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59章 叶家金牌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遗骨义薄云天的气势,直冲云霄!

    顷刻间,每个人都感觉到杨风的身影是那么的伟岸。他们都感到很庆幸,很庆幸能够跟随到杨风这样的大哥!

    当杨风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到在普渡门,在杨风这里,找到了真正的归属感!

    这样的一个大哥,这样的一个普渡门,才值得他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守护,才值得他们用全身的鲜血去奋斗。

    张武也羞愧的低下头,感到深深的震撼。

    杨风抿了口茶,看着张武:“张武,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要说的?”

    张武羞愧道:“杨哥境界和我果然不同,你说的话听起来就比我说的要牛比很多,我佩服,我无话可说。”

    杨风很满意的看着张武:“知道就好,以后多跟着冯东,好好学着点,别整天就知道女人美女。”

    张武羞愧的低下头,表示知道了。

    杨风目光扫过全场,发现场上每个人的精神面貌都非常饱满!

    纵然接下来普渡门要面对生死大难,但是每个人都气息饱满,战意澎湃。

    杨风感到很欣慰:“很好,你们都很好。当我们感受到这个地方,这个家庭值得我们用鲜血去守护的时候,我想前面不管有多么的困难,不管有多么的危险,我们都会勇往直前!”

    邵天虎最后加入杨风的团队,此时此刻也对这个地方感到深深的归属感和认同感。特别是对杨风本人,由衷的感觉到佩服。

    杨风道:“今天召大家前来,就是为了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邵天虎道:“省南云家的云少和柔儿都被我们关押起来,也就是说,明天只剩下省北张氏和化武门的千宫雨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把这份禁地的资料交给省北张氏还是化武门?对此,黑熊你有什么看法?”

    黑熊沉声道:“省北张氏对这份禁地资料看的尤其重要,如果我们把资料交给化武门的话,只怕会引来省北张氏的疯狂报复。反过来,化武门对这份资料看的就没有那么重要,就算这一次化武门的千宫雨没有得到这份资料,想必化武门也不会损失什么。因此我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交给省北张氏较为妥当!”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欧阳晋开口道:“黑熊长老所说的话固然很重要,但是我认为化武门毕竟是中海省的霸主,实力要强过省北张氏。如果我们把禁地资料交给化武门,换取化武门对我们的庇佑的话。就算省北张氏想要报复我们,也不可能了。我认为交给化武门,才是对我们最稳妥的选择。”

    接下来,大家都纷纷发言,无非就是围绕欧阳晋和黑熊两个人的意见阐述各种利害关系,最后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

    杨风敲了敲桌面:“好了好了,都停下来吧。这份资料无论交给谁,都不完美。我们普渡门都有可能受到灭顶之灾。我们普渡门太过渺小,很难有什么筹码和他们谈判。虽说交给省北张氏,可以化解我们和省北张氏的矛盾。但是这份资料毕竟是可以给省北张氏造成致命打击的利器,化武门自然也很有可能因此恼羞成怒,对我们普渡门下死手。反过来说,如果我们交给化武门的话,哪怕化武门愿意庇佑我们。可一旦恼羞成怒的省北张氏一旦出动强大的力量非要灭绝我们,恐怕化武门也未必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来保护我们。”

    冯东道:“杨哥说的对,不管我们把这份资料交给谁,我们普渡门都得不到保障,都有可能被灭亡。”

    杨风靠在椅子上,一手揉着太阳穴,大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在座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应对的办法。

    杨风略显烦躁,挥挥手:“好了好了,既然商量不出什么办法,你们各自回去休息吧。这两天还需要全力戒备,防止他们在我们普渡门的地盘上生乱。云少就是个例子。”

    “是。”

    大家纷纷起身告辞,原本热闹的大厅,瞬间就变得空旷下来。只剩下杨风孤独一人还坐着。

    杨风坐在首席位置,手里端着一个茶杯,一边把玩着一边看着杯中晃动的茶水:“这看起来是个死局啊,不论把这份资料交给谁,下场都会很惨。难道这个局就没办法破了吗?”

