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5章 夜守令

    听到《秘经·空》的名头,不少人都愣住了。

    像是戒佛、顾一夏这样的,他们完全清楚《秘经》到底有多强,而从未在历史记载中现世的三绝卷究竟有多神秘,这些他们都知道。

    而像是文歆儿、莉莉丝、达斯这样的,他们虽然对《秘经》缺乏很完备的系统性了解,也没有亲身接触过《秘经》,但是他们很清楚《秘经》究竟是何等强大的功法。原因很简单——看闵悟就知道了。

    《秘经·鸦》和《秘经·空》一样,列属三绝卷之一,虽然《秘经》中还有一些听起来名头更大的如《龙》、《蜃》、《鬼》之类的分卷,但是三绝卷本身就是因为其神秘的特性而被称为三绝卷的,能找到三绝卷,本身就是天大的福缘。

    可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问题是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为什么文歆儿可以听到《秘经》的声音,而闵悟却说《秘经》是和风十郎产生了感应呢?

    “这卷《秘经》究竟是文歆儿的?还是风十郎的?”达斯对于归属问题当然是直言不讳地询问。

    “风十郎的。”闵悟淡然回答。

    “可为什么文歆儿听到了《秘经》的声音?”

    “因为这卷《秘经》已经生出了灵识,它是感到了风十郎的气息,才借此朝着气息的所在发出呼唤的,只是没想到,那气息在文歆儿身上。”闵悟解释。

    “可是一块夜守令而已,怎么会引起《秘经》的反应?”达斯也是有夜守令的人,而且因为一加入中洲夜守的序列,他就直接成为了八圣灵,更是被闵悟直接写到了万灵九宫箓上面,这就相当于直接任命了。所以他的夜守令,无论质地还是样式,看起来都比风十郎的高级得多。

    “果然,虽然你这段时间读了不少我的书,对于中洲夜守存在了一定的了解,但是毕竟本质是西洲夜守,所以你并不了解夜守令这个东西。”闵悟道。

    “这有什么关系吗?”达斯好奇起来,他虽然好学,翻了许多闵悟的书,可是闵悟的书除了那些闲谈、杂谈、史记之外,全都是极其高深的各种法术概论,别说是达斯这样中文半吊子的西洲人,就算是地道的中洲人,甚至是中洲夜守,看闵悟的那些书都觉得费劲。

    “让老顾给你解释吧,带着文歆儿到地下室来,我去扛风十郎,我们地下室见。”闵悟说着,拍了拍手,在众人眼前化成了一团虚影。

    毕竟是幻术大师,很可能在给文歆儿探查完识海之后,就已经跑掉了,众人还在这傻傻地听他说话。

    不过现在也没人纠结这个问题,大家都看着顾一夏,等着学术大师顾一夏给出结论,毕竟就算是地道的中洲戒佛,还有真正的中洲夜守文歆儿,都不是很清楚夜守令除了相当于警官证的效果,还有什么别的特点。

    “你们想从哪个部分开始了解啊?”顾一夏一看到闵悟当了甩手掌柜,就知道这个问题的解释自己躲不掉了,一边暗骂闵悟无耻。另一方面,他也想尽量省事,能只说一部分就不全说,毕竟这种问题又大又假。

    “先说夜守令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达斯还是想从最初级的东西开始了解。

    “夜守令嘛,顾名思义就是夜守持有的令牌,每一个得到中洲官方认可的夜守,都会得到专属于自己的夜守令。像是黑沟党那样的组织,其成员是没有夜守令的,不过你要是从别的门派出师,并且得到了夜守令,然后加入黑沟党,夜守令也是保留的。”顾一夏道。

    说白了,夜守令就是一张一次领取,终身有效的身份证,证明了你的官方夜守身份,即便你以后不再是“公务员”了,但是这张证件依然拥有法律效力。

    “那为什么风十郎的夜守令就能引起《秘经·空》的感应呢?”文歆儿也问上了,这显然关乎到更深层次的问题。

    “唐朝的时候有个组织,叫做钦天监你知道吧?”顾一夏反问文歆儿。

    “那不是相当于气象局一样的存在吗?掌管节气、推算历法的。”文歆儿毕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历史知识还是很牢靠的。

    “事实上钦天监从秦朝时候开始就有了,所谓气象局,只不过是对于普通人的称呼,事实上,钦天监是最早的官方夜守组织,也是人类和夜守合作公开化的标志。”顾一夏道。

    “这又说明什么?”文歆儿不解。

    “你们现在所用的夜守令,就是以先秦时期的技艺,制造出来的道具。秦王以法立天下,不仅车同轨、书同文,更是将天下三教九流全部归于秦朝管辖。这夜守令最初的作用,不是身份证明,而是一种登记在册的‘契约书’!”

