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3章 周门旧事(六)

    “有什么不好的,慢慢说。”周铎辉刚刚看到了周锻宏那记精彩绝伦的剑影跃迁,心中喜不自胜,自认无论再有什么变化,也不会有什么以外,周锻宏,应当可以稳赢闵悟了。

    “大哥,是关于和光同尘的!”周铎远压低了声音,语气却万般焦急。

    “那没关系,二叔和周茱不是都被你带来了吗,怕什么!”周铎辉一摆手,是以周铎远别再多说,指了指场中,道:“先看看他们的比斗。”

    周铎远无奈,只能先安排周锴先和周茱在正席一侧坐下,然后来到周铎辉身边,虽然他所要告诉周铎辉之事,确实重要,但是要按重要程度排个顺序,倒也确实排在这场比斗之后。

    “二弟,你看你看。”周铎辉一看到周铎远过来,立刻拉着他道:“现在闵悟也不敢贸然进攻了,就因为之前宏儿使出了一次剑影跃迁之术。”

    “三百年来无人练成的剑影跃迁之术吗?”周铎远喃喃道。

    剑影跃迁,乃是江城周氏的独门绝技。

    江城周氏,本以铸剑之道闻名于天下,传袭千年,但是这个铸剑之道,本就不同于夜守的炼剑之道,一言以蔽之:江城周氏只能打造出神兵利器,即便这把剑能够呼风唤雨,也只能握在手中,不能像寻常夜守以法力炼制的飞剑那样,百步之外取人首级。

    在早些年,周氏的这个弊端尤为明显,因为在封建时代,世间的矿物资源还算是富足的,炼制飞剑需要的大量珍惜材料,只要愿意下本钱,都还是能凑齐的。正因为如此,在汉唐时期,江城周氏经历了一段很长的低潮期,因为他们铸造的剑,在便捷性上,输给了飞剑。

    然而随着时代的迁移,那些珍惜的灵矿仙石日渐稀少,夜守界不得不放弃像是飞剑一类,需要大量资源来炼制的武器,像是闵悟发明剑符,并不是因为剑符真的比飞剑好,而是一种充分节省材料的手段,纯粹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沉寂了几百年的江城周氏,重新铸就辉煌。

    然而在那沉寂的几百年间,江城周氏并不是无所作为的,作为对剑最为了解的家族,为了应对飞剑那种来去自如的攻击模式,他们创造了一门神奇的法术——剑影跃迁。

    所谓剑影跃迁,很大程度借鉴了飞剑和主人的通灵感应原理,所不同的是,剑影跃迁在这个基础理论上,引进了故老相传的位移法门——代物阵,以及瀛洲替身术的理念,将之加诸于剑影跃迁的设计之中。

    剑影跃迁的具体功能很简单,就是通过特定的武器,和运功法门,在瞬息之间,实现施术者和武器之间位置的转换。

    这句话说来简单,但这完全是违背了空间规则的法术,在修炼之时,就出现了许多的艰难险阻。比如两者互换位置失败;人和武器传送到了同一个位置,然后施术者直接被武器刺伤甚至刺死;甚至是将武器传送到了别的地方而人没挪动位置等等情况。

    剑影跃迁这门法术的修炼难度,注定了只有少数人能够学会。加上飞剑、飞钩等法宝的日渐式微,剑影跃迁这门技艺对于江城周氏来说也不再是那么重要,于是渐渐的,这门法术就这样成为了无人练成的绝技,这一晃就是三百年,江城周氏居然一个会使用剑影跃迁的人都没有。

    然而虽没人能练成,但是江城周氏的族人却都知道这门技巧,在法宝奇缺的现代,剑影跃迁的强大就连小孩子都懂,不计其数的人去了解过这门神奇的法术,只是一直无人练成而已。想不到,在一场与外人的比斗上,周锻宏居然使出了这门法术。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剑影跃迁。”闵悟手中拎着之前和周锻宏换位的那把短剑,细细地打量着。这把剑并没什么独特,只是一把开了锋的寻常短剑而已,未发现丝毫特别之处。

    “能知道我周家的剑影跃迁之术,你这孩子还真不简单啊。”周锻宏称赞道,这一次,绝不是明褒暗贬,而是真心实意的夸赞。毕竟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还知道剑影跃迁之术,倒是不简单了。

    “知道你江城周氏的剑影跃迁有什么了不起的。”闵悟笑道:“你便是再用一次,我也不惧你。”

    周锻宏笑道:“真是狂妄。”

    猛然间,银光一闪,周锻宏随着银光出现在闵悟手边,长剑舞动,直接去削闵悟的手腕,竟然是借助剑影跃迁发动了攻击。

    然而闵悟不急不缓地,就这样将手一扬,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突兀的一剑,然后脚步一动,忽然从周锻宏的长剑一侧闪了过去。

