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1章 周门旧事(四)

    闵悟的话,就像是一把刷子,在周锻宏的脸上刷了厚厚的一道白漆。

    就连周铎辉三兄弟,也立刻狐疑地看向周锻宏,这个在周氏的下一辈当中,享尽了天才之名的年轻人。

    “宏儿,闵悟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就连周锻宏的亲生父亲周铎辉,都忍不住偷偷地询问周锻宏。实在是闵悟刚刚才看破周铎名练功遗留的后患,现在就尖刻地指出了周锻宏的问题,实在是让人不由得不信。

    “父亲,这黄口小儿完全是信口开河,胡编乱造,你没听到他之前怎么说三叔的吗?”周锻宏立刻也站起身,指着闵悟,对周铎辉辩解道。

    周铎名因为修炼功法贪功冒进,不得其法,又服食了特殊的药物,导致阳元有失,本就是周氏一门中不能再机密的机密,除了现在身为门主的周氏三兄弟,就只有一些已故的老一辈才知道这件事。周锻宏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以认为闵悟是信口开河,随意胡说来反驳周铎名之前的言语攻击。

    但是,只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才明白,闵悟所说的周铎名的情况,完全正确。正是因为闵悟所说的情况百分百正确,知道内情的周铎辉三人,才会对周锻宏的实力和天赋,抱有疑惑。

    但是,宴席之中的大部分周氏门人,却都认可周锻宏的说法。在他们看来,三门主功力高强,而且阳刚气十足,胡子也是一大把,而且性烈如火,完全就是彻头彻尾的男人,又怎么会是像闵悟所说的阳元有亏呢?

    “少门主。”闵悟对周锻宏的态度很平淡,虽然用了敬语,但是却丝毫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有机缘,是好,能把握机缘,也是极好。但是机缘已尽,该放手的,还是要放手。”

    “你这个小杂种什么意思!”周铎名拍案而起,怒喝道。

    周铎名虽然知道,闵悟所说的自己的情况是正确的,所以他所说的周锻宏的情况也应该是真的。但是,无论是为了自己在夜守界的地位,还是为了自己的侄儿的名声,更为了江城周氏千年的声誉,他都不可能承认闵悟所说的话。

    “我想说的是,江城周氏铸成轩辕剑,奠定炎黄基业,乃是千秋万世的功德,每一代,都一定会有天道护佑,保证家门不衰。”闵悟说着,一番话振振有词,而且全拍在了周氏的马屁上,大家都暗自点头,一时间也没有去计较闵悟之前的得罪。

    “但是下一代中的天才,绝不是周少门主!”闵悟话锋一转,指向周锻宏。

    这华丽的转折瞬间惊呆了宴席中的人们。一时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大家都静静地盯着闵悟和周锻宏,还有身为门主的周铎辉三兄弟,也有些自作聪明的,去看霍神恩大气也不敢喘,就等着下文。

    “闵悟贤侄,这可是在说笑吗?”周铎辉整理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艰难地询问闵悟。

    “没有说笑,周氏年轻一代的天才,我已经见到了。”闵悟淡然地坐下,端起一杯酒,送到唇边:“虽然今时今日,她的功力远不如少门主,但是少则三年五载,多则十年以内,她一定能靠着真正的努力,成为周氏第一高手。”

    闵悟说完,正准备喝酒,被霍神恩一把劈手夺过酒杯,顺便还给了闵悟脑门一下:“臭小子,以为把他们震住了就能把我震住了吗?这杯酒不是你的!小小年纪,尽想坏主意偷酒喝!”

    原本闵悟建立起的气氛,一瞬间全部被打破了,也不知霍神恩身为其师,这行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霍前辈,您看之前令徒所言,实在是······”周铎辉向霍神恩敬了一杯酒,臊眉耷眼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门主,这孩子虽然说话不中听,但是句句属实。”霍神恩低声道:“虽然我也不愿意去相信,但是《秘经·鸦》卷,真的有这般妙处,能将人看个通透。”

    “一派胡言!”周铎名怒道:“若他说的的是真的,我和宏儿,岂不是真如他所言的不堪?霍老儿,我看你不是来求药的,你是来砸场子的。”

    霍神恩正要解释,闵悟忽然又冒出来,说道:“砸的就是你家,砸不疼你怎么会把东西交出来?”这话一出,不止是霍神恩和周铎名,就连周铎辉和周铎远,乃是宴席中的许多人,脸色都起了变化。

    “好啊!果然是来我周家立威的!”周锻宏双眼精光暴射,飞身一跃,立于场中,朝着闵悟喝道:“今日,就让我这个周氏一门的天才,来领教一下你这个中洲第一天才的本事吧!”

