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9章 上古秘闻

    年轻一代两大天才的战斗,就这样草草收场了。其实战斗的内容很简单,一共只有两段,一段是闵悟用幻境控制了整个黑龙窟,并且在幻境中击败了陈胥;另一段,则是魔尊金箓对抗星衍术,最顶尖的法术对抗最顶尖的法宝,然而,在闵悟强大的意志支撑下,魔尊金箓轻而易举地破开了看似无解的星衍术。

    不过,有幸目睹并且身临这次战斗现场的人,都受益匪浅,无论是从星衍术当中悟出的道,还是从魔尊金箓上领会的道,都对这些人大有裨益,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后来的日子里,实力都有了一个飞跃式的提升。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天罪扶着陈胥在前头带路,而闵悟则是一言不发地跟在二人身后。

    “怎么了,天才,不说话了吗?”陈胥虽然因为刀伤,行动不便,但是说话却没有影响,看到闵悟如此一言不发,忍不住要说话刺激一下。无论外表多么英气,性格多么豪放,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碎嘴子的毛病总是有的。

    “你们所说的两个条件,第一个是实力,我已经证明了。”闵悟用平静地目光直视着前方,语气也很平淡:“你们说我第二个条件也满足了,那么,第二个条件,就是身为夜守的觉悟了?”

    “算是,也不是。”天罪插话回答,他虽然已经没有了原本的记忆,是借着陈胥兄长的身体而存在的天罪星力生物,但是他却自然而然地关心着陈胥,现在陈胥身上有伤,虽然不重,但是天罪也不希望陈胥把力气都花在说话上。

    “算是,因为确实对来访者的觉悟有所要求。”闵悟很轻易地猜出了前半句,但是对于后半句,却有自己的不解,问道:“不是,指的是什么方面。”

    “其实,我们并不要求对方一定是夜守,哪怕是妖鬼之流,或者普通的凡人,只要他能有那样的觉悟,我们就都算是满足第二个条件了。”天罪解释道。

    “这算是英雄不问出处了?”闵悟道。

    “算是吧,毕竟我们的组织是什么样的,你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所以对于能得到蚩尤首的人,我们只注重品行和实力,至于他的身份,并不是我们关心的。”天罪道。

    “既然有这样的要求,你们为什么不自己钻研蚩尤首的秘密?”闵悟提出了质疑,要知道,蚩尤的头颅当中,隐藏着无数的秘密,揭开这些谜团,一定可以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和力量。在闵悟看来,能守住这件东西千年不去动歪心思,远比将它交给别人要难得多。这相当于在一段恋情争夺中败给情敌,将心上人拱手相让的难度,对比坐怀不乱的难度,完全不在一个境界。

    天罪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陈胥,显然,这应该是一个只有陈胥才知道答案的问题。

    “因为蚩尤首被封印了起来。”陈胥回答。

    “蚩尤首不是本来就被黄帝封印了起来吗?”闵悟记得,黄帝以五匹龙马将蚩尤五马分尸后,用**力镇压了蚩尤身体的各个部位,将之彻底封印了起来。

    “如果真的能封印起来,那么蚩尤首又怎么会出世?”陈胥反问。

    “你的意思是——”闵悟确实很聪明,他已经猜到了这后面可能的秘密。

    “事实上,要杀蚩尤,靠轩辕剑是办不到的。轩辕剑乃是仁剑,中正平和,虽能斩尽天下妖魔,但是其本质却是一把王道之剑,面对蚩尤这个级数的敌人,轩辕剑只能做到镇压,做不到斩杀。”陈胥解释道。

    果不其然,这一点和闵悟的猜测完全一致,当年首山之铜锻造出的两件兵器,轩辕剑更多是作为王道的象征,彰显黄帝身份地位的兵器。斩杀蚩尤的重任,应该是落在了鸣鸿刀,也就是如今的魔尊金箓之上。

    “轩辕剑乃王道,鸣鸿刀则是霸道。王道为仁,霸道为凶,真正能消灭蚩尤的,其实是鸣鸿刀。只是当年黄帝存了私心,恐鸣鸿刀掠去了轩辕剑的锋芒,是以竟想毁掉鸣鸿刀!结果,正是因为黄帝的过失,才让蚩尤一直没有死去。”陈胥也道出了真相,虽然和闵悟猜测的相同,但是其中的隐秘,闵悟却也是第一次听到。

