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3章 鬼切&蜘蛛切

    闵悟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事实上,早在确定了那两把太刀是传说中的鬼切和蜘蛛切时,闵悟就已经牟足了劲,只等待一个机会,就上前夺下这对宝刀。

    可是闵悟虽快,但渡边纲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渡边纲的实力虽然胜过碓井贞光和卜部季武,但是也远远不足以和闵悟相抗衡,这一点,他早就知道。所以,当闵悟消失的一瞬间,渡边纲根本没有迟疑,而是迅速地放开了碓井贞光,双手拔刀,鬼切和蜘蛛切同时出鞘。

    鬼切和蜘蛛切,都佩戴在渡边纲的左侧腰间,理论上说,既然是双刀,自然是应该两手同使,分挂在左右两侧才对。但是,双刀挂于同一侧,却是髭切膝丸的配置。

    髭切膝丸本是一对,长短不一,长刀髭切,由左手正手拔出,攻击敌人的咽喉;短刀膝丸,以右手反手拔出,偷袭敌人膝盖。瀛洲的剑客对决,为了防止敌人会使用拔刀术一剑封喉,很多剑客都会练习侧身斩或者反身斩的绝技。最著名的比如斩钢闪和燕返,都是这样的绝技。髭切出鞘,正是一剑封喉的套路,为了防止对手使用这些技能反击或是回避,膝丸就能很好地限制对手,甚至重伤敌人。所以髭切膝丸,是同挂在一侧的。

    渡边纲并不是髭切膝丸的原主,但是与这对宝刀相处数百年,早已熟练地掌握了对应这两把宝刀的拔刀术。此时,全力拔刀而出,两道森然的寒光分袭上下两路,就算看不到闵悟的动作,渡边纲也没有丝毫的由于。

    “嗖!”

    两道刀风中间,闵悟以极其诡异的身法躲了过去,虽然没有被渡边纲伤到,但是众人也看得出来,闵悟的突袭已经无法得手了。

    可是闵悟绝不会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一次攻击上,第一击被鬼切和蜘蛛切的拔刀斩拦下了,却也丝毫挡不住闵悟的第二次攻击。

    “嗡!”

    闵悟一个挺刺攻向渡边纲,手中却空无一物。渡边纲耳闻金风之声,知道闵悟已经出剑,虽然这把剑看不到,但是渡边纲却已经感到了对方的锋芒。

    一个侧身,渡边纲惊险地躲过了和光同尘的攻击。但是毕竟闵悟用了幻光剑诀,这一刺无形无迹,渡边纲躲闪起来也十分勉强,到底还是在渡边纲的脸颊一次,留下了一条浅浅的剑痕。

    渡边纲飞快拧身,反手就还了一剑过去,另一把剑却挡在了和光同尘回撤的路上。按说闵悟此时一剑刺出,要回剑,就势必被拦下,渡边纲的这一次攻击,应该是无懈可击的,然而——

    “叮!”

    和光同尘,却越过了渡边纲用来拦截的蜘蛛切,挡在了鬼切的前面,中洲名剑和瀛洲名剑的碰撞,瞬间迸射出了璀璨的黑白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不仅渡边纲忍不住问了出声,文歆儿也好奇起来。

    “和光同尘其实是一把很长的剑,可是只有被光照射到的部分,才会出现实体。”周剑琪很是自来熟地给文歆儿科普起来:“闵悟哥只需要保证,光照不到和光同尘的大部分剑身,那么和光同尘就是一把极短的剑,可以避过蜘蛛切的拦截。”

    文歆儿吃惊,看来渡边纲果然比闵悟以前碰到的其他敌人要棘手,因为这份使用和光同尘的技巧,闵悟以前可是没有使用过的。和光同尘不仅可以时隐时现,居然还能操纵受光面,做到忽长忽短,这一点,文歆儿从来也没有想到过。

    “有这等宝剑,阁下还贪图鬼切和蜘蛛切吗!”渡边纲吃惊之余,也不禁觉得闵悟有些太过贪心。

    “你想多了,若你是哥路人或者朋友,我自然不理会你的兵器多么珍贵。”闵悟笑道:“可是你现在是敌人啊,夺走了你的兵器,就是削弱了你,增强了我。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说完,闵悟揉身又上,这一次,渡边纲却有了防备。因为和光同尘不仅虚实难以预料,就连长短也无法判断,所以渡边纲只能采取稳守的策略,来伺机而动。

    可是闵悟是谁啊?最擅长看迷惑敌人,同时也最擅长看破敌人招式的人,三招之间,渡边纲防守中的漏洞就被闵悟抓住了,和光同尘剑身暴露,从鬼切和蜘蛛切中间灵敏的穿了过去,直刺渡边纲!