    杨风喃喃自语,眉头紧皱。

    “风哥!”

    一个风铃般的声音响起,只见白姐穿着一身白色的吊带丝质裙,从身后缓缓走来,最后在杨风旁边座落下来,把脑袋轻轻的依偎在杨风的怀里。

    杨风从桌面上摸过一包烟,抽出一根后塞进嘴里。正要用打火机点燃的时候,白姐忽然伸出温柔的手接过杨风手里的打火机,轻轻按下,火苗一流儿从里面窜了出来,燃烧着烟头。

    杨风深吸了一口,烟头燃烧,散发出淡淡的烟圈。

    白姐轻声细语的道:“风哥,难道这件事情就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了吗?”

    杨风表情沉重,微微摇头:“坏的办法自然不少,但是要想到一个完美的办法,却怎么也想不到。不管是化武门还是省北张氏都是豺狼野豹。这份资料不管交给谁,另一方都会恼羞成怒直接对我们普渡门下手。”

    白姐沉默了,依偎在杨风的怀里,一言不发。

    白姐知道,这个时候杨风最需要的就是安静。

    片刻后,杨风拍了拍白姐的肩膀:“白姐,跟我去一趟卧室。”

    “恩。”白姐脸色微红。杨风说的这句话实在是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一个大男人居然对女人说,让女人跟他去卧室一趟……只要稍微正常点的女人,只怕都会以为这肯定是男人们想要和女人那个啥了。

    白姐自然也是这样的想法。在白姐看来,或许是杨风此刻的压力太大了,需要好好的释放一下。

    饶是如此,白姐也下定了决心。如果杨风真的想要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就从了杨风。

    这是白姐跟随杨风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认真的想清楚这个问题了。经过今天的事情,白姐感觉到杨风是个靠得住的男人,是个值得自己托付终生的男人。

    虽然白姐知道,像杨风这么优秀的男人,将来或许会不止一个女人。但是白姐也想明白了,杨风既然能够像今天这般保护自己,未来不管杨风有多少个女人,她都不介意了。

    打定这样的主意,白姐亦步亦趋的跟着杨风,进入卧室。

    来到卧室的时候,白姐的心情还有点紧张。毕竟这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既紧张,又让人充满了期待。

    杨风进入房间,直接来到床头柜的位置,打开下面的保险箱,输入密码后用掌纹开启保险箱,从中取出一个金色的令牌。

    看着杨风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这块令牌,白姐略感不解,问道:“风哥,这是什么?”

    杨风道:“这是当初我给叶老治病后,叶老送给我的一个令牌。叶老说过,这个金牌很重要,将来如果我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拿着这个腰牌去找叶老,叶老会竭尽所能的给我提供帮助。”

    白姐看着金牌背面雕刻着的“叶剑雄”三个大字,只觉这字里行间都流出一股锋锐的气息,光是这股气息就给人一种要迎面而出,震人心魄甚至杀人与无形之中似的。

    “好强大的气息!”白姐忍不住出声道。

    杨风道:“不错,叶老的家族发源地是在中海市,但实际上却是省会的大家族,总部在省会江宁市,在整个中海省都有着极高的影响力。虽然比不上省的三巨头,但也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我想拿着这块令牌前往叶老的住处,找叶老寻求帮助!”

    白姐微微吃惊。

    杨风轻轻的抚摸着这块令牌:“这块令牌我拿在手里已经很长的时间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不会用到。没想到今天我还是要用到它。诶,真是世事无常啊。”

    白姐感到有点失望,原本以为杨风带着自己进入卧室,是为了想要和自己来一段……原来他进来是为了拿这个什么令牌。

    几番抚摸后,杨风把令牌放在贴身的地方,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白姐,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我要出去一趟,等我回来!”

