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0章 故人与敌人

    “什么叫越来越近了?”文歆儿被莉莉丝的话吓了一跳。

    “西洲的黑暗生物,和中洲的妖怪或者鬼不一样。它们之间,本就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感应。”达斯喝着他的纯麦威士忌,说道:“更何况,莉莉丝和那个狼人是被黑暗力量所联系起来的,相互之间的感应或许更强吧。”

    “也就是说,你没去找他,他却要来找你了?”文歆儿震惊地看着莉莉丝。

    “不是的,之前我到了中洲之后,就失去了和他的感应,可是到了壶城之后,这种感应又渐渐出现了,而且越来越近。”莉莉丝显然没把这当成很重要的问题。

    “你这里就要有狼人出现了!”文歆儿用惊悚的表情对着闵悟做了个鬼脸。

    “那正好啊。”闵悟笑道:“你在这间酒吧里的实力排名又要下降了。”

    “哈哈哈哈。”莉莉丝和达斯两个西洲来客一起笑了起来,闵悟这一刀实在是补得太狠了,他们光是旁观就能感受到文歆儿窘迫。可是有时候关系熟了就是这样,与其去关心文歆儿的心情,还不如大肆嘲笑一下这个槽点。

    “你就这么肯定!”文歆儿怒。

    “莉莉丝都比你厉害,狼人虽然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法术,但是体术水平可能还在莉莉丝之上,你行吗你?”闵悟看着文歆儿,很认真地问道。

    文歆儿无言以对,她的君堕、帝殒双匕虽然论及杀伤力,是绝对的无敌,但是以她目前的法力修为,运使这两把匕首飞出伤敌已经很吃力了,将威力全开更是只能用一次。而且,都只能让双匕自行攻敌,不能像真正的飞剑那样,追着敌人去攻击。

    其实这不怪文歆儿,主要责任在于盗跖,盗跖的《摘星诀》早就突破了引动天星之力入体的阶段。他以浩瀚的星力作为消耗,根本不会在意君堕、帝殒双匕对于使用者的法力要求,而是纯粹追求威力。

    可是文歆儿离那个阶段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现如今,君堕和帝殒对于文歆儿,只能当做偷袭的工具或者决一胜负的杀招来用,真正的常规战斗,君堕、帝殒双匕反而没了用武之地,这就让文歆儿的境地很尴尬了。靠着两门法术,文歆儿真不觉得自己的实力能有多强。

    “你再给我几件灵宝呗。”文歆儿看着闵悟,央求道。

    “嚯!好大的口气,张口就要灵宝,还几件!”闵悟戏谑地看着文歆儿:“你努力修炼提升法力修为,然后多掌握几门法术。或者好好练习体术,远比那些东西实用多了。别哪天被人家盯上,再给抢了去。”

    闵悟说的也是实话,以文歆儿的实力,太强的灵宝她也用不上,毕竟法力修为不足。可是太弱的呢,文歆儿自己也看不上,所以给文歆儿一两件灵宝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这个事情完全是治标不治本的。

    “那你说,我和谁学体术啊?”文歆儿立刻打蛇随棍上。

    文歆儿问的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因为闵悟家里的这群人,早就内部商量过,关于教授文歆儿体术的问题。可是,对于这些高手来说,他们竟然找不到一个适合教文歆儿的人。

    先说闵悟好了,俗话说名师出高徒,闵悟虽然不是文歆儿的师父,但是作为文歆儿的转化人,闵悟那也是在中洲夜守部备了案的人。理论上来说,应该是闵悟传授文歆儿体术最合适,而且现代社会,不像古时候有那么多礼教大防,男师女徒或者女师男徒是没问题的。

    但是闵悟并不适合传授文歆儿体术,因为闵悟的风格就是迷惑对手以及看破对手,单从体术论,前者要求极高的武学造诣,后者则要求足够的理智和强大的头脑,而且思维必须很快。这些,对于文歆儿太难了。

    而从闵悟的招式上说,闵悟的招式其实爆发力极强,从他近身一掌就能硬破了陈胥的天星之体,将法力打入陈胥体内造成重伤来看,闵悟招式的瞬间爆发力已经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这种功夫,出手成伤,不伤敌就伤己,对于女性而言,不练也罢。

