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七章 投喂

    “对啊,大哥不是已经跟那个兰知暖头几年就订婚了吗,只是两个人都要强,一心只顾着事业,这几年也没听风声了,巴巴可是让我催催你们呢,你俩可不能落在我们后头啊。”

    谢天一边喝汤,一边问道。

    “不是说谢铭哥有桩娃娃亲吗?怎么又订婚了?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颜初皱着眉,质问。

    谢天耸耸肩:“我以为你知道呢,你都知道娃娃亲这回事儿怎么能不知道他订婚了呢?”

    可颜初就是不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的?”谢铭突然开口,毕竟知道他被家人订过娃娃亲的人已经超不过四五个人了吧,况且颜初又是刚回来颜家没几年,那边的事情已经成了颜家的禁忌,几乎已经不敢有人再提起来了,她会知道实在是意料之外。

    “诶?对哦,颜初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我还以为你们家都不敢提关于那边的事情了呢。”

    颜初一怔,觉得自己话多触到岩礁了,她强压住慌乱,摇摇头:“只是当初随口听爸妈提过一嘴。”

    谢天不疑有他,顺着话道:“这件事儿现在已经没人敢提了,以后也别说了吧。”

    颜初连忙点点头,看来那件事儿远比在她的想象中复杂得多。

    吃完饭,谢天有心留谢铭多待会儿,可是谢铭就像是火烧屁股了一般,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谢天笃定地说肯定是兰知暖的电话,颜初的脸色暧昧不明。

    其实管家只是打电话来告知家里的药已经快要用完了,瞬间顺嘴提了一句今天给温凉上最后一瓶眼药时,温凉要自己滴眼药,结果指甲太长划破了眼皮不说,最后一瓶眼药也摔碎了。

    “喂,轻点……”

    谢铭低头动作着,声音低沉:“叫我什么。”

    “哥,哥哥。”因为长时间没出去见阳光,温凉的皮肤比以前更加的透白,干净的脚趾因为疼痛而微微蜷缩着,她的嘴唇被瓷白的牙齿咬住,整个身体都畏惧得在发抖。

    “我还以为你不怕。”回想起曾经把她压在床上她都一声不吭的样子,谢铭没来由地觉得这样的温凉有些可爱。

    “你碰到里面的肉了。”

    “行,你自己来。”谢铭把指甲钳递了过去。

    温凉抽回被谢铭捏的通红的手,孩子似的把剪坏了的手指含进嘴里,委屈道:“……我看不见。”

    “麻烦。”冷着脸把她扯过来,但力气太大,害得温凉直接倒过来摔在自己身上,指甲钳也应声落地

    害怕他生气,她连忙蹲了下来,在地上摸索了半天,不一会儿抬起头,战战兢兢地把带着余温的指甲钳还给他:“……我不痛,你继续剪吧。”

    谢铭看她态度挺好,犹豫了一会儿,拿过她的手,掐住手指又开始修剪起来。

    从小到大从来没这么伺候过别人,也没有故意想去欺负温凉,只是觉得只有趁这个时候才能逗逗她而已。

    “你想不想走?”他突然问她。

    温凉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谢铭有些不理解,“为什么?”

    眼神放空地看着地面,她却不再说话了。

    这天,谢铭解开她的脚链,难得让她去餐桌旁吃饭。

    她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有些局促地被他牵着手,带到另外的大房间里。

    几个月都是营养针加白粥,顶多粥上有些菜叶肉块和油水,一是害怕她发病时弄脏衣服,二是故意不想让她吃得好。

    吃饱了就会有力气想事,有力气逃走,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今天不打针吗?”温凉看起来好像不太适应陌生的环境,有些紧张。

    “不打,”谢铭把碗筷放到他面前,“吃饭。”

    可能是好久没闻到那么香的饭菜,温凉有些兴奋地抱着碗,干吃了几大口白饭。她眼睛看不见东西,也不敢去乱夹菜,于是谢铭干脆一边吃一边给他夹,“喜欢哪种?”

    她咬着筷子:“你第二次夹给我的。”

    “嗯,喜欢吃牛肉是吧。”

    “还有那个叶子。”

    “菠菜。”谢铭伸手去夹。

    “又糯又甜的。”

    谢铭闻声,又用筷子仔细地在肉块间挑了起来,“板栗仁。”

    一餐饭大约吃了四十多分钟。

    可正当谢铭给她投喂得有了些成就感时,温凉却突然吐了。

    看着她脸色铁青地抱着肚子缩在床上,谢铭一怒之下把做菜的厨师骂了个狗血淋头。

    “谢铭,”温凉难受地叫他的名字。

    “什么。”

    “是……是吃撑了。”

    开始吃得挺好,但谢铭夹菜没分寸,饭碗逐渐堆高她又不敢不吃,她害怕谢铭会不开心,然后又恢复到天天喝粥的日子,所以只好硬撑着接受他的‘好意’。

    “你脑子有毛病吗?吃饱了都不知道说?”

    谢铭没有顶嘴,默默地躲在被子里。

    “大少爷,不如请个护工吧,”管家看见她对谢铭害怕得不得了,终于忍不住插嘴,“您也不太会照顾人。”

    长这么大,谢铭虽然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但在日常上的事却是可想而知,从小到大都是被佣人照顾得好好的,很多细节都不懂。

    谢铭俯身给她掖好了被角,淡淡道:“没必要给她请。”

    温凉背过身去,闭上眼睛。

    放在被子里的手却逐渐抓紧了床单。

    几乎从来没有抽出时间来陪这个瞎子。

    要不是公司里的事已经被兰知暖默不吭声地处理好了……

    谢铭站在窗口抽着烟,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穿好了没有?”

    “好了……”温凉低头摸了摸衣侧的筋,确定衣服没穿反后小心翼翼地爬下床,小声道,“这是新衣服吗?”

    好像,还是合身的。

    “走。”谢铭抓着她的手走出卧室,像是没听见她的问题,另只手拿着未燃完的烟,一脸平静。

    “去哪?”

    “你能不能快点?”

    “……”每句话都得不到回应,温凉只好乖乖闭嘴,在黑暗中尽力加快了脚步。

    果不其然,没多久她绊到了门槛。

    不过幸亏谢铭及时把人捞了起来,才没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强宠虐爱:冷酷总裁的独宠妻(百度最新章节)  强宠虐爱:冷酷总裁的独宠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