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1章 变个魔术

    “平安时代?”闵悟一愣:“那可是一千多年前啊!”

    “没错,我送来了一封平安时代的信。”坂田金时慵懒的伸了伸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到此时,众人才惊觉,坂田金时的身高恐怕超过了两米三!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巨人。

    “总有一天,你会用到这信里的东西,而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坂田金时依旧带着那种讽刺与不屑的笑容,很随意地从牛仔裤的屁股兜中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小信封,递给闵悟。

    “如果我不接呢?”闵悟微笑着问道。

    “那可不太好。”坂田金时同样在微笑着,只是没有收起他不屑的眼神而已。

    “我很想知道,哪里会不好。”闵悟试探坂田金时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我会无法完成老大的任务,老大会很生气,我也会很生气。”坂田金时用一种隐含威胁的语气说道:“而我不高兴的话,这间店可能就要被拆掉了。”

    “哦?”闵悟笑道:“你试试。”

    两人的对话虽然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意味,但是全程都饱含着微笑,而且语气也并没有太过直白。所以,众人只当这两人是在说笑,直到——

    “轰!”

    没有任何先兆,坂田金时的拳头就这样和闵悟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两人的拳头紧紧地相抵着,强大的法力在拳与拳那狭小的缝隙中相互冲撞,形成了巨大的空压。

    “啊!”力量激荡之下形成的压力,让文歆儿直接放开了风十郎,跪倒在地。相比起之前坂田金时释放的妖气,这样真实的力量碰撞所带来的,是更为惊人的压迫感。

    忽然,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住了文歆儿,文歆儿在惊恐中抬起头,看到风十郎正温柔的抱着自己。

    “你······你的身体能动了?”文歆儿震惊。

    “不是很能,但是刚才你放开我的时候我用力顿了一顿,尽量为你挡下尽可能多的冲击。”风十郎同样不好过,兀自咬牙坚持着。

    “你这个笨蛋。”文歆儿红着脸、红着眼,连鼻头也有些泛红,嗔笑着,吐槽起了风十郎。

    “见鬼,这两个家伙真的想把这个地方震塌吗!”周剑琪骂道。最初的惊恐过后,戒佛、顾一夏、周剑琪,三人联袂支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力量场。三人虽然是核心级,但是相比起闵悟和坂田金时来说,他们的力量实在有些小。

    即便是在支撑起的力量场中,也能清晰地看出三人的实力差距。戒佛几乎承担了六成的压力,而顾一夏和周剑琪只能分担剩下的四成。

    “坂田金时就算了,闵悟也这么疯吗!”戒佛当然知道周剑琪所意指的是什么,老实说,他也很不满,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风格,实在是不像闵悟。

    “咔!”

    一声细微的轻响,闵悟的拳头似乎发出了一股极强的力道,仿佛击碎了什么一样。伴随着这声轻响,坂田金时的手臂仿佛被贯穿了一般,就连他庞大的身躯,也被这力量带动起来,整个人往后倒去。

    “不愧是金太郎。”闵悟冷声道。

    金太郎是坂田金时的小名,据说山姥、源赖光都曾经这样称呼过坂田金时。

    “怎么回事?难道不是闵悟赢了,为什么会夸坂田金时?”莉莉丝看到了这一幕,立刻疑惑地询问起来。

    “闵悟的法力是至阴的,凝聚度极高,可以轻松突破坂田金时的力量,贯穿他的手臂。而且,由于这份法力的凝聚度极高,坂田金时应该不会被击飞,而是整条手臂被粉碎才对。”戒佛道:“可是坂田金时居然能在对攻的过程中收力,而且借由往回的力道,整个人往后飞,通过后飞的惯性,化解闵悟这一拳打入他体内的法力。你看,他的手臂虽然受了伤,却没什么大碍。”

    像是文歆儿这样不懂体术的人,此刻方才知道,坂田金时能够保住那条手臂,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体术造诣了。换了一般人,恐怕手臂瞬间就被闵悟的力量粉碎了。

