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3章 山神与邪神

    尽管石头雕刻的供像,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布满了风化的裂纹,但是似乎是因为常年无人碰触,供像的形貌俱皆完好,这也让文歆儿很清楚的看到了这尊“山神像”的样子。

    如果这尊供像是按真人比例雕刻,那么这个“山神”比起风十郎,似乎要矮一些,而且健壮的程度也稍逊一筹。更关键的,这尊供像是一头美轮美奂的披头长发,风十郎的头发虽然也不短,但是即便两个多月没剪,怕是也没有这样的长度。而且风十郎只要是自己清醒的时候,总是扎着一个恶趣味的高马尾,绝不如这尊供像的发型那么漂亮。

    可是,如果不是风十郎,为什么会这么像!

    文歆儿不傻,不喜欢去思考问题不代表她不会思考,而是平时有太多的事情,用不着她思考。别说是闵悟、戒佛或者顾一夏,这些思路清晰的大高手,就连和她一样懒惰的风十郎也是个很有智慧的人物。思考问题这种工作,根本用不着文歆儿,她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可是现在,当一尊和风十郎十足相像的“山神”出现在面前时,文歆儿的大脑立刻就飞速地运转起来。

    风十郎是孤儿,被人遗弃的孤儿,文歆儿没忘记风十郎很早就告诉自己的这一点。也就是说,风十郎是连姓名都没有的,更不知道他的出身和家庭。但是,风十郎虽然是普通人类出身(风十郎经历过夜守转化,不是天生的夜守,忘记的读者请重新阅读),可却是被人送上斩风流山门的。

    也就是说,风十郎的出身虽然是普通人,但是风十郎一出生的时候,所经历的事情一定和夜守,或者妖魔有关。不然的话,谁会送一个普通人类的孩子,到隐藏在折叠空间当中的夜守门派中去?

    凭这些记忆,文歆儿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否定风十郎和山神像之间存在联系。虽然也可能只是个巧合,但是文歆儿实在不愿意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

    既然靠推敲,无法得出结论,文歆儿就只能求助了。手机还在手上,自己也还没碰到什么妖魔,时间或许还有,可以打电话像闵悟求助。

    然而,一串忙音让文歆儿呆住了。

    文歆儿从小是在中洲最富庶的地区长大的,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经历过“手机没信号”这样的问题。一时之间,她居然没有想到任何的可能性或者解决办法。脑海里只有“忙音,该怎么办?”这样的想法。

    “哟,这东西是什么?”一个轻轻的声音忽然在文歆儿耳边响起。

    文歆儿条件反射地回头看去——

    “啊!”一声尖叫,文歆儿吓得往后退了数步,坐倒在地。

    这该说是个人,还是个鬼,还是个妖呢?

    说它是人,可是即便在夜晚,也不难看出,它有着黑铁一样颜色的皮肤,锋利无比的尖牙,还有一双血红的眼睛!

    说它是妖,可是即便是妖,也没有听说过头发会无风自动的!更何况,这个东西的头发不仅干枯、虬结,而且油腻腻的,更是严重的纠缠在了一起,就像挂着一脑袋的麻绳一样。偏偏是这样令人作呕的头发,却在黑夜里轻柔地飘动着。如同那些没有实体的幽灵一样。

    但是说它是鬼,有不合理,因为它的身体虬实,那一块块如同顽石一样狰狞的肌肉,是不折不扣的实体。而且,文歆儿也没听说过鬼会有脚的!

    这个一身黑皮的家伙,就这样奇怪地打量着文歆儿,一点也没有上前攻击的意思。

    “你······你就是盘踞在这里的妖怪!”文歆儿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措辞能力,飞快地质问眼前的丑八怪。

    “盘踞在这里的妖怪?”那丑物听完之后微微一愣,然后“桀桀”地怪笑起来:“我是这座山的山神啊!哪里是什么妖怪!”

