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7章 大只还是小只

    “唉,我说要小心的吧!”闵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快看看我的门有没有事啊!”

    “你的门已经被撞碎了!”莉莉丝绝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看我回去怎么揍这老丫那!”闵悟忿忿不平,而风十郎在那边仿佛要笑断气了。

    “戒佛不会有事吧?”文歆儿终究是担心戒佛会受伤。

    “放心吧,万劫法体啊。”闵悟说道:“如果是被那只老猫连着挠一段时间,可能会受伤,但是撞破一扇门,几堵墙什么的,完全伤不到他的。”

    正说着,只听被殷从风一掷之下,砸出的一片废墟之中,“轰隆”一声响,戒佛从废墟中坐起了身。

    “啊~”戒佛仿佛"shen yin"一般地嘶声叫着,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揉着胸口,揉脑袋是因为撞的,揉胸口是因为被捏住的时候憋气憋的。

    “果然没事。”殷从风却只是笑了笑。

    “谁说没事的?”戒佛不满地说道,痛死我了好吗。

    “嘿嘿。”殷从风低笑一声,说道:“现在你知道——”

    “砰!”戒佛如同一道金色的奔雷,狠狠地撞在殷从风的身上,大明王掌力运起的拳头,一拳就把殷从风给砸到了啡尝醉的墙里。

    “哎呀,出拳出快了。”戒佛看似忽然明白什么事情一样,右手握成拳头,轻轻在右手掌心敲了一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他有话要说啊!”

    文歆儿和莉莉丝暗自腹诽,戒佛分明是故意不让人家把话说完的,看他把殷从风击飞的时候,脸上那副作怪的表情,傻子也知道戒佛那点小九九。

    这样的人居然是佛法修为高深的大师,这一点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可恶啊!”殷从风显然也不会因为撞到墙而受什么伤害,豁然起身,对戒佛怒目而视,咬牙道:“小子,你厉害啊!”

    “什么嘛?”戒佛一脸不满的样子:“我那么用力,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这完全是用殷从风的原话在还击。

    “不要胡说八道了。”殷从风咬牙,同时,嘴角流出一丝浅浅的血线:“那一拳轰得很重了好吗!”

    戒佛以大明王掌力击出的一拳,竟然成功击伤了殷从风!

    “啊!”戒佛惊喜地说道:“原来有效啊!”

    正在文歆儿和莉莉丝对着戒佛无语的时候,戒佛忽然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殷从风身前,一副谦恭的样子:“那就请老前辈再承让一拳了!”

    在大明王掌力下,佛光凝聚而成的车**小一般的拳头,重重砸向了殷从风的面门,戒佛眼看得手了一次,居然还想着梅开二度。

    “妄想!”殷从风暴喝一声,双收一拦——

    “轰!”

    两道强劲的力量掀起了猛烈的气浪,距离较近的桌子啊、椅子啊全都被震成了碎片,而相距较远的桌椅则全部被震得四处飞散,而且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莉莉丝抠了半天也没抠出个洞的吧台,在气浪的碾压之下,直接发生了形变。

    “啊!”文歆儿和莉莉丝抱着头,蹲回了吧台下面,这两人都是至刚至猛的路子,一旦交手,所形成的破坏,绝对是惨烈的。

    “我的店啊!”闵悟在电话那头怒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

    “你要放宽心,不过就是一点钱而已嘛。”风十郎在一旁宽慰闵悟。

    “去你的,一点也是钱啊!”闵悟的吝啬本性表露无遗。

    “居然真的让你挡住了。”戒佛兀自称赞殷从风。

    “雕虫小技,就算是用来偷袭,也不可能成功第二次。”殷从风怒道。

    “再这么让你闹下去,这家店就要毁了,闵悟的怒火我可承受不起。”戒佛撤回拳头,右手伸出食指,在空中凌虚一点,念道:“佛门广大,道途万千,尺寸微尘,皆作寰宇。”

    “你要做什么?”殷从风警惕道。

    “今以此地,化佛国万千,以现我道。”戒佛微微一笑,如庙堂供像般宝相庄严。

    “这个该不会是——”文歆儿已经想到了,第一次见到戒佛时,戒佛施展的神通,便是这神通,将闵悟的小小“天牢”化成了婆娑佛国,困住了达斯。

    “神通·三千世界!”

