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5章 风十郎的异变

    蜘蛛切是毫无疑问的神兵,虽然依照瀛洲夜守铸刀的工艺,蜘蛛切上面,没有附带任何的法术、法阵。但是能自动斩杀鬼蜘蛛,说明这把刀也是拥有刀灵的神兵,更何况,斩杀鬼蜘蛛后,这把刀的力量还得到了更大的增长。

    此时,闵悟挥动蜘蛛切斩向那个古旧的刀镡,蜘蛛切上的妖气和剑气完全释放,在刀身之上,形成了一道狰狞的气息。眼尖的周剑琪甚至看到,这股气息之中,出现了毒牙和蛰刺,还有一对大螯,这都是蜘蛛身上独有的特征,很显然,这把蜘蛛切,已经拥有了剑灵化形的能力了。

    所谓剑灵化形,乃是顶级的神兵利器才可能出现的情况。这些神兵利器铸成之时,往往会夺天地之造化,形成自身的剑灵、刀灵之类的能量。当它们的主人将其反复炼制,提升它们的力量后,这些灵气就会显化成生物的形象。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文歆儿的君堕、帝殒双匕。

    这对匕首本身就被打入了龙魂,又经过几千年的炼制,早就拥有了化形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文歆儿可以将两把匕首化成巨龙,以此攻敌的原因。

    而蜘蛛切,居然也拥有了这样的能力。看来,这把剑当真有资格成为闵悟的武器了。

    可是,就在大家惊叹于蜘蛛切声势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随着妖气和刀镡的碰撞,发出了雷鸣般的声音,就在声音发出的同时,蜘蛛切的剑气和妖气竟然像是被狂风吹散的雾气一般,被那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刀镡,给轻松弹开了!

    连妖气和剑气都被弹开,蜘蛛切本身的斩击自然也没能对这块刀镡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果然是个古怪的东西。”闵悟收起蜘蛛切,拿着刀镡细细地检查起来。

    刀镡这种东西,主要是用于装饰的,很小一部分,是起到防御功效的。毕竟,用刀镡来格挡攻击,不仅需要自己有极高的剑术,更关键的,对方也不能是太强的剑豪。因为对于那些控制入微的剑豪来说,在攻击的时候稍微调整自己攻击的角度,躲过这样一块小小的刀镡,实在是太容易了。

    然而这一块刀镡,论到装饰性,几乎就是零,不仅没有任何的花纹和铭刻,就连形状,也不是传统的云边、水边或者圆边。仔细看去,这块刀镡状似六边形,仔细一看,会发现它不仅边角不规则,而且,就连直边都不直。

    “这东西真的是什么神兵利器上的配件吗?”闵悟越看越觉得这块刀镡充满了神秘刚,毕竟那么旧,又那么丑的刀镡,闵悟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或许吧,你就先拿着呗。”周剑琪笑道。

    “不过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得这么快了。”闵悟笑道。

    “为什么?”周剑琪好奇。

    “拿到了这东西后,你成天被碓井贞光追杀,估计是都没地方躲了,恰好接到我的求助,所以你就跑回来了。”闵悟道。

    “居然全部被你猜中了!”周剑琪吃惊。

    “就你这点小九九也想瞒过哥哥我?”闵悟不屑道:“我坑过的人,比你见过的还多。”

    文歆儿无语,她发现闵悟跟周剑琪说起话来的时候,特别没有隔阂。看得出来,他和周剑琪的感情也是很好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文歆儿问闵悟。

    “当然是回去了,现在可是多了很多事情要处理的。”闵悟说着,带头往外跑,也不去管身后一片狼藉的高铁月台。

    “那那些乘客和破损的轨道怎么办?”文歆儿问。

    “壶城夜守分部会处理的,我们还是先溜的好。”闵悟笑着,打开车门坐上了驾驶舱。

    来时四个人,回时却是五个人,所幸三个姑娘身材都很好,坐在后排也没显得拥挤,没用多久,闵悟就把车开回了啡尝醉。

    “你可算回来了。”闵悟一推门进入酒吧,顾一夏就不知道从哪扑了出来。

    “我靠!你这是怎么了!”闵悟问。

    “你快跟我来吧,风十郎有点不对劲。”顾一夏一边说着边就拽着闵悟往地下室走。

    “哎呀,我说悟啊!怎么才出去几个小时,就又带回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有眼尖的女客人,飞快地发现了跟在闵悟身后的周剑琪,立刻问了起来。

    周剑琪相貌可爱身材妖娆,不用说,一被人注意到,就不禁让这些八卦的女精英们将她和闵悟联系了起来。

    “闵悟哥这里就是你的店吗?”周剑琪快步跟在闵悟身后,却踮着脚尖,手搭凉棚四下张望着,一边张望一边还问:“你这店里美女那么多,怎么连个男客人也没有啊?”

