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9章 啡尝醉

    “闵悟你这个王八蛋!”看到吧台后的酒吧老板,文歆儿当场就骂了出来。

    原本除了音乐以外,还有些许低语声的酒吧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客人都闭上了嘴,扭头看着文歆儿和莉莉丝。

    坦白说,文歆儿和莉莉丝虽然此时狼狈了一点,但是这两人本来底子就极好,不需要化妆就能完虐百分之九十的普通女性。此时虽然都淋成了落汤鸡,但是姿容不减,还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气质。而且全身湿透也未必就会让形象减分,毕竟还有****这一说。

    酒吧里的客人清一色的女性,其中不乏形象气质出众的,但是相比起文歆儿和莉莉丝,也不禁自惭形愧。

    于是在一片寂静中,大家的眼神就在文歆儿和闵悟之间转来转去,一时之间,浓浓的八卦气场弥漫整间酒吧,却硬是没有一个人出声说话。

    闵悟真是无语极了,他觉得自己和文歆儿完全没有熟到要这样被责怪的份上。

    好吧,在闵悟看来,他们不过是正式认识半个月还不到,而且无论是交流的数量,还是两个人之间的共通行为,都少得可怜。从正常的角度出发,应该是这样没错。

    可是这个所谓的“正常的角度”不过是夜守的角度而已,文歆儿终究是从人类被转化过来的,虽然体质已经是夜守了,但是心性上,文歆儿更接近于普通人类。在文歆儿看来,虽然和闵悟正式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两人共同经历的事情算得上惊心动魄(至少在文歆儿看来是这样),加上闵悟又是负责帮助文歆儿转化体质的人。不经意间,文歆儿对于闵悟生出了一种“荣辱与共”“同进同退”的战友情和徒弟对师父的依赖感。

    所以很多时候,相同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眼里,就出现了不同的意义,这就是所谓的“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说法。

    “好吧,先过来,慢慢说。”闵悟是幻术大师,要想幻术逼真,充满欺骗性,闵悟必须对人的心理有充分的的了解。虽然在闵悟看来,自己和文歆儿关系还没近到这一步,但是闵悟却能隐约猜到文歆儿的想法和态度,于是也并没有去排斥或是责怪文歆儿。

    莉莉丝听到闵悟所说,立刻拉起文歆儿,飞快地朝吧台蹿了过去。虽然到了吧台也逃不了被人瞪视的命运,但是好歹自己可以背对酒吧中的大部分客人,不用这么尴尬。饶是以莉莉丝的大胆和开放,也觉得文歆儿刚才的语气和态度实在是有些过。

    没办法,莉莉丝的心态倒是和闵悟相近的,在她看来,那些事也大不到哪去。

    “来吧,先把这个喝了。”闵悟说着,从吧台下的温箱中取出两杯淡黄色的饮品,递到二人面前。杯子是圆肚杯,整个杯子的造型是圆滚滚的,看上去颇为可爱,其中的饮品有些许粘稠,并不像普通的鸡尾酒那样。

    莉莉丝率先喝了一口,然后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闵悟。原本有几分苍白的脸色,没过多久便有了一丝血色。本来嘛,莉莉丝乃是血族,脸色苍白是肯定的,有一丝血色已经很难得了。

    文歆儿看到莉莉丝的模样,知道这应该是驱寒的饮品,考虑到这里是酒吧,多半便是某种热饮的酒了。文歆儿虽然酒量不大,但是一杯鸡尾酒,她还真不怕喝醉出洋相什么的。

    端起圆圆的杯子,文歆儿先是轻轻地嘬了一口。酒的味道很淡,并没有冲鼻的感觉,温度大概在五十度左右,口感温热,并不汤口。确定了这不是烈酒,并且温度并不太高之后,文歆儿开始喝了起来。

    这酒的口感十分爽滑,如同丝绸一般从口腔滑入食道,温热的感觉也仿佛顺着喉咙流遍了全身。酒的味道亦十分上乘,隐约之间有一些椰子那种甜腻腻的香气,又有一些甘蔗的清甜,更有些许牛奶的醇厚。

    一杯酒喝下肚中,文歆儿只觉得甚是满足,问道:“这是什么啊?”

