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8章 战天狗

    两拨人,左右分立,一拨的人数在五人,另一拨的人数却只有三人。

    三人的那一拨,是三名相貌俊美的年轻男子,只不过脸上都带着一丝妖气,很明显是妖族中人。

    而五人的那一边,除了站在后方的三名不知道相貌的人类,当先两人,却有闵悟刚才见过的卜部季武,和曾经见过的碓井贞光。

    “我当是谁敢阻挠我们的行动,原来是北野的大镰鼬。”卜部季武面带讥诮,冷声说道:

    镰鼬?闵悟心念一动,镰鼬这种妖怪,他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作为久负盛名的妖怪之一,甚至连夜守的招式当中都有以镰鼬为名的招数。而这种可以利用风的力量,形成锋利镰刀的小妖怪,闵悟也见识过它修为高深后的厉害。

    三人众当中,当先的一名男子微笑这回道:“多少年不见了,两位夜守大人!还有后面那三位,叛离崇德天皇以后,可还过得滋润?”

    “你大镰鼬到底是风中的小妖怪,嘴巴和招数一样碎。”站在后方的三人中,一人立刻开口回击,那声音有如洪钟一般,振聋发聩,相当了得。

    “那也不用你饭纲三郎来管吧,怎么,平安时期,吃到的拳头还不够多吗?”大镰鼬威胁道。

    那声如洪钟之人原来就是八大天狗之一的饭纲三郎,从他的脸色看起来,当年没有少被大镰鼬欺负。如此看来,这个北野的大镰鼬,资历很老啊,近一千年前就已经开始横行霸道了,连八大天狗也敢打。

    “今天我们为的是抢回杀生石,以众敌寡,你们三人实力尚且不如我们,人数更是落了下风。”碓井贞光踏前一步,打断了无意义的嘴斗:“识趣点,速速退去,不然今天就团灭了你们。”

    “团灭我们?”大镰鼬笑了起来:“这可是丹波国境内!我看看你凭什么团灭我们!”

    “就凭我们人多,你们人少,而你们的总大将,来不及加派人手帮助你们。”饭纲三郎威胁道。

    “是吗?”大镰鼬忽然冷冷一笑,朝着闵悟所在的方向,招了招手:“闵悟兄,我说你是不是该出来露个脸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碓井贞光像是触电了一样往后退了一步,配合他之前踏前一步的威胁,此时倒真的显得滑稽万分。

    闵悟很是无奈地从倒了一地的人群中站了起来,走到大镰鼬的身边,问道:“那么说,当初和坂田金时一起到我那去的,就是你了?”

    “没错,我们总大将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来瀛洲的。”大镰鼬点头道:“现在看来,还是总大将的眼光独到啊。”

    “闵悟?”卜部季武一愣,他当然记得前不久碓井贞光满世界找自己,然后狠狠地和自己打了一架的事情:“这个就是打了你的闵悟?”

    “没错,这人厉害至极,大家小心!”碓井贞光神色郑重,嘱咐起了卜部季武和三名天狗。

    “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啊,这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夜守而已。”之前一直没说话的一个人,忽然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是太郎坊还是次郎坊。

    碓井贞光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立刻翻了个白眼,闵悟有多强,碓井贞光是很清楚的。不依靠任何法宝和法术,单凭腿部力量,移动速度居然能够比咒术咏唱还要快,不光是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还能从渡边纲手中夺下鬼切和蜘蛛切,这是多可怕的实力。

    “所以,今天就是在争夺杀生石咯?”闵悟好奇地问道。

    “没错,就是杀生石,还希望闵悟先生不要插手此事,事成之后,我等定当拜谢,送上重礼。”碓井贞光冲着闵悟客客气气地说道。

    此言一出,不仅是对面的大镰鼬等人表情变得奇怪,就连碓井贞光一方的卜部季武和三大天狗,表情也变得奇怪起来——人家可都站过去了,你居然还开条件示好?