    “少啰嗦了先下来干活。”闵悟被顾一夏扯着,整个人的重心都被拉偏了,哪有空好好回答周剑琪的问题。进到地下室前,闵悟还交代正在调酒的伙计:“小刘你先继续应付着,我——”

    话还没说完,闵悟就被扯到了隔音的地下室中。

    “到底怎么了。”闵悟觉得顾一夏有点小题大做,真是不得了的事情,直接打电话不就好了?

    “风十郎的血液已经开始和他祖先的融合起来了,可是,这些还是炎黄人的血。”顾一夏简洁明快。

    “很正常啊,毕竟风十郎只是出现了返祖现象,大部分基因还是炎黄人的。”闵悟冷静地分析。

    “重点就在于,一个炎黄人的血当中,拥有了太多的九黎一族力量。”顾一夏说着,朝风十郎的身体一指。

    文歆儿自然也是心系风十郎的,立刻走近去看,这才发现,风十郎的每条血管,都变得清晰可见。在白皙的肌肤下,呈现出清晰而恐怖的红色脉络。只是,这种情形只出现在胸口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闵悟也看到了,问顾一夏。

    “我也想弄清楚地,然后就割了一个口子,但是没想到的是,风十郎的血不能脱离血管。”顾一夏皱眉道。

    “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吧。”顾一夏一边说,一边随手取来一把小刀,在风十郎胸口割开了一道口子,然后用法力抽了一丝风十郎的鲜血出来。

    “这么麻烦,你直接拿个针管抽不久得了?”闵悟一脸的费解。

    “这就是我让你看的地方。”顾一夏说完,将这一丝鲜血滴在了一把小刀上。

    脱离了法力控制的鲜血,还没落到刀身上,就开始剧烈地沸腾起来,虽然沸腾着,却没有飞溅的现象。而随着血液滴到了小刀上,小刀迅速被腐蚀出了一个洞。

    “这是他的血!”闵悟吃惊。

    “没错。”

    “这根本就是王水吧!”闵悟更吃惊了,能腐蚀的金属的,可不就是王水了吗?

    “所以我才让你赶紧来看的。”顾一夏扶额。

    “这些血在他体内造成什么影响了吗?”闵悟又去看风十郎。

    “反而没有,这些血液虽然一旦脱离风十郎的身体,就变成了恐怖的腐蚀物,能腐蚀几乎任何普通物质。但是,在风十郎体内的时候,它们非常稳定,甚至就连性质也是普通血液的性质。”顾一夏道。

    “这就奇怪了。”闵悟这下知道为什么顾一夏虽然着急,却没有找自己的原因了。目前来看,风十郎的情况算是很稳定的,并没有被这些诡异的血液伤害到。但是,从血液表现出的特性来看,这血液具有很大的潜在威胁,随时可能危及风十郎的生命。毕竟,血管可不是什么拥有强大防护力的地方。让这样的东西在体内爆发的话,风十郎瞬间就会死亡吧。

    “所以你有什么看法?”闵悟问道。

    “我着急让你来看,就是想让你拿主意的。”顾一夏飞快地甩锅,他可不愿意为风十郎的安危负担责任,这也太惊险了。

    “炼血蛊还剩多少?”闵悟问。

    “还剩好多呢,现在才用了十分之一多一点。”顾一夏对于炼血蛊的总量和当前的用量早就心中有数,飞快地就给出了答案。

    “那就先保持这样吧,出现任何变化再观察调整。”闵悟皱着眉给出了主意。对于风十郎的情况,无论闵悟也好,顾一夏也罢,他们事实上都没有应对的经验。因为任何书籍当中,都不可能记载风十郎现在的这种情况。他们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的事情搞定了?”顾一夏问闵悟,他上去找闵悟的时候,伙计告诉他闵悟有事出去了,所以顾一夏知道闵悟是有事情去忙。