    “不可能,那才是山神!”文歆儿往身后指着。

    “那不是山神!他是上古时期的邪神!”丑八怪好像被激怒了,重重地往前踏了一步,便是一步,文歆儿就感到四周竟然震颤起来。

    这丑八怪跺一跺脚,居然能地动山摇?

    “你······”文歆儿试图冷静地和对方谈话,但是依旧忍不住往回缩了缩身子:“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庙门会关起来!”

    “这庙没有门,你是被困在了他的阵法中。”丑八怪看出了文歆儿的恐惧,往后退了一步,冷声道。

    “什么意思?”文歆儿不解。

    “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赶进来的?”丑八怪问。

    “没错啊!”文歆儿道:“一团黑气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往后躲的时候,被一道恶风吹了进来。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还和我的法宝失去了联系。”

    “这就对了。”丑八怪叹息一声,往后一坐,坐在了地上。它往后坐的时候,文歆儿还以为又会出现地动山摇的情况,早已做好了准备。可是这一次,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庙里供的是他,可你又说你才是山神呢?”文歆儿实在是一肚子的疑问。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那丑八怪忽然问。

    “公元20xx年。”文歆儿说。

    “公元?这是什么年代?”那丑八怪一脸懵逼。

    “你说你是什么年代的。”

    “逐鹿三年,我就在这里了。”丑八怪说道。

    “逐鹿三年?历史上没有这个朝代啊!”文歆儿窘迫,她搜肠刮肚,也没找到这个年代。

    “不知道你们的纪年是怎么算的。逐鹿三年是我那会的纪年法。”丑八怪愣愣地,也不再那么吓人了。

    “为什么是‘逐鹿’啊?”文歆儿实在不记得哪个皇帝的年号居然叫“逐鹿”这么没水平。

    “姬轩辕赢得逐鹿大战,斩杀了魔君蚩尤,一统天下,所以年号改为‘逐鹿’,那一年,就是逐鹿元年。”丑八怪道。

    文歆儿终于明白逐鹿这个年号是怎么回事了,那个时候,还没有王朝体制,黄帝也还没有飞升仙界。那时的天下,还是原始的部落体制,夏朝更加没有建立起来,华夏文明还是一个雏形。所以,根本没有年号这一说,所谓的逐鹿几年,只是为了纪念一场伟大战争的胜利而已。

    “那时五千年前了。”文歆儿指出,确切来说,已经是五千多年了。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吗?”丑八怪居然还感慨起来了。

    “你还没说你是什么东西呢!”文歆儿指着丑八怪道。

    “我是这座山的山神,乃是百越诸神中的一员。”丑八怪一脸的自豪。

    百越诸神?没听说过!

    “我不知道什么是百越诸神。”文歆儿淡淡地说道。

    “什么!难道我百越诸神这南疆最大的妖神同盟居然被毁灭了!”丑八怪震惊无比。

    “从你的表情来看,是这样的。”文歆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和这个丑八怪之间隔着的,似乎不是代沟,而是世界观的问题。

    “那九黎诸部呢?炎黄联盟呢?”丑八怪问出了当时最强大的组织。

    “它们都消失了快五千年了!”文歆儿就算历史再差,也知道这些东西早就没了。

    丑八怪愕然,它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它所认知中的东西,都已不在了。

    “不过,现在的人,都说自己是炎黄子孙。”文歆儿道。

    “炎黄子孙吗?”丑八怪忽然站起身,看向庙外的天空:“看来,姬轩辕最终还是统一了天下。最弱小的家伙,居然成了胜利者吗?”

