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50章 东窗事发!!!

    这一幕可把周围所有人都吓呆了。

    刚刚腾老大不是还雄赳赳气昂昂的装比么,搞得好像天下无敌似得。现在一转眼,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腾老大就好像见了鬼似得,直接在杨风面前磕头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看着腾老大身上满身的刀伤。小弟们都吓呆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砍伤了老大?

    几个比较灵活的小弟马上冲到腾老大身前,连连道歉:“对不起老大,我刚刚真不是故意砍你的,我要砍的是这个年轻人啊,对不起老大……”

    “啪!”

    腾老大一巴掌掴在这几个小弟脸上,嘶吼道:“你们几个傻比,脑袋被驴踢了吗?这个是杨哥,是我的大哥!你们这帮没大没小的废物还不快滚过来给大哥敬礼。”

    小弟们被打蒙了,纷纷来到杨风身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腾老大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继续一头磕在地上:“杨哥,都怪我对手下教导无方,坏了大哥的规矩,给大哥抹黑了。我现在就让陈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陈狗,你大爷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胆敢欺负到杨哥头上,我腾老大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现在我就要清理门户,来人啊,把陈狗这个比给我捆起来沉江。”腾老大凶神恶煞的咆哮道。

    几个小弟顿时响应腾老大的号召,拿着麻绳就要去捆绑陈狗。

    陈狗吓得浑身发抖,大声哀嚎。直接扑在杨风身前的地上,大力磕头求饶:“大哥的大哥,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杨风站立不动,双手负背,居高临下的看着腾老大陈狗和周围趴在地上的一群小弟们,漠然的道:“腾老大,别演戏了。我以前给过你机会,但是你自己不珍惜,以为我说的话是在开玩笑吗?”

    腾老大顿时吓得不住发抖:“杨哥,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还请杨哥给我一个机会!杨哥,我求求你了,以后我将肯定再也会纵容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下次?纵容?”杨风冷然道:“在我看来,你才是罪魁祸首!滚吧,自己去欧阳晋那里领死。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也可以选择逃跑!如果你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我杨风也当你是个人物,从此不再和你追究。”

    “杨哥,杨哥……”腾老大拼命的上前想要抱住杨风的双脚,结果刚刚伸出手还没接触到杨风的手脚,脑袋就被杨风一脚踩在地上。

    杨风冷冷道:“腾老大,我杨风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但凡想要跟我混的人,在得到我庇佑的同时,也必须遵守我杨风设立的规矩,谁要是胆敢把我杨风设立的规矩当成耳边风,闫老大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说完,杨风把腾老大的脑袋都踩进了土里,然后收脚。

    过不久,欧阳晋带人来了。

    遵从杨风的意思,把腾老大和腾老大所带来的小弟全部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腾老大面如死灰,失魂落魄,还在大声哀求,但是很快他的嘴巴就被欧阳晋用胶布封了起来:“腾老大,我早就提醒过你,可惜你太不知道收敛了。杨哥纵容你到今天,说实话已经足够仁慈大度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很快,欧阳晋便带着所有的人离场了。

    唯独剩下陈狗还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周围的围观群众人数倒是越来越多。大家再也不敢小看杨风这个看起来约莫只有二十岁的青年了。

    徐蕾看杨风的眼神更是如同看外星人似得,在杨风耳边低声道:“杨风,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你是道上的大哥吗?”

    杨风感到无语:“我可比道上的大哥厉害太多了。道上的大哥也不过就是腾老大这样的级别。”

    徐蕾若有所思,没有再问了。

    过不多时,五辆警车在旁边停了下来,一大群装备整齐的警员从车上秩序井然的下车,然后冲入场内,很快就控制了局面,把大家都围了起来。

    为首的叶苏寒穿着一身紧身的劲装,大步流星的走入场内,远远的看到杨风:“杨风,你说的人渣在哪里?”

    杨风指着地上的陈狗,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道:“情况就是这样了。这个是陈狗的前妻和女儿,都可以佐证我刚刚说的话。”

    叶苏寒听完后都目瞪口呆,冲上去便踢了陈狗几脚:“你真是个人渣啊,你都和你老婆离婚了,居然这般欺负你老婆孩子,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怎么还会活在世上。”

    叶苏寒几脚下去后,二话不说便让人把陈狗带走,然后冲杨风道:“好了,这一次就算本大队长欠你一个人情。我要赶回去处理其他事情。”

    叶苏寒雷厉风行,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一会儿警员们便上车收队了。

    妇女和小女孩也被叶苏寒带走问话。

    临走的时候杨风还冲妇女说道:“这个女警官心地善良,是我的朋友。你不要害怕,只需要跟着她回去配合协助调查就好了。你前夫的事情,叶警官会彻底处理好。”

    妇女连声道谢,然后跟着叶苏寒的车离开了现场。

    围观群众也逐渐散去,场上便只剩下杨风和徐蕾两个人了。

    天色已亮,杨风拦下一辆出租车便打算离开。

    徐蕾马上追上来道:“杨风,你的电话号码多少啊?”

