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8章 寻找下水道之王

    血珠在空气中,散布得很均匀,很细密,仿佛它们最初从伤口之中绽放出来的样子,如同盛放的花朵,永远停留在至美的刹那。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不是震惊于这份美丽,更不是震惊于闵悟这两招的威力。他们所震惊的,是闵悟这种无论是对于敌人,还是对于自己,都无比清晰的把握。

    从实际的情况来看,闵悟完全拥有能力一招就制服唐横,而且也完全可以这么做。但是闵悟既然跟唐横许下了三招的约定,那么闵悟就将招式的数量牢牢地控制在了这个范畴上。而且更难得的是,闵悟实际上只用了两招,就做到了瓦解唐横战斗力的目的,而他迟迟不出的第三招,是为了给唐横一个台阶下。

    没看到闵悟说吗,如果你能看破这两招,现在退去,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事实上,闵悟在第一招,就以极快的手法驭使剑符,在唐横的身上隔开了无数的伤口。剑符薄如纸、锋如刀,在避过神经的同时切开人体,完全不是难事。

    而第二招,闵悟看似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地一拂,实际上却是用极快极猛的手法在唐横的胸口印了一掌。因为动作太快,所以本应发生的反应被延迟了。

    而第三招,闵悟则是用幻术抹平了这一切。

    幻术大师的名头又岂是虚的?驾驭人心的能力更是登峰造极!闵悟从唐横的表现和语言中,已经发现了唐横没有看破自己钱两招的事实,在唐横的心理基础上,闵悟可以更自如地构建幻术,不仅欺骗唐横的意识,更欺骗唐横的身体。营造出两招之间,并没有对唐横动手的假象。

    如果唐横有足够的眼力,那么完全可以自己告退,闵悟留下的幻术足够支撑到唐横的伤痊愈,那个时候,唐横既保住了面子,又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

    极致的幻术,不仅是能骗过精神、身体、感知,连环境、空间、时间都能被欺骗。在中洲,一谈到幻术高手,所有人想到的就是闵悟,这种地位远比中洲第一夜守更实至名归,哪怕是再不承认闵悟实力的人,谈到幻术,第一个想到的也绝对是闵悟。

    很可惜,唐横因为傲慢自负,忘记了闵悟的真正实力,也忘了闵悟所擅长的本事。

    在最后一瞬间,闵悟撤回幻术之后,唐横的意识只剩下一片空白。

    在场诸人之中,能完全看到闵悟的三次出手,和这三次出手的奥秘之人,只有戒佛和顾一夏,其他的人,要不就是水平不够,要不就是眼力不足,或者干脆就像是达斯那样,实力眼力都到位了,可是对中洲的战斗体系缺乏想象力。

    那些细密的伤口,对于肉身强横的斩鬼师来说,用不了几天就能复原,可是它们的位置很刁钻,牢牢地锁定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供血点,这些位置被切开虽然不会大量失血,但是全身的这些点被同时割开,短暂的穴道麻痹状态造成了唐横的战斗力瞬间溃散,再配上那刁钻阴毒的一掌,唐横如果还不倒下,反倒令众人刮目相看了。

    没有一滴血溅到屋子里或是人身上,事实上,就在血花绽放的瞬间,闵悟就将它们收拢一处,多达上斤的血液就这样凝聚在闵悟手中。

    通常来说,血液占人体总重量的百分之八左右,唐横身形高大魁梧,体重达到两百多斤,全身血液至少有十几斤重。按照失血量百分之三十就会产生生命危险来算,闵悟所带来的伤害,远远不足以致命,可是现在的唐横,俨然是和快死了没什么两样。

    “我给你师父一个面子,毕竟他也是中洲有数的核心级高手。”闵悟在唐横面前蹲下身,轻声道:“可是别忘了,你师父在我面前也算是晚辈,你下次见我,最好摆明自己的立场。”

    唐横的额头再次青筋暴起,可是这一次,别说是抬头,他连抬眼都做不到。因为闵悟的攻击实在是做到了完美无瑕,说瓦解战斗力,就是瓦解战斗力,此时的唐横别说是战斗力,连行动力也没有了。

    “滚吧,我没心情收留你呆在我的酒吧里。”闵悟站起身道:“三月之后,你要带着你的六位师弟上门,给你找回面子的话,我随时奉陪。”

