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3章 共同努力的日子

    风十郎的痛苦旅程从他醒来的这一天就开始了,没错,是痛苦,而不是痛苦的旅程。

    “为什么我非要接受这么脑残的训练啊!”风十郎咬牙切齿地抱怨着,从语气看来,他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了。

    此时此刻,风十郎正在用右手计算着一道二元一次方程组,虽说是小学生的题目,但是对与风十郎来说已经及其困难。不止是因为风十郎是个数学白痴,更因为风十郎的左手,正操纵强大的风之力,旋转着整整三十枚生鸡蛋,形成一个华丽的大圆环,同时,鸡蛋不能被打散。

    不要小看左手的练习,首先,能将鸡蛋吹起来,这道风的力量就必须足够强大;其次,要让鸡蛋有序地运动而不被吹飞,就要保证风的力量正合适而非过大,不然的话,鸡蛋很可能被吹出狂风的范围之外,从而在地上摔碎;最后,要保证三十个鸡蛋在蛋壳内不被打散,鸡蛋就不能旋转,不然的话,蛋黄很可能破损。所以,风十郎根本无法用巧力,而是必须硬生生地支撑住这样的细微控制。

    “你没发现,几天下来,你的身体已经趋于稳定了吗?”闵悟问道。

    “那为什么还要继续练?”风十郎不忿。

    “因为你现在的控制力远远没有达到核心级应有的水平,别说收放自如,你连放都控制不好。”闵悟对风十郎给予了无情的嘲笑。

    “可是你们当年没经历过这样的训练吧?”风十郎可不相信,所有的核心级高手,都要经过这样一关。

    “我们是一步一步修炼上来的,在力量提升的过程中,我们随着每一天的增强而完善自己的控制方式,所以我们的控制力和我们的修为,始终保持在一个恒定的区间内。”闵悟笑道:“可你不同,靠着先祖的血脉和《秘经·空》卷井喷式的力量补给,你被瞬间顶上了核心级中流的水平,这样的力量对于你的自控力来说,太过分了,你根本驾驭不了。所以,我们只能用同样爆发式的训练方法,来提升你的控制力了。”

    风十郎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是也知道,这是现在最快的提升办法了。只不过,对于要赶在断魂刀挑战之前,完成这么艰巨的训练,风十郎还是颇有怨言的。

    “断魂刀之战非要我上吗?”风十郎满是怨念:“断魂刀那几个家伙真有那么强?需要两个核心级高手一起上?”风十郎当然知道,闵悟点选了他、戒佛、达斯三人一同应付断魂刀七位门人的联袂挑战。

    “让我告诉你,断魂刀那七个小子不值一提,但是他们是我们动身前往瀛洲之前,最后一次真枪实弹的战斗了。”闵悟道:“你必须用这次机会来让我看到,你有能力和我一起前往瀛洲。”

    “瀛洲吗?”风十郎咬了咬牙,那里有他一直惦记着复仇的卜部季武,还有另一个命运之人。说实话,当闵悟引导风十郎说出酒吞童子之名,并告诉风十郎将组队前往瀛洲之时,风十郎是最迫切想要参加的人。可是,现在的他,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瀛洲面对那些未知的危险。

    “我们当然可以通过对练来检验你,可是我们之间的对练,显然不可能相互下死手,更不可能有那种生死一瞬的时候。”闵悟道:“我们必须保证,即便在千钧一发的关头,你也不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好吧,我知道了。”风十郎的语气有几分无精打采,但是闵悟知道,风十郎此刻的内心,是在熊熊燃烧着的。

    既然前往瀛洲的下一步战略已经拟定,那么自然有想去的人,要加紧提升实力以面对瀛洲地方所可能存在的危险。

    自从风十郎开始苦练以后,也有一个人开始了苦练,这个人,就是文歆儿。

    拥有《摘星诀》、君堕、帝殒双匕的文歆儿,当下最迫切的需求,就是战斗手段的提升。法术只有两门,超强法宝又不能随性运使的文歆儿,最后选择以体术作为突破点,来加强自己的实力。

