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0章 露天温泉

    忍者!

    服部半藏也好,风魔小太郎也罢,都是活跃于瀛洲战国时代的传奇忍者,其麾下的服部家族和风魔组,都是被赋予了高度神秘色彩的忍者组织。

    在普通人的观念中,忍者是一种以侦察和刺杀为主要任务,在战争中神出鬼没的特殊型人才。现在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忍者这一题材十分常见,甚至受到很多人的追捧。这种可以像法师一样结印施法,又能如武士一般近身搏杀,还拥有出色的隐匿技巧,神出鬼没的人,是不少年轻人的偶像。

    但是,对于作为夜守的风十郎和闵悟来说,忍者的含义,却和世人了解的不同。忍者,并不是单纯的职业,而是瀛洲夜守的一大分支。

    瀛洲的夜守发源于中洲的秦末,在徐福东渡时,曾携带了两千名童男童女,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有着不错的先天灵力或是八字命格的人。徐福登上瀛洲后,斩杀了大量瀛洲本土的妖怪,用妖血,转化了其中最出色的一群人,也就是最早的瀛洲夜守。

    徐福本人是驱魔师,而且是专精于法术的类型,所以,他所创造的夜守,最初只有两支。一支是以阴阳法术为主的阴阳师,另一支则是依赖八字命格和强横的身体来作战的斩鬼师。虽然从徐福带来的典籍中,瀛洲的阴阳师学会了有别于中洲御魂师的独特式神符咒,但本质上,阴阳师还是更接近于修法的驱魔师一支。

    阴阳师和斩鬼师共同守护瀛洲人的岁月,一过就是五百年,到了飞鸟时代,其时最强大的鬼王物部守屋,盘踞于瀛洲,为祸百姓。圣德太子亲率大量夜守久攻不下,遂向诸天神佛祈求帮助。

    神佛降下旨意,需以圣德太子手下的能人,迹见赤梼,以隐匿之姿,于暗中刺杀物部守屋,即可成功。圣德太子遂命令迹见赤梼潜入物部守屋大本营,伺机刺杀物部守屋。迹见赤梼寻来了一块旧布、一把带柄的长飞镖(后世称苦无)、几枚十字镖(后世称手里剑)、一管吹箭还有大量的细绳,就前往刺杀物部守屋。

    迹见赤梼是被天命选中的人,潜入物部守屋的大营后,成功利用旧布冒充成了树干、石头,瞒过了巡逻士兵的眼睛,并用吹箭刺杀了物部守屋。在逃跑中,使用苦无和手里剑制成的陷阱,多次伏杀了追兵。成功归来后,圣德太子亲封迹见赤梼为“隐者”。

    自此,忍者一支从阴阳师和斩鬼师的夹缝中诞生了,忍者既不需要斩鬼师那样先天的八字命格,也不需要阴阳师那样出色的灵力天赋,需要的,只是艰苦卓绝的锻炼,和一颗坚忍不拔的忍道之心。

    几百年间,在数代忍者的努力下,忍者这一夜守分支,在瀛洲蓬勃发展,开枝散叶,并在战国时期达到顶峰。其后的漫长岁月里,忍者成为了和阴阳师、斩鬼师并列的夜守分支。

    “这家既不姓服部,又不是风魔组的产业,怎么会供奉服部半藏还有风魔小太郎呢?”风十郎问闵悟。

    “如果姓服部,或者是风魔组的人,就只需要供一个就够了。”闵悟道:“这两位虽然是瀛洲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忍者,但是同生于战国年代,并不是友好关系。”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情况?”风十郎问道。

    “很有可能,这一家是某个忍者家族,只是到了这一辈,已经式微,忍术和血统甚至都没有流传下来,只是保留了供奉忍道前辈的习俗而已。”闵悟推测。

    “我们进来的时候,我没有感到任何夜守的气息。”风十郎想了想,也赞同闵悟的说法。

    “但是没有血统,不代表没有眼力,我们还是要尽量小心,别被人看破了我们的身份。”闵悟很是严肃地嘱咐道。

    “安啦安啦,我很小心的。”风十郎拍了拍闵悟的肩膀,一副充满信心的样子。

    闵悟知道风十郎还是能分得清楚轻重缓急的,当下也不再多说,只是照常的收拾东西,铺好地铺而已。

    瀛洲人的习惯是先洗澡,再用晚餐,闵悟和风十郎等人入乡随俗,先在浴室洗了个干净,换上睡衣或是浴袍,才前往餐厅用晚餐。

    闵悟穿着的是很高级的睡衣,分上下两件,都是高级的绒质面料,很是舒适。风十郎则是穿着夏装的浴袍,裸露出胳膊和结实的胸肌腹肌,在寒冬腊月的日子里,彰显自己的强壮身体。之于乔徽,他裹在一件质地普通的睡袍里面,并且还是一如既往地抱着他的那把合口拵。