    “你还没说你和这个山神的事呢!”文歆儿提醒丑八怪。

    “我说了,我才是山神!”丑八怪跺脚。

    “那他呢?”文歆儿其实更关心这个像是风十郎一样的人。

    “他是邪神,姜苗。”丑八怪回过头,盯着那尊山神像,眼睛里,全部是愤怒和仇恨。

    “姜苗?那是谁啊?”文歆儿问道。

    “逐鹿大战,九黎部族战败,被黄帝问鼎中原,一统九州。九黎诸部自那时起,就被分为了南北两支。这姜苗,就是南九黎的一员。”丑八怪恨恨地说道。

    “他是蚩尤的部曲?”文歆儿问道。

    “当年蚩尤逐鹿战败,被黄帝率部追杀,躲入南疆群山之中,与百越诸部的苗部结为同盟,意图再起。为显同盟诚意,蚩尤迎娶了一名苗女,诞下一人,就是姜苗。”丑八怪道。

    文歆儿忽然想起来,《史记》当中确实有记载,蚩尤本姜姓。但是,就算蚩尤有个后代叫姜苗,年纪也对不上啊。

    “你说你是逐鹿三年就在这的,姜苗出生的时候,再早也才是逐鹿元年吧?”文歆儿不解。

    “怎么,你居然不知?”那丑八怪愣了一愣。

    “知道什么?”文歆儿比它还愣。

    “蚩尤一族,降生便可以金铁沙土为食,迎风便涨,一日就可成年。所以,九黎人是天生的战士。当年,谁也没想到,九黎居然会败给炎黄二帝。”丑八怪说道。

    文歆儿震惊无比,她一直觉得小时候看封神演义,哪吒一出生就能长到三岁大,已经够不可思议的了,没想到九黎人更可怕,一天就能成年,还不需要吃奶,这完全违反生物法则啊!

    “九黎一族生下来就能打仗,为什么还会输掉?他们只需要一直繁衍就行了,甚至连劳作也不需要。”文歆儿质疑。

    “九黎一族自己是无法繁衍后代的。”丑八怪用锋利的手指划拉着地面:“他们都是男人。”

    “都是男人······”文歆儿又懵了:“那他们怎么没有一早就毁灭呢?”

    “因为九黎人虽然都是男人,但是却能和别的女性诞下后代,甚至和野兽也能诞下后代。”丑八怪道:“所以,他们在兴起的时候攻打其他部落,掠夺食物、资源,还有女性,不停地增强自己的战斗力。”

    文歆儿这下明白了,九黎一族虽然全是男性,但是似乎在基因上存在某种特点,与任何生物都不存在生殖隔离。想到传说中,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大都生得半人半兽,文歆儿不禁感到有些脊背发凉。这都是什么样的人和动物繁殖出来的后代啊!

    “可是,世上的部落那么多,最初为什么没有一个能打赢九黎呢?”文歆儿还是知道一点历史的,九黎部族最强盛的时候,几乎占据了整个中洲版图,黄帝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在中原地区崛起的,而炎帝是在中原争霸中失败,被赶出来的。

    “九黎人和其他部落的人一样,都是五十岁的寿命,可是普通人,只有三十年可以战斗,九黎人,却能战斗五十年,你说,他们能不兴起吗?”丑八怪反问。

    文歆儿秒懂,也就是说,九黎人在别人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成年了,一群大人撵着小孩打,能不打赢吗?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后来炎黄联盟成立后,能和蚩尤一战了。以前我们是小孩打不赢你,现在大家都是大人了,可不就能打了吗?

    但是九黎比其他部落先发展了一段时期,所以无论在各方面都拥有更丰富的经验,所以才有“黄帝九战蚩尤于中原而不胜”这样的说法。毕竟九黎一族都是彪悍的男性,根本不存在老弱妇幼的概念,更是能以金铁砂石为食,也不存在粮食危机,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根本没有任何势力能和九黎一族一争长短。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后诸神会帮助黄帝战胜蚩尤,九黎一族虽然繁殖能力极强,和任何雌性生物都能繁衍出后代。但是基因里却只有男性,没有女性,总有一天,他们会在灭绝了其他生物后,自行灭绝。诸神之所以要助黄帝灭九黎,恐怕就是为了这世界不被九黎毁灭。

