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6章 追之不及

    “周老!”周陷空被妖卒大潮吞没,站在稍远处的海寒波和戒佛都被吓了一跳。

    “啊!”

    一声狂吼,只见妖卒形成的大潮被一股猛烈的罡风卷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漫天的残肢和血肉中,周陷空手持两把一模一样的灿金巨斧,疯狂地斩杀着妖卒。

    妖卒的血色泽不一,既有如同人一般的猩红血液,也有暗黄、墨绿、亮紫等等令人望而生畏的颜色。一眼望去,周陷空身处在污秽不堪的血肉之中,手中的灿金巨斧不仅没有变得黯淡,反而越发璀璨夺目,气势惊人。

    鬼道之中兀自有妖卒涌出,但鬼道的入口却是在逐渐缩小,眼看瀛洲男人便要逃脱,无法追回。

    眼见情势紧急,周陷空暴喝一声,全身地肌肉都开始泛起红光,更是有多处暴起了青筋。

    “蛮武术!”海寒波见状略微一惊,他是没想到,周陷空为了追回逃入鬼道中的瀛洲男人,竟然会使用蛮武术。虽然蛮武术不是周陷空压箱底的绝技,但是如此轻易地就使出来,海寒波倒也是第一次见。

    蛮武术乃是周陷空的独门绝技,是从中洲西南边陲之地以外获得的一本残卷中记载的秘术。这门秘术原本乃是上古时期,九黎一族的特有绝技,使用之后,力壮如石蛮(上古时期一种状似巨牛的生物,力大无穷,体硬如石),勇武似猛虎,还能忘却疼痛。

    周陷空年轻之时习得的蛮武术,乃是残本,因为残缺不全,效果只有原本的一半不到,而且还不能令使用者忘却疼痛,颇有些鸡肋。后来周陷空几经修改、补足,终于是使得这门体术能上得台面。

    此时周陷空使出此术,力量暴涨,两把灿金巨斧掀起了骇人的血肉风暴。

    风十郎出手之时,也会有冲天飓风、猛烈风暴,但那全是风蚀的能力所致。而此时周陷空掀起的血肉风暴,完全是因为双斧的重量,以及斩杀妖卒的速度,硬生生靠着势能带动的气流,掀起了猛烈的风暴。

    血肉风暴所到之处,众多妖卒无一生还。放眼看去,分明是大杀四方的周陷空,更像是妖邪鬼祟之流,而那些原本相貌丑陋,神态狰狞的妖卒,反倒像是无辜的小孽畜一般,被周陷空杀得落花流水。

    “妖孽休走!”周陷空杀至鬼道之前,一斧朝鬼道中劈去。此时鬼道的入口虽已收到了极小的地步,但是兀自假设的凡界之中,那便是和凡界一个位面。周陷空这一斧,若斩到实处,自然还是有效的。

    “真是遗憾啊,老头。”瀛洲男人笑道:“你没机会了。”

    说着,瀛洲男人再次取出那把黑炎长弓,拉满了弓弦。只是这一次,架在弓弦之上的不再是长枪或是黑炎箭矢,而是一只被瀛洲男子随手抓来的妖卒。

    “大人!不要啊!大人!”那妖卒拼命挣扎,兀自喊叫不止,却无法脱出瀛洲男人之手,被硬生生地架在了弓弦之上。

    “嘣!”一声弦响,瀛洲男人将妖卒射了出来。那妖卒离弦之际,周身立刻被黑炎包裹,瞬息之间,化作一个足有丈许高的黑炎巨人,朝周陷空扑来。

    周陷空自然是不惧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黑炎巨人,双斧合击,轻而易举便将这黑炎巨人劈作了两半。

    只是黑炎巨人被劈作两半后,却不见了那原本的妖卒。那妖卒竟是连肉身带灵魂,都被化成了黑炎,榨干了一切力量,只是为了拖住周陷空片刻。

    周陷空还想追击,那瀛洲男人的鬼道却早已关闭了。周陷空无奈,只得破口大骂,兀自吹胡子瞪眼的,却毫无办法。

    “周老,算了吧。”海寒波飘身而至,安慰道。

    “你自然是算了,可老夫却憋着这口恶气无处发泄!”周陷空愤然。

    “当务之急,是怎么将此事遮掩过去。”海寒波叹了口气,无奈道:“这位大师与那妖孽一战,甚是激烈,竟将这方圆百米都化作齑粉。若是明早此间凡人中的权贵追究起来,怕我们沪城分部也扛不起这么重的责任啊。”

    周陷空闻言,这才将目光转向戒佛,他只是年纪大,脑子缺还没糊涂。戒佛虽然一派的宝相庄严,但是实在是身上有诸多不似佛家弟子的证明,是以周陷空虽然没听到之前海寒波和戒佛的交谈,却也猜到了戒佛未必是佛门弟子。或者说,如今未必是佛门弟子。

