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0章 要相信

    戒佛的效率很高,在闵悟提出要求后,他就准备好了拜帖,送往壶城的黑沟党的据点。

    一连两天过去了,以夜守所独有的效率,两天时间,已经足够让消息送到下水道之王陈胥的手上,再把答复传回到戒佛的手上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戒佛还没有收到答复,原因显而易见——陈胥在犹豫。

    陈胥身为中洲新一代的四大天才夜守之一,本是和闵悟、顾一夏齐名的存在。但是出于多方考虑,陈胥对于闵悟的约见,必将是处于一种谨慎态度的。

    中洲的四大天才少年夜守中,闵悟是完完全全以实力闻名的,“中洲第一夜守”的称号就是证明。最强之名,当之无愧。

    而顾一夏呢,他的实力自然也达到了核心级的层次,只是这个核心级比起同为核心级的闵悟,实力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但是顾一夏确实天才,无论是创新的灵宝发明,还是各式各样的理论研究,顾一夏都造诣颇高。单以学术的成就而论,顾一夏却是将另外三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接着就要说陈胥,既然同样背负了天才之名,陈胥毫无疑问是核心级的实力,而且不是顾一夏那种刚刚踏入核心界限的程度。但更为重要的是,陈胥统领着整个中洲最大强大的组织。

    黑沟党虽然是灰色性质的组织,不受中洲的名门正派待见,但是黑沟党是整个中洲乃至全世界的夜守组织中,人数最多、势力范围最大的组织。这是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的事实,很多名门正派就算不情愿也必须承认这一点。

    陈胥能和闵悟、顾一夏这等级别的怪物并称为天才,不仅是登峰造极的个人实力,最关键的,他是整个中洲夜守界地下势力的王。虽然下水道之王的名头,听起来毫无气势,还透着那么一股子的猥琐。但是,这终究是王号,再难听、再猥琐,王,终究是王!

    中洲夜守界年轻一代的四大天才,都拥有着各自鲜明的特点。闵悟的特点是实力;顾一夏的特点是学术;陈胥的特点则是权力。至于远在海外的那最后一位,也是一个拥有着自己特点的家伙。

    身为年轻一代中权势滔天的天才,陈胥对于实力天下无敌的闵悟显然是有很大的戒心,毕竟两人在之前并没有交集,忽然之间闵悟要邀见陈胥,而且没有任何的名目,就是要见,这一点,明显令陈胥有所担忧和防备。

    “要我说,你就该直接说明目的,他看到了你的目的,无论最后答不答应让你拿到蚩尤首,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模棱两可。”戒佛躺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教训闵悟。

    如果酒吧里有那个女客人,抓住机会跑到二楼,看到眼前的一幕一定会感到震惊。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孩,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两脚搭在桌上,正在教训啡尝醉的老板,闵悟。

    “若我说明意图,只怕连见到陈胥的机会都没有。”戒佛训归训,闵悟根本不当一回事。自从戒佛这个滥赌的毛病被公之于众后,戒佛似乎就破罐子破摔了。虽然气质上依然是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但是行为上基本上就和混子没什么两样。

    所以戒佛虽然一本正经地教训闵悟,但是一来戒佛一副孩子面,再怎么严肃也挡不住那股幼稚的气息;二来戒佛这段时间自毁形象实在是过于严重,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派头。所以闵悟,还真不把戒佛此时的话当作一回事,随便解释了一句,也不再多说了。

    “我说,你们那个九黎一族的假设,有多大的可能性可以成立啊?”戒佛已经知道了闵悟和顾一夏两人的计划,对于这种大胆的猜想和可能性,戒佛也十分有兴趣。

    “不好说。”顾一夏一如既往地,在不讨论学术问题的时候,保持着话少的特点。

    “你们都言之凿凿了,为什么又是不好说呢?”戒佛真是一万个不理解啊。

    “首先,九黎一族留下的资料太少,就算拿到了蚩尤首,我们也未必就能研究出什么,就算研究出来了,是否适合风十郎,还需要我们后期再进行判断。”闵悟对于这一点很是无奈,毕竟九黎族是五千多年前的种族,在这个区间上,夜守都传了二十多代了,根本没有详细的资料遗留。

    “那你们还都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戒佛道。

    “不管对风十郎能否有用,取得蚩尤首,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九黎一族的战斗方式,还有他们是如何修炼强大的体术和法术的。”闵悟解释道:“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风十郎的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闵悟所说的显然十分在理,戒佛也明白这件事情的意义,远比眼下单独地为风十郎寻找恢复或增强的办法,来得更加有效,利益更加长远,也就不再质疑。

    而在这些日子里,最难熬的人,其实是风十郎。

    闵悟和顾一夏没有可以去隐瞒要寻找蚩尤首的事实,对于风十郎来说,这是一个万分难得的机会,但同时,不仅是危险,还有更多的,是自己的种族问题。

    九黎一族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人类,九黎族中,是以妖类为主的,这一点,从九黎族的图腾、用具以及习俗上,可以很明确地表现出来。

    也就是说,被猜测是九黎一族后代的风十郎,其实相比起普通人或是夜守,反倒是更接近于妖类。

    本来,灵力全失、经脉尽碎,这已经令风十郎感到痛苦了。可是,在这个痛苦之后,风十郎迎来的是更悲戚的事实。

    一直以来,他所守护的、坚持的、恪守的,竟然全都是和自己的出生向悖的存在。而风十郎在莫名其妙中,就变成了一直以来,他在对抗的东西。这样的反差,远比灵力全失、经脉尽碎来得更痛苦,也更残忍。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被抛下的。自从得知自己是九黎一族的后人之后,风十郎一度认定自己会被父母遗弃,就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妖怪,而不是什么人类,更不是什么夜守。

    悲伤和自暴自弃的情绪之中,风十郎俨然忘记了,如果他的父母其中之一没有九黎血脉,他风十郎又怎么可能有九黎一族的血脉呢?

