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0章 讲理讲身份

    “怎么?不敢?”看到核心级夜守迟疑胆怯的模样,猫又立刻展开了语言攻势。

    很明显,核心级夜守的真实想法,当然是不敢,可是这种事又怎么能承认呢?一旦承认了,自己威信何在?这些实力低微的夜守又会怎么看自己?他们离开之后,如果把今天自己的事传扬出去,那自己在中洲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通常来说,越是念头驳杂,想法极多的人,就越是胆小。因为这些人,他们的估计和杂念过多,往往会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但是,这些人却又不是真正的聪明人,因为真正的聪明人,知道什么问题有思考的必要,什么问题没有。所以到了关键时刻,反而念头和想法不会太多。

    “大人,咱又不缺胳膊少腿,它也不过是个核心级的妖怪而已,我们怕他作甚?”边上一名夜守开口劝道:“再说之前兄弟们也和他纠缠了一会,相信损耗了他不少法力,大人你现在出手,把握肯定更高啊。”

    这名夜守倒是没有坏心,若是猫又和这名核心级夜守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那他的说法还真的是完全靠谱的。可惜的是,猫又对付这名核心级夜守,一个打几个都不是办不到。但是,承认自己实力低微,可是比承认自己胆小更需要勇气的。

    核心级夜守也无法,只能是猛瞪那名对自己说话的夜守。那夜守一看,估计是自己有话说错了,立刻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单挑不敢的话,那就留下莉莉丝,然后你带着你的人滚蛋好了。”猫又做出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对核心级夜守说道:“这样,总不算强人所难了吧?”

    俗话说得好,请将不如激将,猫又的这个说法,就是在激将。此言一出,那些实力不济的夜守纷纷露出愤怒的神情,瞪着猫又。就连一度想退却的核心级夜守,都愤怒起来。

    “大人,上吧,总不能让瀛洲的妖怪瞧不起吧!”众人纷纷道。

    “好,大家一起上!”核心级夜守双手一挥,准备指挥众人一同进攻。他其实另有想法,此时若是他鼓动众人一起上了,那么之前的事情就能遮掩过去,而他也能有机会逃跑了。

    “诶诶诶!我可是说,咱俩单挑的,怎么?不敢吗?”猫又却不是那么容易让敌人得逞的,立刻开口指出问题:“现在忽然又变成大家一起上了,你是想掩饰自己的胆怯吗?”

    众人一听,立刻又看向核心级夜守。

    这个妖怪!核心级夜守的额头又开始冒汗了,猫又的言语,不仅将自己至于非单挑不可的境地,更是再一次地将自己之前试图逃跑的事实,摆出来放到了众人面前。现在,除非核心级夜守上去进行一场公平公开的单挑,不然的话,他这辈子,算是有污点了。

    可是核心级夜守知道,他这一上去单挑,百分百就是送死的行为。以猫又的实力,几招之间就能战胜自己,更关键的是,猫又一定不会心慈手软,他会很果断地杀掉自己。

    一边是命,一边是名,只能选择一个,这可把核心级夜守难坏了。

    正在核心级夜守纠结的时候,空中忽然飘来一个声音:“好了,猫又老哥,你还是给这位核心级的夜守,一点点机会吧。”

    戒佛从天空中缓缓降落下来,停在猫又和洛城众夜守之间。

    “阳圣灵果然实力高强,这么快就赶来了。”核心级夜守说道。

    “阳圣灵!他是第十代阳圣灵!”

    “这孩子样的小光头是阳圣灵?骗人的吧!”