    “咳咳,果然不愧是最强的夜守。”坂田金时跟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之前那封信,此时早已被闵悟拿在手中。这是一种寓意——不是你强加给我的,而是我自己抢来的。毫无疑问,在这一次的较量中,闵悟占据了上风。

    “坂田金时不愧是四天王中实力最强者,远比渡边纲厉害多了。”闵悟也夸了一下坂田金时。

    “哼,我和那三个家伙可不是一丘之貉。”坂田金时虽然败于闵悟,但是狂傲和不羁依旧不减:“那三个已经堕落的家伙,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这点我相信。”作为和碓井贞光、渡边纲都有交手的闵悟,自然清楚,坂田金时远比那两个人要强。更关键的,坂田金时身上的气息和那两人完全不同。

    “后会有期了,中洲第一夜守,我有预感,我们很快会再见的。”坂田金时酷酷地一笑,转身走向门外。

    “这样就想走了吗!”莉莉丝不忿啊,她被这妖怪男欺负了这么久,居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坂田金时的对手,但是她可不认为闵悟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坂田金时。

    坂田金时显然懒得理会这样弱小的敌人发出的挑衅,只是自顾自地推开门,往外走去。

    “你——”莉莉丝气急,站起身来正准备继续叫阵。

    谁知,随着坂田金时推开门,从门外刮来一阵轻风,同时,随着门被推开,啡尝醉的门框上居然出现了两道极深的刀痕。

    “靠!”戒佛骂了一声,忽然抄起了抱住文歆儿的风十郎,直接往前扔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风十郎先于轻风被扔到了闵悟身前,就看到数个造型奇异的风环,从空气中显出淡淡的形状,环绕着风十郎转了几圈后,消弭于无形。

    “不用这么紧张吧?”闵悟回过头,用一种好奇的表情看着戒佛。

    “也是,我一时没想太多。”戒佛拍了拍他萌萌的小光头。

    “怎么回事啊?”文歆儿显然看到了那几个风环,也看到了啡尝醉门口那几个深深的刀痕。当然了,这些都是戒佛把风十郎抄起来之后,她才回神去看的。

    “是镰鼬。”闵悟道。

    “南风之神与鼬鼠诞下的妖怪?”风十郎虽然不太能动,但是嘴还能说个不停,立刻躺在地上问闵悟。

    “那是特指,镰鼬不过是一种妖怪罢了,曾经数量不少,不过现在几乎见不到了。”闵悟无语,怎么风十郎也变得和文歆儿一样基础知识都不过关。

    “镰鼬怎么了?”文歆儿当然也听过这种大名鼎鼎的瀛洲妖怪,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了。

    “传说中,镰鼬是嬉戏于风中的三兄弟,是必须吸食人血为生,却又不忍心伤人的小妖怪。鼬太郎最快,会用镰刀切开路人的脚踝;鼬次郎最聪明,会用风包裹着路人的鲜血离开;鼬三郎最善良,会为路人敷上神奇的药膏。所以,被镰鼬袭击并吸食鲜血的路人,并不会出现伤口。”戒佛道:“可是事实上,镰鼬是一种强大狡猾,并且生性凶残的妖怪。”

    “镰鼬天生就有舞风神通,他们的利爪和尖牙可以形成如同真空一般的刀刃,轻易切开敌人的喉咙。”闵悟道:“长大后,镰鼬的体型会变大,利爪和尖牙会因为过大而无法妥善使用。它们会把利爪尖牙铸成许多镰刀,在战斗中挥舞起这些镰刀,制造着收割生命的狂风刀刃。”

    “想不到,坂田金时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戒佛喃喃道。

    “那只镰鼬的道行很高的样子。”闵悟的神色也十分郑重。

    “看来,他们的老大,确实是瀛洲妖怪中举足轻重的存在。”戒佛盖棺定论。

    “那是谁啊?”风十郎躺在地上,却依然没有减低好奇心。

    “不知道,近些年,瀛洲似乎没有特别厉害的妖怪组织吧?”戒佛问周剑琪,很显然,曾经在瀛洲游学过的周剑琪,更为了解这些情况。

    “目前瀛洲明面上最大的组织,只是江户地区的百鬼夜行而已,他们首领的实力,远远不如坂田金时和那只镰鼬。”周剑琪道:“显然,瀛洲的背后,藏有不少秘密啊!”