    戒佛的手臂蓦然前伸,如若要戳中某物一般,在空中一指,无边的金芒荡漾开来,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这是戒佛第一次对本身所在的空间施以这门佛门至高的空间神通,便只是一点之间,什么啡尝醉,什么壶城,什么中洲,忽然都不见了,此刻,他们已身处佛国之中。

    “固有结界?”殷从风环视周围的景象,冷笑一声。

    “不错,这三千世界,正是以法力联通空间,进入固有结界之中。”戒佛笑道:“能看破这一点,不愧是金圣灵。”

    “能做到这一点,不愧是高僧啊。”殷从风赞道:“可惜,就算你是高僧,也未必是我对手!”

    话音未落,殷从风便扑向戒佛,殷从风此时化身虎形,飞扑、剪尾的动作迅疾如风,便是连风十郎也未必能稳胜于他。戒佛虽是高手,速度也不慢,但速度终究非其所长,一时之间,竟没跟上殷从风的飞扑。

    “虎形·十指枪!”殷从风扑到戒佛身前,双爪探出,十根手指上的锋利指甲早已伸出,如同十把利刃一般,直刺戒佛。

    “好快!”戒佛只来得及一举手,殷从风的十指枪已经刺破了戒佛手臂的皮肤,一时之间鲜血飞溅,可怖之极。

    “居然破了万劫法体!”文歆儿看得直咋舌,这未免也太厉害了。

    “吼!”然而还不等戒佛作出还击,殷从风竟然不收回双爪,而是直接凌空咆哮,声若猛虎,所咆哮出的音波,犹如实体一般,直接将戒佛的上半身衣物震了个粉碎。而戒佛本人,更是被这地动山摇般的一声咆哮震得仰面往后倒去。

    “这套攻击一气呵成,戒佛亏大了!”莉莉丝捂着耳朵根文歆儿说道。

    “那怎么办?”文歆儿情急。

    “不知道啊!”莉莉丝也焦急。

    “可恶啊!”戒佛高喝一声,挥拳朝着殷从风打去。

    可是戒佛此时还未从咆哮中恢复过来,反应不够快,被殷从风轻松往后一让,便避了开去。殷从风此时身高体长,躲开了戒佛的攻击,却还能抓到戒佛,只是凌空一抓,便又捏住了戒佛,笑道:“果然,个子小就是吃亏啊。”

    “你的意思是,个子大很了不起吗?”戒佛问道。

    “当然!”殷从风自得。

    “那我就给你看个大的!”戒佛叫道:“南无不动明王!”

    金光四溢中,殷从风只觉得双手承受的压力瞬间变得极大,几乎要将双手撑破。仓促之间,只得放开双手。

    丈六高的不动明王法相凌空显现,横眉怒目之中,只听钟震鼓鸣般的吼声说道:“既然你喜欢大的,我就给你个大的。”

    “不动明王、法、法相!”殷从风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小子绝非凡人。

    “吃我大宝剑!”相比起对战断魂刀,戒佛此时劈出的这一剑,真是用了十成的力量,那宝剑斩下,尚在半空之时,带动的劲风竟然已经将大地劈裂开来。

    “降魔剑!”殷从风又惊又怒,无可奈何,只得双手一合,以空手入白刃之法,强行去接这惊天动地的一剑。

    “啊!”只是一接,殷从风便高声咆哮起来。

    “轰!”

    殷从风将戒佛这一剑的力道从脚底卸出,谁知这力道之强,竟将方圆数十米压出了一个大坑,殷从风兀自站在坑中,咬牙切齿,硬生生地扛住戒佛的斩击。

    “我第一次看到,有能挡下戒佛这一剑的人!”文歆儿吃惊道。

    话还没说完,殷从风身上多处肌肉便开裂了,一时之间,竟然血如泉涌。

    “再来一剑如何!”戒佛将剑抬起,喝问道。

    “不会再给你劈一剑的机会了!”殷从风暴喝一声,身形暴涨,这一次,竟然直接化身成了一头足有十米长、数米高的斑斓巨虎:“猛虎真身!”