    “不像是假的,他的佛光是我见过最强的。”

    “嗯嗯,没错,白马寺的高僧都没有这样的佛光。”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阳圣灵在中洲是什么地位?理论上来说,无圣灵之下,就是阴阳两圣灵。也就是在理论之中,阳圣灵就是中洲武力值排行前三的人物。

    自第十代八圣灵重组以来,关于第十代八圣灵的讨论就一直是中洲夜守界的热度话题。几乎所有的夜守,在茶余饭后或者工作之余,都避免不了讨论上几句。更有对此津津乐道,想看看闵悟所组建的八圣灵究竟是何等阵容的。

    目前,第十代中洲八圣灵中,唯一一个公开的人物只有闵悟,其他几人,虽然已经被闵悟完全合法化。但是一直以来记载八圣灵身份的圣灵九宫箓,已经被拿到了闵悟手上,换言之,除非闵悟自己昭告天下,不然的话,是没人能查到第十代八圣灵的真实名字的。

    而对于闵悟,虽然闵悟个人说过,自己是暂任第十代无圣灵之职。但是中洲夜守部对外所宣称的,却是闵悟接任第十代中洲无圣灵。虽然只是一字只差,但是意思却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闵悟成为无圣灵,其实各方早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毕竟闵悟十几岁的时候,就杀得中洲各大门派、世家、夜守分部望洋兴叹。说是恶名也好,盛名也罢,闵悟是实打实的单挑无败绩。

    所以,第九代八圣灵遇害后,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闵悟,也就是这个原因。因为闵悟的实力高强,所以一定会接任八圣灵。

    到了现在,虽然依然有声音在猜测,是闵悟害了第九代八圣灵,可是却从来没人质疑过闵悟接任八圣灵的资格。毕竟,整个中洲在多年以前就被这小子以武力震慑了。

    闵悟全权负责起八圣灵的组建之责后,就连中洲夜守部,也没人知道,闵悟究竟都招了些什么人,具体的身份、出身、实力更是两眼一抹黑。唯一被公开的八圣灵,就是闵悟在沪城之时,于长老会面前亲自写上名字的达斯一个人而已。

    可是对于达斯,大家也就只是知道他是个西洲人而已,至于他实力如何,出身如何,也没人了解。想要以此做文章,难度就太大了。

    达斯之后被闵悟任命为八圣灵的,就是阳圣灵戒佛,之后的任命顺序依次是金圣灵风十郎、土圣灵乔徽、阴圣灵黄判。戒佛被任命的时间不短,虽然闵悟没有公开,却也没有刻意去隐瞒,加上断魂刀的人也是见过戒佛的,所以,也不是完全没人知道戒佛是阳圣灵。

    “既然这位夜守知道我的名字,那么想来,我的话,应该有用吧?”戒佛看着面前的核心级夜守,微笑着问道。

    “瞧您说的,您是阳圣灵,论身份论地位,自然都是无与伦比的。”这核心级夜守为人倒是圆滑,立刻拍起了马屁,但是他也没忘了,给戒佛挖坑:“只不过,在您有所命令之前,我只想问一句,荼小黛,荼部长去哪了?”

    这就是他阴险的地方了,通过刻意这样看似普通的对话,强调指出了荼小黛的不知所踪,这么一来,就在无形中把戒佛推向了对立面。

    “没办法,刚才打斗太过激烈,里面有些凌乱,荼部长正在清理。”戒佛淡然微笑道:“不信,随便哪一位在这里工作的朋友,打个电话给荼部长就知道了。”

    戒佛虽然是佛门出身,但是本身就不是个守清规戒律的主,加上入世后长期和闵悟这等坏人呆在一起,也学会了不小的花头和招数。

    其实,以夜守的能力,此时跑去查看荼小黛的情况,立刻就能把事情问个清楚。可是戒佛偏偏让人打电话问,这就让荼小黛不敢随意揭穿自己一方和戒佛的冲突,毕竟,戒佛是能随时暴起灭口的。

    一名洛城夜守分部的工作人员,飞快地拨通了荼小黛的电话。

    “喂?”荼小黛的声音没好气地从电话中传来。

    “荼部长,阳圣灵说让打电话给您。”那名工作人员恭敬道:“说是有不相信他的,问您就知道了。”

    荼小黛多精明的人啊,反反复复进退自如,丝毫不把面子当一回事的人,还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戒佛让人打电话给自己,目的很简单,就是告诉荼小黛,你现在法力被我封住,跑也跑不掉,你的人全在我手上,只要我愿意,我和猫又就能把所有人都杀掉,然后再回头去干掉你!

