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9章 聚首

    灰衣少年缓步走到斗篷客和唐横面前,恭敬地对唐横叫了声:“大师哥。”

    唐横对这少年却没有之前对待斗篷客的热情了,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三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就有些尴尬了。

    斗篷客见状,立马出来打圆场:“大师兄伤重,便是说话也颇为困难,小师弟你别胡乱猜想啊!”

    “我知道的。”灰衣少年依旧是恭恭敬敬的语气,回答着。

    “先带我离开。”唐横对着二人道,他这一说话,斗篷客的神色也有些尴尬了。才对灰衣少年解释了唐横不说话的原因,结果唐横自己就说话了,也等于是推翻了斗篷客之前的那番解释。

    其实唐横根本就没有顾虑那么多,他本来就不重视这个小师弟,自然也不会在乎小师弟的看法。因为这个小师弟瘦瘦小小的,一点也没有斩鬼师的样子。就算是同样身材并不高大威武的斗篷客吧,那身材也称得上匀称,而且从刚才那兔起鹘落的几下,很明显能看出斗篷客擅长的是快速的攻击,而且招式老道,实力非凡。

    可是这个灰衣少年呢?“哼”一想到自己这个小师弟,唐横就是各种的看不上。因为他的这个小师弟,是一名阵斩师。

    斩鬼师当中,不止有崇尚绝对力量,通过锻炼身体使自己肉身横练,达到肉身无敌的流派,被称为体斩师,像是唐横;也有一心钻研体术,肉身虽没有达到体斩师的程度,依靠招式的变化和体术的精湛,同样所向披靡的流派,称作技斩师;还有一种,将斩鬼师独有的益己法术和控敌法术,演绎到了巅峰,最终依靠着法术的辅助,达成斩鬼目的的流派,阵斩师。

    斩鬼师虽然是以体术、肉身见长,但是作为对于八字和命格有要求的夜守,他们的身体可以承受住一些普通夜守承受不了的强**阵或是法术。之前风十郎所使用的,可以在身体上描绘的阵法,就是从斩鬼师处借鉴而来的。

    斩鬼师的阵法分三大类。

    一种是纹身阵,这种阵法被纹在斩鬼师的身上,通过激活阵法,他们可以得到强大的增益效果,与风十郎画在身上就起作用的阵法不同,纹身阵需要灌注法力进行激活,才能生效,但是纹身阵所拥有的效果和种类,却远比风十郎的更多、更强。

    另一种是铭器阵,将阵法铭刻在武器或是道具上,同样依靠法力来激活,使武器拥有特殊的效果,通常来说,被武器斩到的敌人,会陷入各式各样的负面状态中。

    最后一种,则是空法阵,这种阵法则完全和普通夜守所使用的阵法相同,通过在环境中布控,达到控制、增益等等辅助类的效果,在大规模作战或团队作战中,很有价值。

    阵斩师是一种很晚才兴起的流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很多正统斩鬼师的眼中,阵斩师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的斩鬼师。他们不过是利用命格和八字的优势,偷工减料,不去勤练肉身或是体术的典型。

    唐横显然就是那些“正统”斩鬼师当中的一员,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师弟,他已经不是不待见了,而是根本将他当成了小透明。若不是师父交代过,师兄弟七人,必须平起平坐、同进同退,唐横一定不会为这个小师弟谋求什么八圣灵的位置。

    “还有四个呢?”唐横艰难地开口询问斗篷客。

    “二师兄还在北边,另外三位师兄都已经快到壶城了。”灰衣少年回答了唐横的话。

    “等我伤好之后,我们要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加紧苦练,实力能提升多少,就努力提升多少。”唐横咬着牙,对斗篷客说着,依然没理会灰衣少年。

    “大师兄,这是为何啊?”斗篷客不解。

    “因为对手太强大了!”就连唐横,也不得不承认,闵悟的实力,实在是超出想象太多了。恐怕就是连自己的师父成钢,也······

    “大师兄,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们,你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斗篷客问道:“为什么,会被四只小鬼弄得毫无还手之力啊?”

    “呸!”唐横怒啐一口,道:“那几个小鬼算得了什么!”

    “那是那是。”斗篷客口中这么回答,心里却不以为然,若不是他们师兄弟二人刚好看到这一幕,唐横只怕早就被那四个小小的恶鬼给生啖了。

    “伤了我的,是闵悟。”唐横脸现恨恨之色:“也是他,将我扔到这个地方来的。”

    “大师兄原来已经见过闵悟大人了!”斗篷客的语气颇为惊讶,而且言语之中,显然对闵悟是十分尊崇的。

    “殷铎!你什么意思!”唐横却不高兴了,自己被闵悟收拾了,自己的师弟却对闵悟那么推崇,怎么着?看不起我这个大师兄吗?

