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5章 鸟居妖怪

    风十郎很努力的去回想,他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来闵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似乎他们刚刚跑入千本鸟居的时候,闵悟还跟在他们身后来着,可是为什么······

    风十郎努力去催动法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风十郎的法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与他失去了联系。

    战纹!

    风十郎终于发现了问题,他身体上,那些淡白色的战纹,象征着风之力和御风神通的战纹,全部因为身体受制,而无法将法力释放出体外。

    没错,在闵悟和顾一夏,为风十郎修补了经脉之后,风十郎可以继续使用法力了。但是闵悟和顾一夏,事实上并没有解决风十郎原本就存在的问题——没有储存法力的地方。风十郎基因当中的九黎血脉,使得风十郎没能在体内生成丹田、气海一类的法力储存空间,风十郎虽然经脉修复,但他体内所能储存的法力,依然只有他经脉所能容纳法力的总和。

    可是在实战中,风十郎所使用出来的法力,其总量远远大于一个核心级实力的夜守,经脉法力储量的总和。所有人都以为,风十郎是在融合了蚩尤血脉,并休息《秘经·空》卷后,拥有了可以储存法力的气海,实则不然。

    风十郎的法力,并没有储存在体内,而是储存在了身上的战纹之中!这些战纹,之所以会自然形成,是因为它们乃是九黎族身体的一部分。这些战纹不是人为描绘的,而是承载了天地之力,拓印在身上的,每一个战纹,都独一无二,乃是九黎人最重要的身体器官之一。

    此时,风十郎全身受制,体表的战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所覆盖,竟然将储存的法力导入风十郎的经脉之中。

    “真是强大的法力啊,不过很可惜,你用不到他们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在风十郎的耳边轻声说道。

    之所以说这个声音古怪,是因为它就像是好几个人在同时说话一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许许多多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自然显得古怪无比。

    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风十郎咬着牙暗想,到底是依靠什么,将自己全身制住的?还能捂住自己的嘴!

    “虽然很想马上把你杀掉,可惜,你的法力太强,如果骤然死亡,引起的的波动可能会让你那个厉害的伙伴找到我。”古怪的声音笑道:“只能让你慢慢死掉了,可怜的中洲小夜守。”

    中洲两个字让风十郎心里一震——这个控制住他的家伙,竟然说的是中文!

    所以,这个家伙虽然在瀛洲伏见稻荷神社袭击了自己,但事实上确是中洲来的妖怪或者夜守吗?可是中洲地方,究竟有谁,拥有这么强的力量呢?风十郎想着。

    就在风十郎思考的时候,他感到体表传来一种针刺般的疼痛感。虽然全身受制,可是风十郎的眼睛还可以转动,他用尽力气朝着传来刺痛的地方看去,立刻被惊到了。

    他的身体在枯竭!

    体表的战纹依旧十分清晰,可是身体却像是朽木一样枯槁了下来,这是生命力在流失的现象。也就是说,控制住风十郎行动能力的东西,同时还在迅速的消耗着风十郎的法力和生命力。

    必须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不是所有夜守,都像是收妖师和御魂师那样要求先天良能,即便是拥有先天良能的人,也未必就一定能看到鬼怪。大部分时候,如果鬼怪不主动现形,夜守需要用灵视类法术才能看到他们。

    风十郎就是没有先天良能的人,现在,他的对手选择隐藏形迹,他就需要使用灵视类法术才能看到对手。原本,没有法力可以调动的风十郎,是不可能施展灵视术的,可是,在九黎血脉激活了御风神通之后,风十郎可以借由风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风之视!

    山道上微微的轻风,为风十郎打开了特殊的视界,他看到了树洞里的虫子,看到了山崖下的野花,这都是从他的视觉角度,看不到的东西。

    更重要的,他看到了缠满自己全身黑色手掌!

