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5章 帝女

    “这不可能!”周铎名听到闵悟的话,立刻手中发力,那巨剑有往前进了半分。

    周铎辉勃然大怒,此时这剑的人还在他手里呢!周铎名的举动,在他看来就是想要刺杀自己,这个王八蛋三弟!

    霍神恩则是箭步上前,一掌分开了周铎名和周铎辉,道:“三位门主,不如听听小徒是怎么说的吧?”

    闵悟再强,毕竟是个孩子;天分再高,也不过是核心级以下的修为。在众人眼里,自始至终没有将闵悟看成是一个说话能够一锤定音的人物,自然而然的,他们就轻视了闵悟几分,更不相信闵悟所说,周茱就是周氏年轻一代的天才。

    “我说过很多次了吧?”闵悟笑着道:“周氏一门曾为中洲人类立下了不世功德,得天地眷顾,传万世而不衰,这是必然的。”

    周铎辉也不管闵悟说的是真的假的,人家都这么说了,而且这显然是一句好话,当然就只能微笑点头。

    周铎远虽然不是最高掌权者,但也是三位门主之一,对闵悟的话,还是有回答和质疑的权力:“可是,就算我周氏能传万世而不衰,又怎么能确定周茱这孩子就是这一辈的周氏天才。”

    “因为周氏的天才有一个特点,就是有神兵眷顾。”闵悟道:“敢问大门主,你五岁时,神剑‘镇山’是不是对修炼之中的你,做出了反应?”

    周锻宏在五岁时,被神剑“镇山”所眷顾,人剑之间相互呼应,乃是夜守界中有名的传奇。闵悟知道并不奇怪,可是周茱这孩子不过才三岁,就算真的有神剑和她能有所感应,那也还不到岁数才对。

    “闵悟贤侄,你这话,未免不尽不实吧?”周铎远不信,聪明人,往往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就是纯粹的有神论者。而周铎远,就是无神论者,他习惯用科学思维来解释夜守的存在。

    “大门主,我今早潜入贵家族山门的时候,就是被异动的宝光吸引。”闵悟道:“很显然,神剑是通灵的,正是因为有这把神剑的接引,我才能无声无息地潜入山门,而没有惊动防御大阵和索敌结界。”

    周铎辉想到闵悟在周氏之中逗留了一天,却丝毫没有暴露形迹,忽然觉得闵悟的话有几分可信:“你说的如果是真的,是哪把神剑与周茱有所感应。”

    “距此五百部,东北位上一座高楼,最顶层处,应该有一把和周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神兵。”闵悟一点也不含糊,直接就那样一指。

    “怎么可能!”周氏三门主和周围的长老全部大惊失色,他们知道那座高楼是什么用途,更知道那座高楼里藏着什么,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这样大惊失色。

    闵悟却不知道,那座楼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只是言之凿凿地说道:“晚辈所言非虚,三位门主可以带着周茱去那座高楼里验证。”

    周铎辉面有难色,看向之前那名下令捉拿周锻宏的长老,很不巧,那栋高楼正是这位长老负责看守的。

    “门主,你不要相信这小辈的胡说八道!”那长老一看到周锻宏看了过来,立刻站了出来,高声道:“我们周氏,谁都知道那座阁楼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现在,我怀疑霍神恩师徒,来我们江城周氏的目的不纯!”

    这下反倒让霍神恩好奇了,那座高楼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不知道。可是这名长老的话,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显然,那座高楼里,恐怕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周铎辉也是迟疑起来,因为他很清楚,闵悟所说的那栋楼是有些特殊的,即便闵悟所说是真的,周茱到底是不是顺应天命的天才,也有些难说了。

    “大哥,此事虽然有几分怪异,但是在我看来,可以开楼一验。”周铎远是个称职的副手,他很清楚自己的大哥现在为什么迟疑,在这重要的时候,他需要为他的大哥提出建议。

    “你说的有理,可是那栋楼中可不止是一把剑的问题啊。”周铎辉还是很纠结。

    闵悟早已发现了这种问题,事实上,听到闵悟话语的人,基本上都和周铎辉是一个表情,只有周铎远,带着几分期待。

    没办法,闵悟只能询问周铎辉:“大门主,我想冒昧地问一句,那幢古旧的高楼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冒昧,不冒昧。”周铎辉苦笑道:“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你看那么多人都知道的。其实,那幢楼是我周氏的三处神兵收藏点之一。”

    “那岂不是证明了我所说的话吗?”闵悟不理解了。

    “另外两个收藏点,一处叫神锋塔,一处叫藏剑洞。”周铎辉却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你可知道,你说的那幢楼,叫什么吗?”

