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2章 周门旧事(五)

    闵悟一脚将周锻宏踢得腾空而起,由让式神将周锻宏凌空劈到地面,最难过的,除了周锻宏,就要数周铎辉了。

    毫无疑问,周铎辉是周锻宏的生父,平素无论如何掩饰,这份父子亲情终归是化不去的。周锻宏所背负的天才之名,对周铎辉来说,不仅是周氏一门未来的希望,更多的,还是给周铎辉带来的强烈自豪。

    我的儿子是天才。

    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是何等样的荣光,不止是在私下里每每思及,就连在和自己的兄弟,讨论到家族中年轻弟子的修行水平之时,周铎辉也总是会感到无限的自豪。

    可是,今天,自己这个出类拔萃的儿子,在闵悟面前,只一招,就被压得抬不起头。虽然一招只差说明不了什么,但是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打击,有时候一招就够了。

    “宏儿,你可要给爹争气啊!”周铎辉放在桌子底下的双手,不禁都捏紧了拳头。

    周锻宏仿佛是听到了周铎辉的声音,艰难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恨恨地盯着闵悟,“噗”地一声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道:“果然是天才,小小年纪,就能在无声无息之间,放出式神,配合自己进行战斗。”

    “嘿嘿。”闵悟丝毫没有谦虚,十岁上下的孩子,又怎么懂得谦虚的道理:“我的式神,鸦神。怎么样?厉害吧!”

    那黑影此时已经并排站在闵悟身旁,身高身形与闵悟一般无二,只是周身笼罩在黑影之中,还不断有一片片漆黑如墨的羽毛从其身上飘落,甚是骇人。

    “鸦神?”周锻宏愣了一愣:“难道传说中,御魂师可以从《秘经》中炼出独有的式神,这个传言是真的?”

    “是吧。”闵悟笑呵呵地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这一卷是炼出来了。”

    周锻宏暗自咬牙,表面上虽然只是因为这一击,有些愤慨,但内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闵悟的这份从容淡定和自信,对于周锻宏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只有真正的强者,面对比自己弱得多的人,才会有这份淡定和自信。

    “别那么自信,天才。我还没有使出全力呢!”周锻宏高喝一声,再次揉身而上,这一次,他的速度快极,如同疾风掠影一般,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倏忽之间,就到了闵悟的跟前。

    就在周锻宏欺近闵悟身前的同时,闵悟也出手了,手中黑光一闪,一柄如同羽毛一般的单刀赫然已经握在闵悟手中,就像闵悟的羽翼那样,漆黑如墨,闪亮似铁。

    要知道,此时的闵悟,还没有修习《秘经·蜃》卷,并未学会幻术。也没有遇见顾一夏,还没有以创新的思路发明出剑符的炼制之法。更没有取得魔尊金箓,那把天下第一的霸道魔刀。此时的闵悟,只是单凭体术、法术、式神三样特长取胜的。

    闵悟的刀比周锻宏的身形更快,在残影还未出现在闵悟身前的时候,这把乌黑的羽毛状单刀就刷出了一大片乌沉沉的刀光,如同黑夜中振翅的乌鸦,充满了诡异的观感,却又威势十足。

    但是刀光刷出,闵悟立刻感到了不对劲——没有斩到的手感。

    倒不是闵悟对周锻宏的速度估计错误,事实上,在闵悟修习《秘经·鸦》卷后,闵悟的脑域和精神力就远远超越了寻常夜守,乃至妖族。

    在极短的反应周期内,闵悟的大脑可以处理海量的信息,完成精准的计算。即便在没有脑域全开的时候,闵悟也能够拥有超乎寻常的眼力,并且具备异常准确的直觉,也就是“第六感”。

    这样的优势,使得闵悟在体术对战中的优势尤为明显,因为这就相当于掌握了夜守界的“独孤九剑”,对于任何招式都能轻易看破。即便碰上难以看破的招式,凭借直觉,也能轻松化解,很有一些“破尽天下武学”的意味在里面。

    可是这一次,闵悟失手了,他预估出的提前量显然是没有错的,然而没有斩到周锻宏,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周锻宏根本就不在那个位置。

    虽然一时之间,闵悟也没法想到周锻宏这招的变化,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残影的出现并不是因为速度快,而是因为有意要做出这种假象,给对手制造错误的视觉感受和判断。

    就在闵悟一刀斩空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闵悟的左后方涌来。毫无疑问,周锻宏要从闵悟的左后方发起攻势。

