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3章 鬼斧神工

    “你除了砍死就没别的应对方法?”顾一夏推了推眼镜。

    “难不成任由他复活?然后把我们一群人都杀光?”闵悟丝毫没有小看蚩尤的意思,保底估计都是把屋子里的人都杀光。

    “你有没有想过,砍死了蚩尤,如果他直接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怎么办?”顾一夏提醒闵悟道:“我们可还没有从蚩尤的肉身上,找到恢复风十郎力量的方法,更别说什么增强了。”

    闵悟经过顾一夏的提醒,也为之一顿:“你说的没错,可是······”

    看到闵悟沉吟良久的样子,顾一夏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你来看看吧。”闵悟说着,从一个锁上的箱子里,取出了一张很大的纸,递到了顾一夏的面前,这张纸上,绘制着奇怪的纹路。

    “这是什么?”顾一夏好奇。

    “蚩尤身上的战纹。”闵悟提示。

    “这战纹,没什么啊。”顾一夏说着,看着被闵悟拓下来的战纹,被从立体的肉身上,拓印到了平面上,这战纹看起来颇有些怪异。而且,战纹三分之二偏右的位置,有一个空洞,看来,这个应该是轩辕剑意停留的地方,没有被拓印下来。

    “这一部分怎么没有?”顾一夏立刻扭头问闵悟。

    “肌肉陷进去了,应该是当初轩辕剑插进去的时候带动表皮往里陷,造成的的伤口。虽然轩辕剑被拔走了,但是轩辕剑意依然固化着这一伤口。”闵悟道。

    “你也是死心眼,这地方缺了一块,你拿笔给它补上不就完了吗?”达斯在一旁看着,这个空洞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立刻对闵悟抱怨起来。

    “我倒是想,你仔细看看这个战纹吧。”闵悟翻了个白眼,掏出一瓶酒开始小酌。

    达斯正想反驳,忽然发现戒佛和顾一夏都十分认真地趴在那张大大的白纸上,脑袋距离纸面非常之近,也不知是被什么吸引了。再结合到闵悟刚才的说辞,达斯不禁有些好奇,也趴下身子开始仔细查看被拓印到纸面上的蚩尤战纹。

    蚩尤原本的战纹是淡红色的,或许是因为年代太久出现了褪色,也可能是那个年代用来绘制战纹的颜料,本身的颜色就是这个样子的。

    闵悟也不知是使用了什么颜料进行拓印,拓下来的战纹是黑色的,而且很奇特的是,这战纹不是通常的黑色,而是一种淡黑色,在雪白的纸上,这种淡黑色显得很诡异。

    “你用什么颜料弄的啊!”达斯一脸的嫌弃:“难看死了!”

    “你可看清楚了,那跟我用的颜料可没关系。”闵悟冷冷地提醒达斯。

    达斯打了个寒噤,立刻认真地开始观察那淡黑色的战纹拓印,说来奇怪,这战纹的形式并不复杂,可是越看,达斯越觉得有些怪异,不自觉间,达斯就开始渐渐凑近了战纹。随着眼睛和战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这战纹不再是之前的淡黑色的样子,渐渐显出了纯黑的颜色,可是视觉上,达斯却觉得越来越模糊了。

    “这······”达斯已经发现了战纹的不同寻常之处,可是要他说出个所以然,他又没有一点点的头绪,只能是更卖力地去看那战纹。

    “看出来了吗?”闵悟适时地问道。

    达斯被闵悟的一句话问得昏了头,看出来?看出什么来?这战纹本身还有什么意义吗?还是说其中真的隐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当真是鬼斧神工!堪称奇迹!”顾一夏在一旁惊叹起来。

    达斯就更懵逼了,顾一夏是从来不说谎的,因为说谎不仅费脑,还浪费时间,顾一夏绝不把时间和脑力浪费在说谎上。可是顾一夏所惊叹的鬼斧神工和奇迹,究竟是什么东西,达斯到底也没看出来。

    达斯又去看戒佛,戒佛的表情同样充满了震惊和叹服,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了不起的造物一样,似乎蚩尤肉身的战纹拓印,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物品。

    “没看出来吗?”看到达斯一脸懵逼的表情,戒佛笑了起来,询问道。

    “是啊,没看出来,你们究竟在惊叹什么?”达斯的表情充满了疑惑和迷茫。

    “你凑得还不够近,而且没有把战纹中的东西看清楚。”戒佛说着,在闵悟的操作台上一阵翻找,最后找到一把放大镜,递给了达斯,道:“用这个,仔细去看,你就能明白了。”

