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8章 情报

    这个时候,文歆儿可不认为闵悟会给钱给自己和莉莉丝,作为买下姜苗尸体的报酬。毕竟闵悟也是顶小气的人,这种事情跟闵悟说等于去讨要白眼,想想还是算了吧。

    闵悟抽走了姜苗的灵魂,随机回到了上面的酒吧大厅,这个时间,正是啡尝醉每天最忙碌的时候。身为一个热爱自己店铺的老板,闵悟对啡尝醉的打理真是十分上心。

    “你俩不去把任务交了吗?”闵悟看着跟在身后的两个妹纸,问道。

    “任务要求完成之后马上交付吗?”文歆儿反问,一边问还一边拿卷宗来看,她记得那上面是没有要求完成任务之后立刻交接的。

    “你不把任务交了,怎么继续做下一个任务?”闵悟好奇。

    “今晚做一个任务我就够累的了,还做啊!”文歆儿惊呼。

    “原先风十郎一个晚上可是能做好几单的任务呢,你总不至于连他也不如吧?”闵悟笑呵呵地看着文歆儿,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文歆儿总觉得闵悟在赶他走。

    “这不能比吧!”文歆儿感叹。她倒是记得,之前在沪城的时候,风十郎每天晚上都会出去做几单任务,以此来维持生计,收入还算是不菲。可是,沪城是新兴的魔都,有大量小妖小鬼存在,那种小单的任务层出不穷。壶城立城数千年,那种小打小闹的妖邪鬼祟不是没有,却真的不多,双方完全不具备可比性。

    “那你总要交了才好处理之后的事情。”闵悟也知道文歆儿指的是什么。

    “我还是明天再去吧,今晚再去又碰上色狼就倒了霉了。”文歆儿显然十分不情愿去壶城夜守分部。

    “哦?还遇到色狼了?”闵悟有些意外,虽然夜守界的男女比例是个什么情况,他也清楚,但是万万没想到,文歆儿居然这么容易就碰到了那种积极主动进取过头的类型。

    说着话的时候,闵悟已经走回了吧台所在的地方,这最后几句对话也被吧台附近的几个女客人听到了。

    “哟,歆妹妹你又惹到狼了?”一个看上去颇有几分姿色的大龄女精英立刻过来搂住了文歆儿的肩膀,笑呵呵地问道。

    文歆儿虽然不常在营业时间呆在大厅里,可是酒吧里的常客都知道文歆儿这么个人,一来二去也有不少人和文歆儿混了个脸熟。知道文歆儿确实和闵悟并非情侣关系,自然也有人和文歆儿熟络起来。

    被人问到这样的话题,文歆儿觉得窘迫极了,只能讷讷地在那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一个劲地瞪闵悟。

    闵悟在吧台看着酒水单,飞快地忙碌着,趁着调酒的间隙,对着文歆儿做了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说悟啊。”那搂着文歆儿的女青年又把炮口对准了闵悟:“歆儿可是碰到了色狼了,你不着急啊?”

    “那色狼又不是我找的,我着什么急啊?”闵悟笑道,递给女青年一杯酒:“倒是刘姐今天来晚了我挺着急的。”

    女青年名叫刘妤,是啡尝醉最早的客人之一。她能成为啡尝醉的客人,完全是因为巧合,之后就成了每日必来的常客。刘妤是很有生活品味和鉴赏能力的那种小资女性,她每次来,都会点一些用料不多,但是特别讲究调酒师水平的酒。往往这些酒的价格,比其他酒要高出不少,这就是所谓的人工费了。

    作为酒吧唯一的调酒师兼老板,闵悟是十分喜欢刘妤这样的客人的,因为这样的客人给酒吧带来的利润是最丰厚的。

    刘妤不仅和文歆儿相熟,也见过风十郎,在她看来,文歆儿和闵悟之间的关系,远不如文歆儿和风十郎之间来得那么热烈。职场女性,尤其是成功女性,对于察言观色方面,未必就比闵悟这位幻术大师要差。

    既然知道文歆儿和自己不存在竞争关系,刘妤自然乐得和这样的美女交好,此时站出来帮文歆儿说话,恰恰是她聪明的地方。

    结果闵悟一搭腔,文歆儿的反应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叫道:“还说不是你,那个色狼就是来找你的!”