    杨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徐蕾:“呦,大美女主动问我电话号码,你这是打算追我吗?”

    徐蕾脸色微红,随后道:“你想得美,我只是佩服敬仰你的医术,有机会想要拜访拜访你,向你学习医术。”

    杨风狐疑的打量着徐蕾:“我说过,这医术是我不外传的秘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怎么会外传给你呢?”

    徐蕾板着脸道:“好好好,我不和你学医术,那我有时间请你吃个饭交个朋总可以吧?”

    杨风想了想,道:“这个可以,把你手机拿出来,我输入我的电话。”

    徐蕾欢喜一笑,拿出手机给杨风。杨风在她手机上输入电话号码后拨通自己的电话,然后把手机还给徐蕾:“好了,有机会再见,徐蕾美女。”

    挥了挥手,杨风便一把钻进了出租车里,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出租车绝尘而去。

    徐蕾站在原地,遥望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久久都舍不得离开。

    看得出来,面对杨风的离开,徐蕾显得很失望。

    不过徐蕾的眼睛里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刚刚杨风给妇女治疗的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印在徐蕾的脑海中,久久荡漾,怎么都挥之不去。

    “真是个奇人。我徐蕾长这么大,一心将想要学习一身一流医术,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本以为我已经从我们院长身上看到了医学界的大山。直到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们院长根本不是大山。刚刚这个叫做杨风的青年才是大山啊!只可惜他不愿意传授自己的医术……”

    徐蕾喃喃自语,在路边站了很久,这才转身沿着回路跑着回去。

    ……

    中海市外,一辆顶级的宾利豪车正在高速上狂奔,快速朝中海市的方向去靠近。

    车里坐着的正是张冬青和张子路两人,同时后排座位上还坐着一个五十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唐装,看上去想个很有涵养的大儒。

    三人坐在车里面,一言不发。张冬青和张子路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张子路沉不住气,询问唐装中年人:“黎叔,家主一向重视爱戴我们少家主,一向都对少家主办的事情十分满意。这一次锡山遗迹之行,家主也对少家主的言行赞赏有加。为何这一次家主会因为少家主处理杨风接手千湖药家这个事情如此震怒呢?还当众斥责了少主。”

    张冬青此刻坐在后排座位上,转头凝望着窗外的景色,面若寒霜,一言不发。

    张冬青身为省北张氏的少主,天才少年。烟雨青云路排名第三的公子哥,在整个中海省都是数一数二的公子哥,名满天下,骨子里自然都是傲气的。

    张冬青一直都敬重父亲,很珍惜父亲对他的每一次栽培和奖赏。

    但是没想到这一次父亲居然当着众长老的面直接严厉的斥责了张冬青!

    讲过张冬青一路上都心情很不好。

    唐装中年人黎叔道:“子路,冬青,你们有所不知啊。千湖药家本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势力小门派,这样的小势力门派灭亡了,我省北张氏根本不会在意,也不值得省北张氏在意。可问题在于千湖药家并非普通的小门派,千湖药家和我们省北张氏有很大的渊源。你们年轻,并未介入省北张氏的一些核心的生意往来,因此你们不知道省北张氏和千湖药家的渊源,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张家主斥责少主,其实也源于少主对其中往来的不知情,并非少主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少主你也不必介怀!”

    黎叔说话的态度轻描淡写,直呼张冬青的名字,和张冬青说话也十分随和。可见此人在省北张氏的地位很高。

    毕竟,如果是一般的长老,见到张冬青都毕恭毕敬的。只有非常核心的长老,才能够像黎叔这般风轻云淡,直呼张冬青的名字。

    张冬青转过头来:“黎叔,这件事情我的确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父亲大力斥责我后便派遣你来中海市处理后续的事情,还让我跟随学习。冬青的确不明白其中的原委,还请黎叔解释一下。”

    黎叔道:“千湖药家的死活我们省北张氏根本在意,至于千湖药家被那个叫杨风的青年给灭了,我们省北张氏也不在意。但是千湖药家有一个秘密的研究基地,这个基地是和我们省北张氏往来合作的,我们省北张氏给他们暗中提供了部分研究技术和设备,还要药材原料。另外这研究基地研制出来的半成品药大部分都是运往我们省北张氏,百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的。”

    张冬青听后微微道:“也就是说,千湖药家一直在为我们省北张氏打工?可就算这样,父亲也不必斥责我啊。这些生意往来想必也不是很重要,千湖药家被杨风接手了,我们让杨风接着给我们打工不就好了?”

