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1章 碓井的箭雨

    斗圣的出现迅速打破了局面,作为闵悟专门为战斗而制作的两名式神之一,斗圣拥有着远超鸦神、蜃影、太岁三者的战斗力,更关键的是——他太拉仇恨了!

    不知道是闵悟刻意为之,还是无意间的行为,斗圣那一身华丽的妆扮在众人眼里看来真是骚气得不行。三国时期的甘宁因为喜欢穿锦袍,就被人称作锦帆贼,曹操因为喜穿金甲,就被马超喊着“穿金甲者是曹贼!”撵着屁股追杀了几百里。

    而闵悟的斗圣,身披彩锦衣,外罩鎏金甲,全场的夜守、妖怪、鬼族,就再没有一个的装束,能比它更显眼的。无意之中,原本全力攻击闵悟的五人,都开始朝着斗圣集火攻击,而减轻了对闵悟的压制。

    可是他们五人压制闵悟一人尚需全力以赴,此时一旦松懈,闵悟还会给他们以机会吗?

    鬼切和蜘蛛切两把妖刀上下翻飞,如同毒刺一般专找五人的空隙下手,一时之间,闵悟和斗圣联手,竟然反向压制了对方五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掩护碓井!”渡边纲忽然叫道。

    太郎坊和次郎坊一左一右,同时从侧面插上,一者用禅杖,一者用长戟,直逼斗圣。

    斗圣虽强,却是双拳难敌四手,对方的这各配合显然是演练娴熟,长戟和禅杖攻击的位置,虽然乍一看有些偏离,但实际上,却恰好阻止了对方前进的路子——这是纯粹的防守掩护招数。

    在多人的战斗中,闪避并不是只有上下左右后的,如闵悟这样的高手,可以通过侧身踏步一类的动作,一边闪避攻击,一边往前拉近距离。而太郎坊和次郎坊配合发出的招数,显然就是为了防范这种情况。

    而碓井贞光,趁着太郎坊和次郎坊成功拖住斗圣的一瞬间,飞快地抽身离开,往后山跑去。

    “别跑!”闵悟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但是绝不能让对方得逞就对了。

    可是既然渡边纲都下达了指示,那么很显然就是要让碓井贞光远离战场才行。太郎坊和次郎坊两只大天狗要拦住武神已经是非常吃力了,渡边纲和卜部季武之所以不上去帮忙,就是为了防止闵悟追上碓井贞光。

    “喝!”卜部季武也是拼了,长枪一挥,一分为二,配合着渡边纲拦下了闵悟。正是之前在沪城逼退周陷空的招数,用来偷袭远比用来掩护更有效,可是没办法,现在他们的当务之急,是掩护碓井贞光。

    闵悟虽不是周陷空,但是猝不及防之下也被卜部季武和渡边纲拦了下来。

    远处,碓井贞光已经跑进了千本鸟居,闵悟远远地看到,碓井贞光收起了黑幡,取出了一把比人还高的长弓。

    “风十郎!”闵悟高喝。

    “干嘛!”风十郎正忙着呢,他现在欺负大巫妖欺负得不亦乐乎。

    “快去山上干掉碓井贞光!”闵悟大急,他现在也不能立刻抽身。

    “为什么?”风十郎又犯二了,这时候还在问原因。

    “那家伙是弓术大师,他的咒箭可以直接从山顶射到广场!”闵悟这时才想起,在传记中,碓井贞光于千米之外射杀坂田金时之养母的故事。想来也是,如果是靠近身战杀掉坂田金时的养母,估计以两者的实力差距,碓井贞光都没机会跑回源赖光身边。

    风十郎这才知道赖光四天王居然还藏着一手,立刻抽身要跑。可是另一头,渡边纲也已经用瀛语喊话了,让大巫妖无论如何也要阻止风十郎离开。

    这大巫妖,乃是新晋加入渡边纲他们的,而且自领一组,并不受在场任何人管辖。这大巫妖的实力虽然不如三大天狗和赖光天王,偏生却不自知,而且傲慢得紧,竟然不理会想要抽身离开的风十郎,居然回身去夺杀生石。

    “这白痴!”渡边纲直骂。

    “他若现在躲了杀生石,能跑掉也好。”卜部季武道。

    “你以为那么容易?”渡边纲无语了。

    风十郎一看大巫妖不管自己,立刻抽身要往山上跑,谁知道没跑几步,饭纲三郎居然冲了出来。

    原本饭纲三郎带着另外两只核心级实力的妖怪,和大镰鼬三妖打得难分难舍,可是大巫妖抢夺杀生石的行为,让大镰鼬不得不抽身去阻拦。饭纲三郎可不傻,立刻就弃了大镰鼬,去拦风十郎。

    饭纲三郎实力远胜大巫妖,身上又没重伤,只是被闵悟踹了一脚而已,并不会影响实力发挥。一时之间,竟和风十郎打了个难分难舍。

    “来不及了。”闵悟咬牙。

    仿佛是印证了闵悟的猜测,空中传来一阵锐响,一支黑雾缭绕的长箭从空中落到风十郎跟前。

    “轰!”