    “没有没有,只是闵悟如今已身为八圣灵,我们称呼他的时候,要用敬语啊。”被称作殷铎的斗篷客连忙解释,他知道自己这位大师兄为人高傲自负,性格又暴烈,若是不好好解释一下,恐怕以后就有颇多麻烦了:“师父不是告诫我们,来见闵悟,一定要保持礼数吗?”

    唐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是他对于师父成钢,却是怕到了骨子里。成钢毕竟是货真价实的核心级实力,又是一派掌门,更是唐横的授业恩师,一般来说,用人名来压唐横,只会让唐横更加暴怒,更加肆无忌惮。可是,一提到成钢,唐横就软了。

    “好吧,礼数礼数,但是咱自家师兄弟,背后也要这样吗?”唐横立刻服了软,可是,却也没有放弃抗争,对于闵悟,唐横的内心里没有丝毫的好感。

    “好吧好吧,下次咱们自家讨论,都只说闵悟,行了吧。”殷铎很是配合地答应了唐横的要求,这般几个来回,原本被唐横怪罪的殷铎,反倒成了占理的一方。

    跟在二人身后的灰衣少年,听到二人的对话,心下不禁感到好笑。自己的这位六师兄,就是擅长捕捉这样的漏洞,在不经意之间,把握机会,反客为主。

    “师兄,你接着说,你这伤是怎么回事?”殷铎追问唐横。

    “我到这壶城以后,发现你们都还没到,呆在这小小的城市里,又颇觉无聊,便上门先去找闵悟了。”唐横道:“我心说若是闵悟认可了我的实力,那我们几兄弟成为八圣灵,不久简单了许多吗,谁知那闵悟,实在是目中无人。”

    唐横虽然狂傲自负,可是人却不傻,他冲到闵悟门上,哪是什么让闵悟认可他的实力,根本就是去使横发狠的。如果据实说,那这件事传到了断魂刀掌门成钢的耳朵里,唐横绝对会遭到重罚,传到夜守界,整个断魂刀的面子都要丢了。

    于是唐横巧妙地篡改了部分事实,将他上门索要八圣灵之位的事情,说成了上门表现实力,希望得到闵悟的认可。这样一来,无论之后的事情怎么样,按照这个思路,闵悟将他唐横打伤,那就是不占理的。

    “我上门之后,说明了来意,更说明了我们师兄弟七人,能合演出一套匹敌核心级夜守的阵法。”唐横接着话往下说,倒是没有去攥改一些很明确的事实:“结果那闵悟说,他找七个核心级实力的,一样可以七个匹敌一个核心级,没必要浪费时间在我们身上。”

    “他这么说,倒也没错啊。”殷铎设身处地,觉得闵悟有这样的态度也正常,毕竟嘛,自己的师兄无论多么主力巅峰,终究是主力级。要知道,主力级和核心级乍看是一级只差,但事实上,完全是天差地别的两个概念。

    “哼,你倒是做得好人!”唐横不悦,却也知道殷铎所说乃是事实,自己无力去推翻这一点,因为闵悟的实力,实在是强于唐横太多太多了。

    “被人这般说,我自是气不过,便和他定下个约定。”唐横说道。

    “什么样的约定?”殷铎很识时务地问着,事实上,殷铎内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多半是对唐横有利对闵悟不利的约定,只不过,这约定不管内容如何,自己的这位师兄,肯定无法从闵悟手上讨到便宜。

    殷铎对闵悟确实是比常人多一些留意,因为闵悟这个人的名气,完全是打出来的!

    当年霍神恩带着年幼体弱的闵悟,踏遍中洲求遍山门,只为求到让闵悟那碎片般的灵魂得以补全的天材地宝。最后,闵悟的灵魂依然是一块残缺的碎片,只是身体不再孱弱而已。但是,在这段时期里,闵悟不仅学会了《秘经·鸦》和《秘经·蜃》两卷超级功法,更是靠着自己的本事,硬生生打出了自己的名气,更是为日后被称为“中洲第一夜守”奠定了基础。

    从年龄上,殷铎比闵悟小了好几岁,对辈分有了解的他更是知道,在闵悟面前,自己是彻头彻尾的晚辈。可是少年心性,难免争强好胜,虽然殷铎没见过闵悟,内心里却对这位年纪相差不大的天才,充满了好奇心和赶超欲。