    “对了。”风十郎忽然道:“《秘经·空》卷告诉过我,在不久将至的人间大劫中,有五个命运之人,其中有一个,就在瀛洲等着我们去找他!”

    闵悟一把扛起风十郎:“是吗?那么等我们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就去瀛洲看看好了。不过现在,我们先把你这个杂鱼料理了。”

    “靠!我可是能挡下镰鼬刀刃的男人!”风十郎不满。

    “对我来说你只是能挡下风的杂鱼而已。”闵悟头也不回,将风十郎扛了上楼。

    风十郎昏迷的时间不短,足足有几十章。甚至放长远来说,风十郎从本书还未进入vip章节的时候,就陷入低迷期。这漫长的时间里,风十郎可错过的事情可不止是一件,所以,一躺回床上,风十郎就要求大家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说过他听。

    可是闵悟显然不是这样一个有闲情的人,摆了摆手就离开了房间。其他人虽然都在房间里,但是也没人敢和文歆儿去争夺这个讲故事的权利,所以最后,就由文歆儿把这段时间里发生的故事讲给风十郎听。

    文歆儿当然是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告诉风十郎,于是她就从自己被盗跖带走,学习《摘星诀》开始讲起,一路眉飞色舞,连说带比划,兴奋地说了一件又一件事。她和达斯的战斗、壶城夜守分部的壮丽、偶遇断魂刀门人、夜闯山神庙等等等等。

    大家一开始都看着文歆儿在说,但是到了后来,都悄悄地退了出去。这样充满温情的时刻,就留给这对迟钝的小"qing ren"自己吧。

    “后来你知道吗,剑琪要用黄蜂群尾去刺你的印堂穴的时候,我都快吓哭了,结果你居然就在那个时候恢复了,真是奇迹!”文歆儿兴致勃勃地指着风十郎的眉心,用一种劫后余生的语气说着。

    “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风十郎自然知道后来的事,也不必让文歆儿继续说了,立刻出声向文歆儿致歉。

    “你个没良心的,只有这一件事你让我担心吗。”文歆儿还沉浸在刚才说故事的状态中,丝毫没有去关注此时暧昧的气氛。

    “那我连说一百遍吧。”风十郎认真道。

    “你说三遍我就觉得无聊了,还说一百遍!”文歆儿指着风十郎的鼻子,不满道:“连说一百遍太没诚意了,换个新鲜的。”

    “那我变个魔术给你看吧。”风十郎立刻道。

    “切,没意思。”文歆儿知道,对于拥有法力的夜守来说,变个魔术,真不是什么难事。

    “不用法力那种。”风十郎猜出了文歆儿的想法,立刻补充道。

    “好,那你变吧,不好看我就翻脸。”文歆儿笑道。

    “瞧好了。”风十郎严肃道:“一、二、三,变!”

    没有声音,没有光效,没有物品,什么也没有。

    “魂淡!”文歆儿摇着风十郎的肩膀道:“你变了什么啊!”

    “别摇了别摇了!晕了晕了晕了!”风十郎焦急道:“我变得更喜欢你了,你没发现吗?”

    文歆儿立刻愣住了,因为这算得上是风十郎跟她说过最肉麻的话了。

    “哎哟喂!”风十郎哀叹道:“我想吐!”

    “不许吐!”文歆儿哭笑不得,这么浪漫的时候这王八蛋居然想吐:“你就不能多浪漫一秒钟吗!”

    “好吧,那我用这一秒告诉你一个秘密。”风十郎故作神秘。

    “什么秘密?”文歆儿的八卦之魂忽然燃烧了起来。

    “《秘经·空》卷告诉我,我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风十郎压低声音说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们的命运线就缠在一起了。”

    文歆儿立刻愣住了,她没想到风十郎要说的秘密是这个,她更没想到自己和风十郎之间居然还有命运这种听起来就很神奇的东西在作怪。更关键的是——

    这个笨蛋居然用这么low的方式表白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