    既然闵悟无论从风格上还是招式上,都无法教授文歆儿,大家自然会去考虑剩下的人,戒佛、达斯、顾一夏、风十郎。

    其中戒佛和顾一夏根本算不上会体术,戒佛战斗的时候,完全是依靠着强横的佛光硬冲硬打,而他的大明王掌,是一门以佛光化出的双掌,来体现掌法精妙的体术,放在没有佛光的人身上,这套掌法的精妙程度和广播体操有的一拼。

    而顾一夏呢,虽然参详百家武学,可是他并没有专门去练过哪一门体术。一心扑在学术研究上的顾一夏,身体的羸弱程度已经近乎于普通人,他所学习的,不过是面对体术高手的贴身攻击时,如何保命的法门。对于操控着“浮游炮”这种超现实法宝的顾一夏来说,只要拉开距离,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达斯和风十郎则更特别,达斯的体术完全是猎魔人的体术,猎魔人是无法修炼的夜守种类,他们的体术真的就是为了适应肉身而存在的。拳就是拳、脚就是脚,一招一式打得就是自己的肌肉力量。对于有法力修为,并且需要将法力融入体术中的文歆儿来说,这并不合适。

    风十郎倒是真正掌握着一门中庸的体术,而且个人的体术造诣也不差,但是风十郎的体术是斩风流的,不配合风之力,这门体术虽然也有威力,但是十分有限,更何况斩风流全是刀法,连拳法都没有,又怎么教文歆儿呢?

    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提出过应该让谁教文歆儿的问题,因为各人的情况都相对特殊,而且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多东西就连他们自己也在摸索和学习的阶段,教别人?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呢?

    文歆儿并不知道大家曾经私底下讨论过这个问题,只是看到闵悟忽然沉默,文歆儿有些好奇而已。

    “或许你可以回头跟狼人大哥学习一下。”闵悟岔开话题,故意敷衍文歆儿。

    达斯却是轻叹一声又对付起了那杯纯麦威士忌,文歆儿作为正统的夜守,资质也在普通人的范畴内,结果却难住了一大群天才。这一点,可是大家万万没想到的。

    闵悟撤下了幻术,酒吧里还是那样轻松,但几人的心里,又担上了事情。

    “嗯?”忽然,闵悟的手机响了,正是大家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这一下的响声来的颇为突兀。

    “喂?”闵悟接起手机,愣了一愣,然后道:“这么快就到了吗?好,我这就去接你。”

    闵悟挂断电话后,几人都愣愣地看着闵悟,也不多说话,就等着闵悟公布答案。

    “走吧,故人来访,你们有谁跟我一起去接人的?”闵悟问道。

    “狼人真的要来了!”文歆儿大惊。

    “他的故人怎么会是狼人?”达斯翻了个白眼,很显然,闵悟的故人只可能是中洲人,又怎么会是狼人呢?

    “莉莉丝不是说那一支狼人很久以前就东迁到了中洲吗?说不定就是闵悟的故人呢!”文歆儿反驳。

    “我先声明在我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确实没有认识什么狼人。”闵悟说着,在单薄的衬衫外套上了一件外套,往门外走去,边走便交代伙计:“我走之后你帮看着店,客人点什么你调给她们就是了。”

    “好的老板。”伙计笑吟吟地走进了吧台。

    文歆儿等三人对视了一眼,飞快地拿上外套追了出去。

    深秋的壶城,到了夜间还是寒意十足,而且因为气候潮湿,这股寒意似乎靠着单纯的多穿几件衣服也挡不住。

    闵悟已经在街口发动了汽车,看到从巷子里追出来的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等到三人上车之后,便将车开了出去。

    “我说,到底是谁啊?”文歆儿好奇。

    “你不是才听过她的故事?”闵悟反问。

    “我听过她的故事?”文歆儿从后座把脑袋探到达斯和闵悟之间,猜测道:“周剑琪吗?”

    “你看,你偶尔还是聪明的。”闵悟看似表扬实则吐槽道。

    “你为什么不去机场而去高铁站?”文歆儿虽然来壶城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机场和高铁站不在一个方向。她记得闵悟说过,周剑琪去世界各国游学,学习铸造之道,这次接到闵悟的求助,是从国外回来的。什么国家,到中洲居然坐高铁而不是飞机?