    理论上,啡尝醉原来的人马都无法教授文歆儿体术,可是,周剑琪的到来改变了这样的局面。

    周剑琪出身江城周氏,不仅深谙铸剑之道,更是剑法高强,又是女子,指导文歆儿学习剑术,当真是绰绰有余。

    文歆儿不是没考虑过其他的体术,但是学拳脚怕疼、选软兵器怕难、学长兵器嫌重、学奇门兵器嫌丑,最后,还是选择了剑作为武器。

    周剑琪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却未必是一个擅于循序善诱的老师。相比于闵悟给风十郎,安排下了沉重但是科学的训练计划,周剑琪给文歆儿安排的学习课程,不仅沉重,而且枯燥无比。

    课程一共四门:剑理、步法、基本剑术、实战训练。

    剑理课其实并不长,就在每晚文歆儿结束了功法的修炼后,让文歆儿根据前一天的学习,总结出问题,再由周剑琪统一解答。当然了,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周剑琪还是给文歆儿讲解了一些剑的基本知识。

    “你觉得,相比于其他兵器,剑的优势在哪?”周剑琪如是问道。

    “嗯······更轻?更快?更优雅?”文歆儿一脸猜了三个答案。

    “这些,任何兵器都能通过自身调整,做到这一步。”周剑琪摇了摇头:“剑的优势,在于万金油。”

    “万金油?”

    “没错,你很难找到一种兵器,可以任意加长加宽加厚,又能任意缩短缩小缩窄。可单、可双、可快、可慢。”周剑琪说着。

    文歆儿正准备说刀也可以,周剑琪已经自己就把话圆回来了:“同时,只有这样一种兵器,两侧都有刃,顶头还有尖。”

    “你的意思是,剑的优势就在于······没有劣势?”文歆儿是聪明的,一下就猜出了剑的优势。

    “没错,所以,我给你安排的训练,只是让你发挥出这项优势而已。”周剑琪道:“我没有资格把周氏的剑法外传,但我能让你最快时间找到适合自己的剑术,然后让闵悟哥给你提供配套的剑法。”

    文歆儿点了点头,殊不知,这一点头,就把她自己给坑了。

    周剑琪在上课的第一天,就带来了一个奇怪的人形物体。在眼睛、咽喉、心脏三个地方,画下了明确的标记。

    “你每天的任务,就是对这三个画了标记的位置,做出三万次的攻击。”周剑琪道:“攻击的时候,必须保证力道和准确度,如果力道和准确度不合格的话,就无法造成伤口,而一天没能完成任务的话,训练的量会累积到第二天,那么,开始吧。”

    毫无疑问,这是最基础的剑术练习。随便你刺、挑、削、劈,只要以足够的力量和准确度造成伤口各三万次,就能满足训练要求。

    可是文歆儿试验下来之后,才发现这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人的肌肉是有疲劳度的,频繁的重复运动,会使疲劳度的增长几何倍数的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保持一定的力量和准确度,难度会越来越大,耗时也会越来越长。

    其次,人的精神力要长时间保持高度集中,是非常困难的。而周剑琪给出的空间,其实并不大,一旦分心,很容易打偏,造成这一次动作无效化。

    第一天的时候,文歆儿基本上每完成四到五组,就会有一到两组的失误,这样一来,文歆儿可不只是攻击了九万下这么简单,具体攻击了多少,闵悟列了一到应用题给风十郎,让风十郎用列方程组的方法来解。

    至于文歆儿的步法练习,则是在文歆儿训练到第七天上,已经能空余出少许休息时间后,周剑琪给文歆儿加入的训练。步法的练习很简单,但也很残酷——无规律障碍长跑。

    周剑琪让文歆儿在闵悟拓展出的空间里,以三分钟为及格标准,进行一千米一次的跑步,在跑步过程中,会密集地出现针对文歆儿身体各个部位发动的攻击,文歆儿必须一一躲过这些攻击,并且抓住周剑琪在攻击间隙中扔出的牛眼杯,每漏一个成绩加算五秒。

