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4章 正名之战

    闵悟的剑来势疾如闪电,而陈胥的手此时甚至都还没放到闵悟之前要斩的位置,旧力未尽,新力未生,根本无法做出任何闪避或者格挡的动作。并且闵悟的剑距离陈胥的心脏尚不足两寸,即便是要挡,也来不及了。

    “喝!”陈胥低吼一声,胸口的肌肤忽然变成了如同星空般明媚的暗蓝色,更是可以透过肌肤,清晰地看到身体内的骨架、筋络,并且无论骨架或是筋络,都仿佛星空一般璀璨而美丽。

    “噌噌噌噌!”和光同尘刺在陈胥饱满的胸口上,竟然发出了诡异的撞击声,随着撞击声的响起,仿佛由流光组成的名剑——和光同尘,居然仿佛轻脆易折的饼干一般,碎成了无数流光的残片。

    “天星之体!”闵悟低呼,没错,《摘星诀》所独有的锻体之法,成功将天星之力引入体内并存活下来后,修炼者所形成的强横肉身——天星之体。

    看到和光同尘居然粉碎,陈胥最大的反应不是惊喜或是得意,而是错愕。和光同尘是由一种叫做影钢的合金制成,这种合金本身就拥有隐匿的特性,而且无论是硬度还是耐受力都十分之高,是制作兵器和暗器的上上之选。遗憾的是,这种合金所需的材料早已绝迹,配方也已经失传,闵悟所用的和光同尘,乃是先秦时期的一把古剑。

    和光同尘的硬度不如天星之体?仅是这一点,陈胥心里就打了个问号。即便和光同尘的硬度真的不如天星之体,至于被天星之体撞击导致破碎吗?陈胥同样打了个问号。

    幻术,和光同尘的破碎,很可能是幻术。但是如果这个情景是幻术,那么闵悟那疾风闪电般的一刺,是不是幻术呢?如果这一刺是虚幻的,那么斩向自己颈间的那一剑又是真实的吗?

    是的,这才是幻术真正可怕的地方,当它在战斗的过程中亦真亦假的出现时,面对幻术的人需要大量时间去思考自己面对的这一次攻击究竟是真的攻击还是幻术。就算思维再敏锐,反应再迅捷,这个过程都是需要时间的。可是战斗之中,一招一式都是电光火石,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思考得越久,破绽越多,在闵悟面前露出破绽,那真的是把命都交出去了。

    就在陈胥这呆滞的瞬间,闵悟已经再次变招,剑碎了,丝毫没有影响闵悟的出手。一个华丽而迅猛的旋身,一直空着的另一只手,飞快地印出了刁钻的一掌,仿佛蜻蜓点水一般,在陈胥的小腹上一闪而过。

    陈胥清晰地看到,一道如淤血般暗红的力量随着那一掌涌入了自己透明澄澈的天星之体中,可是她竟然丝毫没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存在。

    又是幻术?陈胥觉得自己有些难以置信,明明看到的东西,身体却感觉不到,被欺骗的,究竟是视觉,还是感觉?

    闵悟却是忽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倏忽之间,已经出现在了陈胥身后。

    陈胥大惊,这不是什么幻术,这是超快的速度和绝妙的身法,仿佛一息之间,就从自己身前窜到了自己身后,实则是早就已经挪步,却因为身法的精妙,让移动的前兆没有进入自己的视线之内。

    陈胥立刻转身,谁知动作还没开始,陈胥忽觉丹田一阵钻心剜骨的疼痛,全身的动作都为之一滞。还没等她去仔细感觉,体内一股阴寒至极的力量已经如同炸药一般爆裂开来,奔涌的力量以摧枯拉朽的势头席卷全身,陈胥的动作戛然而止,变成了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那股力道!是真的!而且法力的凝聚度居然能达到这么高的程度,光是打入自己体内的那一缕暗红色能量,居然能释放出这么惊人的力量!

