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3章 星龙雨

    随着天罪和太岁的碰撞,闵悟和陈胥所在的小屋,整个都被掀飞了起来!

    整个黑龙窟的人,全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在黑龙窟中心的黑沟党据点处,惨白和漆黑两道能量剧烈碰撞,在斗兽场的高处绽放出如同并蒂莲一般的光华,将整个斗兽场的顶部全部震碎。

    刘小刀才刚走到斗兽场下方,和一众壶城黑沟党骨干聚到一处,酒水都还没喝一口。看到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吓得脸色煞白,大声指挥着:“撤撤撤!全部撤出斗兽场!”

    黑白莲华中,两道身影骤然冲出,也是一黑一白,正是闵悟和陈胥。

    “天罪星当真名不虚传!”闵悟盛赞。

    “太岁才是不负盛名啊!”陈胥笑道。

    太岁和天罪,本身并不是相同的东西,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罕见并且难以练出。

    天罪乃是北斗星丛中三十六颗主星之一,自古以来,天罪就倍受人类青睐,采下天罪星的精气锻造出的宝刀宝剑,乃是史上极负盛名的神兵。

    可是若要将天罪的精气采下这样多,炼成人形,这就远比锻造宝刀宝剑要难上亿万倍不止。能采下这般多的天罪精气,闵悟已经猜到了陈胥所练的功法。

    而太岁,虽然指的也是星位,但是却并不是天星之精,而是太岁的煞气,凝聚在地下,形成的一种煞气凝结,即是被称为“肉灵芝”的东西。

    太岁乃是最纯粹的煞气,不同于久经战阵的武将所带的人煞、妖邪鬼祟的阴煞、穷凶极恶之徒的凶煞。本质上的煞气是至凶至恶之物,神鬼妖佛,万物皆不能近也。

    杀过人的刀,在解剖尸体时能如同切腐,因为煞气可以破尸体之阴瘴;带着煞气的人,能趋避恶鬼,因为煞气能破鬼族之邪气;带着煞气的恶鬼,只需穿行过市,就能让沾染到煞气的人大病一场,因为煞气能破凡人之生气。这就是煞的力量。

    闵悟看透了陈胥的天罪,陈胥却看不透闵悟的太岁。实在是太岁本身是几乎不可能被炼成式神的东西,一团“肉灵芝”,居然也能练成式神,这实在是让陈胥也难以理解。

    但是要破解太岁,办法却很简单——打倒闵悟!御魂师的式神和收妖师的妖卒不同,收妖师的妖卒是本身就生活在幽冥界的妖族或鬼族,收妖师只需要将它们召唤到现世就能任由它们自己战斗了。

    可是式神不同,式神是完全依托御魂师的力量存在的,只要御魂师被打倒或是杀死,式神就会彻底消失。

    “不就是‘和光同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之前天罪就提醒过陈胥,闵悟手中的武器,乃是名剑“和光同尘”,这柄剑远比普通长剑难以防范,稍有不慎,就会被偷袭得手。

    “是没什么了不起的。”闵悟倒是真心这么说的,毕竟和光同尘在闵悟看来也不过是一柄剑。

    “别卖弄了!”陈胥不爽,拿着宝剑装低调,不就是欺负别人没有吗,当下大喝一声:“吃我一记‘星龙雨’看看!”

    只见陈胥运力于双手,双掌之中,竟然凝聚出一团璀璨星云!银河星瀚,运转不息,宛若真的将九天星辰全部运练于掌中一般。

    “果然是‘摘星诀’啊,能练成这般晦涩的功法,不愧天才之名!”闵悟微笑道。星龙雨这门法术,正是《摘星诀》这门古老功法的配套法术之一。

    之前曾说过,黑沟党不是传统的门派组织,没有自己独有的功法和体术、法术,这一点是不错的。但是黑沟党的前身娼妓神,却有一门只有首领才能修炼的功法,只是这门功法不仅晦涩难懂,而且若要练成,不仅需要大毅力、大智慧,更需要天大的运气。