    老板娘正在准备晚餐,看到三个穿着睡衣和浴袍出现的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实在是三人的扮相对比太过强烈,让人有很突兀的感觉。

    “我记得你们来的时候没有带行李啊,怎么会有睡衣和浴衣呢?”老板娘一边摆放餐具,一边询问闵悟。老板娘虽然面对闵悟的英俊面庞,总是会偶尔犯一下花痴,但是观察力还是很敏锐的。

    “我们其实背了一个包来的,只不过一进门就扔到地上了。”闵悟敷衍道。

    就在老板娘试图去回忆的时候,风十郎看到闵悟藏在桌下的两根手指轻轻一动,一缕淡淡的白色气体就流入了老板娘的身体之中,同时一缕同样是淡白色的气体,被老板娘从口中呼了出来,迅速被闵悟收入了手里。

    “我靠!手法够快的!”风十郎惊叹,闵悟居然能如此轻易地远距离篡改别人的记忆,未免太逆天了。

    “不是记忆,一个小型的幻术而已,迷障法而已。这种程度的事情,去改动记忆,太过浪费了。”闵悟道。

    所谓迷障法,是一种利用幻术,欺骗他人思维模式的法术,是一种通过改变过程,却保有同样结果,使他人忽略思考过程中一些细节,从而达到欺骗的思维类幻术。

    对于长期使用幻术的夜守或是妖怪鬼族来说,幻术不仅是要欺骗感官,更要让被施术者找不到破绽。为了掩盖破绽,幻术高手们发明了迷障法,配合所有幻术进行使用。

    这种法术的原理很简单,假如在幻术中,被施术者感到自己被火焰灼烧,他自然会思考火焰是怎么来的。而在这个时候,如果被施术者在记忆中发现了一个火系符咒、一个火系法器、一只火系妖兽甚至是一个操纵火焰的敌人,那么他就会忘记思考火焰是怎么来的,而去思考自己改怎么应对火焰的攻击。在一个简单的代换式中,幻术的存在感,被削弱了,这就是迷障法的使用。

    对于夜守来说,突如其来的迷障法,往往会比幻术本身破绽更大,但是结合了语言、实际场景后施展的迷障法,往往没有痕迹可寻,让人防不胜防。而普通人,他们根本无法破解夜守使用的迷障法,更别说闵悟这个级别的高手所下的迷障。

    老板娘立刻相信了闵悟的话,继续热情地为三人安排饭菜。虽然是很普通的瀛洲料理,但是不知道是老板娘为了博得闵悟的好感,格外用心操办,还是老板娘手艺真的很出众的原因,这顿简单的晚餐格外的美味。

    饭后,闵悟点了最好的清酒,并要求了温泉烫酒的全套工具,带着满满两大瓶酒和风十郎还有乔徽一同到露天温泉去享受了。

    “刚才那顿饭吃得真不错。”在房间脱衣服的时候,风十郎由衷称赞。

    “瀛洲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比较精细,东西好吃一点也不奇怪。”闵悟很认可风十郎的评价。

    风十郎点了点头,拉开了另一侧的推拉门,那是这间最大客房拥有的独立露天温泉。

    “哇!”风十郎看到了热气腾腾的露天温泉,惊喜道:“这池子不小啊!别说三个人,就是放上七八个人也不觉得拥挤啊!”

    那是很传统的瀛洲露天温泉,在盈满了温泉的水坑四周,围上了大块的温泉石,这种耐热力和热量保存功能上乘的石头,可以在泡温泉时充当很好靠背。池底已经铺好了小块的鹅卵石,并小心地将冒出温泉的泉眼围了起来,保证不会让客人踩到。

    “来来来,下去泡澡,喝酒。”风十郎飞快地跳入了温泉中,然后叫了起来:“我的天啊!烫死人了!”