    达斯还是没有理解戒佛的意思,不过已经猜出来,隐藏在蚩尤战纹上的秘密,恐怕很小才对,不然也不会用到放大镜。

    达斯依照戒佛的话,凑得离纸面极近,然后用放大镜仔细地去看,可是只看了两眼,打死就被惊呆了,整个像是被电击了一样,跪在原地颤抖个不停,就是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只是一个劲地重复:“这是!这是!这是——”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战纹无论是本身还是拓印品,看起来都是淡色的原因。”闵悟知道达斯已经发现了战纹中的秘密,便坦然告诉了达斯。

    原来,在放大镜的帮助下,达斯终于看清了战纹当中的秘密。

    那看似简单的战纹,根本不是直接绘成的,而是组成的,并且是由千千万万比沙砾还要渺小百倍的极小阵法组成的,每一个阵法上面铭刻的字符、描绘的图案,根本无法用肉眼去识别,只能依稀看出是个阵法。

    正因为每一个字符间有间隙,每一个阵法之间也有空隙,在这些空隙当中,就是被刻画着阵法的肉身、纸张的颜色,这些颜色,极大地冲淡了绘制阵法、符篆、战纹所用颜料的颜色。所以,无论是原品还是拓印制品,无论使用什么颜色,什么种类的颜料,这战纹的颜色,都是发淡的,原因正是因为这期间留下的空隙。

    毫无疑问,别说是在几千年前,便是在如今,有科技手段的帮助下,这样的阵法,依然足以引起惊叹。

    “这······有多少个阵法?”达斯恢复清醒之后,立刻关心起了本来的问题。

    “保守估计,阵法的数量绝对超过十万个,符篆的数量更是超过百万。”顾一夏的眼神充满了坚定,但是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无力感:“而且,这些阵法当中只有一个阵法是频繁重复的,其他阵法,都是单一的,而且上面的阵法,没有一个是我看得懂的。”

    “你觉得,这样的东西,能不能复刻到风十郎身上?”闵悟立刻调转话锋,询问顾一夏。

    “虽然到了现代,有办法刻画出这么小的阵法,但是阵法本身的功能和符篆的意思不能了解的话,刻画阵法很可能因为笔法的问题,不仅没有应有的功效,更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顾一夏沉吟道。

    “那就是说,蚩尤肉身,对于恢复风十郎的战力,没有帮助了?”戒佛敏锐地从顾一夏的话中提炼中心意思。

    “倒未必是那样,毕竟用量这么大的符篆和阵法,其本身就是非常好的破解模板,因为有了充足的原形字,所以我可以将这些符篆破解并且翻译出来。”顾一夏道:“在这个基础上的话,我们未尝不可以尝试复制这个东西。”

    “那么现在最紧要的问题究竟是轩辕剑意,还是蚩尤战纹上,那些阵法和符篆的翻译问题?”戒佛立刻问道。

    “不光是这些,还有一个问题。”顾一夏提醒。

    “什么问题?”戒佛一时没想出来。

    “要复刻蚩尤的战纹,首先还要弄清楚体质的问题。”闵悟替顾一夏补充:“闵悟只是黎族后人而已,并没有蚩尤那样逆天的天赋,黎族的血脉更是一点都不纯,是否能复刻蚩尤的战纹,都还是问题。而且本质上,恢复风十郎法力的办法也还没找到,这无疑会给风十郎的挽救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

    如果有了灵力或是法力,风十郎的身体就能依靠灵力来强化,也能通过灵力进行自我急救和恢复,虽然未必真的就能在生命危机的时刻保住性命,但是在一些存在损伤危机的环境中,这样基本的能力是很有必要的。

    “那你意思怎么办?”达斯问顾一夏。

    “先搞清楚,这身战纹,实际上缺少的至少达到了一百个阵法以上,虽然胸口上只有那么小的一个窟窿,但考虑到阵法的面积,一百个的损失是最乐观的估计了。”顾一夏回答:“那么我们需要决定一下,是先摘除轩辕剑意,将肉身补完,把所有阵法研究透彻,还是先从战纹本身入手,由大入小,逐步进行研究。”

    直到此刻,顾一夏才知道闵悟为什么对于取出轩辕剑意如此执着,因为轩辕剑意的存在,蚩尤心脏部位陷进去了不大的一块部位,但考虑到蚩尤铭刻在身上的那些阵法和符篆的大小,这个缺失量就显得相当惊人了,为了取得完整的数据,取出轩辕剑意是势在必行的。