    这门功法,就是《摘星诀》。

    《摘星诀》的创始人,正是号称盗王之王、天下第一盗的柳下跖。相传春秋时期,柳下跖盗尽天下珍宝,这个珍宝不仅有凡人的珍奇古玩,更有夜守界的各种传奇功法和镇派法宝。

    柳下跖本就是个不拘一格之人,他之所为,只是为盗而盗,一不为财,二不为名。把玩过的珍宝法器,阅览过的绝世功法,全都悉数奉还原主,正是所谓的“盗亦有道”之理。这位娼妓神的创始人,也当真是震古烁今的一位奇才,盗尽天下珍宝之后,居然异想天开,要去盗取天上的星辰。可是星辰又哪是那么容易盗取的?于是,遍览天下功法的柳下跖,便自创了一门可以“盗取星辰”的功法——《摘星诀》。

    《摘星诀》不以天地灵气为根基,完全以星辰之力为根本,在丹田内结成星象,炼化星云,最终形成丹田即星瀚,星瀚即丹田的至高境界。要练成这一境界,不仅要勤学苦练,更是要在进入瓶颈期后,寻一个天星之力最为强盛的夜晚,引动天星之力入体,易筋锻骨。以天星为骨、银河为筋、星尘为气,易骨伐髓,才能修成这样的境界。

    可是天星之力何等浩荡,从古至今,修炼《摘星诀》的人,倒有九成九是在修炼到这一步时,被天星之力碾成了齑粉。所以不仅需要大智慧、大毅力,在引动天星之力入体这一步上,更需要大运气。

    而由于天星之力代替了骨血,所以夜守中的收妖、斩鬼、御魂三大分支就都无法修炼了,所以能运用《摘星诀》的,就只剩下驱魔师了。

    这《摘星诀》虽不能真的盗取天上的星辰,却有三个好处,一是法力,由于以天星之力代替法力,所以无论黑夜白昼,《摘星诀》的修炼者,法力不仅精纯无比,而且生生不息,试问诸天星辰,又哪有全部灭绝的可能呢?

    第二是肉身,以天星为骨、银河为筋、星尘为气,只要渡过了引动天星之力易筋锻骨的那一步,《摘星诀》的修炼者就会获得举世无双的肉身,其强度不在佛门金身之下。

    最后则是寿命了,星辰的寿命都是以万年计,虽然《摘星诀》的修炼者不能真的活上万年,但是寻常夜守几百年的寿命,恐怕还不及《摘星诀》修炼者寿命的一半。

    所以闵悟在看破天罪的真身之后,立刻就猜到了陈胥所修炼的应该就是《摘星诀》,这是一部论及强度不输于《秘经》的超级功法,闵悟也是只听过没见过。

    其实《摘星诀》倒是很适合文歆儿。这是闵悟知道陈胥功法的真相后,脑袋里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如果说智慧和毅力都可以靠后天努力来弥补,那么文歆儿就有一样可以让一切努力和天赋都黯然失色的才能——运气。

    但是眼下,闵悟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那就是星龙雨。

    星龙雨乃是《摘星诀》配套法术之一,闵悟虽然知道这门法术,但是法术释放之时,景象如何、威力如何、怎生破解,闵悟一无所知,只能先由着陈胥将星龙雨放出来,才能想办法破解。

    陈胥将双掌之中凝聚的星河举向天空,只见那团星瀚骤然迸裂,化成一条星辰组成的巨龙,在空中飞旋而上,直入九霄,气势浑然天成,霸气无双。

    “星和龙看到了。”闵悟对陈胥道:“雨呢?”

    陈胥笑道:“你马上就看到了。”

    “哗!”

    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闵悟抬起头,终于也是被吓到了。只见天空仿佛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宛若银河泻地,无数匹练般的星光犹如暴雨一般向地面倾泻而来。这哪是什么“雨”啊?这根本就是浩浩荡荡的瀑布,笼罩方圆百里的瀑布!

    每一道银白的匹练,都是一枚璀璨的星辰,带着炽白的火焰,仿佛被天工锻打过一般,直朝地面坠来。毫无规律,也并不是针对闵悟,但密密麻麻的势头,根本就连避过都困难无比。

    “弟兄们快看!是老大的星龙雨!”刘小刀远远的观望着,他倒是知道自家首领的法术,立刻呼喊小弟们一同围观。

    “小刀哥!”一人提醒。

    “怎么的,这可是难得的景象,快给我好好看着。”刘小刀不满,居然有人在这时候说话,王八蛋不知道你这样会破坏气氛吗?

    “咱们好像也在这星龙雨的笼罩范围之内!”小弟慌忙提醒。

    刘小刀一愣,仔细一看,下得魂飞天外,一条命有半条都被吓没了。当下立刻大叫起来:“兄弟们快跑啊!不跑就没命了!”

