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2章 鬼门关

    “看那个方向,应该是去丹波山了。”风魔小太郎丝毫不在意已经死去的山本先生和其部下,只是站直了身子,极目眺望着远方。

    “真是有趣啊,来自中洲的夜守,为什么会得到酒吞童子的邀请,还请出了麾下排名不低的大镰鼬作为向导。”风魔小太郎自言自语:“瀛洲正逢多事之秋,偏偏这样的几个家伙一出现,就把整个瀛洲的局面打破了,真是好有趣啊。”

    “我们有的是机会再见,有趣的中洲人。”

    “感觉到了吗?”已经远在丹波山附近的闵悟,忽然问大镰鼬。

    “啊,感觉到了。”大镰鼬笑了笑,说道:“那位高手锁定在我们身上的气机消失了,看来是离开了。”

    “瀛洲真是卧虎藏龙啊!”闵悟感慨道:“先是你们一大堆明目张胆,白天就敢打打杀杀的核心级妖怪,然后还有一个实力这么强的核心级忍者。”

    大镰鼬除了笑还能说什么?以瀛洲的国土面积,相比于广袤的中洲来说,绝对是真正的弹丸之地,可是区区的弹丸之地,竟然藏着这么多实力高强的妖怪和夜守,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瀛洲是中洲灵脉的尽头,中洲灵脉的最后喷涌之地,我们这些小精小怪,只是沾了中洲的光而已。”大镰鼬笑道。

    这点倒不是谦辞,中洲灵脉最后在东海一地入海,曾经被称为三仙山的蓬莱、方丈、瀛洲正是中洲灵脉的入海之地,灵气汇聚,乃是不可多得的灵地。滋养出这样数量庞大的高手和妖魔鬼怪,倒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我倒是很想见见的,忍者啊!”风十郎满是遗憾地说道:“你们难道就不想见一下吗?”

    大镰鼬先笑了起来:“久在瀛洲,我还真不想见什么忍者了。”

    风十郎讨了个没趣,大镰鼬当然懒得见什么忍者,它杀过的忍者可能比风十郎见过的还要多得多。

    “我觉得以后肯定还有机会见到的。”闵悟宽慰道:“但是现在,见酒吞童子才是大事。”

    风十郎只得是妥协地耸了耸肩。

    “前面就是分界点,从这里开始,一直走到丹波山,都只能步行了。”大镰鼬指着不远处一个阴气聚集的地方说道。

    “走,下去吧。”闵悟一点头,当先飞了下去。

    此时正是寒冬,丹波山周边的树木要不是枝叶昏黄,要不就是光秃秃的一片,着实没有什么可以观赏的景致。

    “酒吞童子还真小气,这么大座山周围也不弄得好看点。”闵悟嘲讽。

    “这里还不是真正的丹波山,随我来吧。”大镰鼬笑道。

    一路无话,三人也没有很急着赶路的意思,都乐得慢慢步行。事实上,实力达到他们的这个层次,无论是打斗还是出行,要不然是凌虚御风,要不然就是空间之术,全然不像普通人或是低等级的夜守一样,要为行动力而操心。所以,很多高等级的妖怪夜守,都有散步的习惯,一来放松心情,二来也是回忆一下,自己当年庸庸碌碌的岁月。

    “真是好污秽的阴气,这地方白天还是景点吧?”一走近丹波山的范围,就连风十郎都有明显的感觉,这个地方的阴戾之气,实在是重的可怕。

    “不错,这里确实是瀛洲著名的旅游景点,毕竟很多人,都想看看当年源赖光斩杀吾主的地方。”大镰鼬脸上全是讽刺的笑意:“但是,进到我们的地盘,却不是走这条路。”

    大镰鼬带着三人,在一处看起来很普通的游客通道进了山,很有趣的是,这个游客通道距离丹波山的停车场很远,而且又在步道的视线范围以外,寻常人是不会到这个地方来的。

    当然,真有意外进入的,闵悟相信丹波山里面住着的那些家伙,也不会让对方安然出来了。

    “越往里走,妖气真的越重啊。”风十郎都感觉到皮肤如同被冰做的针扎了一样,开始有一种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能让夜守出现这样的感觉,这个地方的妖气浓郁程度,已经达到了会对普通人类的身体造成伤害的程度了。

    “事实上,我们并没有专门清除或是遮掩这条山道上的妖气。”大镰鼬解释道:“虽然我们不在乎是否去害人性命,但是能避免的意外,我们也乐意避免,这种程度的妖气,会让大多数普通人望而却步,不继续深入。”

    这种霸气总裁般的保护措施,真是让风十郎好想吐槽,可是考虑到现在是在人家地盘上,风十郎很明智的闭嘴了。

    “到了,穿过前面那个门,就是我们丹波组的地盘了。”大镰鼬忽然往高处一指。

    若是普通人在此,或许只看到漆黑的夜里,漆黑的林间山道,并不会看到别的东西,但是闵悟、风十郎、乔徽皆是夜守,目力非凡,闵悟和风十郎更是牛逼,一个有式神做眼目,一个更是有风之眼,黑夜视物完全如同白昼。

    那是一座黑色的鸟居!