    言罢,闵悟信手一挥,唐横的身体居然就那样凭空不见了,同时,一扇朝外开的窗子却忽然打开了。

    “你把他······扔出去了?”莉莉丝不确定地问着。

    “嗯,扔出去了。”闵悟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倒垃圾的问题。

    达斯立刻跑到窗口去看,可是附近的巷道和街道上,都没有看到唐横那高大的身影。

    “他人呢?”达斯问。

    “你找他有事?”闵悟反问。

    “你不是说扔出去了吗?怎么没看到扔在哪了啊!”达斯不满,作为西洲人,他对于中洲的各种战法和招数还是不够了解,却也因为不了解,才有很强的求知欲。

    “几里地以外吧。”闵悟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比如天气之类的。

    “几里地!”达斯愕然,心中更是加深了对闵悟实力的印象。

    “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去。”闵悟脸上保持着温柔的微笑,口中保留着温柔的语气,但是却毫不留情地驱赶着众人,显然不容反对,更不容质疑。毕竟之前众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如果不是闵悟的声音大了些,哪有人会出来围观打架。

    看到想和众人一样回房间的戒佛,闵悟立刻补充了一句:“戒佛,你别跑!”

    戒佛无语啊,他知道闵悟想干嘛,可是现在真是想跑也没辙了。戒佛虽然是弃徒,但终究是佛门出身,不习惯说谎打诳,只能留在闵悟跟前。

    “知道我为什么定个三月之期吗?”闵悟问。

    “我能说不知道吗?”戒佛苦着个脸。

    “你是不是认识黑沟党的人?”闵悟的问题很敏锐,继续着之前被戒佛打断的问题。

    “你有本事和我说你不认识。”戒佛依然跟个苦瓜一样。

    “我认识沪城的黑沟党,可是不认识壶城的。”闵悟指出。

    “那又怎么样?”戒佛反问。

    “你应该认识一些全国性质的黑沟党成员吧?”闵悟的眼神很锐利,戒佛无处躲藏,只能坦白招认。

    闵悟之所以断定戒佛认识很多黑沟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戒佛这人好赌。虽然在大家面前,戒佛收敛得很好,可是别忘了,闵悟是调查过戒佛的,不然也不会那么了解戒佛的身世。

    戒佛不仅不忌荤腥,好酒成性,最重要的,戒佛这人嗜赌如命。

    如果戒佛是一般人,好赌就好赌吧,自然没什么。可是戒佛不是一般人,对于凡间的钞票,戒佛是不会感兴趣的,偶尔瘾头上来了,找些凡人赌两把解解馋是正常的。可是赌徒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追求成败瞬间的紧张、刺激。如果是不在乎的东西,又怎么能勾起这种感觉呢?所以戒佛要赌,只能参与到夜守界的赌场之中,而夜守界能开得起赌坊的,就只有黑沟党了。

    黑沟党是彻头彻尾的灰色组织,其成员全是夜守,也奉行着保卫普通人的职责。可是,黑沟党相对于正统的夜守组织和夜守门派来说,有太多遭忌讳的地方。

    首先,黑沟党对于所修炼的功法、法术、体术没有严格的限定,一些比较邪性的功法,只要用之于正,就能得到黑沟党的承认。

    其次,黑沟党作为一个组织,就必然要有开销,既然要有开销,就必须有经济来源。黑沟党的经济来源很类似于普通人的黑帮,不仅是涉黄涉赌,更重要的,他们还贩卖各种各样的违禁品。虽然说违禁品中有很多,是夜守中有需求的,但是毕竟是违禁的,既然违禁,自有其道理,那么黑沟党就等于是触犯了法律,夜守界的法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黑沟党不仅和妖邪鬼祟为伍,还会经常对各大门派发动袭击。这里所说的妖邪鬼祟,不是那些危害凡人、祸害人间的妖邪鬼祟,而是一些潜心修炼,但是不得到中洲正统夜守承认的妖鬼之流。而袭击各大门派,为的,就是夺取门派中的宝物、典籍、资源,以此牟取暴利。

    所以这样一个组织,虽然目的是正,但是达成目的的手段却丝毫无法得到官方的认可。所以,黑沟党对于保密工作是十分到位。闵悟现在要去找“下水道之王”陈胥,就必须通过对黑沟党有很深认识的戒佛。

    “我是认识很多黑沟党,我也认识陈胥。”戒佛终于不再掖着藏着了:“可是,要见到他,需要费一番功夫,最重要的,要等。”

    “等什么?”闵悟问。

    “下水道之王怎么会把自己老窝的位置告诉别人?你向他送拜帖,他自己就会到你所在城市的黑沟党据点去,你再登门拜访。”戒佛直言不讳。

    “很好,那么就以你的途径和名义送拜帖吧。”闵悟丝毫不以为意:“不过拜帖上说清楚,是我闵悟请见。”

