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3章 忍者、秘经、阴阳师

    鬼死化烟,妖死化形。闵悟斩杀的五十余个渡边组成员中,着实有不少鬼族和妖怪,没用多久,或是化为烟雾消散,或是变回原形,场面上,清减了不少。

    但是那些阴阳师,却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虽然夜守之体和人类多多少少有些区别,但是死后的特征,却是和人类一样,在死后没有丝毫的变化,需要对尸体进行处理。

    “太岁。”闵悟轻唤道。

    “呜哇!”一个仿佛完全由惨白色肌肉凝聚成的人形怪物,从虚空中跃出,正是闵悟的五个式神之一——太岁。

    “把这些血食都吃掉吧。”闵悟很是无奈地说道:“也只有你能做这种清扫的工作了。”

    太岁很是兴奋地怪叫了几声,迅速开始处理起地上的尸体。那些小的尸体或者尸体碎块,太岁的“手”一覆盖上去,就变成网状物,将它们牢牢地裹住,没用多久,就消化得一干二净;那些大块的,太岁则是飞快地将它们杵到自己的身体上,然后任由那些肌肉缓慢地将尸体吞噬。

    “清理完现场,就立刻回去。”闵悟说完,朝着旅馆内走去。

    “呜呜······”也不知太岁是回应了什么,反正闵悟放心的去了。

    旅馆的门没有完全合上,闵悟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已经将门完全合了起来。现在旅馆的门露出一条缝,很显然,有人透过门缝窥探了外面的情景。

    闵悟“哗”地一下将门拉开,看到了坐倒在地上,面无人色的老板娘。原本还略有几分姿色的容貌,此时用“花容失色”来形容简直是再合适不过。

    “你都看到了?”闵悟轻声问道。

    老板娘如同遭到了雷击一般,身体剧震,惊恐地看着闵悟,颤声问道:“你······你、你究竟是谁?”

    “我吗?”闵悟道:“一个住店的客人而已。”

    这是一个很狡猾的答案,因为这是一个正确的答案,而且回答的内容完全对应问题的内容,但是这种回答很巧妙地避开了问题背后真正的含义。

    “你杀了五十多个非人类!”老板娘近乎是用嘶吼的方式说出的这句话。

    “好了老板娘,淡定,我是不会杀你的。”闵悟伸出双手,做了一个镇定的手势,强调道:“听到你们的争吵后,我出来,就是为了帮你的。”

    老板娘总算是稍微镇静了一些,但是依旧十分后怕:“所以,你真的不会伤害我对吗?”

    不得不说,人在恐惧的时候真的会很天真,仿佛对方回答他的问题,就一定会是真相一样。不过这一次,闵悟确实没有想要杀掉这个老板娘。

    “真的不会,你能恢复正常了吗?”闵悟问道。

    “我尽量吧。”老板娘依旧是面无人色,但是总算是平静了一些,正自努力地轻抚着胸口,试图以此来平复心情。

    “好了,那么接下来该我问你问题了。”闵悟对老板娘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老板娘有些警惕地问道。

    “你全名是猿飞美莎子对吗?”闵悟问道。

    “是的没错。”老板娘点了点头。

    “那么,你和战国时代的真田十勇士之首,猿飞佐助是否有关系?”闵悟很是尖锐的询问。

    在瀛洲夜守界,有这样一句俗语——平安时代是阴阳师的时代,战国时代是忍者的时代,他们是时代中的皓月,被多如繁星的武士拱卫着。

    风魔小太郎、服部半藏,是战国时代最有名的两大忍者集团领袖,而猿飞佐助,则同样是名气不输于他们的忍者。相传名将真田幸村,曾招募了领地内最强的十位忍者,组成了真田十勇士。其中,以猿飞佐助和雾隠才蔵最为有名。

    与服部家族和风魔组这样的世家或者组织不同,猿飞佐助只是一个独行忍者,在潜入德川大营执行任务时不幸身亡。历史上,从未记载猿飞佐助是否有后代,因为猿飞这个姓本身就是真田幸村赐予猿飞佐助的,象征他如猿猴般灵敏难以捕捉,而猿飞佐助之前的姓氏,根本无人知晓。所以,究竟瀛洲有没有猿飞佐助的血脉后裔,一直是个谜团。