    “蛋酒。”闵悟的回答简单极了,看到文歆儿对于这酒似乎颇为喜爱,便又拿出一杯放到文歆儿面前。莉莉丝一看,喝完还能续杯,立刻也一口气干掉了杯子里的蛋酒,然后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闵悟,闵悟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也递给了莉莉丝第二杯蛋酒。

    “不可能,蛋酒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文歆儿不信。

    “骗你做什么。”闵悟的语气依然很温柔,只是一如既往的不容置疑,不容反对,充满了权威的感觉。

    “蛋酒不是用鸡蛋、酒酿和白砂糖做的吗?”文歆儿兀自不信,打量着新一杯的蛋酒,想从里面找出它和自己认知中的蛋酒相吻合的地方:“你把酒酿磨成粉了吗?”

    听到文歆儿的话,两个一直在观望的服务生立刻笑了出来,酒吧中的不少女客也都笑了起来,虽然笑得都不过分,可是文歆儿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出洋相了。

    “这个是蛋酒,不是鸡蛋甜酒。”闵悟将两女喝空的杯子收到了吧台下,解释道:“用朗姆、牛奶、鸡蛋调制的,今天是下雨天,为了驱寒的效果,我还加了少许的陈酿威士忌。”

    文歆儿的脸立刻就红了,她知道自己终于还是出了洋相。

    “真棒啊!”一旁的莉莉丝感慨道:“就算在见鬼的圣诞节,我也很少喝道味道这么棒的蛋酒!”

    “以你的体质还是尽量少喝为妙。”闵悟微笑着说。

    “好啦,今天是特例嘛。”莉莉丝小口地喝着蛋酒,特别地乖巧。

    “好了,上去喝吧,顺便换身衣服。”闵悟一如既往地温柔:“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有!”文歆儿立刻道:“我的木精灵被毁了!”

    闵悟一愣,随即不以为然地道:“这没什么。”

    “还说没什么!”文歆儿立刻不高兴起来:“你好说也算我半个师父啊!你送给我的东西就这样被毁了,以后出去被欺负了,丢的不是你的脸吗?”

    文歆儿一句话,立刻引起酒吧众人的注意。两个帅气的小服务生立刻凑到了一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么说,她是我们的师姐还是师妹。”

    “老板还送了东西给她呢!我们都没这待遇!”

    “人家多漂亮啊,你凭什么啊!”

    “在男人里我也不算差的啊!”

    “可是老板应该是不喜欢男人的!”

    “我也不喜欢!”

    “那你和女人比长相?”

    “在老板面前你有资格谈论长相吗?”

    两人的声音不大,却也没有刻意压低,周围有好几个女客人听到了,即便没有听到这二人对话的的,也听到了文歆儿之前所说的话。一时间,酒吧里的其他女客人都露出恍然的表情,看向文歆儿的目光也从警惕变得友善起来,甚至是有些······宠溺。

    师徒嘛,虽然文歆儿进门的时候直接就喊了闵悟的名字,但是在大家看来这两人的年岁也没差出多少去,闵悟这个人又那么温柔善良,对自己的徒弟有些许纵容和娇惯也是正常的。加上小姑娘确实漂亮,平常或许是任性惯了,家上闵悟良师益友的开放式风格,所以小女孩对着自己的师父也敢大吼大叫了。

    这么一想之后,酒吧里的许多女客,就把文歆儿当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闵悟的调皮女徒弟。自然而然的,就摆出出了自己“身为师娘”应有的友好姿态。

    文歆儿也不笨,一看这情况,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立刻脸都绿了,拉着莉莉丝就进到了吧台里面,两人迅速地从吧台后面的小门里跑到了楼上。那里,就是闵悟的私人空间了。

    酒吧的二楼,也就是闵悟的家,空间比之在沪城震旦学院宿舍楼,不知大了多少,文歆儿也没仔细去算,粗略一看,怕是有一千平米以上。一如既往地划出了各个功能的房间,和超过半数的卧室。

    诸多的房间中,只有一间的门是开着的,房内没有开灯,不过从微弱的光线来看,房间的主人应该是在看电视或者使用电脑,所以才会有光从屋里透出来。

    文歆儿和莉莉丝好奇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探头往里看,一看之下,里面竟然是个熟人——达斯·萨克里特,也即是第十代中洲八圣灵中的火圣灵。看到两女出现在门口,达斯也很有些惊讶。

    “达斯!”文歆儿低声惊呼,然后问道:“你怎么在这的?你这是怎么了?”

