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2章 剑意

    闵悟研究蚩尤肉身已经一个月了,在这期间,闵悟究竟对这具肉身做了什么,或者得出了什么研究成果,众人是真的一无所知。

    然而,闵悟第一次透露出与蚩尤肉身相关的内容,居然不是关于蚩尤肉身的研究,而是轩辕剑意。

    事实上关于封印蚩尤的轩辕剑意,大家从一开始就没怎么在意过,毕竟这只是跟随着蚩尤肉身的存在而存在的事物,说白了,无论是要毁掉蚩尤肉身,还是修复蚩尤肉身,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轩辕剑意应该就会随之消散。

    可是闵悟居然不是这样想的,更离谱的是,闵悟居然打起了轩辕剑意的主意。

    “轩辕剑意,究竟是什么?”莉莉丝好奇。

    此时啡尝醉还没开始对外营业,几人也就随意地坐在一楼的营业厅里,闵悟则跑到吧台后面不知道鼓捣什么东西去了。

    “虽然每把剑都不同,但是理论上来说,剑意就是铸剑者的愿望,还有持剑者的执念两者的结合体。”顾一夏解释道。

    “那为什么闵悟会想要这个东西?”莉莉丝问。

    “那可是好东西啊!”闵悟从吧台后走了出来,端着两杯不知什么名目的酒,不过一看就知道是鸡尾酒,因为正常的酒不会有这么奇怪的颜色。闵悟将酒分别递给了达斯和文歆儿,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杯喝了起来。

    “废话!是人都知道是好东西。”戒佛打断闵悟:“我的呢?”

    “自己去吧台调去。”闵悟显然不准备帮戒佛也弄一杯。

    “轩辕剑,自铸成以来,就只有一个主人,而且铸剑之人就是持剑之人,所以轩辕剑本身所蕴含的剑意,是很纯粹的王道。”闵悟接着之前顾一夏的解释继续说着。

    “我知道后面一定会接一个但是。”文歆儿喝了闵悟的酒,似乎力气也恢复了一些,也开始说笑起来。

    “没错,有但是。”闵悟笑:“轩辕剑乃是天地之间的第一把剑,轩辕剑之前,人类并没有剑这种武器。”

    “那又怎么样?”莉莉丝不明所以,虽然西洲人对于剑在某种程度上比中洲人更执着,但是作为徒手作战的类型,莉莉丝并不明白天地间第一把剑有什么含义。

    “这么说吧,在轩辕剑之前,天地间没有剑,也没有剑法、剑气、剑意。”闵悟眼中忽然流露出一种不一样的神采:“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轩辕剑,天地之间便是无剑的。”

    “可是终究会有人发明剑的啊。”文歆儿大惑不解。

    “或许会有人发明出一种顶端是尖的,两侧都有刃的兵器,但是它就未必被叫做剑了。”闵悟道:“道家有一句话,叫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听过没?”

    “我知道我知道!这段东西我学中文的时候背过。”达斯立刻举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此时戒佛从吧台后走出来,端着两杯成色并不好看的酒,递了一杯给顾一夏,自己拿着另一杯边喝边道:“这是道家的玩意,和你夜守的东西不是一路的啊。”

    “没错,这是老子《道德经》的第一章第一段。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轩辕剑、鸣鸿刀同出一炉,轩辕剑叫剑,而鸣鸿刀叫刀呢?”闵悟道。

    “你究竟要说什么?”文歆儿觉得快被绕晕了。

    “简而言之,轩辕剑乃是世间所有剑之始源,便是所谓的剑之母也。”闵悟道:“所以轩辕剑的剑意,很有价值。”

    最后一句,闵悟是对着顾一夏说的,顾一夏听完之后果然眼光大亮,一口气喝完了戒佛递过来的酒,追问道:“你是不是研究出了什么?”

    “当然。”闵悟道:“不过都是推论,需要你把轩辕剑意弄出来,我才能进一步验证。”

    顾一夏立刻从座位上跳了下来,抓住闵悟的胳膊就往地下室的方向扯——那个地方,一般是用来做实验、搞研究的。

    “快快快,我们先去看看!”顾一夏一脸的心向往之。

    “别急别急!”闵悟叫道:“酒洒了!”