    这话一说,不仅闵悟愣了,就连吧台附近的好几个女人都愣了,文歆儿这话说得也太暧昧了。有色狼来找闵悟?怎么,原来自己这些人的情敌不仅有女人,还有男人吗?

    要说闵悟的颜值,用秒杀某人来形容,都已经是过谦了,那真是秒天秒地秒空气。可奇怪的是,闵悟那邪魅的容颜似乎天生对男性具有排斥力一样,不管是取向正常或者不正常的男性,居然都对闵悟不感兴趣,这一点早就有人试过,可是全都无功而返。没想到,今天居然碰上一个对闵悟有兴趣的男人。

    “就可以乱喝,话可不能乱说。”闵悟立刻插队,递给文歆儿和莉莉丝一人一杯饮料。文歆儿不喜欢喝酒,而莉莉丝还没成年,这俩比起这酒吧的女客人,从口味上来说更好打发。

    “他就是冲着你来的,只不过他找上我的时候,不知道我认识你。”文歆儿说道。

    莉莉丝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没关系,就这样坐在吧台椅上,叼着管子吸溜饮料,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的。她这么一坐,掩盖了自己那双惊艳的长腿,立刻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讨喜。很多来吧台取酒的女客,都忍不住要多看她几眼。

    “怎么我看莉莉丝的反应挺平常的?”闵悟可不相信,有色狼只对文歆儿感兴趣的。

    “她从作风开放的西洲来,可能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了。”文歆儿道。

    “说认真的,到底怎么回事?”闵悟说着,手指头忽然在吧台上轻轻地点了两下,文歆儿知道,这是闵悟给自己的信号。此时此刻,酒吧已经被闵悟施加了幻术,那些普通人类的客人,无法听到闵悟和文歆儿接下来的对话。

    “是断魂刀的人。”文歆儿飞快地道。

    “几个?”

    “两个。”

    “没有唐横?”

    “没有。”

    “什么水平?”

    “都是主力级以上,其中一个身法很快,出身又准又狠,就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文歆儿道:“还有一个有些内向的孩子,用的是一把没有刀镡的太刀,倒不太像斩鬼师。”

    “没有刀镡?”闵悟一愣,刀镡是太刀的基本装饰之一,如果没有刀镡,一把刀会很奇怪,于是闵悟追问道:“柄头有吗?刀柄有没有装饰?目钉和鲤口有没有?”

    刀镡、柄头、目钉、鲤口都是常规瀛洲刀的装饰,就像是男性正装当中的皮带扣、领带夹、手表等物一样,是必须拥有的配饰品。如果只是缺了一件,会很奇怪。

    “经你这么一说,都没有呢,那把刀出鞘之前,鞘和柄就像是一起的。”文歆儿仔细回忆,乔徽怀中抱着的刀,虽然是诡异的绿漆,但是整体是非常素的。

    “是合口拵。”闵悟道。

    “原来那就是合口拵!”文歆儿倒是听说过合口拵,据说这是专门打造给贵族用来贴身隐藏,用以保存的刀。

    对于热爱刀艺的瀛洲人来说,各式各样的太刀就像是各式各样的衣服一样,通常上流人士佩戴的刀,都是花鞘、缠柄、有着精美贵重的刀镡、柄头、目钉、鲤口。而越普通或者贫穷的人,使用的刀,在这些装饰上就越简洁。

    而合口拵,是一个例外,它的定位,就像是睡衣一样,朴素、简洁、贴合。它是唯一不以鞘的花纹和缠柄的技艺,还有四大刀饰的样式来决定其工艺水准和社会地位的刀。因为,在古时的瀛洲,穷人是穿不起睡衣的,所以,在太刀中象征着睡衣的合口拵,平常百姓是佩戴不起的。

    虽然时至今日,合口拵就像睡衣一样是人人用得起的东西,但是,没有人会把合口拵摆在家里展示,就像不会有主人在家里穿着睡衣接客一样,合口拵,依然是隐藏在最贴身处的刀。

    可是,那个少年使用的刀,偏偏是一把合口拵,这就让闵悟觉得奇怪了——断魂刀是中洲对于刀来说地位很高的门派,对于合口拵,他们肯定是有研究。在这个前提下,让自己的弟子带着一把合口拵和人战斗,这就有些奇怪了。