    这一刺不仅来得突兀,而且动作奇快无比,如同惊雷乍现、灵蛇出洞,那凄厉的毒牙在瞬息之间就咬在了猎物的身上。

    渡边纲仓促之下,根本来不及闪避,只能险险地避过要害,但是左臂一疼,渡边纲已经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躲过闵悟这一剑。

    就在左臂吃痛的瞬间,渡边纲看到闵悟居然松开了和光同尘,飞身而上,劈手去夺左手握着的鬼切!渡边纲心之鬼切的重要性,有心想要在左手上加几分力,握住鬼切。谁知闵悟那刁钻的一剑竟刚好刺在了左臂的肌腱上,一时之间竟无法用力!

    无奈之下,渡边纲只能以右手蜘蛛切朝着闵悟的面门劈去,以围魏救赵之法,防止鬼切被闵悟夺走。

    但是渡边纲快,闵悟却比他更快!

    渡边纲只觉得左腕一疼,接着整个左臂忽然就是一凉,然后伴随着一声碰撞,他的右手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斥力。

    闵悟竟然在瞬息之间,劈手夺下了渡边纲左手握着的鬼切。之后,闵悟并没有只是把刀拿过来,而是顺着夺刀的方向,将鬼切一剜,生生削下了渡边纲的左臂,然后挡住了劈向自己面门的蜘蛛切。

    “你!”渡边纲迅速往后退却,闵悟却没有追击,而是将渡边纲左臂上的和光同尘拔了下来,收了起来。

    鬼切到了闵悟的手上,立刻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原本在渡边纲的手中,鬼切只是锋利无比,有大量阴森的妖气溢出。但是到了闵悟的手上,鬼切散发出的妖气,居然变成了磅礴的青黑色气焰,气焰之中,竟发出了狂风卷林的声音。“哗哗”作响,声似浪涛。

    “想当年,你以髭切斩下茨木童子右臂,髭切沾染上了茨木之血。因为茨木没死,所以随着茨木的越来越强,这刀上的妖力也越发澎湃。”闵悟道:“就在我握住鬼切的一瞬间,它居然对着你发出了强烈的杀意,从它轻而易举就卸下你的胳膊来看,它可是很恨你啊。”

    渡边纲咬牙,当年他与源赖光打赌,独自一人走过朱雀大街,可以不被鬼伤害。源赖光为了保住他的性命,将髭切借给了渡边纲。在朱雀大街上,渡边纲见到了一个美貌的少女,少女求渡边纲送她回家,正在渡边纲问她家住何处时,少女森然道:“老娘家就住在爱宕山!”然后变作一个半边面目是树木的妖怪。渡边纲大惊之下,拔出了髭切,斩下了这妖怪的右臂。后来,九死一生的渡边纲找到了****晴明,请他为自己开示。****晴明告诉渡边纲,所斩之鬼为爱宕山大妖茨木童子,乃是酒吞童子的副官。髭切,也就被正式更名为了鬼切。

    但是,茨木童子能成为酒吞童子的大将,那定然不是泛泛之辈,事实上,斩断茨木童子一臂后,因为茨木童子未死,他庞大的妖力便侵染了髭切,将髭切变成了一把妖刀。渡边纲向****晴明寻求破解之道,****晴明告诉他:只有进行七日的物忌,才能袚除妖气,净化髭切。

    渡边纲按照****晴明的指导,物忌六日,到了第七日,渡边纲的家仆来告诉他,渡边纲的乳母前来探访他。渡边纲与乳母感情深厚,于是便破了物忌的戒律,从房间内出来,迎接他的乳母。乳母问渡边纲,你最近在做什么?渡边纲回答说我最近正在为净化髭切而进行物忌,可惜阿母你来了,我只能从头来过了。乳母又说,你的名声已经传遍了瀛洲,我也想看看茨木童子的手臂和名刀鬼切。渡边纲就带着乳母来到物忌的房间。谁知,乳母看到物忌台上的髭切和手臂后,微微一笑,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我的手臂啊!然后打伤了渡边纲,夺走了手臂。渡边纲这才知道,这个乳母是茨木童子变化出来的。