    没错,就是闪了过去,好像很突兀地,闵悟就忽然从周锻宏的面前闪到了周锻宏的身后。

    周锻宏大惊,立刻再次运起剑影跃迁之术,然而闵悟早就猜到了周锻宏会用剑影跃迁来拉开距离,朝着不远处的那把短剑一个虚招,一股无形的力量出现,将短剑朝闵悟的方向扯来。

    就在短剑飞了一半距离的时候,短剑变成了周锻宏,然而周锻宏居然也像是那把短剑一样,朝着闵悟飞了过来。

    周锻宏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他是万没有想到,闵悟所发出的一记隔空取物力道居然这么强,连人都能捞过来。

    危急时刻,周锻宏知道不能再去卖弄剑影跃迁之术,这门法术偶尔当当奇兵还可以,一直这么用,能保持效果才是奇怪了。

    周锻宏手腕一抖,再次使出幻光剑诀,幻光剑诀本就强于变化,经过了之前剑影跃迁的铺垫,闵悟不仅要分辨幻光剑诀的剑招究竟是真是假,还要分辨这究竟是幻光剑诀还是剑影跃迁。

    周锻宏满以为在这样复杂的变化和强大的欺骗性之下,他能够轻松地击败闵悟。然而奇怪的是,闵悟不知道为什么,总能轻而易举地看破周锻宏招式的虚实,更能轻易地判断出周锻宏是否使用了剑影跃迁,而对于周锻宏位置的变化,闵悟似乎更是了然于心。

    周锻宏堪堪攻了三十招,已经是急得满头大汗,硬是拿闵悟没有丝毫的办法。闵悟也不知用了什么法门,竟然完完全全地破解了周锻宏的招式。

    “这是怎么回事?”人群中开始出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一开始,闵悟对上幻光剑诀的时候,那份紧迫感是人所共见的。显然,闵悟虽然靠着出色的分析了和超强的第六感,也不惧幻光剑诀,但是绝不会有现在这样轻描淡写、从容不迫。很明显,闵悟肯定是用了什么法术。

    “霍老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周铎辉实在是忍不住,又探头过来问霍神恩。

    “周门主不讲究啊!”霍神恩笑呵呵地,也不直接斥责周铎辉,只是讽刺道:“比斗较技,还能用问的吗?”

    “实在是闵悟贤侄现在所用法门太过诡异,我心下好奇啊。”周铎辉也不好意思,但是他是真的想知道。虽然幻光剑诀不是江城周氏最强的剑法,但是也算是很强的一门剑法了,此时被闵悟当成玩物一样戏耍,任谁都会觉得难以理解。

    “周门主不如看看,这场中多了些什么?”霍神恩也不藏私,毕竟有些东西就算你全告诉了对手,对手也不一定就能破解。

    “多了什么?”周铎辉不解,一直看着,忽然,一旁的周铎名忽然叫道:“是羽毛!这场上多了好多黑漆漆的羽毛!”

    周铎辉、周铎远两个身为兄长的,听到弟弟的呼声,立刻一看,果不其然,这场中出现了大量的漆黑羽毛。

    这些羽毛仿佛总会在空中飘扬一般,有的簌簌地从空中落下,有的又被劲风刮起,卷到空中,总而言之,就是有大量的羽毛在场中飘动。

    “难道是这些羽毛?”周铎辉问道。不是他没有眼力,而是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没错,正是这些羽毛。”霍神恩笑道:“就如同少门主用了剑影跃迁这门法术一样,闵悟这孩子,在那时碰巧也用了一门法术。”

    “什么法术?”周铎名性子急,也不管那些门派间的忌讳,直接就问了。

    “三弟!这是别人门派之秘,你怎么能问!”周铎远立刻呵斥道。

    “无妨无妨。”霍神恩却是笑道:“闵悟所用,并非是我这一派的法术,而是《秘经·鸦》卷中的一门法术,唤作暗影蔽日。”

    “暗影蔽日?”周铎远自己咀嚼了一下这个词的意思:“难道那漫天的黑羽,就是暗影?”

    “不错。”霍神恩解释道:“这门法术,一经运用,施术范围内就会出现鸦羽飘零的情况。而《秘经·鸦》卷,本就是长于脑域控制和精神力提升的。这些鸦羽,就是闵悟散布在这个范围里的分身。”

    “分身!”周铎辉立刻明白了。

    原来,闵悟根本不是破解了周锻宏的幻光剑诀和剑影跃迁,而是因为,在那个范围内,闵悟遍布着眼线。周锻宏任何微小的举动和变化,都被闵悟真真切切地看在了心里,在这样的情况下,闵悟可不就是轻而易举地应对就足够了吗?