    黎叔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张冬青对黎叔的态度很恭敬:“请黎叔告诉我另一半。”

    黎叔道:“这部分生意是见不得人的,绝对见不得人。因为其中涉及到大量的活体活人做实验。罪孽深重,我省北张氏都不愿意做这么罪孽深恶事情,所以才交给千湖药家去做。虽然我们在和千湖药家的往来中已经十分小心的撇清痕迹,但是这么多年的合作下来,肯定留下了很多蛛丝马迹。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我们省北张氏数百年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声誉都将毁于一旦!到时候对省北张氏是个致命的打击!”

    张冬青听了整个人都吓了一跳:“事情居然这么严重!黎叔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黎叔点点头,道:“上一次张神医和巨手前往中海市,虽然是受到李荣鸿的邀请才来,但是他也是带着任务想要调查一下药家秘密研究基地的事情,没想到张神医和巨手直接被杨风给灭了。这本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张家主要严肃处理杨风,但是没想到冬青你居然私下做主把杨风杀灭张神医的事情给轻描淡写的处理掉了,张家主自然就生气斥责了。”

    张冬青这才明白事情的经过,当下释然道:“我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斥责我了。要是我早知道千湖药家的秘密研究基地对我省北张氏如此重要,张神医死亡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黎叔道:“恩,冬青你明白就好。张家主这么做,也是一片苦心。这一次张家主都派我出面前往中海市调查药家秘密研究基地的事情了。其实也是为了弥补上次冬青你处理不当的后果。”

    张冬青恭敬的道:“我明白了,这一次黎叔都出手了,我相信事情会得到很好的解决。要是杨风已经知道秘密研究基地和我省北张氏有关,要么他继续为我们打工,充当以前千湖药家充当的角色。要是他不愿意的话,为了永远的保住这个秘密,为了我省北张氏的声誉,我们只好把杨风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给灭门了。”

    黎叔很赞赏的看着张冬青:“少家主不愧是少主,说话做事就是深谋远虑。我也是这么想的。”

    张冬青道:“有黎叔亲自出马,肯定没问题了。区区一个杨风还成立什么狗屁普渡门,要是愿意成为我省北张氏的一条狗那自然最好,要是他不识相的话,等着他的只有灭亡了!”

    黎叔沉声道:“我担心的倒不是杨风和他成立的什么普渡门。而是省南云家或者化武门。”

    张子路凝问道:“这和省南云家以及化武门又有什么关系?”

    张冬青也是一脸疑惑,表示不解。

    黎叔道:“讲省南云家和化武门无时不刻都想灭亡我省北张氏,如果他们也听到了一些秘密研究基地的风声,只怕会拿此大做文章,甚至会主动给杨风示好,要求杨风吧秘密研究基地的信息公布出去,一旦公布,我省北张氏就完了。”

    张子路听后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研究基地那么秘密的事情,他们不会知道吧?”

    黎叔道:“这可说不准,我可是听说了,我们赶往中海市的同时,省南云家和化武门也都派人同时赶往中海市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前往中海市的确切目的,但是我想多半是和药家的那个秘密研究基地有关。再说了,杨风这家伙要是真被化武门或者省南云家收买了,投靠其中哪一家的话,只怕对我们省北张氏也是个致命的打击。”

    张冬青和张子路听后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只觉一股说不出的危险在快速靠近。

    张子路道:“如此说来,这个秘密研究基地的事情,还真的关系到我们省北张氏的生死存亡了。”

    黎叔道:“不错,因此张家主才会派我出面。希望这一次中海市之行,能够一切顺利。”

    张冬青看着窗外,一字一句的道:“黎叔放心,这一次的事情也是因为我的失误。这一次中海市之行,一定让杨风就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绝对不能让秘密研究基地的事情泄露出去。”

    黎叔道:“恩,但愿如此。”

    ……

    同样在靠近中海市的地方,两个人影在夜空中快速飞行,直奔中海市的方向赶去。

    其中一个青年身穿白衣,脖子上带着一条完全由白色羽毛编制而成的围巾,看上去就像是天上的羽鹤。破有一股超凡脱俗的仙气。

    另外一个人则是两米高的壮汉,一身铜皮铁骨,一看就像一头棕熊般结实。

    壮汉一边飞驰狂奔一边道:“宫雨公子,前面就是中海市了,还有几分钟就可以赶到。”

    如果有人在的话,听到这个名字只怕会吓得说不出话来。

    此人就是千宫雨!

    化武门的少门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