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五章 兰知暖

    谢铭不是不好,用兰知暖原来的话说,只是有些不懂情趣。

    不会说好听的话,在床上也没什么令人兴奋的技巧,只会蛮干,除了身材和下面的尺寸让人很满意外,在生活上完全就是个无趣的人。

    如果是419,和他一定爽,可久了就乏味了,如狼似虎的年岁的人这么早就要过着老夫老妻的生活,想想是有些让人腻。

    而后来,兰知暖的另一半对她也不比谢铭差,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属于过别人,因为只要有时间,感情都会淡掉。

    可是,时间一过,她却又想起了谢铭曾经给过的踏实感。

    她知道是自己在犯贱,可做爱的时候喊他的名字,想起他的脸居然慢慢变成了不那么容易能控制的事情。

    可在谢铭心里,或许,兰知暖就是一片暂时不肯落地的叶子,不太适合现在追求安逸的自己。

    “和他好好过吧,”谢铭顿了顿,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刚才是我不对,不该碰你。”

    “谢铭……”

    “好了,乖。”他勉强对她露出一个笑容,温暖的手揉着她的头发,“吃完饭早点回去。”

    开车把兰知暖送回家,谢铭拒绝了她最后的吻,只是揉揉她的头发,浅浅地笑了笑。

    兰知暖明白他的意思,抬眼看到楼上还在为自己亮着的灯,又转头凝视了谢铭好久,最后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是个很合格的伴侣,也曾给自己带来过许多安稳与快乐,可事到如今,两人走不到一起,与其再藕断丝连下去,不如尽早说清楚。

    不过……

    谢铭抬眼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

    难道他真的有那么无趣吗?

    “别碰我!”

    奶味未散的卧室,床上的女人警告般的地大叫一声,带着脚链缩成小小一团挤在墙角,身体略敏感地打着哆嗦。

    “被子都不盖了?”谢铭双眼疲惫,有些无奈地看着不远处的温凉。

    果然清醒之后就一点也不可爱了。

    “解……解开,让我去杂物间。”谢铭一进来,她就觉得空气中好像带着无数根刺一样向自己扎了过来。

    谢铭不耐烦地解了她的脚链,像往常一样任由她摸索着出去。

    换作没事时,温凉会冷笑着说一堆话来攻击这个迟迟不放自己走的‘绑架犯’、‘强奸犯’,可现在这种情况,温凉是真的笑不出来。

    心脏的承受能力变得很弱,加上失明带来的恐惧感,特别是只身一人被抛弃不管的时候了,如同被扔到地狱一般煎熬,还有……羞耻。

    “喂,等等。”谢铭突然叫住已经走到门口的温凉,语气清淡,“要创可贴吗?”

    “不要。”温凉回答的斩钉截铁,要是拿了他的东西,指不定会做什么交易。

    “知道为什么还会这么难受吗?”

    “……”温凉回头,无神的眼睛对上他,高挺的鼻梁上还沾着密密的汗珠。

    “脑子想太多但是心脏不想想”谢铭掀开被子舒服地睡下,一边耐心地告诉她,“活的简单一点儿不就好了。”

    “你说什么!?”她现在这样的生活不全是拜他所赐吗?

    “谢铭你……一直都是故意的!”

    不杀了她,而是保住这条小命看她出尽了洋相,这就是谢铭的目的吧。

    “我不会帮你。”谢铭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看到她手腕的新伤口,有些刺眼。

    光温凉这一身傲人的身材就够自己受不了,何况又是这么傲的想让人作弄的性子,只是觉得事到如今,再强迫她也没意思,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而温凉却以为谢铭的意思是以后都不会管她了,顿时来气:“你为什么不帮我,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会变成这副蠢样子吗,你凭什么!?”

    她像是突然想通了一般。她是温凉,又不是他的俘虏,至少思想永远不会是……凭什么变成这样还要被扔着不管!?

    “别还是那套小姐脾气,我伺候不了你。”谢铭干脆闭上眼睛睡觉,每次跟她说话都要憋着脾气,刚才还一副兔子样要自己别碰,现在又突然变卦,这孩子根本一点都不懂事,就是欠收拾。

    半天没得到回应,温凉抿紧了嘴唇,摸索着卧室里的桌子,紧接着拿着一杯水走到床边,二话不说浇到谢铭头上!

    立马,枕头沁水,他一头黑发也湿了个大半。

    “老子受够了,老子不舒服你也别想睡觉。”

    嘣的一声,杂物室的门被人狠狠推开,温凉被抓着腰一路拖过来,然后像扔垃圾一样被扔到床上。

    骨头磕在床边坚硬的床脚,她痛得缩成一团。

    “你受不了?”谢铭把创可贴扔到她脚边,脸色阴冷,“你以为我受得了你?疯子。”

    空洞的褐色眼睛瞪着他的方向,温凉咬着牙齿不发一语。

    谢铭懒得看她一头凌乱黑发的样子,心里也被她的小脾气撩得烦人的很,于是关了门,还顺便加了一道锁。

    刚开始,她在用力地砸门,嘴里还骂着一些听不怎么清楚的东西,可不到十分钟里面的人便没了力气,余下的只有令人遐想的喘息声。

    谢铭不想再去管温凉,自残也好,自杀也罢,脾气是永远改不过来了吧,以前还差点因为她去找韩伯闹翻,现在想来父亲说的果然是对的,只有任她自生自灭才能削了那令人讨厌的戾气。

    衣服上残留着几根从她头上掉下来的头发,炭火一样的黑色,又长又软。

    谢铭把它们一根根摘下来扔到地上,走到浴室简单地洗了个澡,叫管家换了床单和枕头,开窗散了房间里余留的药味。

    再经过杂物间,他把擦过头发的白毛巾搭在肩上,脚步顿住。

    可刚想打开门锁的一瞬间,他突然又抽回了手,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了?

    谢铭躺在床上,很疲劳却又睡不着,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他干脆把弄起了锁在床角的铁链。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像她一样赌气,偏偏在这种时候坚决不碰那具身体……他就是不想让温凉在自己面前有本事横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强宠虐爱:冷酷总裁的独宠妻(百度最新章节)  强宠虐爱:冷酷总裁的独宠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