    说完,杨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刚刚离开客厅大门就直接化成了一道影子,消失不见了。

    白姐站在卧室门口,静静的看着杨风离开的方向,久久说不出话来。

    在心底里,白姐喃喃的念叨着:“难道我白冰就这么没有魅力吗?今天都到这一步了,风哥都没有多看我一眼?诶,也或许是因为风哥现在真的压力太大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明日的设宴上了吧。”

    白姐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也就没有多想,当下主动来到客厅开始收拾茶桌,茶杯……

    离开住处,杨风并没有飞行,而是快速的踏地而行,朝普渡门的大门口走去。临近大门口的时候,杨风看到张武拉着几个弟子正在侃侃而谈。

    那几个成员是普渡门外围调遣而来的。也算是跟随杨风的老人了,自然知道张武是杨风身边的大红人。虽然张武说话颇显夸张,但是他们仍旧津津有味的听着。

    张武站在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站着的五六个年轻人,大肆说道:“我跟你们讲啊,上一次我们杨哥带我出去玩乐的时候,表现得非常牲口。杨哥一见到美女,两眼都爆发出精悍的光芒,搞得好像多少年没有见过女人似得。更可怕的是,杨哥看女人的品味非常低,简直低得超乎你们的想象。你们能想象出来杨哥的品味有多低吗?”

    这些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

    张武一脸鄙视的道:“我跟你们说啊,那种身高一米五体重超过一百五的,年龄还超过四十岁的,我们杨哥都还看的两眼放光,玩得津津有味呢。”

    马上有个年轻人很诧异的开口:“这不能吧?这样的身高体重比和年龄,尼玛还能看吗?就算是送给我我也没有胃口啊。”

    另外有个年轻人也跟着道:“何止是送给我我不要,哪怕给我倒贴好几万,我也下不了手啊。”

    “是啊,真是没看出来,我们门主平时看上去帅气霸气,气息逼人。但是一到这种场合,居然变得这么牲口,这样的品味的确是太低了。”

    “是啊,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了,出来混的时间也不长。但是品味这么低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嗯,如果不是武哥告诉我这些,我都无法想象。”

    “武哥,你没有忽悠我们吧?我看门主长的那么帅,怎么看也不像是这么没品味的人啊。”

    “是啊,我们普渡门内的白姐,还有那个江若离,除此外还有龙药集团的总裁慕紫嫣,这些个鼎鼎大名的大美女,都对门主有意思啊。只要门主想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说门主有必要这样做吗?”

    “是啊,武哥,我也对你的话表示怀疑!”

    “……”

    张武马上表现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伸手指着石头下方的几个年轻人:“诶,你们这些人啊就是没有见识,我和杨哥亲自出去玩过,我还不知道杨哥是什么样的人啊。”

    大家将信将疑。

    张武这时候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继续道:“还有更夸张的呢,杨哥平时在你们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很高大上的样子是不是?”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

    张武继续道:“其实真正的杨哥根本不是这样的,他特别小气,而且动不动就对女人行为粗暴,非常没有品德。你们啊,千万不要被杨哥的表面给欺骗了……”

    杨风听了一会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开口叫了一声:“张武。”

    “谁叫我啊?我现在没空,找我有事情的话,现压一压,明天再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张武冲身后的杨风很霸气的叫了一声,然后继续眉飞色舞的对石头下的几个年轻人吹牛。

    吹着吹着,张武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只见下方的几个年轻成员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武身后的方向,压根就没有心思听张武讲话了。

    张武略显不悦:“你们到底搞什么飞机啊?我跟你们透露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们居然这样的态度……我跟你们讲啊,要是你们继续这样的态度,我可就不说了啊。”

    其中一个年轻人指着张武身后的方向,惊悚的道:“武哥,你身后……”

    张武很嚣张的道:“我身后也有听众吗?这个身后的听众可不怎么像话啊,快站到前面来听我说话……啊!”

    张武话还没说完,身后忽然有人猛的踢了张武一脚。张武整个人都飞了下去,实打实的摔了一个狗啃泥。

    “谁啊?哪个不要脸的家伙敢踢我屁股,不想混了是吧……啊,杨哥!”张武一边爬起来一边愤然的叫嚣着,当他看清楚身后的人是杨风后,整个人顿时变成了一个乖乖宝,点头哈腰的赔笑。

    杨风冷哼道:“张武,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直接败坏我的名声了。你是不是想死啊?”