    在仔细了解过闵悟的经历后,殷铎很切实地掌握了闵悟的战斗风格和行事风格,首先就是闵悟的洞察力,这一点在如今的中洲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说到闵悟的实力,人人都是张口就说幻术。可事实上,闵悟的幻术是在修炼了《秘经·蜃》卷之后才声名鹊起的,在此之前,闵悟可是靠着《秘经·鸦》卷在中洲横行了好多年。

    《秘经·鸦》卷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脑域和精神力量的锻炼,相传《秘经·鸦》卷能练出十亿分身,每一个都宛如实体。若要做到这一步,需要何等强大的精神力作为支撑?又需要何等广阔的脑域用于控制?

    闵悟修习《秘经·鸦》卷,随着脑域和精神力的增强,所随之提升的就是洞察力和判断力了,这种精准的洞察力和判断力,使闵悟无论在和任何人过招时,都能一眼看破对方的弱点和破绽,后发先至,以点破面,很有些武侠当中“独孤九剑”的风格。

    可是这只是早期的闵悟,在之后,闵悟习得《秘经·蜃》卷,战斗风格立刻充满了欺骗性,这种欺骗性甚至延伸到了闵悟的行事风格上。充满欺骗性的处事方法,充满欺骗性的战斗风格,使得闵悟在原本的基础上变得难以捉摸。而欺骗性和洞察力合二为一,闵悟在战斗中,几乎就是不败之身,想战胜闵悟,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凭借绝对力量优势强行破开。

    在了解过闵悟后,殷铎很清楚,凭借着自己的这些师兄弟,根本不可能战胜闵悟。别说是打个平分秋色,七个人能不能破掉闵悟的幻术,殷铎都没有这个自信,更别说战胜闵悟了。

    知道了这一点,殷铎自然明白,自己的这位大师兄,肯定没讨了好去。

    “那么后来呢?”殷铎虽然猜到了结果,可是他很想知道过程。

    “后来,我和他约定,三招之内,只要他能瓦解我的战斗力,我就三个月之后,才能再次去向他挑战。”唐横的语气里,满满的怨气:“若是他做不到,我就能那下一个八圣灵的席位。”

    愚蠢!殷铎的脑海里,立刻蹦出这样的评价。没错,殷铎在某些方面确实看不上自己这位大师兄,只不过,他掩藏得很好。在殷铎看来,闵悟一招之间就能既不致伤,又不致残,更不致死地瓦解唐横的战斗力,何须三招?这摆明了是在给唐横台阶下而已。

    “结果第一招,他只打了个响指。”唐横恨恨道:“第二招,他只在我冲向他时,轻轻在我胸口一拂。”

    “师兄啊,这第一招你就输了,那是闵悟幻剑诀,目之若有,实则为无;目之若无,实则为有;目之若有,实则为有;目之若无,实则为无。”殷铎摇头叹气:“这一招,他几年前为沪城夜守分部请周陷空前辈出山的时候,就已经用过,一招,便在周陷空前辈身上多处穴位上开了口子,周老前辈瞬间就倒地认输了。”

    周陷空也是斩鬼师,而且和唐横一样是体斩师的路子,殷铎此言一出,唐横脸色也难看起来,却不好反驳,毕竟同为斩鬼师,唐横知道自己和周陷空有多大的差距。

    “至于这第二招,我不知道是什么门道,但是看你胸口这掌印,应该是霍神恩前辈的掌法路子,只是这劲力极阴极刚,却说不上是什么功法所致了。”殷铎也不是省油的灯,闵悟这一掌本就是随手一掌,看不出门道是正常呃,真正厉害的,是那道掌力。别看殷铎实力不济,眼力,却是非凡的。

    “遇上这两招,师兄你依然输了,后面的,咱就不说了。”殷铎已经猜到,后来肯定是闵悟给了唐横台阶,可是唐横却兀自强硬到底,才被闵悟扔了出来。殷铎为人精明,自然不会去揭唐横的伤疤。只是内心里,殷铎对于见到闵悟,更多了几分向往。

    “师兄,你别心急。”殷铎对唐横说着,指向前往的街道,那里,渐渐走近了三个和唐横一般高大威武的身影。

    “看来,只差老二了。”唐横看到那三个身影,脸色不禁好看了许多。这一刻,殷铎就算是口是心非,也要给唐横一点鼓励。

    “师兄,就让我们一起,来完成这华丽的逆转吧!”

    而灰衣少年,则一言不发地看着殷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