    “叫什么?”

    “镇妖阁!”

    闵悟恍然,从神锋塔和藏剑洞这样两个名字看来,周氏一族对于他们的铸剑是有分类的。神锋塔,应该是用来保存一些拥有特殊功能的神剑的,这些剑应该都拥有奇特的法术效果,或者增幅能力。而藏剑洞,应该就是普通的宝刀宝剑了,这些兵器或许没有别的加持属性,但是必然是锋锐无匹。

    由此推断,镇妖阁,显然是用来收藏那些不太正常的神兵利器的。从来没人规定,正统的铸剑之法,就不能铸造出妖邪之兵。试想一下,轩辕剑和鸣鸿刀一正一邪,根本上就是一炉所出,这就十分说明问题了。

    “那镇妖阁中的武器,都是妖邪兵器?”闵悟试探道。

    “那倒不是,只是那些兵器中,都带着一些诡异的特性,或者剑灵比较邪性。”周铎名在一旁,直言不讳。

    “这三年,镇妖阁封入了几把剑?”周铎远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走到之前那名长老的跟前,问了起来。

    “只有一把。”那长老说完,忽然就愣住了。

    没错,三年间只封入了一把剑,而周茱如今只有三岁,很显然,被封入镇妖阁的,应该就是那把剑了。

    “是哪一把?”长老的话,周铎辉也听到了,掌管铸剑事宜的,正是他这位大门主,他立刻走上前去,追问是哪一把剑被封入了镇妖阁。

    那长老讷讷半晌,发现所有人都神情严肃地盯着他,知道瞒也瞒不住,只能承认道:“是那把会刺人的怪剑。”说这句话的时候,还臊眉耷眼地冲着周铎辉一个劲地使眼色。可关键是,周铎辉身为大门主,总管事务最多,不可能对三年前的一把剑那么上心。

    “你说的是——”周铎辉正准备继续问,忽然念头一闪,终于想到了:“帝女双剑?”

    “对啊!”那长老慌忙点头。

    “居然是帝女双剑!”就连周铎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直肠子,也忽然有些惶恐起来。

    “帝女双剑,那是什么兵器?”闵悟不解,不是说一把剑吗?怎么变了两把。

    “那两把剑确实有些邪性,它们是一炉而出,一人所造,是一名女铸剑师的杰作。”周铎辉终于想起了这把剑:“据说这名女铸剑师铸剑的时候,正怀有身孕,两把剑出炉之际,铸剑师忽然早产而且难产,眼看就要一尸两命。那双剑居然破炉而出,自行淬火成锋,将那女铸剑师的腹部剖开,保住了孩子的命。”

    听完周铎辉的描述,闵悟却笑了起来:“大门主,还需要我多说吗?”

    “什么意思?”周铎辉越发不解。

    “这两把神兵,为了保住一个和它们同日而生的孩子,居然自行破炉而出,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闵悟将周茱推到了周铎辉的面前。

    周铎辉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

    “我想起来了,因为那名女铸剑师是外门的铸剑师,所以按照族规,她的铸剑直接被铸剑室内的其他人送呈了上来。”那名长老忽然插口道:“等我们处理了那两把会刺人的剑,再回去时,那女铸剑师已经被人收殓了。”

    “二叔,那真是你的儿媳妇?”周铎远脸色微变,看向周锴先。

    “没错,那是周茱的母亲。”周锴先泫然道:“我儿子是个混蛋,身无所长,又喜爱赌钱。但儿媳妇却是极好的,只是好人没好报,她的尸首在铸剑室里放了一天,却根本没人过问,周茱也险些饿死在铸剑室中。若不是我去给她送饭,根本都不会发现这件事。”

