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4章 诡异的刀镡

    “你怎么确定瀛洲就是幕后主使所在的地方?”文歆儿好奇地看着闵悟。

    “还记得最早你遇到的吴两吗?”闵悟一边问文歆儿,一边讲鬼切和蜘蛛切交给周剑琪,然后去捯饬那两只风切的尸体。

    “吴两?第七代水圣灵?”文歆儿还没忘记这么一个人,事实上,文歆儿至今都觉得吴两很弱,因为他被闵悟一剑给腰斩了。

    事实上,吴两绝对不弱,试想一下,碓井贞光也不过是被闵悟两拳就瓦解了战斗力,吴两被闵悟一剑腰斩,真的不能说是弱的。毕竟是曾经的八圣灵,无论如何,核心级的实力肯定是有的。

    “吴两堕化成鬼身,还能从幽冥界来到人间界,这一点我一直很在意。”闵悟将风切的尸体一一肢解,然后将爪子、牙齿、鬃髭、尾巴等位置,收到自己的独有空间中。

    “这有什么可在意的?你弄这些怪物干什么?”文歆儿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风切是人间界罕见的鬼族,它们是疾风之鬼,与被称为疾风之妖的镰鼬,并称为疾风小妖精。”闵悟道:“风切的爪子、牙齿、毛发都拥有很高的价值,现在白捡了两个,不抓紧时间收起来吗?”

    文歆儿无语,她发现闵悟对于所有稀有的东西,无论材料也好,宝物也好,都有一种强烈的执着。

    “吴两的那种堕化,在任何一国的夜守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换言之,没有可借鉴的经验。而他死的时候,也说过为了某人的大业,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就在寻找吴两的蛛丝马迹。”闵悟道。

    “后来,我回到壶城,虽然因为自己的事情,放松了对于吴两的调查。可是没过多久,你们找到了我,告诉我,出现了又一个被堕化的夜守,卜部季武。”闵悟继续道。

    周剑琪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到闵悟这么说,立刻将目光移向了文歆儿。

    “你认为他们之间有联系?”一直在当观众的达斯,开口问闵悟。

    “不止是有联系,他们的堕化方式完全一样,是纯自愿的。所以,他们的力量比起生前,都是不减反增。”闵悟道:“吴两是中洲曾经的八圣灵之一,而卜部季武是地位和实力不弱于八圣灵的赖光四天王。说实话,这个级别的夜守,真的不多。”

    其余几人暗自点头,核心级实力的夜守,虽然没有到凤毛麟角的程度,但是相对于整个夜守界来说,终究是珍惜资源。而对方呢?截至目前为止,除了身份和地位不明的周双佳,出场的全部是超核心级实力的夜守。吴两算是名气最小的了,渡边纲、碓井贞光、卜部季武,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吓倒一片的主。

    “今天见到碓井贞光的时候,你告诉我,他给你的感觉和卜部季武一模一样,我就知道,他们和吴两应该是同一个主人。”闵悟道。

    “你的意思是,吴两和他们一样?”文歆儿吃惊。

    “完全一样,只是吴两的实力远远弱于他们三个而已。”闵悟笑道:“毕竟是赖光四天王,寻常的核心级夜守,真的没法跟这种史诗级的人物比拟。”

    “可是碓井贞光不是几乎被你秒杀吗?”文歆儿好奇。

    “碓井贞光在赖光四天王中,本来就是体术最弱的一个,而且他最擅长的武道是弓箭,那个情景下,他的实力很难体现出来。”闵悟终于处理好了最后一块风切的肢体,站起身来道:“如果距离拉开一百步以上,并且他在暗我们在明,估计就很麻烦了。”

    在一旁听着的达斯使劲点头,他也是远程攻击手,深知一旦让这些具有远程攻击能力的敌人拉开距离或者埋伏起来,他们的力量会呈现几何倍数的上升,及其麻烦。

    “你觉得赖光四天王和你差距在多少?”达斯知道,赖光四天王和他们背后的主使,很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敌人,于是先从闵悟口中求证对方的实力。

    “算上卜部季武,然后碓井贞光从远处攻击,他们三个一起的话,应该勉强能逼平我吧。”闵悟道:“如果加上坂田金时,可能就足以和我同归于尽了。”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还是最好的情况?”文歆儿问。

    “最遭的情况,因为我感知欲比较大,幻境范围也大,所以基本上,他们没机会四个人同时向我发起进攻。”闵悟耸了耸肩。

    “也就是说你一个人就能拿下赖光四天王?”文歆儿吃惊,她可是记得,五洲王周陷空、锦江派掌门海寒波、戒佛三人合力,都无法战胜的卜部季武。这样实力的四个人加起来,还要天时地利,才能和闵悟同归于尽,那闵悟得多厉害!

