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0章 胆怯

    “为什么不能?”风十郎震惊:“你不举?”

    “码得滚蛋!”闵悟没好气地骂道。

    “那是什么?”风十郎更惊了,除了那什么不和谐以外,他想不到任何客观理由,可以阻止闵悟去爱一个人。闵悟啊,举手投足之间甚至可以屠城的人物,谁能挡得住他?

    “我没有去爱一个人的资格啊,风十郎。”闵悟很痛苦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和双眼:“必胜的宿命,又岂是那么轻易就能背负的?”

    “这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风十郎怒道:“你爱她,就和她在一起好了!谁敢说什么?”

    “在一起,只会害了她。”闵悟说道。

    “喂喂,你可是逢战必胜的男人啊!情场如战场,你怎么可以言败!”风十郎立刻排出歪理试图说服闵悟。

    “你说我逢战必胜,风十郎,我问你,你知道我输掉了多少对我来说重要之人的命吗?”闵悟忽然问道。

    “这······”风十郎确实不知道。

    “我来告诉你,我一降生,就害死了我自己的父母。”闵悟说道:“我宁可我只是个普通的夜守,也不希望,他们为了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而牺牲自己。”

    闵悟的父母,当年曾经得到《秘经·蜃》卷,两人皆无法修炼。出于对未降生孩子的疼爱,他们选择引动天道之力,试图将天地灵根种入到还未降生的闵悟体内。但是由于法力不济,两人引动天劫,相继而死。可就是在天劫之中,闵悟却活了下来。

    风十郎曾经对文歆儿回忆起这个故事,而且同为孤儿,风十郎曾经一度十分嫉妒闵悟。闵悟的父母,为了闵悟的前途和未来,宁可牺牲自己,而风十郎的父母,则是狠心的将他遗弃在荒山脚下,若不是被风阕子捡到,或许风十郎就会被野兽叼走,或者干脆被鬼怪收养,成为兽孩或者鬼童。

    可是,现在看来,风十郎的内心却比闵悟轻松得多。至少,风十郎从来不用去想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现在在哪。对于遗弃自己的父母,风十郎可谓是没有半点情感。而闵悟呢?虽然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但是父母为了他,而牺牲自己的行为,却一直铭记在他的内心之中,也正是这份铭记,才让他备受煎熬。

    “这是他们的选择。”风十郎喃喃道:“你更应该背负着他们的愿望,好好地生活啊。”

    “可是老霍呢?”闵悟道问:“他以垂暮之年,为了治好我的残缺,带我踏遍中洲,打了多少没必要的架,吃了多少不该吃的苦?他是因为法力衰竭而死的!是我活活害死他的!如果不是我,他还可以多活好几十年呢!”

    这一段,风十郎也知道。闵悟生来就是灵魂残缺,霍神恩捡到他后,为了医治他,带着他走遍千山万水,与无数门派、世家交恶,为的就是治好闵悟的病症。可是闵悟的灵魂残缺,根本就是缺魂少魄,而是他本来就是个灵魂碎片,拥有了自己的意志而已,即便霍神恩这等天下一等一的人物,也是束手无策的。

    幸运的是,年少的闵悟十分争气,实力进步极快,机缘和运气也不错,幼年成名,少年时就晋入核心级,一路突飞猛进,完美地弥补了霍神恩的衰老。可是闵悟的日渐强大,补上的,只是霍神恩不断下滑的状态而已。霍神恩透支的法力和精力,却是闵悟无论如何也无法补上的。

    霍神恩去世的时候,整个夜守界无人知晓,更是只有闵悟一人守在霍神恩身边。当时的闵悟,已经是四大天才少年之首,甚至已经有声音开始称他为“中洲第一夜守”了。可是那一晚,闵悟是那样痛苦,那样无力。他是中洲最强的新星,他是天之骄子,可是自己的师父在自己面前因为法力衰竭,而极度痛苦地去世之时,闵悟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了。

    没人知道,那一夜,霍神恩和闵悟说了什么。但是自那以后,风十郎所见到的闵悟,确实和曾经年少气盛的天才有了些许区别。他骄傲依旧、轻狂如故,就连实力,也是一如既往地强大。可是,他似乎······总是对人情冷暖,有些麻木。

    现在,风十郎知道了,闵悟,其实是非常自卑的。不是自卑于实力,而是自卑于他无力去挽救自己重要的人,父母、师尊······

    这些经历,让闵悟恐惧,他可以喜欢一个人,却不敢去接近一个人。在他和吴悠悠“尽在不言中”之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抹去吴悠悠的记忆,选择自己一个人背负罪责,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害怕失去她。

    “现在的你,毕竟和曾经不同了。”风十郎说道:“你可以保护她,可以照顾她,可以不让她再面临危险,还可以——”

    “做不到的!”闵悟说道:“我们即将面临的,是整个夜守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的大战争,大灾劫!我们的敌人是圣人,和他集结的强大军团!在这场灾难中,我们都没有必胜甚至自保的把握,我凭什么,保证她无恙?”

