

    文歆儿无奈,只能将风蚀递给风十郎。风十郎握着风蚀,对周双佳道:“你我本无冤无仇,但是你害人性命,图谋苍生。我作为中洲夜守,必须将你正法,此事无关私人恩怨,只望你往生之时,能忘却仇恨。”

    “哈哈哈哈!”周双佳凄厉地狂笑,大声道:“说什么漂亮话!我今日技不如人,该死便死了,但是只要我还有来生,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那恐怕,我只能斩你一个魂飞魄散了。”风十郎无奈地说着,仅存的些许法力凝聚在风蚀上,朝周双佳斩去!

    “只恨我没能完成那位大人的期望。”周双佳眼见风蚀斩到,低声道。

    “大人的野望,怎么能这样落空!”

    一股怪力袭来,周双佳竟从风十郎的刀下被摄走了。

    风十郎和文歆儿扭头看去,只见空气之中,浮现了一座门一般的空洞,洞中血色俨然,隐隐有邪气溢出。

    “鬼道!”风十郎大惊,鬼道乃是凡界和幽冥界只见的门户,与门户广大的罗生门不同,鬼道更像是后门、密道之类的存在,虽然打开这道不需要太强的法力,但必须熟知凡界和幽冥界的节点联系,才能在凡界打开鬼道之门。

    只见一个瀛洲武士打扮的男人站在鬼道门前,手中托着周双佳。

    “你是何方神圣!”风十郎强打精神,喝问道。

    “凭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男人冷冷地道。

    “那你今天就别想带走她!”风十郎说着,往前踏了一步。

    “哼,不自量力。”男人冷哼一声,伸手一拽,竟然将缚妖索生生扯断。就在男子扯断缚妖索的瞬间,文歆儿就感到自己和这件灵宝失去了联系,不禁万分震惊。

    “你!怎么能这样轻易破开缚妖索!”风十郎同样大惊失色。

    “这等雕虫小技,弹指可破。”男人不屑道,手中发力,缚妖索的残片上便燃起了黑色火焰,男人信手一挥,几道黑火便向二人打来。

    文歆儿此时失了灵宝,正在惊慌之中,看到黑火打来,浑然没有了办法,只能闭目待死。

    却听风十郎叫道:“小心!”

    文歆儿睁眼一看,风十郎挡在自己身前,几道鬼火仿佛利刃一般,插在风十郎的身体上,熊熊燃烧着。

    “风十郎!”文歆儿惊呼。

    风十郎回过头,朝着文歆儿惨然一笑:“对不起了,我恐怕,没办法继续保护你了。”说完,便仰头倒了下来。

    “不!”文歆儿的眼泪瞬间就决堤了,她实在是难以想象,那个无论多么危险的境况,都能嬉皮笑脸应付如常的家伙,就这样倒下了。

    “倒是有情有义,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一起下地狱吧!”扶着周双佳的男人轻描淡写地一张手,手上便凝聚了一团黑火,比之前的几道黑火凶威更胜。

    “去死吧!”男人断喝一声,手中黑火打出,直奔文歆儿和风十郎而来。

    这一次,文歆儿没有闭目,也没有躲闪,只是流着泪,抱着风十郎,直视着黑火,轻声道:“罢了,这样最好。”

    黑火逼近,文歆儿却迎面相对,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赤金色的身影闪过,巨大的金色手掌精准地一捞,竟在空中抓住了飞射而来的黑火。

    身影落地,高不过四尺,头顶寸草不生,却纹着明王法相纹身,手掌幻化成车**小的巨掌,将黑火握于掌中。

    生死一刻,戒佛终于赶到。

    “戒佛!”文歆儿惊呼:“风十郎他——”

    “快走!”戒佛断喝道:“莉莉丝!带他们跑!”

    莉莉丝从阴影之中跃出,抱住文歆儿和风十郎,道:“快跟我走!”

    “可是风十郎——”

    “他不会死的,快走啊!”莉莉丝焦急地大吼。

    文歆儿终于发现,无论戒佛还是莉莉丝,神情都紧张万分,若是面前的男人只是个法力高强的鬼族,以戒佛的实力万万不会这般紧张。

    “好!”文歆儿知道事有转还,也不再拖沓,立刻和莉莉丝一起扶住风十郎,两人往出口跑去。

    “不许走!”周双佳朝三人扑来。

    莉莉丝实力远在风十郎,又怎么会怕周双佳,扬手一打,一道血鞭抽出,直接将周双佳击落在地。

    “好大的胆子!”瀛洲男人大声喝道,足下一顿,踩出一个大坑,朝三人冲来。

    男人和三人相距不过十米距离,便在刹那间,男人冲刺的身影竟化作丈许高的黑炎幻象,状若恶鬼,凶弱猛兽。

    “轰!”

    金光四散,黑炎纷纷。

    戒佛俨然将万劫法体全力使出,周身如同透明的黄金琉璃,璀璨万分,竟可直接通过皮肤看到体内。只见戒佛体内骨肉筋血尽皆黄金之色,如琉璃般通透,全身上下,无一处污秽。

    那黑炎幻象被戒佛的万劫法体所撞,黑炎被撞得遍地都是,恶鬼幻象却兀自不曾消散。只见恶鬼口吐人言,道:“小秃驴!你不好好在寺院里念经颂佛,来寻死吗!”

    “哼,世间有你这等恶鬼,便是念经,也念不安生!”戒佛凛然不惧,一边挡在黑炎化成的恶鬼幻象身前,一边对莉莉丝道:“快走!”

    瀛洲男人无奈,只能由得莉莉丝将文歆儿和风十郎护送离去。

    “哼,你胆子很大,居然敢惹我!”瀛洲男人语气低沉,却掩盖不住怒意。

    “别人或许不敢惹你,我却是敢的。”戒佛笑道。

    “很好,那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男人冷声道。

    “那就放马过来吧。”戒佛道:“卜部季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