    “好的。”戒佛懒洋洋地下楼去了。

    “他们不会给的。”顾一夏此时在闵悟身边道。

    “不会给,我们可以抢。”闵悟的眼神,无比坚决,风十郎之前的样子,让闵悟心里也很不好受。

    而此时最不好受的人,要数唐横了。

    唐横被闵悟一扔就扔出了数里之外,他当然也明白,这是闵悟动用了法术,而不是单纯地靠着力量投掷,单就这手段,唐横也是觉得颇为了得。可是唐横却没有一点佩服,爬在地上,他有的只是仇恨。

    唐横依旧动弹不得,闵悟为了防止唐横太快恢复,然后耍赖不承认约定,所以下的都是重手。此时的唐横就那样爬在地上,任由鲜血一点点地从伤口中渗出。

    很快,就连闵悟也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发生了,唐横被四只恶鬼发现了。现在动弹不得的唐横,就好像是一顿美味的盛宴,吸引了这四只恶鬼的到来。

    “居然是斩鬼师,而且是主力级!”一只恶鬼就连说话都发出了“呲溜、呲溜”的口水声,可见多么垂涎与唐横。

    “把他分了吧!”另一只恶鬼更是直接。

    唐横爬在地上动弹不得,心下却是又怒又急。虽然战斗力全失,那几只恶鬼怕是连夜守主流等级的水平都不到,就是最普通的小鬼。如果风十郎或者文歆儿在,他们就会知道,这四只恶鬼甚至还不如文歆儿最初遇到的那一只。

    唐横自诩主力巅峰,平常碰上这种小鬼,他连出手的兴致都未必会有。可是想到自己居然要被这四只小鬼分食,唐横真是羞愤难当。

    “咔!”天空中一道旱雷闪过,照亮了唐横的身形,也照亮了四只正在逼近唐横的恶鬼,更照亮了一个影子,四只恶鬼虽然被眼前的盛宴所吸引,但还是被这个影子吓了一跳。

    四只恶鬼同时看向一处地方,那是一座比较高的楼房,样式颇有些古旧,楼房的房檐上,蹲着一个人。

    旱雷照亮了他的身影,只见他披着带兜帽的斗篷,整个人仿佛一只狩猎的夜枭,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猎物。

    “什么人!”一只实力较强的小鬼高声呼喝,想要弄清面前之人的来历。

    “呼!”

    披着斗篷的人没有作答,而是直接从房檐上跳了下来,就在飞身而下的瞬间,他的手背处伸出两柄很窄的惨白短剑,剑不长,只有一尺多,剑脊磨得很光滑,显然是为了便于刺入**和迅速拔出而设计。

    四只恶鬼还未反应过来,斗篷客落地瞬间,两柄颜色惨白的袖剑便各自刺入了两只恶鬼的头部。剩余的两只恶鬼尚未看清这兔起鹘落的身形,斗篷客的两柄惨白袖剑已经自行收回了袖中,斗篷客旋身飞步,从腰间拔出了一柄短刀。

    刀也不长,两尺而已,但通体漆黑,在没有灯光的黑夜里,仿佛不可视的暗器。刀的形制奇特,微微有些弧度,一侧极其锋利,另一侧颇为厚重,却布满利齿。显然,一侧用来斩,一侧用来划。

    “刷!”那只较近的恶鬼猝不及防,就被这柄漆黑的短刀腰斩成了两半。

    但是另一只实力较强的恶鬼,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一边怪声喊叫,一边往远处跑去。那斗篷客却是不往前追,径直上千扶起了爬在地上的唐横。

    “大师兄,怎么这般狼狈。”这人声音很冷,语气却很是轻佻。

    “只你一人吗?”唐横艰难地问道。

    “还有小师弟。”斗篷客说道。

    远处,那恶鬼还未跑出两人的视线,只见尘土飞扬,竟然组成了一道大阵,将恶鬼困在阵中。

    一个身形瘦小的少年从黑影走走出,长相普通,身上穿着灰色的劲装,手中握着一柄绿漆合口拵。所谓合口拵,是一种瀛洲太刀,没有刀镡,没有纹饰。这柄绿漆合口拵,刀柄末端倒是系着一条长长的幽蓝色布条,随风舞动,煞是好看。

    那灰衣少年就像是从恶鬼身边路过一般,瞧也不瞧一样。只是路过的瞬间,倒握着合口拵,手腕一抖,又将合口拵缓缓插回鞘中。

    那恶鬼,却和尘土组成的缚鬼阵法一同,被斩成了两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