    于是,荼小黛立刻说道:“没错,阳圣灵大人是奉了无圣灵闵悟大人的命令,前来我们洛城夜守分部取东西的。结果被无耻之人,假借中洲夜守部的名义,说是非法之徒,所以我们打了一场。现在戒佛大人有什么吩咐,你们依从就是了。”

    为了以示公平,那名打电话的工作人员已经把手机打开了免提,此时,荼小黛的话,远不是一个人听到而已。周围的许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戒佛说什么,照做就是,这是洛城地区夜守的最高行政长官所说的原话。

    核心级夜守也能听到荼小黛的话,一听到荼小黛所说的,他就情知要遭。他和荼小黛相识也不只是一两年了,他很清楚荼小黛是个怎么样的人,此时此刻,荼小黛肯定是决定把自己卖了,以保全她和洛城夜守分部的命数。

    “这位核心级夜守,可听清楚了吗?”戒佛问道。

    戒佛此时发问,目的显而易见,你若是执意要坚持自己的选择,那么我这边有荼小黛的命令,制服你乃至干掉你,都是合法行为。而你如果依命令行事,那就要放出莉莉丝,然后让开道路给戒佛等人离开。

    “听是听清楚了,荼部长说得很明白嘛,只不过是误会而已。”核心级夜守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可是既然是误会,在下就有一事不明了。”

    “哦?何事?”戒佛说道:“不妨说出来,我听听看。”

    “荼部长说,之前的冲突,都是误会,因为我们被奸人所误,冤枉了无圣灵和这两位妖守。”核心级夜守侃侃而谈:“可是既然我们是被奸人所误,那么阳圣灵大人,你们应该知道才对的啊?为何不让荼部长立刻说明,也不早早解释,更过分的是,还让这名妖守,杀掉我了我洛城分部如此多人,这未免太过分了吧?”

    不得不说,这个核心级夜守还是有些智计的,此时此刻,再说什么目的和双方的原由,都已经没有效果,因为荼小黛一句误会,就把这些堵上了。可是,人命,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最适合用来发难的理由,哪怕是在最轻贱人命的时期,也可以用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挑起事端,甚至发动战争。

    电话那头的荼小黛,还没挂线,自然听到了自己之前的伙伴所说的话。她的脑子,也飞快地运转起来,确实,如果洛城夜守分部有人被杀死,而且还是很多人的话,确实可以以此做文章。不仅可以将这三人强行留下,甚至,可以以此挟制闵悟。

    “这位是瀛洲的妖守,二位如果觉得他的行为过分的话,可以上诉到中洲夜守部外交处,我相信,应该会有个妥善的处理结果的。”戒佛很是镇定地说道。

    这话一出,核心级夜守和听着电话的荼小黛都是在心中大骂不已,为什么?因为一旦涉及外交的问题,就是一个长期扯皮的问题,一两个月没结果是完全正常的。

    可现在,他们需要立刻激化矛盾。

    “猫又老哥,你怎么能这么冒失,随手就杀掉了这么多人呢?”这一边,戒佛还在扮演好人,斥责猫又。

    “实在是对不起戒佛大人,我也是情急之下,一时失手。”猫又活了这么多年,论演技,比普通人的什么影帝影后强了不是一星半点的。只见他一副后悔不已的表情,甚至还挤出了几滴猫眼泪(这是真的猫眼泪),一边演一边说道:“我还请洛城夜守分部的各位夜守,将我的行为详述给中洲夜守部,由中洲夜守部,把事件告知瀛洲天守阁,对我从严发落。”

    瀛洲天守阁,正是瀛洲夜守部的名称,猫又虽然演得声泪俱下,但是话里的意思,只有荼小黛和核心级夜守能明白——丫的,就是杀你的人了,不服告我去啊!

    一时之间,荼小黛和核心级夜守感觉自己内伤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夜守录(百度最新章节)  夜守录(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