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4章 选刀

    “有趣。”酒吞童子说道:“你在看我的眼睛吗?”

    面对酒吞童子的问询,风十郎忽然感到全身一紧,竟然无法应对和作答,这种感觉,这种深深的无力感,风十郎忽然觉得,真熟悉······

    忽然之间,一股强劲却没有敌意的力量托住了风十郎,风十郎侧头看去,正是闵悟。

    “因为,我有双和你一样的眼睛。”闵悟淡然说道。

    “灭世魔瞳吗?”酒吞童子笑了起来:“我曾经身为瀛洲三大妖怪之首,百鬼之王,魑魅魍魉之主,才生出了这双眼眸,你的灭世魔瞳,又怎生得来的?”

    闵悟只是很轻松地说道:“与生俱来。”

    “与生俱来?”酒吞童子饶有兴味地反问,而听到闵悟和酒吞童子的对话,一众丹波组的妖魔鬼怪,全都窃窃私语起来。

    “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我可没那闲情逸致骗你。”闵悟很认真地说道。

    “哈哈哈哈!”酒吞童子蓦然起身,高声狂笑,说道:“真好,真好啊!”

    “他乐什么?”风十郎被吓了一跳,悄悄地询问闵悟。

    “我怎么知道?”闵悟翻了个白眼,他要是能对酒吞童子用读心术,那真是有鬼了。

    “我倒是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秘密,可以与你们分享。”酒吞童子渐渐止了笑意,说道:“但是,既然你们想知道那些秘密,那就把一个消失了几百年的家伙,还给我吧。”

    “消失了几百年的家伙?”风十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在说谁啊。”

    闵悟却是很淡然地笑了笑,看似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说的是他吧?”说着,闵悟从自己的空间中,取出了那把和鬼切配套的名刀——蜘蛛切。

    蜘蛛切如同有灵性一般,从闵悟手中跳了出来,骤然出鞘,凌空盘旋一番后,落于地面,刀刃整个插入地面,可见其锋利。

    “鬼蜘蛛啊,快千年不见了!”酒吞童子感慨一番,抬头呼唤道:“返魂香呢?返魂香在哪里?”

    听到“返魂香”这个名字,风十郎还以为是一种香料或者是燃烧祭拜用的物品。谁知道,听到酒吞童子的召唤,一个坐在较为低位的妖怪,起身小跑了上前。

    风十郎一看,这妖怪却是个男性,长得倒是一般人的模样,穿着一身祭祀用的和服,颜色却是粉紫色的,如同燃烧祭拜的香品之色。最奇妙的是,这妖怪的身上,持续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

    “原来这就是返魂香。”闵悟看着这男妖,说道:“传说中,切下返魂香的头发、指甲、身体,用以燃烧,吸入其散发的烟,可以延年益寿,并治愈失魂之症。”

    “你倒是博学。”酒吞童子笑道:“他是我麾下的医官,来啊,把蜘蛛切带下去,然后把鬼蜘蛛带过来。”

    返魂香点了点头,捧着蜘蛛切离开了。

    “好了,这下你来一趟瀛洲,两把刀都丢了。”风十郎跟闵悟吐槽。

    “丢就丢了呗。”闵悟很是淡定:“我可不相信,百鬼之王会白贪我两把刀。”

    “哼哼。”酒吞童子闷笑两声,瞥了一眼已经挂在茨木童子腰间的鬼切,笑道:“看来你也是刀法高手,那么你想要把什么刀呢?”

    “口气好大啊!”闵悟笑道:“我想要一把,四尺以上长度的黑刀。”

    “黑刀!四尺!”酒吞童子的眼神开始变化起来,黑刀的特点,是轻、快、硬,缺点是过脆,这样的兵器,最适合快剑短打,所以自古以来,瀛洲刀中的黑刀,都是三尺甚至不足三尺的普通尺寸和偏小尺寸。

    因为黑刀越长,运刀越慢,同时,也越容易过脆易碎,需要更加顶级的剑士才能驾驭。

    “大镰鼬!”酒吞童子呼唤,远处的大镰鼬站立起身,静候命令。酒吞童子吩咐道:“去我鬼王兵库,把所有的黑刀取来。”

    大镰鼬脚程快,不多时便取来了整整六把刀,饶是以闵悟的见识,也不禁动容,因为哪怕是不出鞘,他也能感到那刀鞘中隐隐透出的锋芒——这是整整六把宝刀!