    “唉!”看到周锻宏自行跳入场中,周铎辉知道和光同尘还是要去取的,无奈之下,只能对周铎远低声道:“二弟,你去看看周茱回到住处了没,到了的话,把周锴先祖孙带来,还要带上和光同尘。”

    周铎远也明白,此时两名年轻人的比试势在必行,既然已经无法回避,那么之前答应好的要给周锻宏的彩头,此时尽可以去取来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有个彩头在,也能鼓励鼓励周锻宏,提升一点胜率不是。

    “看你们连摆个宴席,都空出中间的场地,还是露天饮宴,恐怕早就起了用武力拒我师徒于门外的心思吧?”闵悟笑道:“和你比试一下倒也无妨,但是比是比了,总要压些彩头吧?”

    “你若赢了,我们周氏一门的千年金胆草自然给你,你若输了,便要磕头认错,向我和我三叔道歉。”周锻宏立刻就给出了条件。

    “真不要脸,那千年金胆草本就是要给的,算不得彩头,你就说你拿什么给吧。”闵悟笑呵呵的,直指周锻宏不要脸。但是闵悟这么说,事实却非如此,试想一下,闵悟输了不过是丢个面子,别人可是要把镇宅的灵草拱手相让。闵悟竟然还不满足,要让周氏一门加注。

    但是闵悟这样说,却不会有人觉得突兀,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有时候,面子是比命还大的事。闵悟如果输了,不仅要道歉,还要磕头认错,从此在夜守界,就再也没有什么面子可言了。如此考虑,很多人倒觉得,闵悟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

    “好啊!臭小子!你够胆子!”周铎名怒极反笑,指着闵悟道:“你若是真的赢了宏儿,我们江城周氏就再搭一件宝物便是,你说,要什么!”

    “听闻当年首山之铜,一者铸鼎,问鼎天下;二者逐渐,仁义无双。”闵悟道:“据说铸剑之后,那首山铜还剩下一大块,被周氏先祖反复精炼,成为一块拳头大小的神铁,名为首山精。小侄不才,就想要这首山精,来把玩把玩。”

    闵悟此言一出,当真是语惊四座,一个敢吭气的都没有。实在是闵悟的胃口,已经大到了把人吓傻的地步。

    如果说千年金胆草,算是周氏一门的镇宅之宝,那么这从上古时期传下的首山精,就是周氏一门立身的根本。

    首山之铜只有那么多,除了赫赫有名的九州鼎和轩辕剑,剩下的材料只有这样一块。倒不是周氏一门不以首山之铜铸器,而是这剩下的一块首山之铜,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这是周氏一门曾为黄帝铸剑的证据,一旦没了,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好,就予你首山精!”周铎名正在气头上,立刻就答应了下来,急得一旁的周铎辉差点吐出血来。可是周铎名虽然不是最大的,但大小也是个门主,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周铎辉就是想改也改不了。

    “三门主真豪爽,就这样说定了。”闵悟说着,纵身跃入场中,与周锻宏遥遥相对:“说吧,你想怎么比?”