    其他人虽然都只听了个一知半解,但是无论是对于轩辕剑意还是蚩尤肉身,都有着不小的好奇,立刻也跟在闵悟的身后要去围观。闵悟似乎也没有拒绝众人的意思,大家就这么一路往地下室跑。

    地下室里,一具无头的人身躺在地面上,这具身体即便没有脑袋,其高度也超过了两米,可想而知,当年的蚩尤是一个多么高大的怪物!

    蚩尤的肉身,虽经过了几千年的封印,但是肌肉虬结,没有丝毫的消退。肤色紫红,与如今的常人肤色不同。身上更是画满了淡红色的战稳,这些战纹看上去原始而又精致,让这具肉身充满了神秘的力量感。心脏的位置上,一把金色的长剑笔直地插在上面。

    “这是轩辕剑吧!”一看到那把金色的长剑,文歆儿立刻凑了上去,才发现这似乎不像是剑,更像是一道投影。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把金色的长剑,但凑近一看,才发现它通体剔透,却又有些模糊,仿佛亦幻亦真。这剑长约三尺,宽约半掌,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与传说中轩辕剑的样子,一般无二。

    “相碰就碰吧。”闵悟看着文歆儿想要上手却又不敢的样子,失笑道:“你碰不到它的。”

    文歆儿不信,伸手上去想要握住剑柄,吓一吓闵悟,谁知一握上去,手却捏成了一个拳头,什么也没握到。文歆儿心有不甘,又在剑刃等多处地方抓握了好几次。可是那把金灿灿的剑就在那里,文歆儿却什么也握不到。

    “怎么会碰不到呢?”文歆儿一脸的迷茫。

    “这是剑意,无论是意志、意识、意愿还是意念,这些东西,是用手可以抓到的吗?”闵悟笑着道。

    “是这样吗?”文歆儿说着,再次伸手去碰,这一次,她着手的位置在剑刃末端,贴近蚩尤心脏的位置。

    “救救我!”一个声音忽然在文歆儿脑海中响起。

    “什么!”文歆儿一惊,立刻将手缩了回来,紧张地四下张望着。

    “怎么了?”莉莉丝就在文歆儿身边,立刻发现了文歆儿的异样,关切地问道。

    “你······”文歆儿刚想说,不知为什么,又不敢太大声的说明,于是压低声音问莉莉丝:“你没听到吗?”

    “听到什么?”莉莉丝从表情到眼神,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你们刚才谁在传音啊?”文歆儿问屋里的其他人。

    “传什么音啊?”戒佛不明所以,另一边的闵悟和顾一夏则拿着好几页纸的数据,一边看一边讨论着什么,根本没搭理文歆儿的问题,显然这两位也没有功夫去忙传音的事。

    难道是蚩尤的肉身?文歆儿怀着好奇,伸手去触碰轩辕剑意,这一次,她和之前几次一样,选择了离蚩尤肉身较远的位置。

    “救救我!”那个声音再一次在文歆儿脑海中响起,而且这一次,文歆儿很清晰地听到,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充满了童稚的声线,却用无比凄凉的语气在乞求着。

    “啊!”文歆儿终于被吓到了,这一次,这个声音不仅真真切切,而且非常地响亮,文歆儿确定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立刻吓得坐倒在地。

    原本文歆儿和莉莉丝两个人蹲在蚩尤肉身旁,戒佛站在不远处看着,一直也没出现什么古怪。文歆儿这突兀地一叫,还坐倒在了地上,立刻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闵悟和顾一夏也跑了过来,问道。

    “有、有个小女孩,在求救!”文歆儿一脸的惊恐。

    “在哪?”戒佛立刻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一碰轩辕剑,立刻就会听到。”文歆儿脸色难看至极,实在是发生这样的事,太过令人匪夷所思。

    “有感觉到异状吗?”顾一夏立刻问闵悟和戒佛。这两人一个是佛门高手,另一个更是修习了大幅提升感知和脑域的《秘经·鸦》卷,感知力绝对超一流,如果有什么异状,这两个人一定会有所察觉。