    还没等陈胥细想清楚,她就感到一股力道从后劲传来。

    是闵悟!陈胥的变化闵悟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可是闵悟绝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更何况,陈胥是和闵悟齐名的天才高手,面对这个级别的对手,闵悟从来不会掉以轻心。于是在陈胥的动作戛然而止,口中喷出鲜血的同时,闵悟十分狠毒地抓住了机会,一记势大力沉的回旋踢,恶狠狠地劈在陈胥后劲上。

    闵悟最强的未必体术,但号称中洲第一夜守,体术修为绝不简单,这如同惊雷般猛恶的一脚回旋踢,直接将陈胥从高空中踹了下去。陈胥就像是导弹一样,“嗖”地一声冲到了斗兽场的废墟里。

    一时之间,烟尘四起,闵悟也没有贸然冲下去。事实上,闵悟是心里有数的人,自己那一脚只是很纯粹的肌肉力量,没有运使法力。而陈胥乃是天星之体,那一脚的力量和之后撞进废墟的伤害,其实还不如那毒蛇般的一掌。

    事实却是如此,闵悟那一脚,包括之后撞击砖石、撞击地面所带来的伤害,对陈胥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从废墟中坐起,陈胥飞快地运转天星之力清除闵悟残留在她体内的法力。

    就连天星为骨,星尘为气的肉身,居然也抵受不住闵悟的法力,那如同血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陈胥真是好奇不已,可是她知道当务之急是驱散这些力量,而不是去研究它们,它们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让自己全身都疼痛不已。

    纯阴法力!天星之力和闵悟残留的法力碰撞的瞬间,陈胥就感觉到了。夜守不同于凡人,由于夜守体质特殊,所以即便是男性夜守,也是可以修炼纯阴功法的,只是纯阴性质的功法对于鬼族杀伤力有限,只对妖族保有正常效果,所以很少人选择纯阴法力。

    不过······闵悟有太岁这个式神,还会诸多强大的法术,确实不需要依靠法力来杀伤鬼族,这一点倒是真的。陈胥也是明白人,她还没忘记和天罪打作一团的太岁。

    和普通法力或者阳性质的法力不同,阴性质的法力有三大特点。

    一是凝聚度高,超高的凝聚度意味着更快的凝聚速度和更快的传导速度,也就是阴性质法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接触面下,最大程度的利用法力,所以阴性质法力在效率上是很顶尖的。

    二是潜伏性,阴性质法力根据使用者的需求,在进行攻击和使用时,具有极强的隐匿性和潜伏性,也就是说,也就是难以察觉,这在近身战之中是相当恐怖且实用的效果。具体的表现,看之前陈胥之前那一下就知道了,这还是闵悟没有刻意去压制力量的爆发时间。

    三是破坏效果,和阳性质的法力不同,阴性质法力由于是先冻结经脉,再爆发性地造成破坏,所以阴性质的法力造成的伤害往往是粉碎性的,所产生的后果十分难以挽回。

    陈胥所运用的天星之力,本质上是中性的法力,对于闵悟的纯阴法力,并没有很强的驱散效果,但是所幸天星之力源源不绝,闵悟那一下也没有全力出手。没用多久,陈胥就将闵悟留下的法力残留悉数排出体外。

    这不是霍神恩所在的冥渊派的法力,虽然冥渊派修炼的也是阴性质法力,可是绝不是纯阴质地,更没有这样恐怖的效果,看来闵悟在两卷《秘经》之外,还修炼了很恐怖的功法。

    《秘经》虽然也有修炼之法,但是《秘经》并不会转变修炼者原本所拥有的法力,哪怕你原来练的是最垃圾的《养气诀》,只要通过《秘经》的修炼之法,也能练出惊天动地的法力,只是法力的质地,还是养气诀的独有法力。

    而闵悟,他的法力显然不止是古怪,更是强横无比,要知道,纯阴或是纯阳的法力,都不是什么籍籍无名的修炼功法,剑走偏锋的特性,决定了这些功法都是一流甚至顶尖的功法。

    陈胥摇头苦笑,区区几招,她唯一看透的居然只有闵悟所修炼的法力性质。除此以外,无论是幻术修为还是法力修为,她通通无法看透。

    虽然直到此刻,陈胥依然不认为自己全力以赴会败给闵悟,但是内心,一丝丝的挫败感还是有的,毕竟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强了,哪怕只是修炼天赋而已。两卷《秘经》,一部顶级功法,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法术、幻术、体术、式神术等等,闵悟同时掌握了这么多东西,天赋之高,当真是空前绝后。

