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4章 周门旧事(七)

    听到周铎远的话,周铎辉的脸上怒气渐显,喝道:“你快叫周茱和周锴先过来!我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旦处在了气头上,周铎辉对于周锴先这个叔叔,也没有了假模假式的尊重。

    周茱和周锴先坐得并不远,周铎远很快就把二人带来了,周茱还目不暇接地盯着场中打斗的闵悟和周锻宏,挥舞着小拳头,叫着:“闵悟哥哥加油!加油!”

    听到周茱的呐喊助威,周铎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刻伸手一探,将周茱抓了过来,喝问道:“周茱,我问你,是不是你把和光同尘给了闵悟!”周铎辉此时是又气又急,语气之中早已没有了平日的城府。

    周茱忽然被拉到周铎辉面前,一时之间脑筋还没转过弯来,看到周铎辉横眉怒目的样子,更是被吓到了。周茱毕竟只是个三岁的孩子,哪见过这等阵势,加上周铎辉心中盛怒之下,不经意间释放出了强大的威压,周茱竟一时被吓得呆住了。

    “周茱!我在问你话!”周铎辉喝道。

    “辉儿啊!你别这样吓她,她还小啊!”周铎辉这一声暴喝,周茱还没作出反应,周锴先却“扑通”一声跪下了,哀求道:“辉儿,你看在二叔的份上,别和孩子计较!”

    “老混蛋没你的事!”周铎辉伸手一指,周锴先立刻闭了嘴,他怎么也没想到,白日里还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侄子,居然变得这样凶神恶煞。

    “周门主。”霍神恩走上前来,朗声道:“这样对待老弱孩童,就是江城周氏所为吗?”

    霍神恩一句话,如同烈日下的万载冰泉,直如醍醐灌顶,倾泻在了周铎辉被怒气冲昏的脑袋上,他此时才想起来,还有外人在场,而且这外人还在看他的所作所为。

    “霍老前辈教训的是,晚辈鲁莽了。”周铎辉立刻放开了周茱,站起身来:“方才实在是极了,一时失了方寸。”

    说完,周铎辉县走上前去扶起了跪拜在地的周锴先,闻言道:“二叔,方才是侄儿失了方寸,你老人家莫怪。”说完,又去拉住了周茱的小手,低声哄道:“周茱,是门主伯伯错了,门主伯伯不该凶你的。”

    周锴先站在一旁,想上前去抱周茱,却又惧于之前周铎辉的威势,一时进退两难,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茱足足愣了好几秒,这才“哇”一声地哭出来,口中直叫爷爷。

    周锴先立刻跑上前来,抱住周茱,也不说别的,只是一边哄着周茱,一边朝着周铎辉连连谢罪。

    周铎辉见到这一幕,脸上也是无光,虽然他身为家主,但是总有老去的一天。等他死后,周氏的后人为他记叙平生,恐怕要将今日他为难老弱孩提的事,大书特书,更要写上“和光同尘之失,周铎辉其人有不可推卸之责任”。

    想到这里,周铎辉万念俱灰,朝着场下看去,他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准备好迎接族人们的眼光了。谁知一眼看下去,反倒是周铎辉意外了。

    周氏族人,没有一个在看主席上发生的事情,全都用惊悚的目光,看着场中的争斗。

    此时,闵悟手握和光同尘,脚踏遮影步法,驭使幻光剑诀,看似手中空空,凌虚舞剑,实则剑气纵横,招招抢攻,逼得周锻宏束手无策。

    周锻宏则完全是在勉力支撑,他用以支撑的根本,完全就是他吃透了七十二路幻光剑诀的招式,闵悟一挥手、一抬足,他就能知道闵悟所用的是那一招,该如何拆解。

    但是,周锻宏虽然能看破剑招,却防不住闵悟那如鬼似魅的遮影步法,更敌不过锋利无匹、无形无迹的和光同尘,一时之间险象环生。

    周氏族人以铸剑闻名天下,虽不是人人皆夜守,但是却人人练剑,更是不乏剑术高手。看到闵悟的攻势,不少人都为周锻宏捏了一把汗。更有心思深远的,想到闵悟不过是临场学剑,而且是从对手的攻势中学的剑法。心思深远之辈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大哥,你发现没有,闵悟已经在摸索剑招了。”周铎远心智最深,眼光自然也最是毒辣,已经看出了闵悟的行为。

    “毕竟他从宏儿那里看会的剑法,是夹带了宏儿自己的变招和身法的,他需要把那些部分精简掉,摸索出纯粹的幻光剑诀。”周铎辉自然也看出来了,闵悟的剑招已经和原版的幻光剑诀越来越统一,随着剑招的精炼,周锻宏反而愈发轻松起来。但是周铎辉却一定没觉得开心,因为闵悟的悟性再一次令他胆寒。光是“看会”了幻光剑诀这等变化繁复的剑法不算,还能自行揣摩真正的剑招,这等才思,令人细思极恐。