    “猿飞佐助,确实是我丈夫家的祖先,可是,传到我公公的上一代,猿飞家的夜守血脉就断绝了。”老板娘承认了自己的身世。

    “猿飞家,还有别的支系吗?”闵悟问道。

    “这个与其问她,不如问我好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老板娘身后的走廊尽头,通向二楼的楼梯处,同时还传出了推拉门滑开的声音:“来吧年轻人,让我来解答你的疑惑,报答你的恩情,美莎子,你退下吧。”

    老板娘如逢大赦,恭敬地退到一边,垂首不语。

    闵悟微微一笑,凭空消失了。

    下一秒,闵悟站在一间近乎完全漆黑的房间之中,一个老者坐在房间中央,递上来一瓶矿泉水。

    “我以为猿飞家的后人会稍微有些讲究呢。”闵悟看了看塑料包装的矿泉水,有些失望的说笑起来。

    “猿飞家的后人,如今已是普通人了。”老者的容貌很普通,声音也很普通,唯独是那股沧桑的味道,让人不禁觉得这老人不简单。

    “夜守血脉,如果一直和人类通婚,最少三代,最多七代,就会彻底消失。”闵悟道:“你们猿飞家,难道没有和别的夜守通婚过吗?”

    “我们猿飞家不是服部家,既没有那样的财富,也没有那样的实力。”老者淡然地说道。

    “猿飞佐助这么大的招牌,居然那么不好用吗?”闵悟好奇。

    “总是没有风魔小太郎和服部半藏的名气大啊。”老者笑了起来:“家祖当年未免祸事,隐瞒了有后代的消息,将家眷送到丹波山下的小村里生活。家祖死后,世人皆以为猿飞无后,自然就没人记得我们了。”

    “你们世代就居住在这里吗?”闵悟问道。

    “是的,很多代人了,都住在这里。”老者回答。

    “丹波山,从何时起,像如今这样妖气冲霄的?”闵悟问道。

    “原来你是想知道这个。”老者恍然道:“根据记载,即便在战国时期,丹波山也是妖气冲霄,只是进去了一批又一批夜守,却从没人知晓里面的秘密。”

    “怎么会这样,酒吞童子死后,这山中的妖怪应该被人肃清了才对。”闵悟沉吟起来:“山边就是伏见稻荷神社,肯定有**力者,居然没人能解开这妖气之谜吗?”

    “说实话,在我猿飞一族的记载中,没有。”老者回答。

    “那么你们也一直和外界的其他忍者没有接触咯?”闵悟问道。

    “自然没有,我们猿飞一族,虽然早几代都是有夜守血统之人,但是却再无忍者诞生。”;老者回答:“这外界的一切争斗,人斗也好,鬼斗也罢,我们都不闻不问。”

    “好吧,我知道了。”闵悟知道,这猿飞家恐怕也没有什么询问下去的价值,站起身来,说道:“那么久多谢你了,老人家。”

    “不要着急啊年轻人。”老者说道:“你听说过《秘经》吗?”

    “《秘经》!”闵悟大惊,瀛洲居然有一十三卷《秘经》之一吗?

    “我这里有一个被密封的卷轴,里面记述了当年我们家祖和雾隠才蔵大人,隐藏起来的《秘经·蝉》卷所在地,如果你有兴趣,我就把这个交给你吧。”老者递给闵悟一个看上去破旧不堪的卷轴。

    “《秘经·蝉》!”闵悟现在才知道,老者为什么说是要报答他,掌握的情报那么少,又哪有报答的价值?现在,对方拿出了《秘经·蝉》卷的线索,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报答。

    “相传,忍者这一夜守分支,就是从《秘经·蝉》卷的法术和神通中演化而来,遁身之术、替身之术、分身之术,忍者最值得骄傲的三大忍术,都是效仿自这卷《秘经》。”老者缓缓地说道。

    “可是当年的猿飞佐助和雾隠才蔵,并不能修炼《秘经·蝉》卷对吗?”闵悟问道:“所以,猿飞佐助才要将后人隐藏起来,就连雾隠才蔵,我也没听说过有夜守后代。”

    “当年兴盛的忍者世家,如今只剩下两家了,就连忍者组织,也只剩下一个。”老者说道:“忍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两家一组?”闵悟问道:“请问是哪两家一组?”