    “按历史记载,封神大战后,人和妖终于被彻底划分,以日夜为分界,人类行走于白昼,而妖鬼出没于黑夜。同时,妖、鬼之流作为失败者,不仅被剥夺了灵智,更是永远不得出现在人类社会之中,所以周朝立国后,那些乱七八糟的妖怪就很少在人类社会中出现了,就是这个原因。”

    “可是既然有人在夜间活动,自然就有妖邪鬼祟会破坏这条天定的契约。所以,就有了夜守,可是夜守不仅和妖鬼一样拥有强大的法力,还和人类一样天生开启了灵智。这样的力量,难免成为人类眼中的‘核武器’。”

    “于是,东周末年,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割据,各大人类势力为了谋取利益,将夜守拉入了人类的纷乱战争之中,这才有了所谓的百家争鸣之说,那个年代,不仅是人类的命贱,夜守的命,同样也贱。”顾一夏一边回忆着历史,一边给众人讲解,都没发现他已经跑偏了。

    “你没说到夜守令的事呢!”闵悟不在,莉莉丝终于恢复了常态,立刻朝着顾一夏抗议起来。

    “这就说到了。”顾一夏急忙把话题转回:“秦国统一六国之后,不仅将原属于六国的平民百姓纳入管辖,更是连天下夜守也没放过,命令当时中洲最强的夜守徐福,创建钦天监,用以监管天下夜守。”

    “为了便于管理,所有向大秦效忠的夜守,都需要去钦天监制造一枚夜守令,要拿到夜守令,就以一丝元神来换。说白了,有了这夜守令,就是秦朝的‘高级公务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无视寻常的国家机关,但有一点,你的小名就交给了秦朝。”

    众人这才恍然,夜守令最初根本就不是什么身份证明,而是一份价格昂贵的“卖身契”,夜守将身家性命交予秦国,换取优厚的待遇和自在的生活,同时保护秦国的百姓,如果出现不轨或者反抗,人家就能灭了你的元神,让你魂飞魄散。

    文歆儿第一个反应过来:“那我们的命是不是——”

    “这就说到唐时了,大唐兼收并蓄、兼容并包,唐太宗更是以仁义治天下,这残酷的夜守令机制从此作废,铸造夜守令,不再需要元神,只需要些许本人的先天灵气,就能轻易生成一枚夜守令,也就是如今你们所使用的这种令牌了。”

    原初灵力就是指每个人生来就携带着的灵气,人类乃是万物之灵长,天生就拥有或多或少的灵气。像是文歆儿就属于先天灵气充沛的类型,闵悟在最初见到文歆儿的时候,就给过这样的评价。

    “先天灵气乃是每个人独有的气息,有了这样的气息,夜守令就能精确到个人,充分证明夜守的身份,所以这种体制一直沿用至今。”顾一夏说道。

    “所以,《秘经·空》卷是感应到了风十郎夜守令上,属于风十郎的先天灵气,才发出力量去呼唤对方?结果却传到了文歆儿的脑海之中?”莉莉丝不确定地问道。

    顾一夏打了个响指:“没错。”

    “可闵悟又是怎么知道的?”戒佛好奇的是这一点。

    “别忘了,闵悟是修炼过《秘经》的,而且还修炼了两卷,有趣的是,闵悟的《秘经·蜃》原本是不能修炼的,在修炼了《秘经·鸦》卷之后,这卷《秘经·蜃》居然就能修炼了。所以无论是《秘经》的召唤,还是不能修炼《秘经》的那种感觉,闵悟都能感受到。”顾一夏总结:“所以,闵悟很可能从文歆儿的记忆里,发现了我们所不能发现的细节。”