    “这些,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闵悟好奇。

    “这些都是盗跖祖师寻找蚩尤身体部位的时候,从各处找到的秘密记录。”陈胥道:“在黑沟党,只有历任首领,才有资格知道的秘闻。”

    “寻找蚩尤的身体部位?”闵悟震惊,拿到一个蚩尤首还不满足,竟然寻找蚩尤的所有身体部位,这未免太疯狂了。

    “是的,盗跖祖师当年盗取了蚩尤首,想要归还的时候,那路诸侯早已被人灭门。祖师深知蚩尤首的可怕之处,不能轻易让心术不正之人拿到,于是,便将蚩尤首藏在了娼妓神之中,代代相传。”陈胥道。

    “可他为什么要去寻找蚩尤的其他身体部位呢?”闵悟到底还是对这个问题最关系。以盗跖的能力,闵悟完全相信,他有能力找到其他的蚩尤身体部位,既然如此,那么史料上记载的蚩尤身体的所在地,就很有可能出现偏差,这一点,是闵悟不想看到的。

    “因为祖师觉得,他有必要尝试一下,消灭蚩尤这个上古魔神,以免蚩尤之力,被心术不正之徒所用,为祸人间。”陈胥道。

    闵悟愣了一愣,道:“了不起。”

    “谢谢。”陈胥很客气地回应了闵悟的称赞,接着道:“祖师在寻找蚩尤的四肢和身体时,也找到了和那些部位一同被埋藏的记录,原来,蚩尤根本就没有死过。”

    “没死过!”闵悟终于是被这个信息震惊了,如果说蚩尤实力强横,肉身不灭,可以死而复生,在闵悟看来已经足够恐怖了,可是能够死而复生,和完完全全的不死之身,完全是两个概念。

    “据记载,蚩尤被五马分尸后,兀自不死,被车裂的肢体和头颅,居然想要去寻找身体。千钧一发之际,黄帝以轩辕剑插入了蚩尤的心脏,靠着剑意镇住了蚩尤的身躯,只要轩辕剑的剑意还钉在蚩尤的心脏上,蚩尤就会一直处于封印中。”陈胥说道。

    “可是,如果盗跖将蚩尤身体的所有部位找齐,那岂不是帮助了蚩尤冲破封印?”闵悟不解。

    “不是的,黄帝将蚩尤的身体分放在相距极远的地方保存,不是因为这些身体相互之间有感应,而是因为怕有人刻意复活蚩尤。分开保存,有利于拖延时间。”陈胥道:“实际上,即便将蚩尤身体的各个部位放到一起,他也不会破除封印的,只要轩辕剑意还在。”

    “那么,也就是说,蚩尤的肉身都在你们黑沟党手上!”闵悟惊喜万分,如果蚩尤的全副肉身都在黑沟党,那不知道要省去自己多少事。研究九黎一族的奥秘,彻底治愈风十郎,让风十郎成为顶尖高手,这一切的进程得以加快不知多少。

    “没错,确实在我黑沟党内。”陈胥说完,扭头看着闵悟。

    闵悟即便是最震惊的时候,表情也只是微微惊讶而已,身为幻术大师,闵悟对于情绪的把握是非常到位的,时刻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表达。但是,当知道蚩尤肉身居然全都在黑沟党内时,闵悟的表情已经可以用狂喜来形容了。显然,这对闵悟和风十郎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陈胥非常扫兴地在这个时候提醒闵悟。

    “哦?怎么说?”闵悟不解。

    “你以为,几千年来,没有人查到我们黑沟党掌握了蚩尤肉身的信息吗?”陈胥笑道。

    “确实,不过历来黑沟党最不缺的就是高手,应该不会怕人来抢吧?”闵悟道。

    “抢是不怕的,但是,当年的盗跖祖师,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将蚩尤肉身藏了起来。”陈胥说着,语气有些尴尬:“为了防止意外,盗跖祖师没告诉任何人蚩尤肉身的具体位置,只告诉大家,藏于何处。”

    闵悟恍然,盗跖身为盗王之王,虽然游戏人间,对夜守的职责履行得极其不到位,但是从心性上,是希望中洲平安的,所以,在最后一道防线上,盗跖选择了不相信任何人,而是将蚩尤肉身的最终藏匿地点永远地保密,以免自己的徒子徒孙起了坏心,谋夺蚩尤肉身。

    “那么,你们祖师将蚩尤肉身藏在了哪里?”闵悟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要问一问,从之前得到的信息来看,蚩尤肉身应该是藏在一个很大的地方,以至于大到具体地点很难找到。

    “藏在一座阵法当中。”陈胥笑了笑,眼神中忽然充满了挑衅的神色。

    闵悟一看,心下暗叫一声不好,问道:“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吧?”

