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2章 凶庙

    “话说,你有没有嘱咐过文歆儿和莉莉丝?”顾一夏心思缜密,稍加思索,还是决定找闵悟说一下叮嘱的事情。

    “嘱咐什么?”闵悟嘱咐过的事情多了,他在努力回忆顾一夏说的是哪一件。

    “山神庙的事情啊!”顾一夏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闵悟,这个时候自己跑来问他文歆儿和莉莉丝的事,肯定只有讨论山神庙了。

    “我忘了。”闵悟很是坦然。

    “是你忘了还是作者忘了?”顾一夏不依不饶。

    “当然是作者忘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要跳出小说内容的好。”闵悟先把自己摘了个干净,然后问道:“嘱咐什么?”

    “关于去山神庙的注意事项啊。”躲在眼镜后面的顾一夏翻了个白眼。

    “哦?”闵悟很好奇地看着顾一夏,问道:“注意什么?”

    “先去村庄打探情况,若村庄也不掌灯,则不可贸然探庙的事情啊!”顾一夏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已经不确定闵悟是在玩他,还是真的没嘱咐过这件事了。

    “你说主大凶这个事啊!”闵悟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怎么了你提醒过了?”顾一夏转忧为喜。

    “没有,我很肯定我没提过这事。”闵悟言之凿凿。

    “那怎么办!这会她们可能已经孤身探庙去了!”顾一夏有些着急。

    “你告诉我,两个人,你怎么算出一个‘孤身’的结果的?”闵悟一点都没把顾一夏的担忧当回事。

    “说真的,你真不担心那山神庙里是什么恶鬼或者妖王?”顾一夏皱眉。

    “其实,文歆儿她们没能听到你的叮嘱,我挺欣慰的。”闵悟忽然一改之前没有正经形象的样子。

    “这是怎么话说的!”顾一夏吃惊,难道闵悟想偷偷弄死这两个女孩?

    “总有一天,风十郎会成为中洲的金圣灵,成为最锋利的兵器,破开中洲的灾劫。甚至成为无圣灵,背负起整个中洲的命运。而文歆儿,则可能是站在他身边的人。”闵悟道:“文歆儿远比风十郎,更急需提升实力。”

    “可你这种做法可能让她送命啊!”顾一夏只是个搞学术的,这种情感的问题,他就是个低能儿,完全不能理解。

    “相信我,壶城夜守分部不会将一个她们无力完成的任务,交给她们去做。”闵悟道:“或许,碰碰大凶,也是种不错的体验。而且,说不定那村子并非也不掌灯呢。”

    “你一定没好好看过卷宗!”顾一夏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指着闵悟的鼻子大声叫了起来。将许多酒吧客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半秒之后又移开——看这个邋遢的**丝男,远不如看帅哥老板来得经济实惠。

    “我确实没怎么了解。”闵悟道。

    “你明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任何人都会选择早早睡觉,希望靠睡眠来麻痹自己,躲过这样的恐惧。”顾一夏道:“这是人类的常性!”

    “对,是常性。”闵悟肯定。

    “连续三起失踪,那座本来就不大的村子必然人心惶惶。日落而息、夜不掌灯,是一定的!”顾一夏道。

    “对,一定的。”闵悟转身,拿过一瓶伏特加,开始给一个熟客调起了酒。

    “日落而息、夜不掌灯,是源于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可越是恐惧,阴郁之气就越容易滋生,而这阴郁之气,恰恰助长了恶鬼妖邪的法力。”顾一夏神色凛然。

    “来,white russian~”闵悟手指轻弹,剔透的鸡尾酒杯在吧台上划出一道惊艳的弧度,溜到了女客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这杯子的底座有一大半滑到了吧台外侧。可是这样一股回旋的力道,却硬生生将它拉了回来,送到了客人面前。

    完美的力道可不仅是让闵悟完成了这样出色的一次递酒,更重要的是,高速的旋转,使酒在酒杯中经历了二次搅拌,使口味更圆润,更醇正。

    “哇!”吧台周遭一片莺莺燕燕的欢呼和赞叹,帅老板的吧台递酒,本来就是值回票价的一大项目之一。

    “嘿!”顾一夏打断闵悟的挥手致意,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有啊。”闵悟开始清洗调酒器具,并拿出一套早已洗净晾干的调酒具待命,同时回答顾一夏的问题:“但是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或许是个成了气候的凶物。”顾一夏无力地强调着。