    “最强大的伊贺家,还有服部家。另外,就是一直隐藏在神秘之中的风魔组了。”老者说道:“就连我这不问世事的老不死,也都能偶尔听到他们如今的故事呢。”

    “那你怎么就知道其他的家族和组织都灭绝了?”闵悟问老者。

    “还记得你最开始杀掉的两个阴阳师吗?”老者反问。

    “当然记得。”

    “他们曾经在一次收保护费的时候,说过他们渡边组消灭‘甲贺’家的事情。还说道,甲贺家灭亡后,除了风魔组,就只剩伊贺家和服部家了。”老者这么一说,闵悟就明白了。

    “一个有夜守存在的妖怪组织,居然灭掉了夜守的世家,更神奇的是,他们在幽冥界,还有一个曾经差点成圣的最大头目。”闵悟揉着额头道。

    “这些,就不是我该担心的事了。”老者微笑道:“从这一刻起,猿飞和雾隠的使命结束了,两位牺牲在大阪之战中的伟大忍者,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多谢老人家了。”闵悟鞠了一躬,退了下来。

    老板娘已经离开了前厅,闵悟也无心去找她,只是带着满心的疑问,回到了温泉里。

    “怎么样了?”风十郎问。

    “多了很多问题,没解决任何麻烦。”闵悟很是无语。

    “那我们明天去哪?”风十郎想知道,明天白天是否还要去丹波山。

    “明天我们还是去稻荷神社吧,我决定先找个高人问一问。”闵悟将整个人泡到了温泉里,连脑袋也是,他现在需要把思路理清。

    “要我说,我们就去丹波山,酒吞童子的尸身一定被源赖光埋在那里,滋养了无数妖魔鬼怪。”风十郎说道:“把他的尸体挖出来,或许就能解释妖气的问题。”

    “不,我觉得,酒吞童子可能根本就没死。”闵悟道。

    “那就是说,酒吞童子是我们的敌人咯?”风十郎立刻问道。

    “不,酒吞童子应该和我们目前所对上的那些家伙无关。”闵悟道。

    “你怎么那肯定?”风十郎问。

    “别忘了,我们的敌人,是曾经差点成圣的人,这可是一百三十八章的时候你自己说的。”闵悟问道:“我问你,酒吞童子有机会成圣吗?”

    “这么说来······”风十郎这才发现,一直以来,他似乎都想错了。

    “赖光四天王的出现混淆了我们的观感,因为在源赖光的传说中,酒吞童子可是个大反派。”闵悟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以目前我们的立场,赖光四天王才是反派。”

    “坂田金时是另一派。”风十郎提醒道。

    “他那一派是中立还是友军,谁能判断出来?”闵悟没好气:“而且那封信到了瀛洲也没能打开。”

    “那是源赖光?”风十郎继续猜。

    “也不对,渡边纲曾说过,他挂着鬼切和蜘蛛切是为了缅怀旧主,而坂田金时谈起源赖光时,也是充满敬意。”闵悟道:“既然用上了缅怀这个词,源赖光恐怕是真的死了,而渡边纲那三人,投了新主。”

    “那究竟是谁,这故事里还有别人吗?”风十郎埋怨。

    “或许,我们可以先把瀛洲历史上曾经可能成圣的人,都列举一下。”闵悟忽然道。

    风十郎一愣,如果只把范围缩小在瀛洲的话,确实可以很轻易地筛出一组名单,再根据名单上的内容,就能去尽量的推测对手的身份。

    风十郎思考时,闵悟已经开始数了起来:“瀛洲,从徐福东渡到此开始,徐福是有机会成圣的,之后是飞鸟时代的圣德太子、再然后镰仓没有,然后······”

    “然后呢?”风十郎问道。

    “难道是他!”闵悟霍然起身,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哪个他啊?”风十郎问。

    闵悟严肃道:“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人,在源赖光、赖光四天王、酒吞童子的故事里,有一个人,他一直都在忙碌着,却没什么存在感。可如果跳出这个故事,整个平安时代,不!整个瀛洲历史上,他都是如史诗般的存在,如果说谁最可能成圣的话,那就只有他了!”

    “谁啊?”风十郎不解。

    “天才阴阳师——****晴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