    “那还用问!斗法比试,生死各安天命!”周锻宏也是气急败坏,说话不过大脑,他就没去细想闵悟如今的战绩可是达到了胜率百分百的恐怖境界。

    “你可想清楚了?”闵悟问。

    “哼,你怕了?”周锻宏不屑道。

    “唉,你虽然天赋有限,但是也不用这样自暴自弃吧?”闵悟双手背到脑袋后面,悠哉道。

    “死到临头,你还空逞口舌之利!”周锻宏大怒,手一抖,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也不知从何处拔出,周锻宏挺剑便刺向闵悟。

    周锻宏虽然从未挑选过自己所专用的兵器,也没有让家族为自己打造得心应手的武器,但是周氏本就以铸剑闻名天下,铸剑之术和用剑之法,在中洲夜守界就算不是冠绝天下,也是首屈一指的。周锻宏随便找一把削铁如泥的神兵,本就不是难事,以剑法为主,更是再平常不过。

    闵悟看到周锻宏这势如奔雷的一剑,丝毫没有退缩之意,迎头便冲向周锻宏。

    周锻宏看到闵悟这般决断,心下暗喜,周锻宏所练的剑法,本就以变化和速度为主,这威势强劲的一剑,根本就不是什么盛怒之下所出的杀招,而是用以掩藏变招的手段。闵悟如果闪避或是格挡,这一招的变招还无法把威力尽显,但闵悟这样迎头对攻,却正中了周锻宏的算计。

    “受死吧!”周锻宏高喝一声,就在要和闵悟相撞的瞬间,右手手腕一抖,剑锋一颤,一记轻巧的措腕弹剑之技,尖峰竟然出现了诡异的变化,以一化二,在空气中出现了两道清晰的剑光,同时攻向闵悟。

    “这幻光剑诀当真被少门主练到了秒处,剑影生化已经可以伤敌,当真是厉害啊!”有宴席当中认识这招剑法的,立刻就称赞了起来。

    然而闵悟丝毫不以为意,忽然一个弯腰,整个人仿佛鞠躬一般弯了下去,就这样轻易地躲过了攻向上路的剑招。

    周锻宏一愣,第一个反应就是闵悟这一招怎么这么难看。

    然而不等周锻宏细想,剑光所袭之处的上方,一个黑影忽然蹿出,一脚踢向周锻宏面门。

    “那是什么!”有眼力好的看清了那道黑影。

    周锻宏身处局中,自然能看到这道黑影,黑影的攻击是从上面发出的,要避过很简单,只要微微遁身或者低头就行了。而周锻宏也是这样做的,可是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周锻宏低下头,双眼目之所及,是一双脏兮兮的鞋底。

    闵悟之前那一个躬身,根本就不是为了闪避周锻宏那一分为二的剑影,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冲天炮”。

    就在闵悟躬身的同时,闵悟的右手就撑到了地面,顺势进行了一个半周的前翻,此时,周锻宏正好被闵悟分化出的黑影所攻击,准备低头。而就在这个时候,闵悟手部发力,一脚蹬起,攻击的方位,正是周锻宏一定会低下的头部。

    “砰!”

    一声惊心动魄的闷响,周锻宏整个人都被身形远小于他的闵悟踢飞了起来。然而不等周锻宏在半空中做出什么反应,先前那道黑影竟然追至半空中,一个劈腿将周锻宏从空中劈到了地面上。

    “是式神!”终于有明眼人看出那黑影是什么东西了,虽然在夜里,这黑影的形象变得有些难以辨认,但是通过两招变化间的表现,很轻易就能看出,这个黑影和闵悟的体术如出一辙,配合默契。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御魂师的式神了。

    “他什么时候放出式神的?”这就不是明眼人的惊讶了,而是知道式神术的人发出的疑问。要知道,式神的出现绝不是无声无息的,除非提前召唤出来隐蔽在附近,不然的话,一定会有蛛丝马迹,暴露式神的登场。

    “刚才那道剑光!”立刻就有人判断了出来,之前周锻宏使用剑招的时候,剑光闪烁,剑气爆散,一时之间威势无两。在那样光芒万丈的瞬间,一个隐藏力极强的式神悄然登场,确实容易让人忽略。

    “这孩子······”很多人说不出话了,闵悟的两招根本就不强,甚至连好看都算不上,但偏偏就是这么厉害。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式神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于御魂师和式神得心应手的配合。

    而周锻宏,不是输在了招式上,而是输在了没有及时发现这名式神的出现。

    一招之间,比周锻宏小了将近十岁的闵悟,已经展现了自己的非凡之处。

    天才之名,当之无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