    “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风十郎怒道,见鬼的,这家伙在实力上的绝对自信,怎么到了保护别人的时候,就彻底没有了呢?

    “就说你好了!”闵悟忽然起身,指着风十郎道:“从雕尸王,到几年前的事故,再到你去沪城找我,一直到现在。风十郎,你知道你重伤了多少次吗?”

    风十郎哑然,确实,闵悟的敌人,总是那些高来高去的高手,自己的总是无法避免重伤。最近的一次重伤,就要数卜部季武那一次,不仅打残了自己,还险些丢了小命。

    “你被卜部季武重伤,性命垂危,我除了为你报仇,却做不了任何事情!”闵悟说道:“就算我寻回了蚩尤肉身,拔出了轩辕剑意,可是到最后,如果不是文歆儿找到了活着的蚩尤两个儿子,送回来给我,我根本无力救你!”

    “但你尽力了。”风十郎勉强说道。

    “对,正是因为我尽力了,所以我才知道,每一个你可能死去的夜晚,我有多痛苦。”闵悟道:“我注定是不会战败的人,我注定逢战必胜。可是,这荣耀的宿命,却像是诅咒一样,妨害着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些只是巧合罢了。”风十郎说道:“世界上有那么多为了保护孩子死去的父母,有那么多为了治好徒弟而牺牲的师父,也有那么多重伤致死无力回天的战友兄弟。你只是碰巧······全占了。”

    “那这世界上,有没有看着心爱之人死在自己怀里,却无力回天的弱者呢?”闵悟问道。

    “这个当然有,大千世界,无奇不——”风十郎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这就是了。”闵悟说道:“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可我经受不起那样的巧合了。吴悠悠,她也不应该,因为一段才刚刚开始的爱情,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她不该,我不配。”

    “所以你选择逃避,选择放弃,选择自己憋着?”风十郎无奈,他知道自己劝不动闵悟,可是他又不是那种说放弃就放弃的性格,他希望,能从另一个侧面,让闵悟了解到,离开和放弃,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这场战争,能够很快结束,我当然会光明正大地追求她。”闵悟说道:“可是如果这场战争,打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呢?”

    “你可以转化她,吴悠悠成为夜守的话,或许身材会更好。”风十郎转移话题重点。

    “这对她不公平,她有权利享受短暂而美好的凡人生活。”闵悟说道:“文歆儿想成为夜守,是她自己的决定,并不是你为了让她和你在一起,强行让她转化的。而她有福缘,有灵气,只是资质差了一点。”

    闵悟说到这里,风十郎的脑门忽然冒汗了:“咱能不提这个吗?当时她也没答应和我在一起。”

    “可是吴悠悠不一样,你我都看得出,她惧怕这些,惧怕这一切。”闵悟说道:“而如果我强行把吴悠悠转化成夜守,那是不是和我把她的记忆强行抹去一样过分?”

    “被你这么一说,是有一点。”风十郎发现自己快被闵悟说服了,可是不应该是这样啊!

    “所以啊,风十郎,由她离开吧。”闵悟说道:“她能自己断掉,真的很好。”

    “一点也不好!”吴悠悠忽然叫道。

    闵悟大惊,立刻转身,吴悠悠正挂着眼花站在后面的楼梯上,表情却是气哼哼的样子。她的身后,则是文歆儿,完全是一副快要爆炸的状态。

    “我忘了召唤鸦神,张开气场了。”闵悟的语气满是悲剧。风十郎相信,闵悟绝对是心神恍惚之下,忽略了自己感知的弱化现象。

    “我才不管你拿些宿命、战争、灾劫什么的!”吴悠悠指着闵悟的鼻子道:“从今天起,我和你是路人关系!”

    说完,吴悠悠就迈着大步往自己房间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立住,说道:“还有,如果你不快点追我的话,我可是会很快嫁人的。”说完,她走进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算什么?”闵悟问风十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