    “那姜苗是怎么回事?”文歆儿问。

    “蚩尤与苗结合后,立刻返回中原与黄帝决死一战,最后的结果据说是战败了。最后,只有姜苗一个家伙逃了回来。”丑八怪道。

    文歆儿知道,蚩尤最后决死反扑的一战失败了,更是被黄帝用轩辕剑分尸封印。也就是说,姜苗就是蚩尤在南九黎一支中唯一的后裔。

    “那之后呢?”文歆儿继续问。

    “姜苗回到南疆后,想要重整旗鼓,夺回中原。可是蚩尤战败后,不知什么原因,姜苗的神通损失殆尽,几乎成了个废人,再也没有了过去的厉害。”丑八怪一脸的沧桑:“后来,姜苗不知从哪学到了一门邪术,可以从苗人的尸体中,炼出一种类似九黎人的生物。丧心病狂的姜苗,就用尽手段欺骗了这座山头的苗人,想要将他们都变成九黎尸兵。”

    “后来,一位苗族长老发现了姜苗的阴谋,带领部族来向我求助。苗人是山的子民,也就是我们百越诸神的信徒,于是,我就带领周边几座山的山神,联手向讨伐姜苗。”丑八怪道。

    “你不是说姜苗的神通损失殆尽了吗?”文歆儿不解,她很好奇,既然姜苗神通已经损失殆尽,为什么山神还要联合起一个团队去讨伐姜苗。

    “即便是十成神通中只剩下一成,姜苗也比我们任何一个山神强大数倍。”丑八怪似乎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丢脸。

    “这么厉害!”文歆儿咋舌,这姜苗已经厉害到了这般地步,即便神通只剩下一成,也能随便欺负这些山神。

    “可是,我们几个山神加起来,也不是姜苗的对手,最后,他们拼死一战,打散了姜苗的神通,然后把姜苗的尸体给封印了起来。”从丑八怪的表情来看,当年那一战,恐怕真的是险象环生。

    “后来呢?”文歆儿不解,如果众山神真的赢了,那么为什么这庙里的山神像,会是姜苗呢?

    “后来,我们没想到,那些姜苗炼出的生物,居然想要复活姜苗,他们虽然实力不强,但是胜在人多,几经战争,他们夺走了姜苗的肉身,兴建祭坛,想要复活姜苗。”山神的脸上,出现了深深的恐惧。可见,当年的姜苗,是有多么可怕。

    “可是,要想复活姜苗,首先就要找回姜苗失去的神通,然而那些神通,已经被山神们打散了。”丑八怪道:“为了夺回姜苗的神通,那些姜苗的后人四处寻找当年与姜苗战斗过的山神,试图用我们的血,来为姜苗寻回神通。差一点,他们就成功了,当年参战的山神,只有我,逃过了一劫。”

    “也就是说,如果用你的血,就能找回姜苗的法力了?”文歆儿问。

    “这我不知道,因为后来,姜苗的后人因为连年征战,已经损失惨重,在最后一次战役中,他们被百越诸族中的壮部族,全灭了。”丑八怪道。

    “那为什么会有这座山神庙?”文歆儿好奇。

    “这里,就是当年姜苗后人的祭坛。”丑八怪道:“为了防止姜苗复活,我决定永远镇守在这里。让我的信众们修建了山神庙以后,我就在这里永远镇守着姜苗,防止他复活。”

    “可是这座山上并没有苗人,只有一支一百多年前为了躲避战乱,迁入这里的汉人!”文歆儿忽然道。

    “这个——”丑八怪正准备说话,忽然,从庙外传来了一声呼喝声。

    “姜苗!你给我出来!不要以为布下结界,就能逃过追杀!”

    文歆儿和丑八怪都听到了这声呼喝,随着这声呼喝,文歆儿的心里一个天大的谜团忽然被解开了。她飞快地站起身,往后一跳,指着丑八怪叫道。

    “你根本不是山神!你才是姜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