    风十郎见机极快,听到风声也不抬头,立刻抽身后退。多亏这一步,那黑箭便没有射到风十郎,可是一箭射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依然是炸裂开来,崩得碎石纷飞,好不霸道。

    “我靠,这是箭啊还是迫击炮!”风十郎咋舌,这一箭的威力未免太过可怕,这要是射在身上还不直接把人半个身子都打掉了。

    “快躲!”闵悟叫了一声,立刻往后跑。

    风十郎抬头一看,只见空中密密麻麻一大片箭矢射了过来,虽然有先有后,但是看得出,这箭都是一把一把地射出来的,而且居然是连珠箭雨,未免太过霸道。

    另一边,渡边纲等人早就抽身离开了场中,从他们的反应就能看出,这箭雨的可怕。

    “轰轰轰轰轰轰轰!”

    数声巨响在稻荷神社的大殿前方炸开,风十郎立刻有了一种身处战场的感觉,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闵悟躲藏的掩体后面跑,好不容易才躲到了闵悟身边。

    “太变态了!”风十郎一看到闵悟就抱怨起来。

    “应该带达斯来的。”闵悟一边收起斗圣,一边悻悻地说道。

    碓井贞光此时站在稻荷山顶上,这么远的距离,只有达斯的超远程狙击可能制造威胁,偏偏闵悟没把达斯带来瀛洲。

    “原来弓箭也可以这么霸道。”风十郎感慨。

    “那是咒箭,幸亏是抛射下来的,我们还有时间躲避。他生前就是咒箭高手,以弓箭杀了不少妖魔鬼怪,死后实力大增,这箭不能从山顶射到山脚反而有问题了。”闵悟很是无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风十郎问。

    “盯紧杀生石。”闵悟道。

    风十郎立刻鬼鬼祟祟地探头一看,杀生石还在原来的地方,很显然,碓井贞光的攻击虽然逼退了闵悟一方所有人,可是渡边纲一行人也没机会接近杀生石,连珠箭雨这种无差别的攻击,确实是有这样的劣势。

    “你们的人呢?”闵悟隔着老远问大镰鼬。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这地方有神力护持,他们只能步行从正门进来,绕路需要时间。”大镰鼬抱怨。

    闵悟也知道大镰鼬说的是实情,从丹波山到稻荷山,路途不近。而且丹波山在北,稻荷山在南,偏偏稻荷神社的门口还是朝南开的,稻荷山被神力笼罩,想要进到稻荷神社,只能绕过大半座稻荷山,从正门进来。

    “闵悟!快看!”风十郎忽然叫道。

    “怎么?”闵悟立刻看去,只见新一波的箭雨之中,竟然有几支箭上缠绕着的黑雾呈现出野兽之形。

    “不好,这家伙果然有所准备。”闵悟一边骂着,一边祭出了剑符。

    七枚剑符舞动,朝着空中射去,闵悟显然是准备以剑符当拦截导弹,将呈现出野兽之形的黑雾给打散。

    另一边,大镰鼬也刮起镰刀之风,朝着空中攻击,虽然这个距离,镰刀风的准头已经无法保证,可是现在可不是拼准确度的时候,碰碰运气也好啊。

    可是渡边纲显然早有准备,一看碓井贞光射出了“驱兽箭”,就知道要抢夺杀生石了,立刻让众人给碓井贞光的箭雨制造空间。

    “没办法了,顶着箭雨上!”闵悟一看,这个情况必须在箭雨当中战斗才能保住杀生石,只能硬着头皮从掩体后面跑出来,以剑符做掩护,朝着场中冲去。

    “我们上!”渡边纲作为现场的指挥,显然读出了闵悟的意图,正是关键的时候,怎么能让闵悟得逞呢?