    左后方是一个十分刁钻的方位,因为闵悟是右手使刀,左手是空的,要攻击到左后方的位置,所需的时间是最长的,所要攻击到的距离是最远的,也就是说,破解难度是最大的。

    可是闵悟绝不是一个寻常的路人甲水平的角色,就在危机感传来的一瞬间,闵悟下盘双脚飞快地一错,整个人借着之前那一刀的力道,强行在原地加速旋转了半周。这样一来,原本落空的攻击再一次扫向了周锻宏。

    半空中,闵悟的黑色单刀和周锻宏手中那柄极窄极薄的单剑横面相交,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更是迸射出大量的火花。

    闵悟的直觉很准,甚至连判断的位置都准确无比,闵悟单刀所指的位置,正是周锻宏单剑所攻方位。一刀一剑,竟在空中交错,擦出了剧烈的火花。

    不过,周锻宏的攻势,终究是被闵悟后发先至的反攻打断了,为了避过闵悟这快到极致的一刀,周锻宏势必做出躲闪,手中刺出这一剑俨然无法再伤到闵悟。

    但是,周锻宏放弃了进攻,闵悟却没有。

    像是早有准备一样,闵悟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也握住了一把和右手同样的黑色单刀,形若鸦羽,通体漆黑。顺着飞快的旋转之势,闵悟的右手攻击落空的瞬间,左手的攻击俨然已经跟上,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随周锻宏,直朝其胸口刺去。

    只是这一下跟进,来得实在是晚了些,周锻宏再不济,也是当下周氏一门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要挡下这慢了些许的一刀,还不用太费周折,手中的单剑微微一横,就挡住了黑色单刀寒光闪烁的刀尖。

    “叮!”

    一声脆响,一股大力从周锻宏剑身上传来,将他整个人顶了出去。闵悟这一招,赫然不是为了攻击,而是早就料到了他周锻宏能挡下,借由这一个格挡,用巨大的力量,将周锻宏给推了出去!

    还有后招!周锻宏大惊,此时他虽身在半空,但对于拥有飞行能力的夜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尴尬的情况。可是,他根本没想到,闵悟居然还有后手。

    惊讶之下,周锻宏立刻凭空借力,腾空而起,正要向上一蹿,忽然感到一阵莫大的恐惧感,耳边也响起了周铎辉的呼声:“宏儿小心!”

    周锻宏福至心灵,立刻停止了势头,只觉得夜空中一阵凄厉的劲风扫过,模糊间,一道黑影在眼前划过。当想到那黑影究竟是何物之时,周锻宏吓得全身冷汗。

    那赫然是闵悟投掷出的单刀!

    闵悟早就料到周锻宏会在左手刀攻击的瞬间,用剑去格挡,所以在左手刀上施加了极强的力道。可是周锻宏也不傻,这一刀的力道奇大无比,必然引起周锻宏的警觉。身处半空,周锻宏只要意料到闵悟会有后手,唯一取得闪避先机的办法,就是使用腾空类法术。而这一切,早在闵悟的意料之中,只要周锻宏腾空向上,这一刀立马就会将周锻宏射个对穿。

    “不是单打独斗吗?怎么周门主还能拉偏手的?”闵悟站在原地,也不去追击周锻宏,只是微微扭过头,也不正脸去看周铎辉,兀自问道。

    “一时失言,闵悟贤侄莫怪,莫怪。”周铎辉脸上也是老大无光,他毕竟心系爱子,一时情急之下出声提醒。周锻宏没看到,可是其他人都看到闵悟以抖手,将右手上那把黑羽单刀射了出去。

    “周门主真是不讲究。”闵悟乐呵呵的,像是在开玩笑,但是越是这样的语气,越是让周氏门人感到脸上无光。

    “哼,别得理不饶人。”周锻宏落地,脸上犹自带着几分惨白,冷声道:“大不了,等会我寻觅到机会给你致命一击的时候,你师父出言提醒,我也放你一马好了。”

    “我可没那爱好!”闵悟立刻摆手道:“而且你要脸吗?凭你也能伤到我吗?”说着,闵悟左手一挥,那把黑羽单刀立刻化作无数漆黑的鸦羽,散落于空中。

    看到这一幕,周锻宏还没说什么,身在场外的霍神恩,忽然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周少门主还是不错的,能做到这一步。”

    这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铎辉立刻探过身来,客气地问道:“霍老前辈,何出此言啊?”