    说完,顾一夏立刻“噌噌噌”地开始往楼下跑,闵悟刚才就说了要把风十郎扛出来解冻,显然就是要让风十郎修炼《秘经·空》了。顾一夏从没见过从零开始修炼《秘经》的景象,就算是为了研究进行数据采集,也绝不会错过这样的场面。一看到没人有问题问自己,顾一夏立刻乐呵呵地跑了。

    “要不······我们也去看看?”戒佛问众人。

    大家这才从巨大的信息量中反应过来,现在哪是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的时候,闵悟下去都不知道多久了,风十郎只怕早就已经解冻了,这么精彩的画面要是错过了,恐怕一定会抱憾终身的。

    众人追着顾一夏的脚步声,就这样一路跑到了地下室,就看到闵悟和顾一夏正在往风十郎的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管子的另一头,还连接着蚩尤。

    “你们在干嘛!”文歆儿吓了一跳,立刻质问闵悟和顾一夏。

    “做术前准备啊。”闵悟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天气。

    “这是什么手术啊!”文歆儿震惊,闵悟会外科手术这一点她知道,但是她完全不知道闵悟和顾一夏给风十郎插这么多管子,属于哪一种外科手术。

    “二次转化。”顾一夏的语言精练极了。

    “什么叫二次转化!”文歆儿隐约觉得这恐怕不是什么轻松的好事。

    “激活风十郎九黎族的血脉,然后再一次进行夜守转化,用蚩尤的血。”闵悟声音中充满狂热,忽然让大家觉得他是被顾一夏灵魂附体了。

    “等会儿!等会儿!”文歆儿立刻冲上来拦住他们。

    “等什么?”顾一夏急不可耐。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有生命危险!”文歆儿还是把担忧说出来了。

    “那肯定是有的。”闵悟一点也没有撒谎的意思。

    “能不能先把风十郎弄醒,让他直接修炼《秘经·空》卷,这样或许法力就恢复了,实力还能增强。”文歆儿劝阻道。

    “你以为我们不想用这样的办法吗?”闵悟反问道。

    文歆儿愣住了,他知道闵悟肯定研究了些什么,顾一夏虽然只早了一分钟下来,但是这两个狂热的天才肯定用传音术交流过了。

    “《秘经·空》的情况和我们以往遇见的《秘经》都不一样,长时间被轩辕剑意封印在蚩尤体内,导致《秘经·空》已经彻底与蚩尤的血肉相合。”闵悟皱着眉解释起来:“尤其是蚩尤本身并没有死,这样的话《秘经·空》的归属权还在蚩尤身上。”

    “啊?”文歆儿没想到,已经开始召唤风十郎的《秘经·空》卷,居然还是属于蚩尤的,也就是说,这卷《秘经·空》,其实是在劈腿?

    “相对于其它《秘经》只是完全归属于原拥有者,在原主死后,它们才寻找新的主人不同。”顾一夏只能耐着性子解释,没办法,文歆儿如果就这样堵着,他和闵悟却是不能继续插管工作了:“《秘经·空》拥有自己的灵识之后,已经开始择主,而风十郎就是它看上的下一任主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必须用**转移的办法,把它从蚩尤身上嫁接到风十郎身上。”

    嫁接······风十郎难道是盆花吗?

    “不行不行!”文歆儿依然不答应:“你们两个不能光凭推测,就搞那么危险的手术实验!”

    闵悟看了看坚定的文歆儿,又看了看悲催的顾一夏,试探着问道:“那要不然我们先暂停,暂时把风十郎冻回去?”

    “这多浪费时间啊!”顾一夏痛心疾首,闵悟作为最坚实的队友,居然在关键时候叛变革命,这实在是重大的损失。

    “反正还有两个月,不如你先把理论和数据完全解决。”闵悟道:“正好我解决轩辕剑意。”

    “你要解决它什么?”顾一夏问道。

    “炼制法器啊,我估计百分百是法宝水平的,正好代替和光同尘。”闵悟笑道。

    “你好猥琐啊!”顾一夏感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