    “这是我鬼王兵库中的六把黑刀,其中四把都在四尺以上。”酒吞童子颇为自傲:“虽然无一是历史上留名的宝刀,但是,却都是不输于它们的神兵。”

    酒吞童子走到闵悟身边,先拿起两把最短的黑刀,也不出鞘,就这样和闵悟介绍了起来。

    “这两把,是不足四尺的黑刀,一把唤作喉封,一把唤作骨切。”酒吞童子说道:“不能满足你的要求,便一概而过吧。”

    “哈哈,好。”闵悟笑道。

    “这把。”酒吞童子率先拿起一把,这刀随长,却是太刀制,而非打刀制。太刀是战场用刀,虽然更为耐用,可是精工水平却远低于打刀。

    “这把刀,是野太刀——枯樱,四尺四寸,乱刃,飞花丁字,较于普通黑刀,此刀略沉,更易于掌控。”酒吞童子介绍道。

    “太刀不好看,不要。”闵悟摇头。

    “那就这把。”酒吞童子放下枯樱,拿起一把略短的打刀,说道:“打刀——魂狩,四尺整,漆黑直刃。”

    “考虑考虑,再一把。”闵悟笑。

    “那看看这把。”酒吞童子再次拿起一把打刀:“快刀——影,四尺五寸,直刃小丁字,这刀的刀身平衡,完美得令人震惊,所以,远比其余几把刀,更快!”

    “我决定了,要你还没介绍那把。”闵悟忽然说道。

    酒吞童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几把刀,除了仅存的那一把,剩下的几把,不是凡刀,就是妖刀。”闵悟微笑:“凡刀不够灵气,妖刀不够硬气,我喜欢仅剩那把。”

    “好吧,这一把。”酒吞童子取出刀架上最下面的那把刀:“长打刀——永夜,素黑鞘、缠黑柄、纯黑刃,长四尺八寸,乱刃雷光逆丁字。”

    闵悟连鞘接过永夜,拔刀出鞘,只看了一眼,便说道:“大快刀!”

    “不错,正是大快刀。”酒吞童子赞许:“仅次于无上大快刀的铸造水准,瀛洲难得一见的国宝级兵器。”

    “这样的好刀,送给我没关系吗?”闵悟笑着问道。

    “没关系,毕竟除了我,没人能驾驭这把刀,而我已经不用兵器多年了。”酒吞童子的语气,仿佛独孤求败一样。

    “这么拽,真的假的?”风十郎挑衅。

    然而却没人应和,乔徽正和闵悟一起观赏永夜呢。永夜作为打刀,确实打制得非常漂亮,尤其是刀纹,原本乱刃相对于直刃,就是较为美观的刀纹。而“雷光”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刀纹,如同一道又一道划出优美弧度的耀目闪电,配上逆丁字这样大开大阖却剑走偏锋的风格,着实是有一种别样之美。

    “这把刀正是我早年的兵器,它的特性,我算是了如执掌,不是一等一的剑士,可是驾驭不了它的。”酒吞童子很认真地说道。

    “你看吧。”闵悟将永夜插回鞘中,对风十郎说道:“我就说过,不会让他白白拿走我两把宝刀的。”

    “是是是。”风十郎点头:“您说的都对。”

    “看来中洲第一高手就是第一高手,不仅实力非凡,套路和心机也是颇深啊。”酒吞童子笑了笑让大镰鼬将没有被选中的黑刀带走,却兀自站在场间,没有回到座位上去。

    “看来酒吞童子是在考较我了。”闵悟笑道:“金圣灵,别人可是把题目给我们出出来了。”

    风十郎一愣,立刻在肚子里暗骂起来,grd你被考较不要拖上我啊!那一桌的东西摆上来,自己酒还没喝菜还没吃呢你说什么金圣灵!