    “老顾。”闵悟忽然定定地看向顾一夏,严肃道:“我以前找你帮我做装备,让我好出任务的时候,你怎么不担心我呢。”显然,闵悟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是叹词。

    “唉!你不一样啊!”顾一夏叹气道。

    闵悟不一样吗?没错,闵悟当然不一样!大凶是什么?对于当时声名鹊起的闵悟来说,任何被通缉或讨伐的妖邪鬼祟,都算不上大凶。反倒是对于那些妖邪鬼祟来说,闵悟才是真正的大凶。

    “老顾,你要知道,文歆儿不仅先天豪运,持君堕、帝殒双匕,更有《摘星诀》这样一等一的功法伴身。同级别中,她早就是无敌的存在了。”闵悟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老顾。”闵悟看着顾一夏:“我们都是从生死边缘走出来的,你、我、陈胥、剑琪,甚至风十郎。每个晚上都躲在房子里,是永远背负不起夜守之名的。”

    顾一夏叹了口气,他知道,闵悟所说的才是真正的道理。但是,顾一夏就是一个认真的人,如果那两个女孩真的因为没听完自己的嘱咐,意外身死,顾一夏是不会停止自责的。

    “至少,让我打个电话补足嘱咐。”顾一夏看着闵悟,眼中有些期盼之意。

    闵悟深知这位老友的脾性,若不让他打这个电话,他必然是担惊受怕,今晚的实验,只怕是不用做了:“好了,那你打吧。”

    顾一夏掏出手机,飞快地拨号,然后放到了耳边。下一秒,他的脸就绿了,然后飞快地将听筒递到了闵悟耳边。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ail is out of service,please dail later。”

    “你知道,那个村子有驻村民警。”顾一夏盯着闵悟道。

    “所以,也一定会有手机信号站。”闵悟补充。

    “所以不可能出现不在服务区的情况!”顾一夏有些急了。

    “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种结果。”闵悟继续补。

    “她们已经进入到那个家伙的法力圈内了!”顾一夏大急,起身就往地下室走。

    “你是不是想试试,我能不能把你从虚空的传送轨迹中揪出来?”闵悟冷冷地问道。

    “你!”顾一夏指着闵悟,心下虽怒,却又不能说什么。

    “相信她们,老顾。”闵悟道:“也相信我。”

    顾一夏无语,垂头丧气的走了。

    “你俩眉来眼去半天,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个女客看到顾一夏走了,立马问闵悟。

    “哦,他是个哑巴。”闵悟道。

    “那你为什么只和他动作,不比划动作?”精英的白领女性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他懂唇语啊,瞎比划多傻啊,跟猴似的。”闵悟笑。

    “那你为什么光做嘴型不出声啊?”女客不依不饶。

    “做嘴型就够给他脸了,还出声,累不累啊我!”闵悟一脸嫌弃的模样。

    吧台边上的女客都笑了起来。

    山间的小路很崎岖,异常的难走。或者说,将其称之为路,似乎实在有些言过其实。这不过是山民们长年累月的踩踏,在茂盛的草木中踩出的一条寸草不生的土道罢了。

    壶城地处南郊,即便是接近入冬的时节,这山里依旧如同北方的初春一般带着湿热的暖意,哪怕是在夜里,也并没有多寒冷。反而因为草木茂盛的关系,此时山中的气温竟然并不低。

    这样的情况,并不能让人感到开心。因为这样的湿度和温度,简直就是各种毒虫繁衍的温床,只走了不到一百米,文歆儿已经感到自己被蚊子咬了不下十次了。

    “怎么蚊子都不咬你的?”文歆儿看到前面的莉莉丝,俨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丝毫没有被山蚊侵扰,当真是羡慕极了。

    “我在体外包裹了一层黑暗魔力。”莉莉丝笑道。很显然,应对这样的情况,莉莉丝已经很有经验了,远不像是文歆儿这个新兵,连自保的常识都没有。

    但是文歆儿有个优点,就是从善如流。她立刻照猫画虎学习了莉莉丝的方法,在体外凝聚了一层法力,用以防止蚊虫叮咬。

    可是莉莉丝用的是黑暗魔力,也就是阴气,这种法力在黑夜里几乎无形无迹,用和不用在视觉上的区别并不大。但文歆儿如今的法力已经被转化为星力,一经实战,周身星光流动,银光烁烁,说不出的华美艳丽,离着几百米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不科学!”文歆儿欲哭无泪,她用法力包裹身体以后,倒是没有再被叮咬了。但是也更招惹蚊虫了,没办法,蚊虫有趋光性嘛。