    “嘿嘿,杨哥你千万别生气啊,我刚刚也不过就是借花献佛,随便发挥了一下。”张武说完就冲那几个年轻的成员严肃的道:“我刚刚说的都是我胡编乱造的,杨哥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也从来没有带我出去玩过!”

    那几个年轻成员连连点头,然后给杨风打招呼,最终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看杨风的脸色不太好,张武马上道:“杨哥,你不能因为只看到我在外面宣扬你不好的一面,你就迁怒啊。其实更多的时候我在面都在大肆的吹捧杨哥,只是杨哥你没有看见罢了。”

    杨风冷哼道:“你就得了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废话,你的事情等我回来再算账。”

    说完,杨风大步朝大门口走去。

    张武两眼溜溜直转,随后快速跟了上去,点头哈腰的道:“杨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我做你的司机啊?”

    杨风正要严词拒绝,忽然想到了什么:“张武,你可知道叶家的住所在中海市什么位置?”

    杨风这才想起来自己从未去过叶家在中海市的住处,因此也就不知道叶家的所在地。

    张武道:“你说的是那个叶天龙叶天虎的家族驻地?”

    “嗯?你居然还知道叶天龙和叶天虎?!”杨风有点诧异的看了张武一眼。感觉这家伙最近好像长了一点见识。

    张武道:“当然知道啊,这两个人在江湖上颇有地位,我作为很早就在玫瑰镇混的老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杨风道:“那你给我做司机吧,速度要快!”

    大门口就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这里停着不少车,杨风随便选了一辆保时捷的跑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张武拿着车钥匙,兴奋不已,上车后一个劲的惊叹,发动车子后直接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感受着强大的推背感,张武兴奋不已:“哇咔咔,不愧是跑车啊,这加速就是猛。杨哥,这辆车能不能借给我耍两天?”

    杨风道:“怎么?你还想开着这辆车出去炫富装比玩女人啊?”

    被说中了心事,张武有点不太好意思反驳,弱弱的问:“可以吗?”

    “滚!”

    杨风说了一个字。

    张武顿时整个人就蔫了,很受委屈的样子,一个劲的猛开车。

    杨风靠在位置上,喂喂眯着眼:“我时间很紧,你最好给我快一点!”

    “好嘞,杨哥你放心,我的车技当真不是盖的。我直接飙车了啊?”张武很兴奋。

    “飚吧。”

    杨风话音刚落,车子顿时就变成了一头咆哮的野兽,在大街上一路狂奔,根本不管红灯和违章的路段了。

    “哈哈哈,这车的性能真是好啊,哈哈哈……诶?怎么有辆警用摩托车在追我们啊?”张武大笑过后发现身后有一辆鸣着警笛的摩托车在疯狂的追过来。

    杨风哪里还有心思顾及什么警车,直接说了一句话:“甩了他!”

    “轰轰轰~”

    张武打了兴奋剂似得,把车开的飞快,一路狂奔。饶是如此,身后的警车一直死咬着不放,任凭张武的车开的多快,那辆车始终追着,保持着百来米的距离。

    “我靠,遇到对手了啊。这个警察怎么这么拼命啊?”张武嘶吼着。

    两辆车在大街上不断追逐,最后很快来到了叶家的驻地。

    远远的,杨风就看到一座巨大的宅子,这宅子有点像古时候的王宫府邸,十分气派。

    车子一个甩尾,稳稳的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同时,身后的警车也追了上来,一个甩尾,恰好停在了杨风车子的正前方。车头对着车头,十分嚣张。

    推支架,下车。

    那警察摘下头盔,甩了甩肩膀上的长发,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不是叶苏寒又是何人?

    可怕的叶苏寒直接从腰间拿出一把手枪来,对着杨风车子的前挡玻璃,咆哮着:“你们两个人严重违法,我现在要把你们逮捕归案,给我下车,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啊!”

    要是换成别的司机,看到这样的阵仗,只怕早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要知道这个可怕的警察居然毫无缘故的就直接掏出手枪了,换成哪个司机见了不吓个半死?