    鸟居通常是红色的,象征着从尘嚣进入神的灵地的意思,而黑色的鸟居,当然也是有的。在瀛洲,黑色的鸟居,象征的,就是鬼门关。

    鬼门关前,站着一个有几分修长的身影,夜很黑,他的面貌有些模糊,但是一对在黑夜之中,一只醒目的姜黄色双眸,却是十分醒目。

    “那个家伙居然亲自出迎!”大镰鼬看到那人,吃了一惊:“也不知道是吾主的意思,还是他本人的意思。”

    “这是谁?”风十郎好奇,能让大镰鼬吃惊,这人身份肯定不低。

    “你自己上去看吧。”大镰鼬却笑了起来:“基本上所有看到他脸的人,都会在三秒钟之内认出他来。”

    风十郎好奇了,快跑几步上去,看清了这人的面貌,当即被吓了一跳。

    与其说人,不如说是妖怪,这妖怪的右半边面貌,长得英俊无比,几乎能与闵悟向媲美。偏偏这妖怪的左半边脸,形若枯槁,状似枯木,在最左边的部分,甚至真的就长得如树皮一般,还往上生长,形成了树枝的样子,活像一个半人半树的怪物。

    “这是······”风十郎被这骇人的容貌吓住了,一时之间也没想出来这是个什么人,倒是闵悟在后面看到了这家伙的相貌,一语道破。

    “茨木童子?”

    “哈哈哈哈!”大镰鼬笑了起来:“茨木,果然是藏不过三秒的相貌啊。”

    站在漆黑鸟居门前,迎接闵悟和风十郎的,居然是曾经大名鼎鼎的爱宕山鬼王,后来的酒吞童子副官,茨木童子!

    “就属你话多。”茨木的童子的声音很奇怪,像是二重唱,一个是清冷高雅的年青男子之声,另一个,竟似垂垂老矣,沙哑至极。

    “连声音也和脸一样,分成两半了吗?”风十郎兴趣大起,立刻悄悄问闵悟。

    “他可能是故意的。”闵悟分析,因为据闵悟观察,茨木童子的脖颈处,都是人类的样子,没有那树木一样的结构,应该不至于影响到发声才对。

    “我只是觉得这样发声很酷炫而已。”茨木童子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对我的发声方式有意见吗?”

    闵悟恍然,茨木童子看似是一口双声,事实上,应该是运气使用腹语,所以显得很沙哑,这纯粹是个人爱好,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闵悟先生对吧?”茨木童子看人也是有一套的,闵悟的气度见识明显比较高,应该就是他听闻的人:“我听说你斩掉了渡边纲一条手臂?”

    “已经接回去了,你下次见到他,还和一千年前一个模样。”闵悟笑道。

    “这没关系,斩下来就很了不起。”茨木童子依旧面无表情,就连声音也不像是在夸奖人的样子:“我被他砍的手,不就也接回来了吗?”

    “看来你只是想报那一刀的丑而已。”闵悟笑。

    “当然,不过我来不仅是为了感谢你的。”茨木童子说道:“我还想向你求一件物事。”

    “求物事?”闵悟好奇:“求什么?”

    茨木童子也不说话,就那样凭空伸出右手,在空中一握。

    闵悟忽然眼睛一瞪,只见被收在闵悟空间之中的鬼切,竟然就这样自行飞了出来,落入茨木童子手中。

    “你——”风十郎一看这还得了,上来就要夺刀,这算是什么道理?当场就要发作。却见闵悟手一伸,将风十郎给拦了下来。

    “原来这把刀的刀灵已经被你的右手融合了。”闵悟笑道:“难怪我说,它为什么总在奇怪的时候会自发斩击,看来,那是你右手的刀法了?”

    “没错,它应该会按照我右手的招数,自行攻击敌人。”茨木童子观赏着这把,曾经斩下自己手臂的刀,却露出了一种水乳交融的亲切感。

    “他不是恋物癖吧?”风十郎悄悄问闵悟。

    “不是,恐怕这把刀握在他手上,就像他自己手臂的一部分一样契合,所以才会这样。”闵悟猜测。

    “你可真是亏大了,难得弄把好刀,就这样没了。”风十郎叹息。

    “看着吧,我肯定从酒吞童子那敲诈一把更好的回来。”闵悟冷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