    周锴先一席话,令众人无言以对,更是脸上无光。堂堂的江城周氏,因为迎来了一对邪性的双剑,而置人命于不顾。这样的事情,居然被外人知道了,真的是太丢脸了。

    “罢了,是我对不起你们一家。”周铎辉叹了口气,道:“无论闵悟贤侄所言是否属实,周茱和二叔重回内门,周茱也进入我江城周氏族谱,与周锻宏同辈,按族谱,此一辈,男者为‘锻’女者为‘剑’。即日起,周茱就是剑字辈内门族人了。”

    周铎辉显然是为了补偿周锴先祖孙,周铎远知道哥哥心意,立刻取出族谱,然后翻了起来,对周锴先道:“二叔,快给周茱起个族名吧,可以入族谱了。”

    周锴先愣了愣,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就这样几句话,周茱的身份地位就得到了质的提升,当下结结巴巴道:“若是我们没有被赶出内门,孩子,本该叫周剑琪的。”

    “好,周剑琪,快看看有没有。”周铎辉立刻让周铎远翻。

    周铎远好一阵狂翻,最后终于是出了一口大气,庆幸道:“之前没有内门女子叫周剑琪的,这名字可以入族谱。”

    “哎呀,看来只叫了你一天小黑猪,就不能叫了。”闵悟忽然对身边的周茱道。

    “为什么不能叫啊?”周茱显然很喜欢这个相貌俊美的哥哥,此时眼泪已经收住,好奇地问道。

    “因为你要叫周剑琪了啊。”闵悟笑道。

    “啊!三个字啊!”已经被称为周剑琪的周茱,却皱起了眉头:“比原来的名字多了一个字呢!”

    众人立刻笑了起来。

    “霍老前辈,请移步吧。”周铎辉招呼霍神恩,一行人就这样前往镇妖阁。

    镇妖阁本就是镇压妖邪之兵的场所,整栋楼虽然处在极佳的风水位,却显得阴气森森,与宏伟气派的周氏山门格格不入。

    那名掌管长老上前去打开镇妖阁的封印,立刻有一股恶风从楼内扑出。

    “吒!”霍神恩暴喝一声,一道清光从他口中喷出,迎着那道恶风,冲入了楼内。

    “看来这栋楼确实有些诡异。”霍神恩说道。

    “那么我们还进去吗?”那名长老小心翼翼地问着。

    周铎辉正要回答,忽然,楼中传来了金风之声。闵悟笑道:“看来,我们不用进去了。”

    随着闵悟的话音,一对长剑从楼中冲了出来,两把长剑一黑一金,光芒耀眼,却远没有寻常神兵的威势,落在众人眼前,颇有些萧索之意。

    “蜂后?蚁后?”闵悟一看这两把剑,立刻笑了出来:“我听闻竺洲一地,有伽楼罗双剑,一把紫剑、一把彩剑,乃是两把雄剑凑了一对。龙虎山的龙虎双剑,也是两把雄剑凑了一对。但是两把雌剑凑了一对,我还真是头一次看见。”

    霍神恩也笑了起来。通常来说,一炉所出的双剑,往往是雌雄一对,最有名的如战国时期吴国的干将莫邪,越国的玄翦,都是著名的雌雄双剑。

    而有些双剑,虽然一炉而出,但是因为铸剑者为了寻求威力,锻造时对两把剑使用了不同的处理方法,就会阴差阳错铸成两把雄剑。迦楼罗双剑、龙虎双剑,都是这样。

    可是一炉两雌剑,却是头一次听说。通常来说,雌雄对剑,往往雄剑主攻,雌剑主守,一长一短,互为犄角,讲求攻防一体;而双雄对剑,讲究一往无前,两手皆攻。可是这双雌对剑,总不能是两把都防守吧?那还怎么打!

    周剑琪却不顾闵悟的笑声,上去拾起了这对“帝女双剑”。

    随着周剑琪的动作,双剑变故陡生,金灿灿的蜂后剑,忽然剑身舒张,无数枚细若发丝的金针,从蜂后剑上脱离出来,凌空漂浮。而蚁后剑上,则生出了细密的锯齿,望之可怖。

    “这是······蜂群和蚁群!”闵悟震惊:“难怪叫帝女双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