    “这温泉水足有近六十度,此时空气的温度在零下十度左右,你穿着这么清凉的浴衣,皮肤的感受还处于零下十度的适应感中。贸然跳进五十多度的温泉水里,温度差别达到近七十度,就算你是夜守,这种剧烈地温度变化,还是会让你觉得烫。”闵悟嘲笑风十郎。

    “五十多度也是很烫了。”风十郎说着,往边上挪了挪,说道:“不过边上的温度刚刚好。”

    闵悟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烫酒的工具先放入水中,倒上上好的清酒,这才缓缓走入水中。

    “你真是太斯文了。”风十郎鄙视闵悟的入水方式。

    “那是你太过粗鄙了。”闵悟继续嘲笑风十郎,另一边,乔徽也很安静地下到了温泉里,打了个寒颤之后,一脸惬意地靠在温泉石上。

    “小乔,你怎么什么都跟他学啊!”闵悟不满地跟乔徽抱怨着。

    “没有啊。”乔徽一脸无辜。

    “唉,你真是把偶像精神贯彻到了一点一滴之中。”风十郎吐槽。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喝酒吧。”闵悟不以为然,拿着一小杯清酒,朝着风十郎甩去。

    那个小小的酒杯,竟然急速旋转着,在温泉的面上打起了水漂,连跳了三下,跳到风十郎面前,被他一手接住。

    “哟!”风十郎拿到酒杯,却没有着急喝酒,而是看着闵悟,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大拇指食指中指轻拿酒杯,扔出去之前中指垫在酒杯下面,扔的时候拇指往后搓,让酒杯旋转,食指在杯肚的地方加一个带旋转的推力,酒杯就转着出去了。”闵悟道。

    “可是这样酒杯里面的酒不会洒出来吗?”风十郎先想象了一下,发现似乎并不能行。

    “让你用法力,没让你用力气。”闵悟鄙视地说道。

    风十郎一想也是,用法力的话,法力会包裹住酒杯整体,酒液自然就不会洒出来,那么甩一个打水漂的酒杯不过就是相当于扔出一个酒杯状的石头而已,自然轻松写意。

    “唉,真没趣,连喝酒也是靠法力而不是靠技巧。”风十郎说着,口中一吸,风之力包裹着酒浆卷入风十郎口中。

    “好烈!”风十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酒很烈:“但是味道真不错。”

    “嗯,确实是好酒。”闵悟说着,又甩了一杯给乔徽,自己则拿着小号的烫酒壶喝了起来。

    “你不要喝这么快!”风十郎立刻急了,好东西就怕有人抢。

    闵悟不理他,喝得更快了。

    风十郎连忙朝着闵悟的方向游过去,大叫道:“喂喂喂——”

    “喂喂喂!”几乎与风十郎同步,一个粗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美莎子酱!我们来光顾你的店铺了!”

    “酱”在瀛语中是“小”的意思,口语中称呼人名时,会将“酱”字放在名词的后面。美莎子是老板娘的名字,而美莎子酱则是小美莎子的意思。

    “嘘!”闵悟立刻朝着风十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风十郎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闵悟道:“在旅馆前门大喊,能让我们都如此清晰地听到,这声呼喊是带着法力的。”

    风十郎一想,果然如此,立刻安静下来,竖耳倾听。

    “两位大人,今天还不到收‘管理费’的日子吧?”老板娘的声音响起。按理说,这个距离,本也不该能听见,但是三人均是夜守,动用法力,这点程度的听力增幅还是有的。

    “啊,没到没到,我们是来光顾你的生意的,开心吧?”那个粗野的声音继续说道:“快给我们准备浴袍,我们要泡温泉,就是那个独立的小温泉!”

    “两位大人,今天真是不巧,有三位客人已经住在那一间了,要不然,你们泡大汤吧?”老板娘焦急地说道。

    闵悟和风十郎对视一眼,都露出了默契地笑容。

    “什么见鬼的大汤,老子就喜欢小汤!”这次说话的,倒是一个比较柔和的声音,但是语气却一点也不柔和,反倒是充满了嚣张跋扈:“你这破店,在这种旅游淡季,还能有客吗?别想敷衍老子!”

    “真的是有客了,我以我家旅馆的名义发誓,今天真的来了三名客人。”老板娘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哭了。

    “啪!”一声脆响。

    “扩诺亚咯!别给脸不要脸,小心老爷我打死你!”那个狂野的声音骂道:“不要以为你老公姓猿飞就了不起!在我们渡边组阴阳师的眼里,什么也不是!”

    “哗”地一声响,闵悟站起了身。

    “怎么,你要去帮忙吗?”风十郎笑着问道。

    “毕竟住在人家店里,总要帮人家出头啊。”闵悟无奈道:“渡边组,猿飞家,说实话我还挺感兴趣的,更何况——”闵悟停顿了一下,露出一抹残酷的冷笑。

    “新入手这两把妖刀还没开张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