    “大哥,这是好事啊,你没看宏儿越发轻松了吗?”周铎名想到什么说什么,立刻问向周铎辉。

    “愚蠢,等会你就知道厉害了。”周铎辉心下烦躁,不愿与周铎名多说。

    之所以剑招精炼,周锻宏会觉得轻松,是因为之前闵悟的剑招是学自周锻宏,周锻宏的一些身法和变化是自己加上的,这些身法和变化,是符合周锻宏当时所属情景的。此时闵悟原原本本的用出,与当时情景不合,更无法让周锻宏迅速反应过来是哪一招,周锻宏才应对困难。删了那些附加物,剑招虽然可塑性更强,威力更大,却让周锻宏更容易看破了。

    但是,这只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周锻宏虽然应对更轻松,却丝毫无法展开反击。因为,闵悟不光有幻光剑诀,还有遮影步法。虽然周锻宏能保住自己,但是面对这刁钻的遮影步法,他丝毫也占不到便宜,更别说反击了。他只能全力拖延着,直到——

    “开始了!”周铎远叫道。

    闵悟猛然做了一个突刺的动作,周锻宏侧身避让。闵悟却忽然也是一个侧身,手腕一抖,竟然是一个倒持长剑,反手劈斩的动作,直取周锻宏咽喉!

    周锻宏一愣,这原本就是幻光剑诀中的招式,但是他用这一招的时候,并无法像闵悟用得这么快,因为剑已刺出,刃在前头。这样反手倒抽的招法,用出来容易,又怎么能有威力?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一招是废招。

    可是周锻宏知道,这一招绝不是废招,而是凌厉无匹的杀招!因为这幻光剑诀本就是当年铸造和光同尘的前辈所创,这套剑法中对应的武器,就是和光同尘。

    和光同尘不同于一般宝剑,它可以因光的照射而形成剑刃,也可以因为光的遮蔽而使剑刃化为无形,就如同阳光照射下清晰可见的尘埃一样。正是因为这个特性,所以和光同尘是一把双刃剑!剑柄两段,都有剑刃!而且,都可以凭光而现,凭影而收!

    闵悟使出这一招的瞬间,周锻宏就情知不妙,因为闵悟绝不可能知道,和光同尘是一把双刃剑。这个秘密,就连周氏族人都不知道,只有钻研透彻了幻光剑诀的人,才能猜到这件事,闵悟既然发现了和光同尘是双刃剑,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他已经吃透了幻光剑诀。

    周锻宏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割喉的一剑,冷汗不止。还未等心下稍定,闵悟忽然一个箭步,跟上了周锻宏的身形,又是一剑斜刺过来。这是第一次,和光同尘的剑刃在宴席的灯光中显出了真形。一把如同用光芒铸造的长剑,正带着含而不吐的光芒,刺向周锻宏。

    不对!我周氏的幻光剑诀,无此剑招!周锻宏立刻发现这剑招不对,根本不属于幻光剑诀的任何变化,而且,这样丝毫没有高明之处的剑招,又怎么会是幻光剑诀呢?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连剑形的藏不住的招数,却让周锻宏愣住了。他应对了太久的幻光剑诀,他已经只记得幻光剑诀了。一瞬间,他竟没想到该怎么接下这一招。

    “簌!”一道金风,周锻宏只觉得自己的面颊一凉,锋利的和光同尘已经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疤。

    场下无数周氏剑客在叹息,方才那一剑,很多人都觉得平平无奇,为何周锻宏就无法避开呢?一时间,满场皆寂,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连变化都适应不了的人,真的能称之为天才吗?”闵悟忽然冷冷地反问道。

    正是这个反问,让许多觉得不可思议的人,恍然大悟。周锻宏不是剑法修为不足,更不是力气用尽、法力衰竭。而是,他的脑子根本不够快。

    “宏儿,你究竟是怎么了?”周铎辉颤声问道。这场比斗的胜败,已经定了,两个顶着天才之名的人,也分出了高下。甚至连真假,也判别了出来。

    “父亲,我······”周锻宏还在发呆。

    “不如我来回答周门主的问题?”闵悟问道。

    “贤侄快说,快说啊!”周铎辉催促道。

    “少门主,十年前,你同我如今年纪相仿的时候,有一次奇遇吧?”闵悟问道。

    “你······你知道?”周锻宏忽然惊恐地看向闵悟。

    “我猜,应该是一卷丹方,几枚丹药。”闵悟淡淡道。

    “不是几枚,只有一枚。”周锻宏涩声道,他的话,已经证实了闵悟的猜测。

    “到底怎么回事!”周铎名暴喝道,他不敢相信,这个被寄予了如此厚望的侄子,竟然只是靠着丹药来获得力量的。

    “那应该是上古禁药,妖魂燃血丹了?”闵悟问道。

    “不错。”周锻宏低下了头,垂泪道:“正是那臭名昭著的禁药,妖魂燃血丹。”

    “妖魂燃血丹!”不仅是周氏族人,三名家主,就连霍神恩也大为震惊。

    妖魂燃血丹,药如其名,以妖类之魂魄为主要材料。服食此丹药者,法力会呈现平缓的线性增长,看上去,就像努力修炼的结果一样,而副作用,就是燃烧服药者的精血。而精血,乃是夜守的根基,精血越少,则修炼所得的效果越差。也就是说,一旦服食此药,就必须永远依靠此药,才能保证修为。但是,长期服食此丹,会扭曲服药者的心智,向妖邪变化。

    妖魂燃血丹,是千年前的妖族所发明,其目的,就是通过欺骗服药者,让他们依赖此药,慢慢将所有用药的人变为妖邪,兵不血刃地瓦解人类的最强防线——夜守。所以几百年前,这种丹药和炼丹之法,已经被尽数销毁。

    “宏儿啊!”周铎辉颓然坐倒在地,他想到了周锻宏房内的丹炉,而周锻宏根本不会炼丹啊!