    放眼整个中海市,恐怕也只有叶苏寒这个彪悍的女人才能够做到这一步吧?

    任何一个犯罪分子,要是碰到了叶苏寒,绝对是他生命中最不幸的一件事情。

    车子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动静,叶苏寒一把将穿着皮靴的右脚踩在车头上,重重的拍了拍引擎盖,咆哮道:“我让你们下车?哑巴了吗?想拘捕是吧?”

    叶苏寒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这一路上她追着这辆车,不知道吃了多少汽车尾气。身为大队长的叶苏寒,还是头一次吃这么大的暗亏。

    真是因为如此,叶苏寒才生气得直接掏出手枪了,暗想着今天如果不把这两个目无法纪的家伙给严惩一顿,她叶苏寒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出来!给我出来!”叶苏寒继续咆哮一声。

    过了片刻,副驾驶的车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只见杨风从车里面走了下来,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叶大队长,你火气不要那么大嘛。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坐下来好好商量?”

    叶苏寒吃了一惊:“杨风,居然是你?!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今天落在我手上,你直接自认倒霉吧!”

    叶苏寒一边用手枪指着杨风的脑袋,一边在摩托车上拿出一副手铐,然后快速靠近杨风作势就要把杨风给铐起来:“你太过分了,今天我要逮捕你!”

    杨风不紧不慢的道:“喂喂,叶大队长,这么不给我面子了啊?前阵子我还出人出力帮你抓了一个江洋大盗。就在昨天我还免费赠送了一个大功劳给你。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了,给我个面子呗?”

    叶苏寒道:“你少来,我也没为你少做事,每次你那个什么普渡门有危险,你都让我去帮你照顾你的那两个妞。我们早就扯平了,别和我谈交情。今天你涉嫌严重违规,我要逮捕你!”

    叶苏寒说着就拿着手铐往杨风的手上一扣。

    然后叶苏寒脸上就浮现出疑似胜利者的笑脸,她清晰的感觉到手铐已经结实的扣在杨风的手上了。

    那种手铐结实扣在手上的感觉,叶苏寒太熟悉了,绝对不会有错。

    不过马上叶苏寒的笑脸就僵硬在脸上了。

    嗯?手怎么动不了了?

    叶苏寒很纳闷,低头一看,发现手铐居然铐住了自己的双手!

    这怎么可能啊?

    怎么回事?

    刚刚不是明明铐得杨风的双手吗?

    叶苏寒惊讶的抬起头,满脸诧异的看着杨风:“杨风,你什么时候铐着我的手的?”

    杨风伸手在叶苏寒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想铐我,你还做不到。你就好好的待着吧,我去你家里还有点事。”

    抢走了叶苏寒的手枪,然后转身就走。

    张武这才将从主驾驶位置下车,冲叶苏寒不断露出笑脸:“嘿嘿,叶大队长,刚刚开那么快可都不是我的错啊。都是杨哥让我这么开的。如果事后你心里不爽的话,千万不要找我啊。”

    对于张武说的话,杨风实在是感到很无语。

    叶苏寒狠狠的瞪了张武一眼,然后转头不去看他,冲杨风道:“杨风,你去我家干嘛?”

    杨风道:“我找你爷爷,叶老。说点事儿。顺便也去看看叶老的身体怎么样。”

    叶苏寒忽然变得焦急起来:“你快解开我的手铐,我带你进去。”

    杨风道:“怎么?害怕你的家人看到你这般落魄的样子啊?”

    叶苏寒连连点头:“嗯嗯,你真是太聪明了。要是让我爷爷看到我堂堂一个大队长居然被人给铐了,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你让我以后如何抬得起头来做人。”

    杨风饶有兴趣的看着叶苏寒:“刚刚我让你给我个面子你都不给,现在我可不会给你面子。”

    说着杨风便转身要走,叶苏寒一改之前霸气的态度,连声道:“杨风,杨哥,我的好哥哥,刚才是我做的不对。我给你道歉还不行么,好不好嘛我的好哥哥?”