    “那孩子的战斗风格,为什么不像是斩鬼师?”闵悟想到文歆儿之前的评语,立刻追问起来。

    “他一拔出刀,就甩出一道刀光,劈在莉莉丝脚底下,然后那些刀光就绘成了一个法阵,差点把莉莉丝冻住。”文歆儿道。

    闵悟看向莉莉丝,莉莉丝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想了想,还加了一句:“特别快。”

    “阵斩师!”闵悟是什么人?他打过的架可能比文歆儿见过的人还多,虽然阵斩师是近几十年才兴起的流派,而且地位很低,但是不可否认,阵斩师是一种很适应潮流的发展方向。因为这个流派,活用了斩鬼师要求的强命格和硬八字,更是把斩鬼师的体魄发挥得淋漓尽致。所欠缺的,仅仅是他们的体术造诣。

    “阵斩师怎么了?难道真的主力级能打过核心级?”文歆儿不解,那个叫乔徽的孩子,虽然出手的时候很惊艳,可是好像也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合口拵,长长的布条······我现在知道,唐横那家伙,为什么敢说他们师兄弟的阵法能比拟核心级夜守了。”闵悟笑了,那种笑容很有些诡异,像是参透了什么东西,却又像是在想什么坏点子。

    “这个孩子很重要吗?”文歆儿好奇。

    “倒也不重要,只是知道这么回事而已。”闵悟笑道:“不过另一个似乎也不是传统的斩鬼师,按你说的身法奇快,出手又狠又准,应该是技斩师,而且是那种倚仗速度的类型。我现在已经猜出他们的阵法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真的吗?”文歆儿惊喜:“你看了三个人就能猜出他们的阵法。”

    “无非就是除了你见到的两个人,剩下五个都是彪形大汉。”闵悟笑了笑,十分不以为然,然后想了想,又道:“也可能是三个彪形大汉,还有一个也是技斩师。”

    “就是和我见到的那家伙一样的人?也就是说是两个技斩师,一个阵斩师,还有四个什么?”文歆儿忽然想到她还没问过传统的斩鬼师叫什么。

    “体斩师。”闵悟补充。

    “哦,就是说对方可能是一个技斩师加一个阵斩师,再配上五个体斩师的阵容。也可能会是一个阵斩师两个技斩师四个体斩师的阵容?”文歆儿复述着,又追问道:“这样的阵容有区别吗?”

    “有的,技斩师注重体术技巧,体斩师注重身体强度。虽然体斩师的招数都以威力巨大著称,但是唐横你也见过了,感觉怎么样?”闵悟说着,忽然就反问文歆儿。

    “攻击很猛,但是,总感觉······”文歆儿毕竟造诣不高,虽然明明能感觉出唐横的弱点,但是却说不出来,让她去应对什么的就更别谈了。

    “但是攻击缺乏连贯性,容易给对手留下空当。”莉莉丝接上了话茬,从近身战的角度来说,莉莉丝的经验甚至可以和风十郎相比,看破唐横的缺点,对她来说还不难。

    “不止是这样,他的攻击虽猛,破坏力十足,但是攻击的范围不足,还有大量的破绽存在。事实上,这是所有体斩师都存在的问题。”闵悟道:“如果对方的阵型中,五个是体斩师,那么他们就是靠一个人支援,一个人穿插阵中串联攻击,弥补漏洞。这样的话,只需要干掉那个串联者和志愿者,我们就赢了。”

    “可是如果对方有两个技斩师······”文歆儿脑子很快,已经开始假设了。

    “体斩师,注重于体术的体,而技斩师,注重于体术的术。他们的**虽然不如体斩师那样横练,但他们是天生的技巧大师。”闵悟道:“如果有两个技斩师,串联阵势的过程当中,他们自己也会存在一个相互的配合,这就很难快速攻破了。而且两个的话,对于阵斩师的保护也会更到位。总的来说,两个技斩师四个体斩师的阵容,比一个技斩师五个体斩师的阵容更难破。”

    “对你来说有区别吗?”文歆儿好奇,她觉得闵悟有些太过认真了。

    “没有啊。”闵悟说大实话,他一招就能全灭对面七个,阵势当中是什么人对他来说确实没区别。

    “那你还研究什么?”文歆儿更好奇了。

    “因为半个月后那一战,不是我上场啊。”闵悟笑道。

    “你不上?谁上?”文歆儿不解。

    “达斯,戒佛。”闵悟道:“还有地下室里躺着那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