    闵悟以七枚剑符做盾,迎下了临头的一波箭雨,来到场中,立刻挥舞双刀,朝着空中挥出斩击,击落那些可能打到自己附近的箭雨。

    可是闵悟要做出这些动作,必然就会留出空隙,渡边纲等人趁势扑上,硬朝着闵悟发动了攻击。

    闵悟一边要应付箭雨,一边要阻拦渡边纲等人,几个回合之间,立刻变得缚手缚脚,行动不得。

    “机会!”就在闵悟击落一枚“驱兽箭”之时,渡边纲立刻发现了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闵悟挥舞蜘蛛切的左手在一瞬间挡住了自己的左侧视野。

    卜部季武立刻攻上,直取闵悟左侧,另一边,太郎坊趁着闵悟视线出现空白的阶段,飞快地贴近杀生石,意图夺走掉在地上的石头。

    “拦下它!”大镰鼬高叫一声,率先冲了出去,这个时候,阻止对方夺走杀生石是当务之急。

    丹波三妖冲了出去,可是还没跑出去几步,一只妖怪的半边身子就被咒箭给打掉了。

    “直射箭!”大镰鼬惊叫一声,身化镰风,直取太郎坊,不再管自己的两位同伴。

    直射箭,相对于抛射这种却射速较慢、准头有限的射术,直射箭的准头更容易掌握、射速更快,但是为了保证箭矢的威力,需要更全力地去开弓。

    碓井贞光虽然身处山顶,无法很真切的看到场地中的情况,但是大致的人形还是能看到的,毕竟是神射手,目力怎么也要比寻常夜守或是妖怪强一些。一看到大镰鼬带领的丹波妖怪从掩体后冲出来,他就知道关键的时刻来到了,必须全力攻击。

    大镰鼬所带的两只妖怪,虽然也有核心级的实力,可是就像对面的大巫妖还有另外两只妖怪一样,明显和其他人之间存在差距。只是一波直射箭,一个被打掉了半边身子,一个被射断了腿。如果没办法立刻逃离,碓井贞光的下一波攻击,肯定都会把它们钉死在地上。

    “嗡!”空气中一声轻响,隐藏在暗处的乔徽不得已再次出手,劈出了一道跃迁阵。

    “在那里!是阵斩师!”卜部季武眼多尖啊,立刻看到了乔徽的位置,向两只实力较弱的妖怪下令道:“杀了他!”

    双妖立刻奔着乔徽杀去。

    闵悟大急,想要回身去拦,可是渡边纲、卜部季武、次郎坊、饭纲三郎、大巫妖怎么可能让闵悟得逞?立刻发动猛攻,配合碓井贞光的箭雨,让闵悟身陷原地动弹不得。

    仓促之间,闵悟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要是有个战术指挥在现场就好了。

    没错,如果能有人临场指挥,闵悟就能空出更多的精力,一边迎敌一边拦截箭矢,可是现在,没法子,闵悟只能一边观察战场情况,一边迎敌,一边拦截箭矢。事实上,这场战斗中闵悟一直无法全力发挥的一大重要原因,就在于参战人数太多,而普遍没有战术思维,闵悟必须时刻关注全场。

    然而现在,一个仓促的出击,就折损了两个战力,支援两只妖怪的乔徽也立刻被发现,现在——

    “飒!”一道疾风从乔徽身前刮过,拦下了两只妖怪。

    “妈的,老子那么惜命的也被逼出来了。”风十郎一边抱怨一边挥刀向前。

    “没事,我辅助你。”乔徽笑道。

    风十郎“嘿嘿”一笑,一刀逼退一只妖怪。

    另一只妖怪眼看风十郎露出空当,立刻朝着风十郎扑上,谁知风十郎往后一躲。“啾”地一声消失了,原来乔徽早就留好了跃迁阵。

    “在你后面!”被逼退的妖怪提醒进攻的妖怪,一时之间,风十郎依靠着乔徽的辅助,和两只核心级的妖怪打了个旗鼓相当。

    “可恶,早没发现那个阵斩师!”渡边纲一边抱怨着,一边抓紧对闵悟的攻势。

    “早也不能让你发现啊。”闵悟看到风十郎拖住了局面,心下稍定,又和敌人展开了攻防。

    “不过这样打下去,你们迟早要输。”卜部季武在一边笑道。

    “卜部季武,你说话我最不爱听了。”一个嘹亮的声音叫道:“你说谁要输啊?”

    “坂田金时!”卜部季武大惊,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金发男子正扛着斧头站在大殿广场的远处。

    “一千年不见了,你们还是这么不长进啊!”坂田金时看着渡边纲道。

    “金时,当年赖光公死后,你去哪了?”渡边纲高声问道。

    “自然是回足柄山归隐了。”坂田金时一边说着,一边朝前走来,他不快速奔跑的原因,是他需要用脚把倒了一地的普通人踢开,避免踩死人。

    “那你为何出来相助丹波妖族!”渡边纲问。

    “你们不也是相助幽冥界的鬼族了吗?”坂田金时一边低头踹人,一边问道。

    “我们效忠的可是明主。”卜部季武道:“你又效忠了什么人。”

    此时坂田金时已经清出了一条道路,杀入场内,一边往前冲,一边狰狞地笑道:

    “丹波鬼王酒吞童子座下,坂田金时,参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