    几百年前,中洲夜守界就有法令,但凡服食妖魂燃血丹之人,无论身份,杀无赦!有包庇者,株连之!也就是说,如果周铎辉要保周锻宏,那么周氏全族都要灭门,因为周铎辉,是周氏家主!换言之,周锻宏的命,保不住了。

    “来人啊,拿下周锻宏!”立刻有一名素来不服周铎辉的周氏长老,站起身来下令。随着这名长老的命令,他的几名亲信越众而出,直扑周锻宏。

    “不!我不能死!”周锻宏猛然抬起头,他的双瞳变得血一般红,催动法力,猛然震开了逼上来的周氏族人,起身要逃。此时的周锻宏,赫然表现出了强于一般核心级夜守的实力。

    “宏儿!不要啊!”周铎辉条件反射地阻止周锻宏。

    周锻宏充耳不闻,将手中的长剑掷出,俨然要用剑影跃迁之术逃跑。

    然而,闵悟却忽然出手,再一次用出了隔空取物的法力,拿住了周锻宏的后颈。偏偏此时,剑影跃迁已然发动!于是——

    “噗!”

    周锻宏的一条腿,和那把短剑赫然转换了位置,那把长剑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条腿!而周锻宏的一条腿,则接续上了一把长剑,接口处,鲜血狂喷!

    “快止血!快止血!”周铎远立刻指挥众人,一干人等七手八脚地上前围住了周锻宏。

    “闵悟!你还我侄子一条腿来!”周铎名暴叫着,手中出现一把六尺长、两掌宽的大剑,一剑刺向闵悟!

    “咔咔咔咔!”

    几声脆响,长剑刺入了一个巨大的石头手臂之中。一个仿佛猩猩一般身形的高大男子,挡在了闵悟身前,它全身由土石组成,显得沉凝无比,正是少年闵悟的式神——石将军。

    “哼!”周铎名冷哼一声,剑身一震,石将军的手臂全部被震为齑粉,周铎名则继续挥剑刺向闵悟。

    “周锻宏经此变故,随失了一条腿,却留得性命。”闵悟淡然道。

    周铎名的动作戛然而止,因为周铎辉听到了闵悟的话,猛然起身,一把抓住了周铎名刺出的巨剑。听到儿子能活命,周铎辉什么也顾不得了,竟直接徒手接剑。

    “闵悟贤侄,你快说,怎么留住了性命?”周铎辉接住了周铎名的剑,头也不回地就问闵悟。

    “中洲新政府成立后,新建的中洲夜守部曾有法令,凡将失传的上古功法、药方、灵物上交中洲夜守部者,可独享试用权。”霍神恩走了过来,插话道:“只要稍事活动,少门主就算是试用此物,不算有违法令。”

    “老前辈此言当真?”周铎辉大喜。

    “当真。”霍神恩道:“可是刚才,若周锻宏逃离了此间,就算是抗拒法令,依照夜守法令,罪无可恕。”

    周铎辉这才知道,闵悟去抓下周锻宏,实则是救了周锻宏的性命,感激地回头看向闵悟。

    却看见闵悟收回了石将军,喃喃自语道:“看来五行式神终究是取巧的法子,还是要炼制功能纯粹的无属性式神。”

    “闵悟贤侄,方才多谢了。”周铎远就站在闵悟身边,立刻代表自己大哥,向闵悟表达了谢意。

    “哦,二门主客气了。”闵悟道。

    “闵悟贤侄,当真是万古一遇的天才啊!”周铎远半真心,半假意地恭维闵悟,随后又叹道:“唉,只是可惜,我周氏年轻一辈中,没有这样的天才。”

    “我记得我说过,周氏一门有不世功德,可延续万世。”闵悟道:“事实上,周氏一族,每一代都有一名超级天才的。”

    “可是我们的超级天才······”周铎远欲言又止。

    “周锻宏可不是,真正的超级天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闵悟笑道。

    周铎远大喜,看着正站在他眼前的闵悟,激动道:“难道闵悟你,原本不姓闵?”

    “什么呀!”闵悟一愣,叫了起来:“我怎么会是周氏的。”

    “那是谁啊?”周铎远又恢复了愁眉苦脸。

    闵悟探过手,将站在周铎远身边那个大哭不止的小女孩拉了过来,擦了一把她那黑黑瘦瘦的小脸,随后对周铎远道:“喏,就是她。”

    “周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