    有先前一问,主要是文歆儿不知道,达斯居然住在闵悟的地盘上。而之所以有后面一问,是因为文歆儿看到,达斯的一条手臂上,赫然缠着绷带,显然是受伤了。

    “我本来就住在这,你们中洲房子那么贵,我可买不起。”达斯没好气,显然是被中洲的房价伤害过了:“至于这个伤,就是今天弄的,刚包好,闵悟说这段时间不能喝酒不能碰女人,我不就只能在这看电视了吗。”

    “你就每天在闵悟这赖吃赖住吗?”莉莉丝虽然不会再和达斯拼个你死我活,但是也绝不会放过任何吐槽达斯的机会:“我们西洲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

    “我才没有赖吃赖住,你以为下面那些女客都是冲闵悟来的吗?”达斯愤然反驳,显然,谁吐槽他都可以,唯独莉莉丝,达斯一定要喷回去:“那里面也有为我来的!如果不是闵悟下了禁令,平常这时候我不知道多嗨呢!”

    莉莉丝和文歆儿不用问也知道达斯说的是什么,试想想,都碰到敌人了,达斯看到美女都会禁不住上去搭讪,可见在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上,也是处理得非常模糊的。

    “话说回来,你们来干什么?”达斯问莉莉丝和文歆儿。

    “你出了这事的同时,我们在沪城也碰到了麻烦。在调查中一次校园袭击事件的时候,我们追捕的目标被一个瀛洲夜守变成的妖魔救走,那个妖魔的实力,隐约还在没有变化法不动明王相的戒佛之上。”文歆儿道。

    “然后呢然后呢?”达斯大感兴趣:“戒佛受伤了吗?”

    “那倒没有,只是双方争斗太过激烈,惊动了沪城的另外两位核心级战力。那妖魔以一敌三自然不是对手,便跑掉了。”文歆儿道:“而戒佛他们三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而风十郎更是身受重伤,同时被附魂火所伤,人事不省。”

    “那你们这是······逃难来了?”达斯已经尽量去措辞和注意语气了,可是这话怎么说也是这个效果,实在是有些伤人,不过达斯也没办法。

    “才不是,闵悟让鸦神去找我们来,一方面是便于相互照应,另一方面是有事情需要我们参与进来。”莉莉丝坚决否定“逃难”这种说法。

    “哦,这样啊!”达斯恍然,随后又问:“那么作为闵悟‘请’来的,他为你们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吗?或是你们已经找好了住处?”

    “当然是住在闵悟这里啊!”莉莉丝脱口而出,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

    达斯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而文歆儿则在一旁扶额叹气。莉莉丝不解,看着动作各异的两人,在心底暗暗思索自己是说错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

    就在莉莉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达斯忽然就跳起来道:“欢迎加入寄生虫俱乐部!”

    莉莉丝立刻明白了达斯说的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啊,才几天没见,达斯的套路已经那么深了,实在是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莉莉丝正欲反唇相讥,忽然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声。

    “小朋友,这里要年满十八岁才能进来哦!”文歆儿听到一个女人如此说着。

    “是戒佛!”文歆儿立刻想到了,会被人冠以小孩子的称呼,却又会在深夜里找上闵悟的,恐怕只有戒佛了。

    文歆儿和莉莉丝快步冲下楼,达斯想了一想,也随着两人跑下了楼。

    大厅中,只有戒佛站在那里,却不见了风十郎。

    “风十郎呢?”文歆儿立刻问道。

    “你们快随我看看吧,他身上的附魂炎要熄灭了。”戒佛神色凝重。

    “那是好事啊!”莉莉丝还没反应过来。

    “不,”闵悟同样神色凝重:“附魂炎自动熄灭,意味着被附着者的生命迹象,已经消失殆尽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