    “不算吧,等你弄完了风十郎这边,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研究。”闵悟笑道。

    其他人倒也知道,闵悟说的是那个古怪的刀镡,可是,闵悟才说完,顾一夏就注意到了闵悟腰间的鬼切和蜘蛛切。

    “妖刀!”顾一夏敏锐地发现了真相。

    “嗯,鬼切和蜘蛛切。”

    “宝物啊!怎么来的!”顾一夏大惊失色,他怀疑闵悟刚才那几个小时是去瀛洲抢劫了。

    事情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是说起来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完的,用了十几分钟,文歆儿和莉莉丝你一句我一句,加上达斯偶尔的补充,终于把事情完整地叙述给了顾一夏。

    “你要给我研究的就是那个刀镡?”顾一夏多聪明啊,立刻知道闵悟的意图了。

    “你研究不研究?”闵悟问。

    “那你倒是拿出来啊!”能成为一个发明大师,顾一夏的好奇心和想象力绝对是超越常人的。但是,闵悟却没有把刀镡拿出来。

    “你先盯好风十郎这边,我把手头的材料和两把妖刀处理一下。”闵悟道:“现在给你刀镡,你该忘记给风十郎换炼血蛊了。”

    闵悟的炼血蛊是数量众多的水蛭,每过十几分钟,就要更换一只,保持为风十郎输入其九黎先祖的血液。以顾一夏对于研究和发明的狂热,闵悟完全相信,一旦把刀镡给他,顾一夏很可能会忘记给风十郎“续血”,导致整个工程的失败。

    “好吧,那你快去吧,我明天再研究那个。”顾一夏虽然热爱研究和发明,但是也分得清楚轻重缓急,立刻放闵悟离开。

    “剑琪,走。”闵悟招呼着周剑琪,朝另一间房间走去。

    “我们能去围观吗?”文歆儿立刻好奇起来。虽然她更关心风十郎,可是呆呆地坐在这里,看着风十郎每过十几分钟换一只水蛭,然后看顾一夏在那里做观察记录和研究记录,实在是没有意思。

    “你问她。”闵悟把事情推给了周剑琪。

    “看就看呗,反正现在只是去看看轩辕剑意而已。”周剑琪也知道,就算要拿轩辕剑意做成什么东西,也不可能在今晚,因为闵悟手上还有一堆“新鲜”的材料要处理。更何况,周剑琪奔波了很长一段日子,终于得以安歇,她本人也想先休息一天。

    于是一众人来到了闵悟存放轩辕剑意的房间,房间中,只有顾一夏借给闵悟的特殊透明匣子。轩辕剑意,就被束缚在其中,时聚时散。聚时,便如一把实体长剑,金光流转,威严无比;散时,犹似一团光晕,在匣中翻滚跃动,如灯光一般,照亮了整个房间。

    “好纯粹的剑意!”只看了一眼,周剑琪就惊叹道。

    “什么意思?”文歆儿问。

    “这是轩辕剑最本初的剑意,没有经过后世的影响而改变,也就是说,这道剑意是蕴涵了仁道、王道、剑道的大成剑意。”周剑琪解释。

    “很厉害吗?”达斯也在一旁,立刻饶有兴趣的问道。

    “作为剑意来说,这道剑意的价值很高,可是如果想用它做一件法宝的话······”说到这里,周剑琪忽然看向闵悟:“你有什么意向吗?”

    “完全没有,我甚至连头绪也没有。”闵悟拿轩辕剑意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然也不会求助于周剑琪了:“你还是先告诉我,制作成法宝的可行****。”

    “制作成法宝的可行性很高。”周剑琪道:“但是,它只能做一件防御型的法宝。”

    “防御型?”闵悟直接就把不乐意写在脸上了:“为什么呀?”

    “因为它的剑意,主要是仁道和王道组成,作为剑意来说,它甚至比不上和光同尘。”周剑琪摇头道:“它的锋芒不够,用来做攻击型法宝,无异于用铁棍来砍树。”

    “我还指望它能帮我破尽天下宝剑呢。”闵悟叹气。

    “破尽就算了,不过,我可以用它给你做一件法宝,意思差不多。”周剑琪道。

    “什么法宝?”闵悟问。

    “对剑类武器绝对防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