    但是心里腹诽是一回事,行动上的表现却是另一回事,闵悟都已经把话说出来了,那风十郎不露一手就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了,说不定还要被丹波国的妖魔鬼怪笑话。

    风十郎也是有点小聪明的,猛地背转过身,飞快地拔出风聚,然后插回鞘中,动作倒是快到了极致,却没人看到刀锋的出现。

    就在所有人都好奇,风十郎是不是表演了一个假的拔刀术的时候。忽然,只见这大厅中的横梁,忽然就开出了一道刀口。

    掌声如雷!

    拔刀术这里在座只要是用刀剑的,没有一个是不能用的。但是像风十郎这样拔刀速度极快,刀锋完全没有显现,却能将斩击送到百余米开外,这件事情,就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闵悟一脸的无奈。

    大镰鼬和坂田金时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都使劲在那憋着笑不出声。

    酒吞童子、大魔缘、滑头鬼三人,倒是都露出了十足玩味的表情,可是却也没有说出什么。毕竟这是风十郎的表演,而且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也没什么准备,仓促之间能表演个这个出来,也算是不错了。

    场间的妖魔鬼怪议论纷纷,酒吞童子却一点要揭穿的意思也没有。

    因为风十郎表演的,在实力较低的人看来,是一手精妙绝伦的拔刀术,但是在酒吞童子这等大行家的眼里,自然能轻易看出,这是一手御风之术。

    看似是拔刀挥舞的斩击,事实上,却是将风十郎本人的法力凝聚在了风聚之中。而风聚本身就是一把没有实体的“真空刀”,其斩击的威力全部来自于使用者凝聚在刀柄上的法力。

    至于风十郎呢,他就是在拔刀的瞬间,把激活风聚所使用的法力全部一次性地挤压成线装,整个发射了出去,然后快速地将没有了法力的风聚插回到鞘中。

    至于挟带了风之力的真空斩击,如何能斩到如此高位的房梁之上,原因却是再简单不过——任何精擅操风神通的高手,都能做到这一点,依靠风之力的挤压,将风之力周边的空气全部排出,使得风之力包裹的狭小空间内形成非常极端的真空状态,在适当的位置释放,真空状态自然会对周围的事物造成一个撕裂性的伤口。

    这恰好是大镰鼬最精擅的技能,甚至于在瀛洲,很多人把旋风影响下造成的真空撕裂效果,就称作“镰鼬”。只不过,镰鼬虽然被称作“风的妖精”,但是夜守界的人都知道,镰鼬实际上是“镰刀的妖精”,他们那些犀利的斩击,完全是靠着镰刀挥舞出的圆弧状真空刃来造成伤害的,所以伤口的形状,往往是中间宽,两边窄的,与风十郎完全是一条线状的缺口有明显区别。

    “我觉得你一定是来砸场子的。”闵悟如此评价风十郎。

    “那我有什么招啊,忽然就让我表演一手,那我不就只能用点小聪明了吗。”风十郎埋怨道。

    “这样······倒也算不错了。”就连酒吞童子这等豪迈的角色,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风十郎的表演了。你说不值一哂吧,但是确实这是很精妙的技巧。可你要说这技巧有多高端,在高端人士眼中这就是个小聪明而已,完全没什么霸气外露的地方。

    “风先生很擅长御风之术?”酒吞童子继续问道。

    “关键是我也不会别的了。”风十郎很忧伤,他也希望向闵悟一样十项全能,可是没办法,他这个门派就那么点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再看看人家闵悟,霍神恩的高徒······

    “那样的技巧,作为御风之术来说,倒真不足以撑场面。”大魔缘坐在那里,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没办法,这位曾经当过天皇,那是嚣张惯了的人物。更何况,论御风之术,大魔缘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你看,这个样子,我可就很难办了。”酒吞童子无奈地朝风十郎摊了摊手。

    “那怎么办。”风十郎没好气,还没完了。

    “不如风先生和我切磋几下,也好让这些家伙,闭上嘴巴。”酒吞童子建议道。

    真坏呀!风十郎内心早已泪流满面,自己怎么可能是酒吞童子的对手,这样送上去,不是找死吗?

    ——————————————————————————————分——————分——————分——————分割线——————线——————线——————线——————————————————————————

    今日身体不适,就单更个四千字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