    “嘘,噤声,你看那边。”莉莉丝忽然低声对文歆儿道。

    文歆儿的护体星光不仅保护了身体,更照亮了黑漆漆的丛林。借着星光,莉莉丝迅速发现了几百米外,一栋影影绰绰的小房子。

    “看来那个就是山神庙了!”文歆儿反应极快,立刻取出地图来看,地图上的比例尺和距离显示,那座影影绰绰的小屋,就是可疑的山神庙。

    “你从正面进去,我用影遁潜在你身边。”莉莉丝出主意。

    文歆儿不能影遁,但是有君堕、帝殒双匕,正面迎敌可保性命,所以文歆儿走正面。莉莉丝会影遁之术,可以藏匿踪迹,所以潜伏在侧,伺机支援。文歆儿觉得有理,同意了。

    可是当莉莉丝一消失,文歆儿就后悔了。因为周身发出璀璨的星光,反而让周边的环境显得异常黑暗。在一片黑影中,文歆儿朝着那座小小的山神庙走去,没走出几步,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

    算了,蚊子叮就叮吧,不能暴露得太明显了。恐惧终于战胜了另一种恐惧,文歆儿的内心里还是怕鬼多过怕蚊子,她宁可将护体的星力收起来。

    山神庙距离文歆儿并不远,几百米的距离,即便是用爬的也要不了几分钟。虽然很不情愿,可是文歆儿还是到了山神庙前。

    这庙确实很破旧了,虽然顶上没有漏,但是屋檐边的瓦片俱已损毁,庙外侧的围墙也被严重地风化了,呈现出了不规则的小幅度坍塌。庙宇的围墙上,墙皮已经全部剥落,露出里面黄泥一样的建筑材料。

    文歆儿大学学的是时装设计,这让她必须对各国、各时期的文化风格有一个粗略的了解。以黄土建房,这是在东汉以前才有的做法,而且,这种做法并不适用于壶城所在的西南地区。因为该地区气候湿润,土墙的凝固效果极差,坚固性更是不佳。以黄土做墙,并不现实。

    “这庙真的不太对!”文歆儿用最细微的声音说道,她希望能和莉莉丝沟通一下。

    然后,回答她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文歆儿这才惊觉,当她来到山神庙附近时,连虫鸣和蚊子振翅之声都没有了!

    文歆儿反应再慢,也该知道这庙不正常了,若是普通的庙宇,为何庙宇周边一点生命的迹象都没有。

    就在文歆儿警觉之间,一股恶风从文歆儿身后袭来,文歆儿回过头,之间丛林间涌出一团黑气,顷刻之间化作一张丑恶的人脸,朝着自己扑来!

    文歆儿虽然缺乏临阵应敌的经验,但总不至于一点想法也没有,手中君堕、帝殒双匕投射而出,直奔那团黑气而去。

    那人脸似乎被君堕、帝殒双匕那强劲无比的力量击破,在空气中溃散开来,却仍有一股黑气朝着文歆儿袭来。

    文歆儿脚下一顿,往后一跳,轻松躲过了黑气。可就在往后一跳的瞬间,忽然狂风骤起,文歆儿猝不及防之下往后摔倒在地。

    待文歆儿翻身站起,却发现自己这一跤竟摔入了山神庙的围墙内,那山神庙围墙的大门也已经被风吹得合上了。

    文歆儿正欲去开门,却忽然心下一紧——她竟感觉不到自己和君堕、帝殒双匕的感应了!

    果不其然,那看似老旧的薄木门,竟然如同生铁浇铸一般,拉之不动,打之不破。文歆儿竟然就被一扇破门,一道破墙,生生地关在了山神庙之中!

    文歆儿无法,此时只得鼓起勇气,往庙里走去。无论庙里是什么,想要出去或者脱困,自己必须面对它。

    山神庙的庙堂陈旧却很干净,供桌上摆放着已经空了的盘子,和空空如也的香炉。而供台上,供着的既不是面目狰狞的山神,也不是恶形恶状的邪神。

    那是一个身材匀称的男子,因为庙内有些漆黑,文歆儿看不清他的长相,只看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嘴角则带着一丝——鲜血!

    是的,那个微笑的男子供像,嘴角竟然挂着一丝殷红的液体!

    为了确定,那一道殷红的印记,是不是鲜血,文歆儿取出手机,照亮了男子供像的面容。然而,就在面容呈现的瞬间,文歆儿惊呆了,叫出了一个她自己也不相信的名字。

    “风、风——风十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