    没错,无数的黑色手掌,从道路两侧的小小鸟居中伸出来,有的是一只,有的是两只,粗细、大小各不相同。可是就是这无数的手掌,将风十郎全身都牢牢地抓住了,更有一只手,捂住了风十郎的嘴巴。

    “啊呀,不愧是高手呢,居然看到了!”那个古怪的声音再次作响,这一次,它松开了风十郎的嘴巴。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风十郎立刻问道。

    “我?我是这神社的主人啊!”那个声音怪笑起来,听上去异常恐怖:“这里就是我的主场,你,不过是我砧板上的肉罢了!”

    “这里可是伏见稻荷神社,这里是神祇的居所,怎么可能是你这样的妖怪所居住的地方?”风十郎喝问。

    “妖怪!哈哈哈哈!你居然说我是妖怪!”那怪声笑得更加放肆了:“什么妖怪,有我这般强呢?”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风十郎咬牙讽刺对方,可是身体各处都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已经无力再多说更多的话了。

    “呵呵,我可没有大言不惭,本来嘛,若你们平常来这里我也不会贸然招惹,可是谁让你们选今天来呢?”对方冷笑道。

    “今天,怎么了?”风十郎努力地问道。

    “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有许多大人物会来这里,即便是你那位朋友暴走,我相信他们也会把他压制住。”那声音充满了自信:“不过,鉴于时候还早,我没必要冒险,就这样慢慢吸干你的法力吧。”

    风十郎原本还在思考,大日子和大人物是什么,可是当对方说到要慢慢吸干他法力的时候,风十郎忽然心中一亮。

    法力,是很精纯的东西,任何修炼者,无论夜守、妖怪、鬼族还是佛门中人,都在尽量让自己的法力更加精炼。这是闵悟曾经传授文歆儿的,风十郎当时也在旁边。文歆儿觉得修炼太过缓慢,希望闵悟以灌顶一类的方法,来帮她迅速提升实力。

    “为了让法力更精纯,大家会努力的去修炼,不仅提高自己法力的量,更是在提高自己发力的质。很多主力级高手,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核心级的程度,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就是法力不够精纯。”闵悟曾经这样说。

    “法力的精纯,还会影响到实力晋升?”当时的文歆儿这样问过。

    “不同的法力,就像是不同的燃料,身体就像是载具。虽然大家不可避免地使用混合燃料来使自己的载具功能更完善,可是,燃料的纯度越高,对于载具来说,越有帮助。”这是闵悟用来给文歆儿解释的道理:“所以我们的修炼绝不该仅仅是提升法力总量,更应该着重提升法力的质量。也不要妄图让别人给你灌顶来提升功力,因为那样,你的法力会驳杂而脆弱,没有丝毫的意义。”

    法力是纯粹的,不相容的,两个人的法力混合在一起,总量一定会提升,但质量却未必。所以,为了保证自己的法力纯度,越是厉害的高手,就越不会去让别人的法力和自己的混在一起。

    对方的实力不弱,能这样牢牢地控制住自己,显然法力也是很强的。既然是这种程度的强者,不可能不知道法力驳杂带来的坏处,那么所谓的“吸走法力”很可能就是一个语言陷阱。很可能,对方是用某种方法将自己的法力剥离,或者直接耗尽,而非什么“吸走”。

    “晋升为核心级高手,你的法力会拥有你个人的烙印,这些法力在你体内流转,所形成的量场,就是核心级夜守独有的气场了。”风十郎做控制力训练的时候,闵悟曾告诉过他气场的来由,其中一个重要的关键,就在于核心级夜守的法力所携带的个人烙印。

    如果我的法力不是被吸走,而是被它剥离的话,那么这些法力应该就在我周围,不管怎么样,姑且试一试吧。风十郎闭上眼,开始感应周边是否存在自己的法力,如果有,他必须尽可能去调动这些法力。

    “纳尼?”对方看到风十郎忽然闭目不语,好奇地问道:“你已经决定放弃抵抗了吗?”