    “这门法术,未免······太可怕了!”周铎远这样一个冷静的人,都忍不住惊叹起来。

    “可是既然闵悟贤侄能轻易破解宏儿的招数,为什么一直没下重手结束比试呢?”周铎辉不解,按说以闵悟的优势,完全可以立刻结束比斗,为什么要打得这么久。

    周氏三兄弟正思量着,忽然周锻宏使出了一记剑招,手腕一抖,剑刃仿佛一分为二,从两个方向刺向闵悟。

    “重复了。”闵悟忽然道。

    “什么?”只有距离闵悟咫尺距离的周锻宏,才听到了闵悟所说的话,然而一瞬之间,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幻光剑诀,一共七十二招。”闵悟淡淡地说道。

    周锻宏立刻就觉得冷汗从后劲处冒了出来,他只不过是重复出现了最开始战斗时使用的一招,闵悟居然立刻就将幻光剑诀的招式数报了出来。

    他那么久不发动攻击,竟然是要看我的幻光剑诀?周锻宏觉得背脊处一阵发凉,闵悟才十岁上下啊,居然就已经有这种心机了。

    想到这里,周锻宏剑法忽变,一剑跟着一剑,快如闪电,直逼闵悟。

    然而就在两次攻击的衔接之间,闵悟忽然像是消失了一样,下一刻,他忽然出现在周锻宏身后。

    “怎么回事!”周锻宏大惊,他很肯定这不是法术,而是很纯粹的移动。但是,他居然看不到闵悟移动的轨迹!

    “遮影步法!他怎么会我周家的遮影步法!”周铎远立刻跳了起来,他之所以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原因很简单——他就是练这套步法的。

    “宏儿都只练过幻光剑诀,没练过遮影步法,这少年,从何处学得的遮影步法?”周铎辉一时也是大惊。

    所谓遮影步法,并不是真正的步法,而是一种身法技巧,利用人眼的视觉盲区,转动身形,快速移动,使敌人无法捕捉到移动轨迹的一门体术,乃是江城周氏的不传之秘。

    听到周铎远的呼声,周锻宏也有些反应不过来,闵悟为什么会遮影步法?

    偷师?不可能!

    周锻宏立刻否定了这个答案。遮影步法乃是极高深的体术,只有高级的内门成员才能接触到,他周锻宏都还没资格呢。更何况,遮影步法其实乃是一套身法,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都能练,根本没机会让人偷师。

    周锻宏正思索呢,忽然感到一阵金风袭来,定睛一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不好!

    周锻宏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幻光剑诀,剑藏于影,剑形不显。幻光剑诀最基本的诀要,周锻宏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立刻反应过来,也顾不得形象,立刻倒仰身子躲过这一剑。

    然而闵悟的的攻势远远没完,在这凌厉的一剑过后,还跟着一剑又一剑,每一剑,都只见闵悟或挥或刺,偏偏所有人眼中,都看不到剑的存在。

    “怎么回事!他哪学来的幻光剑诀!”这时的周铎辉已经不是惊讶,而是震怒了,两门绝学被人家学走,他居然都不知道具体情况,这种感觉太过骇人了。

    “会不会是······刚刚他看宏儿使的?”周铎名是个浑人,往往想法也简单,想到就这样随口一说。然而就是这无心的一句话,却如平地惊雷,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只看一遍!还惨杂了许多别的动作在其中!就学会了幻光剑诀!”周铎辉说一句惊叹一句,他发现自己的脑细胞有点不够用。

    周铎远则不说话,直接看向霍神恩。

    霍神恩愣了愣,微微苦笑道:“他学东西确实只要看一遍就够了。”

    天才!

    真正的天才!

    这哪是什么人啊,这分明是一台**录像机,还是能自己解析,自己学习的那种。

    周氏三兄弟这下算是彻底服气了,人家看一遍就能把自己的绝学抄了去,自己再不乐意,也没法去说,毕竟对方的悟性都这么高了,唯一不让他学走的办法就是不用,可是不用,还怎么打?

    “不对啊!”周铎名忽然道:“就算他学会了幻光剑诀,怎么可能一把剑舞了那么久我们都看不到?”

    没错,幻光剑诀终究是剑法,而不是隐去长剑外形的法术。练得再高深,这剑也得有显出来的时候。使用幻光剑诀,全程不显出剑形的情况,倒也有,只是需要一把特定的剑——

    想到这里,周铎辉忽然看向了周铎远,颤声道:“二弟,你要说的事,该不会是——”

    “没错,大哥。”周铎远叹了口气,用一种很凄凉的眼神看着场中狼狈的周锻宏和意气风发的闵悟,说出了那个骇人的消息:

    “周茱告诉我,今天白天,她把和光同尘送给了闵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