    “没有。”戒佛说着,看向闵悟,闵悟也是眉头深锁地摇了摇头。

    “难道是蚩尤肉身?”顾一夏推测。

    “不可能,文歆儿最后一下摸的位置是在剑柄附近,蚩尤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法力延展到封印物的末端。”闵悟并不认可这个推测。

    “那是怎么一回事?”莉莉丝一边扶起文歆儿,一边问道。

    “不知道。”闵悟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如果文歆儿所说属实,而他和戒佛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的话,无论是什么情况,都说明了一个事实——这个发出呼救的事物,起法力远在两人之上,不然的话,两大高手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们都上去接触一下轩辕剑的剑意影象,看看有没有反应。”顾一夏出主意。

    大家都看着顾一夏,没人说话,也没人动。

    “好吧好吧。”顾一夏无语,伸手过去,愤然道:“我先来好了。”

    可是顾一夏也在那剑意的影象或快或慢地摸了几下,什么反应也没有,只得如实告诉众人:“没反应!”

    接着其他几人也依次上去试了试,都没有听到文歆儿所说的“小女孩的呼救声”。

    “到底怎么回事?”戒佛也是一脸的严肃和疑惑。

    “你刚才碰到它的时候,真的有听到声音吗?”莉莉丝再次追问文歆儿。

    “真的有!”文歆儿急得都快哭了,刚才众人一个又一个上去试,都说没反应,她的心就开始往下沉。试验过后,真的是除她以外,别人都没感觉到,这歌事实让文歆儿感到更害怕了。

    “你再试试吧。”闵悟道:“没事的,我们看着你。”

    文歆儿依言将手放到了轩辕剑意上,这一次,她选择剑柄末端,距离蚩尤的身体最远的位置。

    “救救我!”小女孩的声音再次传来:“求求你救救我!”

    “还有!”文歆儿这次真的哭了,连闵悟都没察觉到的异状,那个声音还兀自叫个不停,文歆儿真的怕是自己出了问题。

    “莉莉丝,你和文歆儿先离开吧。”闵悟对莉莉丝道。

    莉莉丝虽然好奇,但是知道闵悟这样的举动也是为了保护文歆儿,只能是陪着文歆儿朝屋子外走去。

    “无论如何要把轩辕剑意先取出来了。”闵悟对着顾一夏道。

    “你不担心蚩尤肉身的问题吗?”顾一夏道。

    “说的是啊。”闵悟说着,右手在虚空中一抓,房间里的众人立刻感觉到空气为止一颤,就连走到了门口的莉莉丝和文歆儿都停下了脚步,回头去看闵悟。

    虚空之中,闵悟取出了一把看上去颇有古意的单刀,刀长三尺六,直刃厚背,血槽深而窄,刀身两面,一面绘尸山血海,一面绘百鬼夜行。刀柄两面,一面书绝世兵法,一面书魔尊法令。

    随着这柄刀的出现,原本安静的房间中传来阵阵的阴鸣鬼嚎之声,房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变作黑白分明一般,轩辕剑的剑意更是爆发出强烈的金光,但是却在那把单刀的威势下,逐渐被压入了黑白两色的情景中。

    当所有人从黑白两色的情景中恢复,只见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闵悟还是那个闵悟,只是那把刀,还握在他手上。

    “不愧是第一魔刀,每次现世的时候声势都这么浩大!”顾一夏的口气,似乎是见过这把刀现世的样子。

    “没办法,魔界那些家伙都爱装逼。”闵悟道。

    “这就是魔尊金箓!”戒佛的话音当中有浓重的口水音,显然,就算身为佛门出身的人,戒佛同样对这把夜守界闻名的宝刀十分眼馋。

    “有魔尊金箓,蚩尤肉身和轩辕剑意的力量都会被压下去,我们这就取轩辕剑意。”闵悟对顾一夏道。

    “可是蚩尤复活了怎么办?”顾一夏郑重其事:“毕竟黎族出现过没脑袋也能复活的先例。”

    大家知道顾一夏说的是刑天,没错,刑天也是黎族。

    “那就一刀砍死。”闵悟的回答不仅简单,而且暴力。

    “要是一刀砍不死怎么办?”戒佛嘴贱。

    “那就砍第二刀。”闵悟给了个更暴力的答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