    风十郎默然不语。

    “既然这样,我就加把劲,让你死得快一点好了。”对方桀桀怪笑着,从一座大鸟居后面,露出了一对丝毫不对称的眼睛,看着风十郎。

    “啊,那真是有劳了。”风十郎忽然道。

    “不客气,你——”对方正准备继续语言攻势,忽然发现,风十郎的语气变了,从之前的愤怒和慌乱,变得十分······自信!

    “无刀式·镰鼬!”

    随着风十郎的一声暴喝,风十郎身边的空气开始了剧烈的震荡,无数巴掌大小的空气凝聚成小小的弧形风刃,在风十郎身边乱窜。

    斩风流,斩风流,能斩断风的流派,自然需要有刀。可是,若真的把刀丢掉,就没有了斩风之力,又怎么能自称斩风流呢?斩断风的,不该是刀,而是人啊!

    无数弧形风刃,对上无数黑色的手,只一合之间,那数量茫茫多的黑色手掌,就被弧形风刃斩成了无数碎块,在空气中化作烟尘消散了。

    风十郎飞快挣脱束缚,近乎贪婪地吸取着散落在周边的法力,那些法力原本就是风十郎的,还没来得及散去,感到主人的召唤,自然迅速回归本位。

    “拔刀式·断!”风十郎的身体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只是因为受损严重,整个人的肤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拔刀的速度。瞬息之间,以风压形成的真空之刃——风聚,脱鞘而出,一记凌厉的斩击,径直劈向巨大鸟居上的双眼。

    “桀桀!”对方却是怪笑一声,往鸟居中一躲,风十郎的斩击就落空了,只是将鸟居的上半部分切了下来而已,还有一些鸟居上方的树枝,这一切之下,枯枝和积雪纷纷落下,将一切映成了白色。

    “怎么回事?”风十郎看着被斩断的鸟居,心下大惊。拔刀式·断凝聚了风之力,完全可以斩开灵体生物。可是对方居然往鸟居后面一躲,竟然就躲开了斩击,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你很聪明的调动了被剥离的法力,不过很遗憾,即便你挣脱了,也不是我的对手。”怪声的主人狂妄地笑着,叫道:“受死吧!”

    路边的一座小鸟居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握成了拳头,朝着风十郎打来。速度和力量都很一般,风十郎踏前一步,一刀便斩了过去。谁知,刀风卷过,斩开的,不过是那个小小的鸟居而已。

    “这是······”风十郎有些错愕,又是这样,自己特意加大了斩击的距离和威力,却依然没有斩到对方吗?

    正思索间,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风十郎回身一斩,又是一个从小型鸟居中打出的拳头。

    “桀哈哈哈!你就一个一个地斩吧,这里的大小鸟居足有十万余座,等你斩完,或许我就认输了!”那个古怪的声音狂笑着,肆意地讽刺着风十郎:“不过,你可不要累死啊!”

    可恶!风十郎暗骂道,怎么斩都只是斩断了鸟居,却斩不到这个怪物的本体。它究竟是妖是鬼还是夜守,风十郎全然不知,究竟什么妖怪,是寄宿在神社的鸟居之中的?不可能啊,象征着神圣的鸟居,怎么会成为怪物的温床呢?更何况,这些鸟居都是请愿之人放在这里的,按理说——

    等等,请愿之人!

    “我知道了!”风十郎忽然道:“你根本不是什么妖或者鬼,你的级别,还没那么高。”

    “唔?猜到了吗?”那怪声忽然严肃起来:“不过,我可比妖或者鬼强得多了。”

    “是啊,因为这里有十万座以上大大小小的鸟居啊。”风十郎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伤感:“每一座鸟居,是一个人的愿望,可有多少愿望,真的能实现呢?”

    “你——”

    “我说的对吧?”风十郎问道:“寄宿在这鸟居中的愿望啊!”

    “你这个家伙!”怪声吃惊极了。

    风十郎微微一笑:“看来我说对了,你就是这些鸟居中寄宿着的愿望,或者说······”

    “那些愿望落空后,化成的怨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