    事实上,在碓井贞光看来,闵悟和他们一方素无怨隙,大家的仇恨不过是因为卜部季武的一次意外攻击而导致的。世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点,碓井贞光是相信的,所以他诱之以利,希望能打动闵悟。

    闵悟微微一笑,他倒是着实没有想到,这碓井贞光倒是和自己的行事风格有些相似。不能挟之以威者,还能诱之以利。

    “碓井组长,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不过,从我一出场开始,你就应该知道,我站在哪边了。”闵悟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你我之间可不只是一点误会,三番两次,你们的巨大阴谋都被我撞见,如果我还对你们所要做的事情不管不顾的话,那就是给自己掘墓了。”

    “没商量了?”碓井贞光问道。

    “没商量。”闵悟微笑。

    “那你就去死吧!”碓井贞光高喝一声,手中黑光乍现,一杆长幡出现碓井贞光手中,同样的错误,他可不会犯两次。

    黑幡舞动,许多黑气凝聚成形状可怖的异兽,朝着闵悟呼啸而来。

    “这倒是很像中洲古时的法宝玄阴聚兽幡,可是那件宝物乃是九九八十一面成套,可布成玄阴大阵,妙用无穷。”闵悟看着扑来的黑兽,不动手,却兀自沉吟起来:“这面长幡虽然放出的玄阴恶兽力量极大,但是却是杆独幡,而且也没什么多的用途,真是奇怪呢。”

    一旁的大镰鼬等三个妖精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都快扑到闵悟脸上了,他怎么还能这么一本正经地在这研究对方的法宝呢?先干架比较重要吧?

    大镰鼬正准备出手帮闵悟挡下攻击,忽然耳朵一动,身形一顿,随即作罢,任由那些凶猛的异兽扑上闵悟的身体,对闵悟不断地撕咬。

    “桀哈哈哈,碓井啊,这就是你说的高手?”饭纲三郎大笑起来:“大镰鼬,你们总大将的眼光可真好啊!哈哈哈哈!”

    “哦?碓井组长是怎么说我是高手的呢?真好奇啊!”一个声音忽然从饭纲三郎身后响起,同时,饭纲三郎觉得颈间一凉,显然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脖子。那声音继续说道:“那就请饭纲组长辛苦一下,转述一下碓井组长的原话好了。”

    饭纲三郎大惊,也不敢回头,只是怒道:“你这家伙!”

    “好好说哦。”闵悟一副耐心嘱咐的样子:“若是说得我不高兴了,我的手可是会抖的。”

    “鬼切!”太郎坊和次郎坊看清了闵悟手中握着的长刀,那精美却鬼气森森的长刀,正是曾经渡边纲长期佩戴的双刀之一。

    “那么说来渡边组长说的是真的。”太郎坊震惊道。

    “当然是真的。”碓井贞光面无表情地看着饭纲三郎,心里暗骂这只天狗真是蠢货。

    “这人不仅在正面对战中,斩下了渡边纲的手臂,还夺走了髭切膝丸?”卜部季武很认真地问碓井贞光。

    “鬼切就在你面前,还用问我吗?”碓井贞光的脸色难看极了,要不是卜部季武打伤了那个叫什么风十郎的,自己也不至于被暴打一顿,渡边纲更不至于被斩下一臂,还被夺走了象征意义极大的髭切膝丸了。

    “斩下渡边纲一臂?夺走髭切膝丸?”大镰鼬听力惊人,某种程度上,它和风十郎一样可以以风作眼,以风为耳。听到了碓井贞光等人的对话,大镰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闵悟先生真是了不得,若是让茨木那家伙知道这件事,还不得笑上三百年?先生真是为茨木出了好大一口恶气啊!”

    “茨木?”闵悟一愣:“你说的可是爱宕山的鬼王,后来效忠于酒吞童子,成为酒吞童子副手的茨木童子?”

    “不错,茨木如今正在丹波山中,此间事了,它必然要请先生喝酒。”现在不止是大镰鼬,它身后的两只妖怪也笑个不停。

    原来如此,酒吞童子死后,茨木童子论实力确实当得丹波百鬼的头一号人物,莫不是他接任了丹波百鬼之主的位置,成为了丹波鬼王?