    “比戒佛还要大!”莉莉丝震惊地拉着文歆儿说道。

    “这两人是在比谁个大吗?”文歆儿同样震惊。

    一佛一虎,丝毫不闻外物,朝着彼此扑了过去。一时之间,只见风起云涌,天地色变,核心级高手全力尽出,是会引起天象变动的。

    “呃,打扰一下。”一个声音在风雷涌动之间响起,分明不甚响亮,却直入每个人心里:“这是啡尝醉吗?我来找闵悟。”

    又找闵悟!

    戒佛率先收手,因为他是最震惊的人,居然有人可以不惊动他而自行进入佛国世界,这还是头一遭!

    众人一起向发出声音的人看去,之间那里,站着个不起眼,却醒目的人。

    不起眼,因为这人相貌普通,身量也不高,只有不到一米八,穿着也很普通,手上还拿着一大杯星巴克的咖啡。

    醒目,因为这人是个胖子。

    “你是谁?”文歆儿想拿手机问闵悟的,结果发现佛国不在信号区,于是只能问胖子。

    “我?”胖子微微一笑,忽然给人一种很暖很喜庆的感觉:“我是他朋友啊。”

    “我可不管你是谁,不要干扰我和这小子的决斗!”身化巨虎的殷从风说道,那话音如同打雷一样响亮。

    “哎呀,这位老人家,你很嚣张呢!”胖子继续微笑,文歆儿忽然觉得这胖子的笑容很眼熟。

    “你说谁老!”殷从风大怒,他被戒佛说老,还被戒佛一剑劈得出了全力,已经很憋屈了,此时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居然也说自己老,那就太不能忍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胖子继续微笑:“这可是年轻人的时代,老人家就应该退出舞台了。”

    “你想找死吗!”殷从风暴喝道。

    胖子从怀里一套,拿出一把不足一掌长的纯黑色小匕首,指着殷从风。这匕首不仅短,而且细,还不到一指宽。

    “这般玩物,你也好意思拿出手吗?”殷从风高笑一声,右掌一挥,拍向胖子。

    “所以我说啊,不是长得越大只,就越厉害的。”胖子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金圣灵啊金圣灵,你已经老了。”

    随着胖子的话音,只见他手中的匕首化作一道黑线,刺入了殷从风的虎掌之中,仿佛就在刺入的一瞬间,从殷从风的右肩上,一道同样的黑线刺了出来,“嘶”地一下蹿回了胖子的手中。

    “你、你、你!”殷从风语焉艰难,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震惊地念道。

    文歆儿此时已经知道,这胖子不仅出手了,而且得手了。

    “我说过,你已经老了。”胖子微笑依旧:“你看,骨头都松了。”

    “嘭!”

    一声脆响,伴随着胖子的话音,殷从风整条右前足,居然全部爆裂开来,而且溅出的竟然全都是如焦墨一般的黑血。

    “啊!”殷从风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顷刻化回了人形。他的手臂早已扭曲得不成样子,而殷从风正躺在地上,捏着自己的右臂在地上不停地挣扎。

    “你究竟是什么人?”戒佛也化回本身,警惕地问道。

    “啊啦啦,不要那么有敌意嘛!”胖子的微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的喜庆、暖人。但是此刻,在众人眼里,这笑容当中如同无常鬼的狞笑一般阴冷。

    “阁下出手便是重伤,定不是凡人。”戒佛说道:“此番来啡尝醉,究竟意欲何为?”

    “哎呀,我都说了我是来找闵悟的。”那胖子微笑着说道:“我们俩是朋友嘛!”

    “我可没听说过,闵悟会有什么朋友来拜访。”戒佛还是保持着警惕。

    “嗯,他找我的时候还没你呢。”胖子说道:“你是阳圣灵吧?”

    戒佛沉声道:“没错,我是,怎么了?”

    胖子挥了挥手道:“以后咱俩就是好搭档了,我是他设想的阴圣灵人选之一,现在我考虑好了,跟他混。”

    听到胖子说道“阴”这个字,文歆儿才想起来,为何胖子的笑容会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准确地说,不是笑容本身,而是隐藏在笑容背后的本意。

    每次闵悟阴人之前,也会带着一样的笑容和人说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