    “就是那个。”陈胥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小小的符纸,这张符纸颜色湛蓝,仿佛大海,又仿佛蓝天,湛蓝之中,却又有星星点点的白斑,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辉,仿佛天上的星斗。

    “真的是这个!”闵悟大惊。

    “没错,这是入场券,也是邀请函,进去之后,你就要自己找蚩尤肉身了。”陈胥道。

    “十二元辰诸天星斗大阵!”闵悟惊叹。

    十二元辰诸天星斗大阵,乃是《摘星诀》的巅峰之作,历史上,除了盗跖,似乎没有人能布得出来。这个阵法,不仅像星衍术一般,演化出了宇宙生化的奥妙,还通过星象,解析了十二元辰,将时间变化的周期也纳入其中,真正的算是开辟了一个洪荒宇宙。

    这门阵法,虽然名头不大,但是论到精深奥妙,常被人拿来与蜀山派的两仪微尘大阵,昆仑派的混元一气阵、十二督门归元阵,万仙教的十绝大阵、诛仙剑阵、万仙阵等超级阵法相提并论,乃是真正的绝世大阵。

    “你让我在盗跖开辟的洪荒宇宙中寻找蚩尤肉身?”闵悟瞪着陈胥:“那地方比凡间大了亿万倍也不止啊!”

    闵悟虽然一直被称为“中洲第一夜守”。但是有一说一,闵悟从来没有什么身为高手的节操,毕竟是幻术大师,偷袭、占便宜、玩猥琐什么的丝毫不避讳。而且闵悟也没有一般高手的气节,此时看到居然要只身进入十二元辰诸天星斗大阵去寻找蚩尤肉身,闵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放弃。

    如果是普通的阵法,闵悟说进去就进去了,毕竟阵中没有时间变化,无论在其中用了多长时间,都不会影响到人的状态。

    可是十二元辰诸天星斗大阵不一样,十二元辰乃是到家的十二相元辰,指的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以十二元辰,划分天地四时、年轮更替、日月轮转。有了十二元辰,那阵法当中可就有了时间,如果几百年找不到蚩尤肉身,闵悟就直接死在了阵中,还谈什么救风十郎啊。

    “别人可能不行,但你一定行的,别忘了,你有魔尊金箓啊!”陈胥幸灾乐祸。

    “这有个屁关系!”闵悟翻白眼。

    “那洪荒宇宙无论多大,也只是一界,你的魔尊金箓,也是一界,没问题的。”陈胥安慰道。

    天罪也在一旁帮腔:“魔尊金箓乃蚩尤肉身天敌,离得近时,会生出感应。与轩辕剑意更是天生的死对头,要找蚩尤肉身,一定多有帮助。”

    “说得轻松。隔个百八十里能有感应就偷笑了,那洪荒宇宙,不知多少亿光年,凭感应找,找到猴年马月啊!”闵悟没好气,说完想了想,又立刻怒道:“好几个猴年马月都不够!”

    陈胥笑得那叫一个得意,打心眼里佩服自己的盗跖祖师了,笑嘻嘻地问道:“那你去还是不去?”

    闵悟叹了口气,道:“还是要去啊!”

    陈胥笑个不停,手中画了几笔,那湛蓝符纸光芒大盛,投射出了一座看上去没有尽头的桥,闵悟知道,如果走上那座桥,倏忽之间,就进了阵法中,想反悔也没用了。

    “去吧。”陈胥一脸看戏的表情。

    闵悟无奈,走到了星桥之前,忽然道:“其实,找蚩尤肉身很难,想出来还是很简单的。”

    “什么?”

    趁着陈胥和天罪一愣神的功夫,闵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陈胥手中的湛蓝符纸,然后迅速踏上了星桥,就这样消失了。

    陈胥想追,却被天罪拦住了:“你若追之进去,没了神符,被困在阵中,可是出不来的!”

    陈胥焦急道:“可是祖师的神符——”

    “放心吧。”天罪道:“他既然拿走了神符,那么找不到蚩尤肉身,自然会出来,我们倒不怕他不还神符。”

    陈胥气结,跺脚道:“这个卑鄙小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