    这个训练的目的很简单,在对手密集且不定向的攻击中,让文歆儿寻找机会并发动进攻。要完成这个工作,文歆儿的步法必须充分配合闪避和进攻的需要,进行最适当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要满足三分钟跑完一千米的目标,就等于给步法套上了一个硬性指标。因为如果文歆儿被打倒的话,三分钟是基本无望的了。

    至于实战训练,以目前文歆儿的进度,根本没有进展到那一步,实战训练的项目,只在周剑琪给闵悟看的训练大纲中出现而已。

    “这样很不错了。”闵悟给文歆儿一段时间以来的训练给予了不低的评价。

    “提升还是太慢了,她的天赋确实比较一般。”周剑琪的语气中难免有几分失望。

    “一个普通程度的夜守做到这一步很好了,别忘啦,她运气好啊。”闵悟一边安慰周剑琪,一边笑道。

    “这倒是真的,训练过程中那些可能致命或者重伤的意外,她居然一个也没碰上。”周剑琪也对文歆儿天生的豪运表示惊叹。

    “相对于她,我更担心风十郎。”闵悟道。

    “为什么?风十郎的进度不行吗?”周剑琪问。

    “倒不是,风十郎的进步是每天都能看到的,真正有问题的是极致的提升。”闵悟沉吟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什么意思?”

    “他好像并不能完整的控制自己的法力形成气场,而这似乎并非控制力方面的问题,倒更像是······”闵悟使劲地想了想,说道:“法力不足。”

    “法力不足?怎么可能!”周剑琪可不相信风十郎会法力不足:“他现在的绝对实力还要在我之上呢。”

    周剑琪说的是实话,毕竟周剑琪虽然也是核心级实力的夜守,但是一来年纪小,所能达到的极限摆在那。二来因为是用剑的高手,还要专研铸剑之道,周剑琪并没有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

    “一直以来,我们只关注到风十郎所爆发出的各种力量,但是通过细节化的训练,我发现,风十郎对于风的掌控力并不来源于法力,而是更多来源于他的血脉。”闵悟道。

    “九黎一族不是天生能掌风的吧?”周剑琪就算再不了解,也知道九黎一族没有这种特殊的神通。

    “九黎一族的血脉,加上斩风流的修炼,还有风蚀融入身体修补了经脉。”闵悟道:“看他身上的战纹,很显然,他拥有了掌风的神通,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这是神通,而非修炼得来的力量或是法术。”

    “所以他真实的法力修为并不强,甚至无法像普通的核心级夜守一样,拥有气场?”周剑琪不确信地问道。

    “不,他的法力修为是充足的,但是从我一段时间的观察来看,他的法力更多的还处于一种休眠的状态。”闵悟道:“我害怕有一天,这些力量全面爆发开来,到那个时候,他的身体会再次失去自我控制力的。”

    “那么,瀛洲之行,你准备带他去吗?”周剑琪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你说,我们和老顾合作,制作的那一批装备,包括马甲、靴子、武器还有你做的那件特殊装备。”闵悟道:“当风十郎需要用法力去驱动这些东西的时候,会不会唤醒他潜藏的那部分法力。”

    “你对于潜藏法力的唤醒,持什么态度?”周剑琪问。

    “说真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持不乐观的态度。”闵悟道。

    “那我只能说听天由命了。”周剑琪耸了耸肩:“要不你回头把文歆儿也带上?她运气好,说不定能防止风十郎出事。”

    “免了吧,带一个拖油瓶我都想哭了,还带两个?”显然,闵悟其实并不准备让文歆儿参与瀛洲之行。

    “你这话让文歆儿听见了,她可能要罢训。”周剑琪笑道。

    “所以暂时不要告诉她。”闵悟摇了摇头,他对这一对小情侣实在是无奈:“如果他们俩能晚点确定关系就好了。”

    “那样你就有机会能接近歆儿姐?”周剑琪立刻想要八卦一下。

    “那样他们就不会想要一起去瀛洲了,现在这样完全是给我添乱啊!”闵悟指责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