    “这是壶城,不是沪城!”闵悟无语。

    文歆儿立刻懂了,沪城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每天的国际航班多如过江之鲫。可是,并不是中洲的每一个城市,都有沪城的程度的。像是壶城,根本就没有开通国际航班,也就是说,周剑琪从国外回到中洲,这个点还能到的话,只能是高铁,不会是飞机。

    即便是高铁,这样的深夜,也没有多少车次还在跑了,平时热热闹闹的高铁站里,也有了几分寂静,虽然人不少,但是也大都睡着了。

    闵悟带着三人很快地来到了出站口,等待这名外援的出现。

    “她长什么样啊?”文歆儿问闵悟。

    “不知道,我很久没见过她了。”

    “你就没加个微信或者qq吗?朋友圈肯定有自拍的!”文歆儿气结。

    “早没想到,刚才她给我打电话这手机号我都没存过,我联系上她打的是国际长途,她的微信号显然不是那个号码。”闵悟笑。

    文歆儿无语,她觉得闵悟和其他男生真不一样,对于女生的事情一点也不上心。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总是被人倒追的男人,怎么会去关心那些问题。

    “从花城出发的d3751次列车,即将驶入本站,请接站的旅客,道出站口等候。”

    “来了。”文歆儿兴奋,她很期待看看年轻一代的中洲四大天才中的最后一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不对。”闵悟忽然道。

    “怎么了?”文歆儿一愣。

    “有煞气!”闵悟的表情无比严肃。

    “在哪?”文歆儿四下张望。

    闵悟忽然很快地转了半圈,朝着一个方向看去,那里,只有稀稀拉拉的人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难道是随着那趟列车进来的?”达斯问道。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闵悟道。

    “轰!”巨大的声响传来,就在距离闵悟他们不远的地方。

    “看来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啊!”闵悟感慨着,微微张口,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文歆儿知道,那是蜃气,闵悟要布置超大范围的幻术时,必须先散播蜃气。

    若隐若现的淡白色雾气很快消散,随着这些雾气的消散,周围的人好像都在发呆一般,浑浑噩噩地往一些隐蔽的地方走去。

    闵悟随手拧开了出站口的检票机,率先往停车坪的方向冲了上去。

    “这些人会怎么样?”文歆儿好奇地问。

    “不会怎么样,他们会一如往常的行进和工作,不然回头发生列车事故,可就不得了啦。”闵悟笑道。

    文歆儿看得出,闵悟很从容,丝毫不像是担心周剑琪的样子。反倒是文歆儿自己,觉得很是担心,因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闵悟速度最快,第一个冲到了停车坪,文歆儿和达斯在莉莉丝的帮助下,也很快就冲了上来。一直祈祷着不要发生什么事故的文歆儿,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景象。

    长长的动车从中断开,无数乘客从中跑了出来,整个停车坪乱成一片,大家都蜂拥着往最近的出站口挤着,然而,不知道是因为闵悟的幻术,还是大家有意为之,停车坪里,有一大块空着的地方,那里,站着一男一女。

    文歆儿看向那两人,忽然觉得有些心安,因为那个女生应该不是周剑琪。在闵悟的故事里,周剑琪又黑又瘦,完全是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而那个站在圈中的少女,虽然一点也不胖,但是体态婀娜,有一种妖娆的美感。文歆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发现对方的size居然比自己还大了一号,她觉得这肯定不是周剑琪。

    “剑琪!”闵悟的话像是给了文歆儿当头一棒,她一直以为周剑琪来了以后,自己就可以摆脱size垫底的地位了,没想到,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居然比自己还大了一号!

    “你不是说周剑琪又黑又瘦吗?那个女孩怎么会是周剑琪?”文歆儿不愿相信。

    “我虽然不能凭外貌判断,可是蜂后剑我还是见过的。”闵悟淡淡道。

    文歆儿这才发现,那个女孩的手上,拿着一把金光流转的剑,那把剑不是一把纯粹的直剑,而是剑身微微一个弧度,两段略宽,中间略细,就像是——一只黄蜂!

    “那个男人是谁?”达斯问道。

    文歆儿这才把目光转向那个男人,一看之下她不禁愣住了。

    虽然着装和相貌完全不同,可是,那手上的黑色火焰,还有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息。没错,那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和在沪城出现,救走了周双佳的卜部季武一模一样!

    “闵悟,那个男人,和卜部季武很像!”文歆儿道。

    “和卜部季武很像?”闵悟一愣。

    那个男人似乎听到了文歆儿的话,转过头来看着文歆儿,微微一笑,道:“看来各位是见过我的那位同伴了。在下碓井贞光,参上。”

    “碓井贞光!”闵悟吃惊:“又一个赖光四天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