    “茨木童子!”听到茨木童子的名字,有一个人的反应却是激烈异常,正是闵悟右侧的一名天狗。现在,闵悟可以断定,此人就是爱宕山太郎坊,据说当年这只天狗在爱宕山没有少被茨木童子欺负,若非茨木童子被酒吞童子收服,只怕茨木童子就要在爱宕山中过上“吃饭、睡觉、打太郎”的生活了。

    “原来你就是爱宕山太郎坊。”闵悟微笑道:“被茨木童子打的伤好了吗?”

    俗话说揭人不揭短,但是闵悟的毒舌向来是边打边刺人的。此话一出,太郎坊气得脸色都变了,大骂道:“鼠辈!我杀了你!”

    太郎坊一怒,显出真身,身形似人,面貌却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三络白须,更长着一只足有一尺多长的鼻子的老头,谢顶的脑袋上带着拇指大小的六边形小帽,背上生着姜黄色的一对羽翼。穿和服,踏木屐,右手执一根暗灰的东瀛禅杖,正是许多寺庙**奉的天狗相貌。

    “原来真的天狗长这样!”闵悟惊叹:“我还以为长了个乌鸦脑袋呢!”

    “魂淡!你说的那是鸦天狗!”太郎坊震怒,挥舞着禅杖劈头盖脸地朝着闵悟砸过来,而且丝毫不在意饭纲三郎的死活,竟然是一副要将两人一同砸死的架势。

    “超力·十万步军!”太郎坊将兵法之力以法术的方式融合到体术之中,每一禅杖挥出,或有骑兵之速,或有弓兵之远,亦或有步兵之力,是如同作弊术一般的体术功夫。此时打出的十万步军力量,若打在人身上,足以瞬间砸成肉酱。

    “喂!你这魂淡!”饭纲三郎急了,大骂起来。

    “我靠,真的不留情啊!”闵悟也急了。

    “闵悟先生!快躲开!”大镰鼬连忙叫道。

    “梆!”

    一声硬响,原来饭纲三郎焦急之下,也只得现出原形,是一只大胡子的赤面天狗,如同喝醉了一般,但是长鼻子却是一模一样。背后的羽翼,却是白色的,手中所持不是禅杖,乃是一把大薙刀。

    “你想杀了我吗!”饭纲三郎骂道。

    “让我先杀了这小子!”天狗都是急脾气,太郎坊不甘示弱地回骂。

    “杀我?”闵悟的声音忽然笑道:“凭你吗?”

    太郎坊一惊,这声音如同近在咫尺,很显然,闵悟并没有真的站在饭纲三郎身后。所以,现在他——

    “小心!”卜部季武扑了上来,手中长枪一拦,从侧面挡住了鬼切的斩击。

    “喂,这样就没意思了。”闵悟笑道。

    “同样的技巧,能让你成功两次吗?”卜部季武已经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夜守,论个人实力,足以碾压在场任何一人,他的出现,将会是本次行动的最大阻碍!

    “不要着急啊,我先杀了三大天狗送给丹波百鬼做贺礼,再杀你也不迟。”闵悟笑道:“卜部季武,你我之间,还有一笔账没算呢!”

    卜部季武忽然就感到背后冒出了一丝冷汗,这个男人分明是在笑着说话,可是为什么,自己感觉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一定要在这里杀掉他!

    “三大天狗,先干掉这个捣乱的!”卜部季武道:“碓井,我牵制住那三个妖怪,你快通过罗生门呼叫支援。”

    “这个节骨眼能叫谁啊?”碓井贞光无奈,但是依旧照办了。

    “叫增援?”闵悟一笑:“我可没答应。”

    分明还和卜部季武处于对峙状态的闵悟,却忽然消失不见,下一个瞬间,他已经来到了碓井贞光跟前:“虽然欺负你两次很过意不去,但是请便吧!”

    鬼切斩下,所有人都无法断定,闵悟这一刀,究竟是幻术,还是真的斩击,实在是,闵悟的幻术已经让大家失了方寸了。

    “闵悟先生,请停手吧。”忽然一个声音说道:“不然,我可不保证你朋友的性命。”

    “渡边纲!”闵悟狰狞道。

    没错,渡边纲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了大殿前,他的右手已经被续接上,正握着那把特大号的太刀。太刀,则架在风十郎的脖子上。

    全身是伤的风十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