    这话说的让人骨头都酥麻了,张武都忍不住耸了耸肩,感到一阵酥麻。

    杨风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叶苏寒,面色含笑:“嗯,你现在的态度倒是不错。你求我的话,我或许会考虑帮你解开手铐。”

    杨风本以为叶苏寒这么彪悍的女人,会直接拒绝。

    不成想,叶苏寒想都没想,直接放下身段:“我的杨风哥哥,叶苏寒求求你了,帮我打开手铐好不好?”

    杨风只觉浑身一阵触电:“好了,打住打住,可以了可以了,我帮你打开就是。不过接下来你得好好的带我去见你爷爷。”

    “嗯嗯,那是一定的。”叶苏寒眼巴巴的看着杨风。

    杨风站在远处,屈指一弹。一股细微的剑气飙射而出,轰击在手铐上。

    手铐边瞬间化成了碎片,从叶苏寒手上纷纷滑落。

    看到这样的手段,叶苏寒都吓了一跳,当下也乖巧了很多,收拾好行装和手枪,大步流星的朝叶府大门走去:“跟我来吧!”

    ……

    叶府大门很雄伟,各种建筑雕饰都上了年代,显示出这座府邸已经有很长的岁月痕迹了。

    大门两侧各放着一座巨大的石狮子,威武雄壮,傲视群雄。

    两名身穿军装的青年笔挺的站在大门两侧,给人一种军魂威武的震慑。

    叶苏寒来到大门口,那两名守卫便恭敬的对叶苏寒行礼致意,没有多问,直接放行了。

    杨风进入大门,发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其中有树木花草,各种盆栽,还有假山水池,很是美丽。虽然无法和仁湖相媲美,但是在市区能够有这样的豪宅,已经很了不起了。

    巨大的庭院中大概有五栋很大的住房,每个住房都有独立的院落,这赫然就是晚清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

    跟着叶苏寒的脚步,杨风和张武两个人来到最角落也是最偏僻的一处住房外。

    住房有个很大的庭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附近修建花草。

    中年妇女看到叶苏寒后,恭敬的行礼:“叶小姐,你回来了。要不要我去通知叶老?”

    叶苏寒看了中年妇女一眼,道:“林姨,麻烦你去告诉爷爷,就说我叶苏寒带着杨风来找他了。”

    “好的,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林姨推开庭院的大门小步快走进去,约莫两分钟后,林姨快速走了出来:“叶小姐,叶老让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

    叶苏寒显然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当下点点头。林姨走后,叶苏寒冲杨风道:“杨风,我爷爷平时繁忙得很,虽然退休了,但是仍旧关心国内外的很多事情。以前住在江宁本部的时候,每天来拜访的人不知道多少。后来爷爷身体不行了,扛不住每天见那么多宾客,又不好得罪这些宾客。便以身体不适为由搬回到中海市这个租屋来住了。饶是如此,每天来拜访的宾客仍旧很多。一般的人要见我爷爷都要排好长的队呢。比如我们中海市的李书记,好几次来拜访都没见到爷爷。今天你能够这么快见到爷爷,还是托了我的福。”

    杨风皮笑肉不笑,没有说话。

    叶苏寒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所以,你在这里等上个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也很正常,你可不要介意啊。”

    杨风道:“我怎么会介意呢。”

    叶苏寒轻哼一声:“知道就好。”

    叶苏寒也认为,按照常理来说,杨风在这里等上个一两个小时都是很正常的。

    可就在叶苏寒的话刚刚说完,只见叶老穿着一身唐装,从庭院内快步的走了出来,远远就露出一脸的笑容,刚刚来到大门口就主动伸双手握住了杨风的手,十分热情:“杨风兄弟,好久不见,快,快快请进!”

    说完,也不看旁边的张武和叶苏寒,直接把两个人忽略了。叶老只是热情的拉着杨风的双手朝屋内走去。

    叶苏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惊愕不已的看着叶老:“这,这……爷爷平时无论见到多么重要的客人,可从来没有这么热情过啊?就一个杨风而已……至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