    “应该能吧,可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啊。”闵悟叹了口气,从周剑琪的手中接过鬼切和蜘蛛切,然后继续道:“可对方既然能堕化那些已经往幽冥界去的夜守,自然不会只有赖光四天王和吴两这五个家伙。”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力量还不够?”文歆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远远不够,所以,我们应该在对方主动攻击我们之前,先调查清楚对方的来历,将他们的计划扼杀在萌芽状态。”闵悟道。

    “那你准备从哪里开始调查?”文歆儿知道,闵悟调查吴两很久,一直也没发现吴两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如今,虽然赖光四天王中的三个人都已经现身,其中两个也被闵悟见到,但是却也没有暴露背后的主使。如此一来,文歆儿并不认为闵悟有可以着手的地方。

    “先从他们的目标开始吧。”闵悟说着,忽然看向了周剑琪:“那么小黑猪,他们追着你,究竟是要拿到什么东西。”

    闵悟这一声“小黑猪”一叫,周剑琪的脸立刻红了,她跳着脚反驳道:“闵悟哥你不许叫我小黑猪!我可是一接到你的求助,就不远万里跑来给你帮忙的!”

    “好了好了,周大小姐,告诉我吧,他们究竟在追什么东西。”闵悟笑道。

    “这个。”周剑琪说着,从随身背的背包中,取出了一个很小的布包,布包扁平,还不到一个拳头大小,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什么。”闵悟接了过来,打开布包,只见布包里是一块刀镡。

    “刀镡?”闵悟奇道:“这是什么刀的刀镡?”

    “我不知道。”周剑琪老实回答。

    “怎么你的东西你还不知道呢?”闵悟更加觉得奇怪。

    “几个月前,我正好在瀛洲求学,在村正家中学习瀛洲的逐渐技巧。结果交流结束后,村正家的一位长老偷偷地将这个刀镡交给我,让我带着它远离瀛洲。”周剑琪如实相告。

    “村正?”文歆儿好奇:“那不是一把妖刀的名字吗?”

    “傻了吧,是室町时代到江户时代居住在伊势桑名的一群著名锻刀工匠。在凡人历史中,前后一共有三代村正,每代至少有3、4人同时使用村正为刀铭。”闵悟道:“后来,因为村正伤害了德川家的人,被当时的德川幕府定义为妖刀,从此他们隐居了起来。但是,瀛洲夜守界一直将村正家保护得很好。”

    “那传说中的妖刀村正是什么?”文歆儿追问。

    “你说的,是平家天皇的佩刀,斩杀了一千个源氏的武士之后,这把刀身上开始浸出潺潺的春雨,每一次斩杀敌人,春雨都会将刀身上的血滴洗净,所以又叫村雨的那把刀吧?”闵悟问道。

    “对对对,就是那个!”文歆儿高兴。

    “那就是鄂钢了,村正的作品中比较有名的一把。”闵悟道。

    “那这个刀镡,是鄂钢的刀镡?”文歆儿转头问周剑琪。

    “不是,村正家的长老告诉我,这个刀镡,是村正铸刀理论的基础,是所有村正诞生的根源。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刀镡,所有的村正刀,自成刀之日起,就都是会妨主的妖刀。”周剑琪道。

    文歆儿倒吸一口冷气:“也就是说,这个刀镡——”

    “是一把绝世妖刀的刀镡。”闵悟接上了文歆儿的话头。

    “瀛洲有什么很有名的妖刀吗?”文歆儿立刻问周剑琪。

    “瀛洲的名刀太多了,什么十大妖刀、五大国宝、大快刀二十一工。”周剑琪道:“但是,这个刀镡,我已经查过,和历史上任何一把瀛洲名刀的款式都不符合。”

    “也就是说,这把刀,并不是已知的瀛洲刀?”闵悟问。

    “没错。”周剑琪点头。

    “可是我不觉得这个刀镡有多妖啊。”文歆儿道:“一点妖气都没有。”