    黑沟党的人不是什么慷慨就义的英雄,而且就算是,这节骨眼上也犯不着为了围观星龙雨送了小命。那可是最高程度核心级实力夜守的战斗,他们这群人里实力最强的才是主力级,一颗星尘砸下来,他们就直接嗝屁了,还谈什么围观啊!

    刘小刀等人没命地跑,一边跑还一边咒骂闵悟不得好死,这星龙雨降下来,斗兽场肯定保不住了,这几年壶城黑沟党怕是要节衣缩食了。

    边骂着,大家边回头看,结果一看,愣住了。

    只见看起来毫无缝隙的星龙雨中,闵悟正如同灵巧的雨燕一般飞舞着。每一次,看似都要无可闪避了,闵悟偏生就是那灵巧地一个折身或是一个翻转,就从两道炽烈的星芒中滑了过去。

    真是······太潇洒!太帅气!太强大了!

    刘小刀等人此时赫然忘记了立场,都如痴如醉地看着闵悟在星龙雨的绝境中穿行,仿佛狂风暴雨中的一片树叶,任由雨打风吹,却兀自飞舞,不被狂风吹散,亦不被暴雨打落,就那么飘飘摇摇,逼近了陈胥。

    “怎么可能!”陈胥大惊失色,她和刘小刀等人一样,完全没有想到,无死角的星龙雨居然还会有破绽,任由闵悟穿行。

    “现在吃惊,会不会有些晚了?”闵悟笑着,骤然加速,如同一架喷气式战机,强行冲向了陈胥。只是,这样笔直的冲刺,必然会撞上星龙雨的,那闵悟——

    “砰、砰、砰砰砰!”

    彩光四溢,只见闵悟身上忽然迸射出无数道色彩各异的光芒,有的粗如手臂,有的细弱钢针,每一道光芒都撞在了闵悟前进路上的星芒上。

    是剑符!

    闵悟作为主要武器的剑符只有七把,乃是五行之气和阴阳二气所炼,但是闵悟造出的剑符数量之多,就连风十郎都要吐槽,这些剑符闵悟虽然不用,但都是随时带在身上的。此时,这些剑符就成了闵悟的“拦截导弹”。

    这些剑符强的也不过是癸晶的水准,弱的更是被星芒一撞就灰飞烟灭,可是闵悟要的本就不是这些剑符能够破去星芒,只是阻挡住哪怕一瞬,都足够闵悟抓住机会穿行过去了。

    眼前的道路被肃清了,闵悟自然可以肆无忌惮地加速。站在远处的刘小刀等人,清楚地看到闵悟所化的白色身影如同一把剜心的尖刀一般,穿过光芒四溢、尘土飞扬的星芒,轰轰烈烈地撞在了陈胥身上。

    “轰!”

    剧烈的震荡带起了狂暴的气浪,刘小刀等人都被刮得睁不开眼,等到气浪散去,众人再看,只见闵悟和陈胥已经冲出了星龙雨的范围,两人兀自打斗个不停。

    “卧槽!真是太强了!”刘小刀感叹。

    周围一众小弟疯狂点头,这些人不过是主流、主力等级的水平,这种惊天动地的战斗,他们又哪里见到过?此时看到两尊大神打得难分难舍,无不感到大开眼界。

    “居然就这样破了我的星龙雨!”陈胥一边接着闵悟的攻势,一边咬牙切齿。

    “很厉害啊!”闵悟却是由衷的称赞:“还有什么法术,快用来看看!”

    “有你个头!”陈胥气结,这人轻而易举就破了自己的星龙雨,自己就算还有什么牛气的法术,在这个被近身强打的时候,那也用不出来。

    “那就得罪了!”闵悟忽然一笑,一剑斩向陈胥颈间,这一剑来势极快,而且在漫天的炽烈白光中,和光同尘的剑身完全显现,锋利无比的剑刃直取陈胥首级。

    陈胥大惊,这一剑来的不仅快,而且角度刁钻,几乎难以防御。没错,几乎难以防御,也就是说,还在陈胥的防范之内。陈胥双手运起法力,以天星之力硬接这一斩。

    谁知就在陈胥递出双手之时,闵悟的动作忽然诡异地消失了,锋利的剑尖出现在陈胥胸口前不足三寸处。陈胥大惊失色,她看到的分明是斩啊,怎么忽然变成刺了!

    幻术!

    中洲最顶尖的幻术,原来,一直都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