    因为袚除妖气失败,袚除妖气必须的茨木童子手臂又被原主寻回,所以,髭切彻底成为了一把妖刀,也就是鬼切。而且因为茨木童子的原因,鬼切竟然拥有了刀灵,但这把刀灵,却是不折不扣的妖物。

    渡边纲知道,因为鬼切的刀灵因茨木童子而生,所以对自己怀有无穷的恨意。普天之下,无论谁得到鬼切,都相当于得到一把神兵。只有渡边纲,当他使用鬼切的时候,这把刀,就是一把普通的太刀而已。

    “哼,一把妖刀而已,恨我就恨吧。”渡边纲看着闵悟,淡然道。

    “当年你以此刀卸下了茨木的右臂,如今你沦落鬼道,却又被这刀卸下了左臂,这把刀,倒真是妖鬼之流的克星啊。”闵悟一边笑着,一边把玩手中的鬼切。

    鬼切散发出的妖气,似乎十分惧怕闵悟,每当闵悟的手指抚上鬼切的刀身时,鬼切的妖气就会自然散开,不敢碰闵悟分毫。

    “现在鬼切已经到手了,蜘蛛切,你还准备留下吗?”闵悟问渡边纲。

    “你如果有能力,就来抢抢看好了。”渡边纲硬气道。

    “你不会是想让我把你另一边胳膊也砍下来吧?”说着,闵悟一脚踩在渡边纲断落在地的左臂上。

    妖鬼之流的残肢断臂,就算被斩断,也能重新接续起来。但是,一旦这些残肢断臂落到了夜守的手上,那么妖怪就没有办法了。他们必须想办法取回自己的肢体,才能重新将身体接续起来,不然,就是终身残疾。

    茨木童子要变成渡边纲的乳母,骗取渡边纲离开物忌台,就是这个原因。

    “阁下真要与我等不死不休吗?”渡边纲森然道,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主公小看了这个凡间的夜守。别说是渡边纲加上碓井贞光,就算再加上卜部季武,三个人,都未必能和眼前这个年轻人打出一个平手的局面。

    “这样吧,你把蜘蛛切留下,然后乖乖滚蛋,我今天就不赶尽杀绝。”闵悟笑道:“而且把你的左臂还给你。”

    闵悟的要求,等于是让渡边纲白白把鬼切和蜘蛛切交出来,毕竟那手臂本来就是人家渡边纲的。

    “阁下这是空手套白狼啊!”渡边纲怒气渐生,但是却丝毫不动神色:“你要我的手臂,能做什么呢?”

    “不能做什么,但是能收藏啊,渡边纲的手臂啊,一定有很多人来瞻仰吧?”闵悟讥讽道。

    渡边纲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身为曾经的赖光四天王之首,渡边纲知道,孰轻孰重。

    于是,渡边纲解下了腰间的鬼切刀鞘,同时将蜘蛛切插回鞘中,连同鬼切的刀鞘,一并扔给了闵悟。

    “能屈能伸,难怪能成为源赖光的副官。”闵悟称赞着渡边纲,接着用脚一撩,将那截断臂挑飞到了渡边纲身前。

    “今天的羞辱,我们两个记下了,将来总有一天,我们会向阁下讨还的。”渡边刚说着,用仅剩的右臂,在空中画了一个圆洞,然后将碓井贞光先扔了进去,然后抱着自己的断臂,走入了圆洞之中。

    文歆儿正准备上前和闵悟说话,忽然被周剑琪一把拉住,闵悟也同时叫道:“先别过来。”

    随着闵悟的话音,无数灰黑的灵体从空气中浮现,一边作着各种古怪的笑声,一边投入了之前渡边纲留下的空洞之中。

    随着这些灵体的消失,那个空洞终于也关闭了,在空洞关闭的时候,文歆儿清楚地看到,闵悟长出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啊?”文歆儿问道。

    “果然,赖光四天王都不是易予之辈啊。”闵悟感慨道:“你看到的那些,是黄泉阴灵,只要谈判破裂,渡边纲一声令下,他们瞬间就会从幽冥来到人间,组成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文歆儿大惊失色。

    “现在,我开始怀疑了。”闵悟道。

    “怀疑什么?”文歆儿问。

    “一切的黑手,似乎就在瀛洲。”闵悟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