    “闵悟哥刚好拿到两把妖刀,试一试就知道了。”周剑琪笑道。

    闵悟知道,周剑琪会这样说,显然是因为这个刀镡和任何妖刀都存在某种化学反应,不然也不会要求自己拿妖刀来实验。

    “之前见过了鬼切,现在来看看蜘蛛切吧。”闵悟说着,便去拔那把较短的刀——蜘蛛切。

    蜘蛛切原名膝丸,作为源赖光所拥有的三把刀之一,在国纲和髭切,相继因为自身的功绩,更名为童子切和鬼切后,膝丸的存在,显得十分渺小。

    但是膝丸的优势,在于它是一把短刀,很适合贴身携带。所以,源赖光睡觉时,都将膝丸藏在被子里。

    相传,源赖光斩杀酒吞童子不久后,患上了疟疾。重病期间,酒吞童子曾经的部下之一,鬼蜘蛛,变化成僧侣,以前来医治源赖光为由,想要谋害源赖光,为酒吞童子报仇。

    鬼蜘蛛虽然不是四大熊童子那样的妖怪,更比不了茨木童子那样地位和名气显赫的大妖,但是也是酒吞童子麾下的名将之一。它变化而成的僧侣,一点破绽也没有,即便是赖光四天王,和当时最强的阴阳师****晴明,也没能识破鬼蜘蛛的真身,鬼蜘蛛就这样,轻易地穿过了重重防线,来到了源赖光的面前。

    鬼蜘蛛知道,源赖光武艺高强,即便病入膏肓,也能以强大的本领斩杀掉自己。所以,鬼蜘蛛在源赖光的门外,自报姓名,并且备好了致命的毒药,让佣人伺候源赖光服药,而它,则躲得远远的,唯恐源赖光临死之际爆发,将自己斩杀掉。

    谁知,在源赖光的房门被推开的瞬间,藏在源赖光被褥中的膝丸就从鞘中飞射而出,一剑斩下了鬼蜘蛛的头颅。鬼蜘蛛一死,就现出了原形,自然,鬼蜘蛛献上的毒药,就没有被源赖光喝下。源赖光病愈之后,将膝丸改名为蜘蛛切,以纪念这把刀的护住之功。

    然而,就如同髭切一样,膝丸也没能逃脱妖化的命运。鬼蜘蛛的毒液,在膝丸划破它脖颈的时候,就浸到了膝丸当中。不出几年,蜘蛛切竟然变成了和鬼切一般凶恶的妖刀。

    此时,闵悟拔出蜘蛛切,这把刀仿佛已经憋了许久一样,在出鞘的瞬间,就爆发出了骇人的妖气。

    髭切和膝丸本是一对,但是相继成为妖刀后,它们之间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竞争关系,似乎都像证明,自己是更强的那一把。

    蜘蛛切的妖气,与鬼切全然不同,乃是一种泛出绿色的黑色妖气,虽然没有鬼切之上,那种“哗哗”作响的狂风卷林的声音,却有万千猛兽的嘶吼之声传来。而且,这妖气一冒出来,文歆儿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

    “这妖气有毒!”周剑琪一看,立刻将文歆儿拉开,远离蜘蛛切。

    “果然是妖刀。”闵悟看着蜘蛛切,感慨道:“而且,比鬼切更加不听话。”

    闵悟的话才说完,蜘蛛切之上的妖气就减弱了三分,而且其中隐隐泛出的绿色,也全部消失无踪了。

    “都说妖刀是问题儿童,果不其然啊。”闵悟笑道。

    “不过它还是挺希望得到你的认可的。”周剑琪深知剑性,从蜘蛛切的反应,她就能看出,这把刀急于成为闵悟的佩刀。或许,妖刀比普通的名刀,更渴望一个强大的主人吧。

    “那就看看它跟这个刀镡之间实验的结果吧。”闵悟笑道,挥动蜘蛛切,往刀镡上砍去。

    蜘蛛切和鬼切一样,通晓持刀者的心意,急于表现自己的它,瞬间将妖气全部放出。于是,众人只见到闵悟挥动着一大团墨绿色的刀气,劈向那个小小的刀镡。

    “轰!”

    金铁相交,居然传出了雷鸣之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