    霍神恩只是笑笑,也不说破,只是指着场中遥遥相对的二人,说道:“你再看下去,过不了几招,你就知道了。”

    却说闵悟挥散了左手刀,又将右手刀投了出去,手中再无武器,只是右手背在身后,左手做一个引手势,朝着周锻宏道:“请吧。”

    周锻宏怒极,再次快步冲上,这一次,周锻宏的速度远不如上一次快,但手中的剑,却丝毫不慢。

    就在周锻宏一剑刺向闵悟的时候,闵悟一伸手,就去拿那把又窄又薄的长剑,然而不等闵悟的手伸出去,周锻宏和剑就一起消失了。

    这一次,不等再出变故,闵悟一个拧身,放在身前的左手忽然往身侧一捞,竟然生生揪住了周锻宏的手腕,迅猛一拉,将周锻宏摁在了地上,右手挥出,一拳捣向周锻宏面门。

    不止是周锻宏,观看比斗的所有人,此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周锻宏的幻光剑诀,竟然被闵悟轻而易举地破解了。

    “这是怎么回事!”周铎名大惊失色,幻光剑诀本就讲求借以光影,隐身藏剑,于不可能处,攻敌所不备。虽说只有配合名剑和光同尘,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但是单以剑法论,这门剑法在周氏一门也是极强的剑法了,怎么会让闵悟说破就破。

    闵悟这一拳,威力自然是极大的,但是周锻宏绝非泛泛,真不至于让这一拳就如此得逞。剑光一闪,那柄长剑居然划出了诡异的弧度,直刺闵悟面门。

    闵悟一个抬头躲过长剑,立刻撒手放开了周锻宏,一个后空翻朝后高高跃起。因为那刺向面门的一剑,就算由闵悟躲过了面门,只有周锻宏随手一劈,就能将闵悟斩伤。

    周锻宏逼退闵悟,立刻足下一顿,往后倒飞出去。

    谁知闵悟早已料到周锻宏的伎俩,那一个后空翻可不是单纯的躲闪,只见闵悟在空中一踏,竟如同脚踏实地一般发出“啪”的一声空响,闵悟整个人立刻朝着周锻宏再次冲了过去。

    周锻宏刚刚从闵悟身下逃脱,忽然就感到眼前一暗,定睛一看,当真是吓个半死。闵悟竟然已经追到了自己的上空,双手张开,如若苍鹰扑兔一般,俨然一副要狩猎周锻宏的架势。

    “踏足空行!”周铎名大惊失色,他是修炼体术的,自然知道踏足空行这门空中闪转腾挪所用的招数,只是想不到,居然在一个孩子身上使了出来。

    闵悟合身扑下,周锻宏无法,只能立住身形去挡,谁知闵悟一手夹住了周锻宏长剑,双腿也不知从何处借力,就这样凌空朝着周锻宏的上身钳了过去!

    “飞十字固!”这下不只是周铎名,就连周氏门人也有不少被这一手吓到。飞十字固本不是夜守的体术,乃是凡人的搏击技,在很多流派的擒拿术中都有体现,在瀛洲的柔道和森洲的柔术中更是著名的绝技。

    闵悟这一下攻势,直接掀起了众人的惊讶。无论是凌空的空手入白刃,还是从剑刃借力发起的飞十字固,都是极难使用的技巧。可是闵悟,只是一个十岁上下的孩子啊······

    周锻宏的惊讶也是无以复加,仓促之际,他也来不及细细思考,左手一挥,一柄短剑就这样扔到了远处。然而,这柄短剑并不是攻向闵悟的,而是朝着周锻宏自己的身后扔的。

    就在闵悟的飞十字固要锁住周锻宏的瞬间,周锻宏一打响指,一阵闪烁的亮光,闵悟的双腿夹到了一柄短剑,正是周锻宏之前投出的那一把。

    “剑影跃迁?”周铎辉失口叫道。

    闵悟一愣,周遭惊呼到一半的周氏门人也是一滞,惊呼声全被卡在了喉咙里,下一秒——

    “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全是送给周锻宏的,原因无他,正是这一记恰到好处,妙到毫巅的剑影跃迁之法。

    “大哥!”欢呼声中,周铎远从天而降,双手各搀了一人,正是周锴先和周茱祖孙二人,就这样突兀地降到了周铎辉的面前。

    “二弟!快看啊!宏儿竟学会了剑影跃迁之法!”周铎辉不管不顾,只是抓着周铎远的双臂激动道:“这可是三百年来无人能参透的极强技巧啊!”

    “哦!是吗?”周铎远也是一愣,随后立刻调整了一下情绪,对周铎辉道:“大事不好了,大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