    “你着急取出轩辕剑意,就是为了便于研究,好尽快找到救治风十郎的办法吗?”达斯问闵悟。

    “没错,之前的情绪波动,刺激了他体内蛰伏的九黎血脉,盗跖前辈的星力闪电,更是全面激活了风十郎体内的九黎血脉,现在,将风十郎速冻起来,是为了保证那股血脉的活性不会随着他情绪的平复而消失。”闵悟道:“可是谁也不知道,那狂暴的九黎血统,会在什么时候就消失殆尽,说白了,我们在和未知的时间赛跑,所以我们没机会一步一步慢慢来了。”

    “闵悟说的对,考虑到两个月的研究和改造周期,我们的时间确实是完全不够的。”顾一夏肯定了闵悟的看法。

    “那怎么做?先取出轩辕剑意,然后让那个缺口愈合,以此获得完整的阵法数据吗?”戒佛立刻问道。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保证轩辕剑意取出之后不会散去。”闵悟道。

    “这很重要吗?”达斯问,莉莉丝一走,达斯就成了这间屋子里,对于中洲夜守的事情最无知的那一个。

    “考虑到蚩尤瞬间复活的可能性,我们确实需要完整的轩辕剑意来镇压蚩尤,毕竟魔尊金箓实在是一个不稳定的解决办法。”顾一夏道:“魔尊金箓只能作为保底的最终手段,真正要封印或者镇压蚩尤肉身,轩辕剑意还是最稳妥的。”

    “封存剑意,并将原始的剑意完整保留下来,我记得你是有这样的发明的。”闵悟看着顾一夏,不是很肯定自己的记忆。

    “确实有,可是那只是对于普通兵器和法器的剑,因为它们本身不会自主形成剑灵和剑意,所以将使用者的剑意完整保留下来比较容易。”顾一夏道。

    “这是又一次死马当活马医的节奏啊?”戒佛笑问。

    “不然还有更快更稳定的办法吗?”顾一夏推着眼镜反问着。

    “需要做什么准备吗?”戒佛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开始了,而且自己也有机会参与其中。达斯看起来更是激动无比,毕竟之前顾一夏制作武器的时候,虽然没有刻意隐瞒,但是也没邀请达斯来看过,此时有机会看顾一夏和闵悟两大天才联手解决问题,达斯十分亢奋。

    “我直接上去拔了?”闵悟问顾一夏。

    顾一夏从怀里掏出一个完全透明的大玻璃匣子,也不知道原本是装在哪的,对闵悟道:“剑意取出后,放进这里面,我会固化符咒保证剑意不散的。”

    闵悟依言站到了蚩尤身体旁,右手伸出,悬在轩辕剑意的上方,轻轻地拂动了几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闵悟手中连到了轩辕剑意之上。就在连接的一瞬间,闵悟的手迅速变成了爪形,飞快地一提,轩辕剑意立刻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等轩辕剑意做出什么反抗,只能轻轻地“嗤”一声响,那金光璀璨的剑意就从蚩尤淡紫红色的肉身上拔了出来,一时之间,金光耀眼,将整个地下室照耀得金碧辉煌,而被闵悟插在一旁的魔尊金箓,也立刻爆发出了血色的气息,与金色的光芒分庭抗礼。

    顾一夏眼疾手快,不等金芒出现变化,手中的匣子一圈,就把完整的轩辕剑意给装了进去。

    “啊!”就在轩辕剑意被拔出的瞬间,四人立刻听到一阵凄惨的尖叫从楼上传来,虽然很微弱,可是这四个人谁也不是吃素的,那尖叫声听得真真的。

    “是文歆儿!”戒佛说道,脸色惨白。

    “快上去看看!”闵悟说着,握住了魔尊金箓,刷刷两下将蚩尤的双臂和双腿再一次斩断。魔尊金箓不愧是蚩尤的克星,传说中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蚩尤肉身,在魔尊金箓的刀锋之下居然和豆腐一般,应声而断。

    闵悟手一挥,蚩尤的四肢也被装进了闵悟的私人空间里,那孤零零的身体,就那么在地面上剧烈地抖动着,却丝毫没有办法活动起来。

    为防万一,戒佛更是下了一道佛印,压住了蚩尤的主体,然后就被闵悟拉到了楼上——闵悟开辟的空间,自然可以任意穿行。

    “啊!”文歆儿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惨叫道:“你放过我!你别找我!求你了!你别找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