    “我说,你能乐观点吗?”闵悟找到了在房间里呆望着天花板的风十郎。

    “要多乐观?”风十郎不确定闵悟想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状态。

    “至少别整天死气沉沉的。”闵悟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很是温暖人心:“文歆儿可是很想念那个话痨一样的你呢。”

    “如今的我却是配不上她了。”风十郎依旧是那副平淡的口气,该说是淡然呢,还是淡漠?连对文歆儿都失去了激情,风十郎的心境,确实沉重非常。

    闵悟却兀自像是没看出来一样,跟个没事人似的,继续着和风十郎的对话:“你知道吗,文歆儿这两天修炼可是非常刻苦努力呢。”

    风十郎苦涩一笑,他何尝不知道呢?文歆儿这两天就像是拧足了发条一样,拼命地修炼着,就连顾一夏都说,一直保持这份拼劲的话,文歆儿还是有希望冲击核心级实力的。

    “这挺好的,她可以去找最好的。”风十郎淡淡然地说着。

    “你觉得,她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努力地去修炼呢?”闵悟忽然这样子问风十郎,很尖刻的问题。风十郎不傻,如果他风十郎实力依旧,文歆儿会修炼,但绝不会这么拼命,因为风十郎可以保护她。

    “为了修炼有成,扬名立万,然后走上成功之路,步入胜利者的殿堂。”风十郎的牙咬得紧紧的,这其实是他最不愿意的一种猜想,但这却是对大家来说最好的一种可能性。文歆儿能找到属于她的美好,属于她的幸福,而风十郎,除了送上祝福,别无他法。

    “你是真的不了解女孩子,还是在和我装傻。”闵悟却用十分鄙夷的口气否定着风十郎的说法。

    “不然呢?”风十郎看向闵悟,眼神中有一点点期待,非常少的一点点。

    “你我都知道,文歆儿不是那种现实到残酷的女孩。”闵悟的表情依旧温柔,可是眼神中,充满了认真,写满了坚定和相信。

    “可她总有一天会长大,忘掉天真,就只剩现实了。到那一天,我还值得什么?”闵悟所说的,风十郎何尝不懂,甚至于在风十郎的心中,他十分希望文歆儿就像是闵悟说的那样。可惜,风十郎不是傻子,所以他知道,文歆儿也不是傻子。

    “对她来说,你和她共同经历的那些,就值得。”闵悟的口气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平淡,可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惊雷一样在风十郎心中响起。

    风十郎呆呆地喃喃自语着:“那些事吗······”

    “在你看来那都是很普通的经历,可是在文歆儿看来,那些都是你们两人宝贵的记忆。”闵悟趁热打铁:“为了保护那些记忆,她能做到的,比你想象的更天真,也比你想象的更坚强。”

    “会吗?”风十郎呆呆地看着闵悟。

    “不要小看爱情的力量啊!”闵悟俨然一副过来人的口气,事实上在面对吴悠悠的问题上,闵悟和风十郎的白痴程度基本上持平。

    “爱情吗?可我有什么资格去得到她的爱情?我除了脸皮厚一点,嘴巴碎一点,再没别的特长了。”风十郎又复神伤。

    “知道吗,你能说出这句话,作为朋友,我很为你高兴。”闵悟的笑容比之前灿烂了不少:“至少你不是唐横那样目空一切的自大狂,这很好。”

    “想要和他一样,倒还真的不容易呢!”就连风十郎的脸上,也带上了些许笑意。

    “但是啊,风十郎。”闵悟看着风十郎,轻声说道:“人嘛,当然不要自大,可是更多的时候,千万不要自卑啊,连你自己都放弃的话,谁还能帮你呢?”

    说着,闵悟站起了身。

    “不放弃吗?”风十郎咀嚼着闵悟的话,失笑道:“最后,还是让我咬乐观吗?”

    “连最弱的文歆儿都没放弃啊,她知道,我们几个再为你争取最好的可能。而她之所以刻苦修炼,则是为最坏的可能做打算。”闵悟已经朝着门口走去。

    “最坏的可能?”风十郎思考着。

    “相信我,如果有一天,我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也帮不了你的话。”闵悟走到门口,笑容依旧:“文歆儿一定会保护你的。”

    风十郎全身一震,看着闵悟带着笑容,把门关上。

    就在门关上没多久之后,风十郎握紧了双拳,轻轻颤抖起来。如果这时候进来一个人,一定会被风十郎脸上的表情吓到。

    或许是高兴,或许是对自己这几天的行为感到悔恨,又或者是想做一个自信满满的表情,给自己打气。此时的风十郎,脸上的表情要多破碎有多破碎,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我、我、我一定、一定要坚强。”风十郎像个勇敢的孩子,对着门说道:“连她、她都没有放弃我,我、我凭什么放弃!”

    门的另一边,闵悟站在那里,却没有离开。

    “兄弟,这句话,我一直没告诉你,是希望等到你成功的那一天,你能自己领悟过来。”闵悟低垂着眼,平视前方,自语道:“你远比你想象的要优秀!”

    说着,闵悟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了。

    “你一定,不要放弃他。”闵悟忽然说道。

    “嗯,你放心。”文歆儿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响起,带着微微的抽泣:“谢谢。”

    “这几天,你要照顾好他。”闵悟说完,走了出去。

    没人注意到闵悟离开了啡尝醉,没人注意到闵悟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更没人注意到,闵悟的手中,攥着一张小小的纸片。

    “兄若想要蚩尤首,今夜壶城黑沟窟,一人独来,不见不散。弟胥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