    其实从很早开始,陈胥就知道了闵悟的存在,毕竟四大天才当中,除了年近三十的顾一夏,最大的就是闵悟了。而闵悟,又是四大天才当中第一个出名的。

    陈胥出名比较晚,是四大天才中最晚成名的,在她成名的时候,闵悟都已经在中洲横行了不知多少个年头了。

    一直以来,闵悟就是陈胥赶超的目标,因为闵悟很强,而陈胥也很强。修炼了《摘星诀》的陈胥,一直号称同阶无敌,在成功引动天星之力入体,并从师父手中接掌了黑沟党首领之位后,又多次战胜了挑衅黑沟党的高手。陈胥不仅跻身四大天才少年之一,更是得到了“下水道之王”的称号。

    下水道之王?四大天才少年之一?陈胥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两个称呼而感到丝毫的骄傲,或是哪怕一丁点的快感。因为在她得到这样的封号之时,闵悟早就已经是中洲第一夜守了。

    什么下水道之王,什么四大天才少年之一?这称号也就是被一些实力不济的人看作了不起而已,看看闵悟,中洲第一夜守!这才是真正最强的代名词!这才是无论走到哪,都被人认可的称号。

    从那时起,陈胥就不止一次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见到闵悟,并且打败闵悟的场景。《秘经》修炼者?陈胥也打败过一个了。八圣灵之一?早在八圣灵陨落前陈胥就打败过不止一个八圣灵了。闵悟,陈胥眼中的目标只有闵悟,想到每一次自己击败了超强的对手,而那个对手惨然地说着:“可惜你还是不如闵悟。”陈胥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所以当陈胥看到戒佛送来的拜帖,称闵悟要见自己时,陈胥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到壶城和闵悟大战一场。可是陈胥的身边不仅高手如云,更是有无数智囊,大家飞快地推论出了闵悟的来意,是盗王之王留下的蚩尤首。涉及到整个黑沟党的问题,陈胥终于无法率性而为。

    最后,大家一致的结论,就是闵悟如果想要拿到蚩尤首,首先就要保证实力足够,因为蚩尤首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头颅那么简单,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黑沟党是不会将蚩尤首交给闵悟的。

    怎么测试闵悟的实力?很简单,由黑沟党的第一强者,下水道之王陈胥去迎战闵悟就行了,如果闵悟能战胜陈胥,那么将蚩尤首给闵悟又如何?

    陈胥兴奋啊!激动啊!她恨不得马上就和闵悟大战一场,所以在闵悟出现的时候,陈胥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对话,很快就向闵悟出手了。

    结果呢?从目前的交手结果来看,陈胥是逊了闵悟一筹的。毕竟无论伤得多轻,陈胥到底是被闵悟打伤了,而闵悟呢?人家脸不红气不喘地飘在天上等着自己上去认输呢!

    想到这个场景,陈胥就咬牙。看来要全力以赴了!陈胥这样告诉自己。

    “哟,看来伤好了。”陈胥坠地带起的烟尘虽然很大,但是散去也用不了多久,闵悟已经看到了站起身的陈胥,用很平和的口气询问着:“怎么样,还打吗?”

    “当然打!”陈胥咬牙,此时此刻她真羡慕闵悟,这个b装得多么潇洒啊!如果有可能,自己也想这么潇洒地来一句。

    “好吧,奉陪。”闵悟微笑着,虽然一如既往地阳光,可是在陈胥眼里,真是充满了恶意。

    “别太得意忘形了!”陈胥高喝道。

    “咳,我可没有得意忘形。”闵悟清了清嗓子:“倒是这句话,你自己要好好牢记哦!”

    “什么!”陈胥大怒,她觉得闵悟肯定是在嘲讽自己。

    “砰!”

    四周的瓦砾砖石忽然如同爆炸一般四散开来,无数惨白的肉条组成的触手,自爆炸的烟尘中涌出,从四面八方向陈胥扑来!

    太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