    “小光头,你实力很不错嘛!”能从周陷空嘴里蹦出这样的赞扬,已经十分难得了。

    “好说好说。”戒佛的态度却随意得多,甚至于心思敏捷的海寒波,已经发现了戒佛颇有几分敷衍。

    “你可知道这妖怪是何来历?”周陷空问道。

    戒佛之前虽道破了瀛洲男人的名字,但是此时不知为何,却没有说出,只是摇了摇头,道:“我和他仓促之间便交起手来,他的名字、来历,我却是一概不知的。”

    “你们怎么会打起来的?”周陷空好奇,不管是在夜守界还是凡界,老人家总是比年轻人多喜欢管闲事一些。

    “只因我两名朋友要捉拿一只恶鬼,眼看就要成功之际,这厮却忽然从鬼道中出来,不仅坏了他们大事,还将其中一人打得重伤濒死。”戒佛道:“幸亏我赶到得及时,不然我那三名朋友真不知道会怎样。”

    说着,戒佛当先飞刀了地面上。显然,他自己对于这般枯燥乏味的对话并没有兴趣,相比之下,他对风十郎的伤势更为关心。

    一飞上地面,只见周围挤满了人,全都是驻扎在沪城的夜守。

    两名夜守正在向莉莉丝和文歆儿问询,文歆儿和莉莉丝所了解到的情况最为真实,也没有什么犯忌讳的地方,便直接有问有答,这般坦然,倒让问话的夜守放下心来,显然,这件事情的曲折并不在文歆儿等人身上。

    另一边,鸦神却独自站在那里,没人敢上前去问鸦神的话。虽然鸦神的实力未必到达了那个高度,但是鸦神乃是闵悟的式神,整个沪城怕是没几人知道。中洲第一夜守的式神,能别招惹还是尽量别招惹吧。

    “鸦神。”戒佛走上前去,招呼道。

    “可有结果了?”鸦神问得自然是地下停车场中发生的事。

    “哪有什么结果,还是被那家伙逃了。”戒佛叹气。

    “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鸦神感慨道。

    “哦?”戒佛意味深长地看着鸦神,却没去说什么。

    “等她俩问完话,我们就走吧。”鸦神道。

    “闵悟又让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戒佛好奇。

    “一件避过沪城夜守耳目,让你们直达壶城的好东西。”鸦神道。

    戒佛不再理它,自顾自地转身四处查看了起来。

    没过多久,文歆儿和莉莉丝也被问完了话,问她们话的两名夜守,示意她们可以离开之后,两人便也像戒佛一样在场间转了起来。

    “你说,现场这么多人,这么嘈杂,怎么一个翠玉苑的住户都没被吵醒啊?”文歆儿问莉莉丝。

    “是结界吧?”莉莉丝猜测道。

    “隔音结界吗?”文歆儿笑道。

    “这就不知道了,你知道我们西洲对法术有研究的只有魔导师和女巫,很不巧的,他们都已经被灭绝了。”莉莉丝道。

    “你们血族不是也有法术吗?”文歆儿问道。

    “我们血族的法术乃是天生的,和女巫或者魔导师靠修炼和学习掌握的法术有本质上的区别。”丽丽解释道:“说白了,就是囊括的面很窄。”

    一路边走边说,两人却走近了风十郎所在的地方附近,这里聚集着许多擅长医术的夜守,正在给风十郎会诊。

    “完全不行啊!要拔除附魂火,首先就需要有核心级的实力,”一名夜守看着风十郎身上多处被附魂火灼烧的伤口:“除此以外,还要有对症的法术和灵宝,更要医术高超,才有些许可能做到,我们这些人怕是解决不了。”

    “既然解决不了,就让我们带他走吧!”正巧这时,戒佛也走到了这里,便直接向那名看起来像是头领样子的夜守要求道。

    “这······”这名夜守也知道戒佛实力,实在是不敢随便拒绝戒佛的要求。可是如果由着戒佛随意处理这些事,这名夜守又怕被责怪。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求助于负责指挥的海寒波:“海掌门,你看这怎么办?”

    海寒波见识极广,知道风十郎和闵悟乃是好友。风十郎在沪城地界受了伤,虽然于情于理怪不到沪城夜守分部头上,可是闵悟那样身份实力的人,真要迁怒起来,沪城夜守分部该倒霉还是倒霉。所以从海寒波的角度,务必要医治好风十郎,可是依着之前那名夜守所说,风十郎所中的附魂火实在是无法可解,弄得海寒波也是束手无策。

    此时,戒佛提出要带走风十郎,海寒波自然万般乐意。无论戒佛能否救得风十郎,这锅也甩不到他海寒波头上来。

    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海寒波立刻答应了戒佛的要求:“既然戒佛大师要带他走,自然由得戒佛大师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